黑暗中的女画师(上)(1/2)

加入书签

  (21-)

  女佣端着药瓶和内壁敷有药物残液的空玻璃杯离开后,昏暗的屋子里传来了一个沙哑而苍老的声音:“药很难喝吗?”

  坐在床上的女孩没有回答,一只纤细的手臂支撑着床面,胸部上下起伏间,突显出与那14岁的年龄不太相称的丰盈感。

  “这都是为了您好。”那个声音接着说道。

  “是的,我知道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女孩抽吸了一下她那在东方人中罕见的高挺鼻梁轻声说道。

  “您能明白这一点就好。”苍老的男声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还是不好受么。”

  女孩默不做声地点了点头。

  “也许”他话说到一半,转身走到门前插上了保险栓,又折回来继续说道,“我有办法让您感觉好受些。”

  “恩?真的么?”

  “我什么时候欺骗过您了呢?”男人说着有意识地向坐在床上的少女靠近了两步,“不过,那得要咱们两个人互相配合,就好像是玩一个有趣的游戏。”

  “是什么样的游戏呢?”

  “这个游戏很简单,但再简单地游戏也得有规则。”那男人缓慢地蹲下身,一只布满手纹的手轻轻地搭在少女的膝盖上,又因为女孩出然发出几声急促的咳嗽,触电搬地缩了回去。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少女问道,“我感到你的的身子在颤抖。”

  “哦,我没事。”男人压底声音说道,“刚才说到哪了,哦对了,我说再简单的游戏都有规则,我们游戏的规则就是不管怎样都不要出声,您能答应我吗?”

  “就这么简单?”

  “是的,您只要做到这一点就行了。”他的手又回到了她的膝盖上,并缓慢地向上游走,“现在,您能平躺在床上么?”

  女孩照做了

  (二)

  R骑着自行车沿着傍海公路前行,可以看见数公里长、覆盖翠绿植被的岩滩缓缓地伸向海面,沿途许多豪华连体别墅如同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高地起伏的海岸线上,炫耀着自己无与伦比的身价。R记得自己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父亲曾经带着他来这儿朝圣,他暂时想不出更合适的词。父亲对他说:“如果将来想住这样的别墅,你就要努力读书,上好的大学。”事实证明,父亲错了。如今从名牌大学毕业的他恐怕得再奋斗20年,才可能在市郊买下一套不足100平米的公寓房。事实上,现在他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都要经过这片全城最豪华的海滨别墅区。

  R工作的地方是一家销售高档油画颜料的贸易公司。他是公司里的一名普通业务员。下班前不久,他接到了一位名叫玛雅的女客户打来的电话,要订购一套温莎的油画颜料。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却又透着一股如秋日微风般飘忽而柔弱的忧伤。她说她的名字叫玛雅,就住在这儿的一栋的别墅里。因为临近下班,回家又恰好顺路,R并没有叫快递,而选择了亲自送货上门。

  玛雅小姐宅邸和眼前绝大多数过度招摇浮夸的别墅不同,R此行的目的地从整体建筑风格来看是复古的歌特式,既有庄重的根基,也不乏童话的影子;背对大海的三层楼房体居傲地屹立在一块一英亩大小的岩坡顶端。

  别墅的整个大厅布置得富丽堂皇,窗户、廊柱和灯具镶着金色的花饰,沙发和椅子上铺着厚实的秀边软垫,悬挂在洁白墙壁的壁龛上,放置着贴有各种名贵标签的好酒。环顾四周,从地面到家具,所有物件一尘不染,光洁得足以反射出人脸上的每一道皱纹。

  接待R的是一个叫珍妮的女佣。在打了一通电话请示后,女佣告诉R玛雅小姐正在二楼的画室里等他。

  这座建筑宅的内部比他想像地更宽大,大大小小的房间不下几十个,绝对体积不亚于一个小型体育馆,如果不是女佣带路,不迷路才怪。从大厅去二楼是一个巨大的旋转式楼梯,台阶、栏杆、扶手和方柱全部是用洁白的大理石雕凿而成,给人高贵圣洁之感。

  上了二楼,两人转过几个弯,进入了一条铺着古波斯红地毯的幽深长廊长廊两侧的墙壁上,挂满了当世名家著作和一些叫不出名字却极为精美作品。

  “这些画中有玛雅小姐的作品么?”

  “不,这些画作都是小姐的父亲生前收藏的。”

  “你是说,他已经去世了?”

  “是的,那是10年前的一场意外事故。”女佣说道,“我想你肯定听说过过他,他曾拥有百万吨级的远洋运输船队,被人称为”

  “东方的奥纳西斯天啊,难道是他?!”R不由叫出声来。

  “对,没错。”女佣补充道,“只可惜,他去世的时侯连40岁都不到。”

  “以前,在这座港口城市里有一大半的人都是他的远洋运输集团及其相关行业的雇员,我的父母也是!”R说道,“在10年,几乎全城人都拖家带口地参加了他的葬礼。”

  “是啊,他是个好人,那

  时大家都像是一家人,现在却一切都不同了。”女佣落落地说道。“最可怜的是玛雅小姐,她只有10岁,就成了一个孤儿。”

  “那小姐的母亲呢?”

  “她在小姐还没来得及记事时,就死于一场疾病。”女佣说道,“所以现在,玛雅小姐应该是她父亲财产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了。”

  “不过,看来起你家小姐没有继承父亲的产业,而成了一名画家。”R有意转移话题说道。

  “呵呵,也许吧。”女佣说道,“但说真的我从来也没见过小姐的画作,只知道小姐在画一幅很重要的画儿。”

  “你家小姐从不让你们看她的画儿么?”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只是因为……啊,我们到了。”女佣指着走廊尽头那扇黑色对开式大门说道。

  大门是由高档乌檀木制成,其上雕琢着极其复杂华美的花饰。“光着门的价格也得顶我N年的工资了吧。”R暗想。

  女佣正要敲门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珍妮,你在这里做什么?这个人是谁?”

  回头一看,站在廊道里的是一位身着笔挺礼服、头发灰白的老人。

  “啊,吴管家。”女佣收回了手,语气略显慌张的说道,“这位先生是来给玛雅小姐送颜料的。”

  “送颜料?就连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也需要打扰玛雅小姐吗?”吴管家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站在一旁的R,带着责备的语气说道。

  “我”站在原地摆弄着双手,女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送颜料的吗?”老管家对R伸出一只手说道,脸上带着一种难以抑制的不屑与鄙夷,“把东西给我,我会交给小姐的。”

  “既然管家说了只是小事,那又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一道火苗瞬间窜上R的心头,“光天化日之下,我还能把你家小姐吃了不成?”

  “先生,如果你要故意找麻烦的话。”老管家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我就要叫保安了。”

  R知道自己再和管家对峙,除了被扫地出门外,还有可能遭到客户的投诉,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再不甘心,也只有妥协的份了。

  “让他进来吧。”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画室里传出来,显然是R在电话里听过的那个女声。

  “可是,玛雅小姐”

  “没关系的,刚才是我吩咐珍妮带他上来的。”画室里的声音继续说道,“请进吧,R先生,门没有锁。”

  画室给R的第一印象是它根本就不像一间画室。屋内的每一扇窗户都被幕布般又厚又长的窗帘遮蔽从窗外传来的涛声判断,掀开它们可以直面浩瀚无垠的碧蓝大海,微弱的光线从窗框边缘和窗帘的缝隙间渗透进来,为屋内的物品勾勒出模糊不清的轮廓。他无法想象有谁能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中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