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续完)(1/2)

加入书签

  (21-)

  王笑强所说的奇案,就是发生在十多年前的一起小镇居民集体失踪案。案发当时,那座被矿山环绕的的中西部小镇居民总人口还不到一万,九成五以上是在当地从事采矿业的矿工和矿工家属。整个小镇只有一所学校,学制涵盖了从小学到初中的九年基础教育课程。入学的,自然都是当地矿工的子女。

  不过,在集体失踪案发生前的那个学期,学校的初中部却来了一个转校生。她的名字叫荣洁,身上穿是校服那种做工考究的日式水手服,和当地学生穿的土里土气的校服截然不同。看起来,她的年龄要比初中生大一些,体格较班上的其他女生都要更加高挑成熟。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她都像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可实际上,就算是在,S市种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在容貌和气质上能与荣洁相提并论的女生也极为罕见,到了那样一个常年风沙弥漫的偏僻小镇,其碾压性的颜值不要说是小镇上的学生没见过,就是他们的老子爷爷都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类。

  而事实上,荣洁曾不止一次在众人面前暗示自己并不是地球人,居然在学校里还真有不少人相信,只有少数自认为极为理智的学生才敢对此种说辞持断然否定的态度。无论如何,越来越多的人把她当成了女神一样的存在是不真的事实,就连许多老师在上课的时候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那种绝对不属于同一次元的外貌所产生的距离感,借助那样一个十分特殊的闭塞环境,在形成了非同一般的心理放大效应。

  大概是在小镇居民集体失踪事件发生那一年的五月下旬,荣洁突然毫无征兆地连续多日没有到学校上课。同学们几乎找遍了小镇的每一个角落,却都没能发现她的踪迹。难道是到山里去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寻找其下落的难度无疑将大大增加。况且失踪了那么多日,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以这样一个小镇派出所的微薄警力,也根本不可能完成全面搜山的任务,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本来那样一个外来的孩子,和镇上的谁都非亲非故,真要是找不着下落,一般也就任由她自生自灭了。可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寻找女孩下落的热情,就像传染病一样在整个小镇迅速蔓延开来。

  起初只是负责调查的警员三番五次地进山找人,然后学校师生自发组建的搜寻队加入了行动,队伍中几乎涵盖了校内所有的高年级的男生,而后学生家长也成了志愿者。不知不觉间,寻找失踪的美少女似乎变成了整个小镇的头等大事,任何一条与此事有关的小道传闻,都能上女人们嚼上一整个下午。

  随着时间的推移,搜索队的规模越来越大,数量越来越多,分工也越来越细,再后来,竟变成了学校停课,工厂停工,摆明了一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誓死不休的架势。而每次搜索的范围,也越扩越大。各个搜索队的从出发到返回之间所花去的时间间隔从原先的半日,到后来的三五日,再到整整一周,直至一去不返,而在此期间,更大规模的搜索队正有条不紊地组建起来,然后就那样一头扎进了大山里,再也没有出来过。

  关于那些队伍失踪的原因,无外乎是找得太过投入,结果反而是把自己转晕了,于是越走越远、越走越偏,直至再也到不到回来的路,最终弹尽粮绝被大山所吞没。

  还有传说说那少女早就被找到了找到了,只是各个搜索队之间为了争夺功劳,在山里打了起来,并发展到了自相残杀的地步,结果不管是哪一队人马活到了最后,都已经苟延残踹,要不是被大山吞没,就是逃到了更偏远的山区。

  不论事实究竟如何,小镇的最后一只搜救队,包括了当时所剩无多的有生力量,还是在一个暴风雨交加的夜晚,消失在了夜与大山共同熬炼的黑暗中,仅留下了仿佛被洗劫一空的小镇和不可能参加搜救行动的老弱病残。而就在他们自生自灭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有人从山里回来了。并不是搜救队的人,而是他们搜救的对象----荣洁。与其说那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道光。纵然已然一身风尘,但那亮瞎眼的美,还是如暗夜里的流星一般,在那片笼罩着整个小镇的坟墓般的死寂中孤独地闪耀着。

  事情过去一年以后,荣洁的家就搬到了S市某家五星级酒店顶层,每天在那个可以鸟瞰整个市区的豪华套房里,故作神秘地在网上说一些有的没的,还很有人气的样子。

  在已经证实罹难的进山寻找少女的小镇居民遗骸中,人们找到了上百张在弥留之际立下的遗嘱,都声称如果自己遇难,而同时失踪少女又能被活着找到的话,就让她继承自己遗产。

  本来此类死亡事件,根本不在保险涉及的范围之内,可问题就在于,有证据表明,遇难者是在矿山工地负责人的召集和组织下,在工地本应开工的正常工作时间入山搜寻的。这一点,就让整个事件的性质发生了剧变。

  还有一种论调则倾向于把悲剧的原因归结为矿地工作过度疲劳,环境过度压抑闭塞,甚至是有毒气体泄漏导致等原因导致的集体精神错乱。在一些砖家的鼓吹和网络媒体的添油加醋之下,居然还成了在网民中传播范围速度最快、传播范围最大的主流观点。

  最终,

  巨额的保险金和赔偿金在各种诡谲多变的合力推动下,奇迹般地得以偿付。最大的受益者,无疑就是荣洁本人。而说起她的失踪,疑似只能被归结为一个电波少女中二脑洞主导下的有意识而不自主的怪异行为……

  她不过是在一个由于而闷热的初夏午后,突然领受了某种灵魂感召,一个人像个耶稣似的到旷野里去了四十多天……没想到回来以后,人间发生了那么多事。

  “如果有人来找我的话,应该很好找啊,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发现我,我也没见着他们。”在接受询问的时候,少女这样说道,带着那副向来什么都无所谓的神情。

  “但我当时就觉得她的话有问题。”王笑强说着,伸出一根手指,“首先,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独自跑道大山里呆个四十多天,吃什么?由于常年开采矿物造成的环境污染,小镇当地的山早就已经变成光秃秃的荒山,就算是野外生存的老手要在那样的环境中呆个四十天也不容易,何况是她那样一个从大城市里来的小姑娘。

  “荣洁自幼是一个孤儿,被一位曾经长年旅居海外的华人传教士收养,有在北美和港台地区生活的经历。不过后来,养父因为涉嫌传播异端思想,被原来所属的教会除名,后来代表那些异端教派深入内地传教,在去到那个小镇以前,就已经在另外两地组建了异端教会。但因为闹得动静太大,引起了有关当局的主意,也致使带着女儿来到矿业小镇大干一场的他锒铛入狱。”

  “这也就是荣洁最后被独自留在小镇上的原因?”周泓问。

  “是的,荣洁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之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也算对于对她的一种保护,好让她能以转校生的身份留在当地接受科学教育和思想改造。”王笑强说道。

  “原来如此。”

  “还是言归正传。”王笑强说道,“除了刚才虽说的食物来源的疑点外,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如果真相荣洁所言,她一直就在小镇附近的山里躲藏,为什么这么多人多次入山寻找,却没有发现她的行踪。把这两点结合起来考虑,我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此后,还亲自带着人进到案发小镇周边的山区搜查。终于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数具埋在碎石下的大量支离破碎的人骨,拼在一起刚好有三人,经过法医鉴定,三人都是青少年的尸骸,头骨均有受到硬物击打留下的伤痕。而在那些碎骨之上,我们找到了荣洁的指纹。”

  “难道他们的死真和那个荣洁有关?”

  “不错,在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姑娘很快就认罪了,情况也基本上和我事先推断得差不多。”王笑强说道,“当初荣洁的失踪事件从一开始就是有预谋的,而实施者就是荣洁本人和她的那些信徒。”

  “信徒?”

  “其实在养父被捕以后,荣洁并没有就此安分下来。而是在收留了她的学校里,秘密地开始散播异端邪说,凭着她多年来在养父身边耳濡目染的操控人心的技巧,和超凡脱俗的外貌条件,很快拢络了许多天真纯朴的山区孩子,把她当成女神一样追随着。

  “而那场失踪,也就是荣洁和她手下的几个心腹共同谋划的,意在模仿圣经所记载的两千年前耶稣独自进入旷野四十天不吃不喝而安然无恙的神迹,以此进一步神化她在人们眼中的形象。”

  “你的意思是,她藏在山里的那段时间,是有人暗中为她提供食物?”

  “对。起初,她就是靠着那几个心腹暗中给她带去山里的供给品生存,同时有意躲避那些上山找她的人。”王小强道,“不过后来,事情却越闹越大,已经大大超出了他们原先的预想。而荣洁的那几个所谓的心腹,毕竟也只是孩子,见了那阵势开始害怕了。其中的一个就劝荣洁主动回去,荣洁自然不肯,为了防止他告密,荣洁用石块砸中了他的后脑致使其死亡,而另外两人,也先后被无法完全信任他们的荣洁所杀。”

  “那样的话,她不就失去共计来源了吗?”周泓一边说着,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念头,“难不成她”

  王笑强郑重地点了点头,神情凝重地说:“碎其尸骨,食其血肉!”

  “这天杀的!”

  “就那样,荣洁在山里硬是撑满了四十四天,才回到小镇上,而那时,整个小镇都已经几乎变成了一个空城。”王笑强说道。

  “那小娘么后来怎么样了?!”

  “到了那个地步,除了死神和少女的老戏码,再没有别的戏能给她演了。”王笑强说,“虽然她的十八周岁生日是在失踪的四十四天里过的,谋杀发生的具体事件究竟发生在生日前还是生日后一度存有争议,不过事实证明,那不过是虚惊一场。

  “终审结果下来后,还在案发小镇所属的县城里一所中学操场进行了的公判。公判结束后,穿着一身水手服的犯人就被绑着提上了卡车,可那所学校的出口却被百号人前前后后地堵住了。与此同时,现场传来一阵巨响,半边校舍在爆炸的火光中轰然倒塌,好在学校的学生都被组织在操场上观摩公判,并没有造成实际的伤亡。不过,那堵住去路的百号人,事后被证

  明不是荣洁的狂信徒就是她的脑残粉,声称如果不立马交出荣洁,下次爆炸得就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