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学院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序二)(1/2)

加入书签

  (21-)

  以下将对其余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做无差别陈述,故省去嫌疑人本名,仅用警方嫌疑人列表的编号指代。

  三号嫌疑人-五号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

  1-2点间,三号嫌疑人以深夜礼拜唱诗班成员的身份,在学院西教堂参加了涅法德姆特有的深夜礼拜,为其提供不在场证明的达到四十人以上,几乎可以完全排除作案嫌疑。四号嫌疑人当时就在台下就坐,亦有多人可以作证。

  值得一提的是,四号嫌疑人在两点半的也礼拜结束后,去了学院第43号酒吧,在那里遇见了为一号嫌疑人梅提供不在场证明的酒鬼松下,因为此前打赌输给了四号嫌疑人,松下在吧台还请了四号嫌疑人一杯牙买加蓝宝石杜松子酒。松下离开酒吧的时间,正好是他和梅在大树下见面前二十分钟左右,在差不多是两地之间的步行所需要的时间,这也从侧面进一步证实了一号嫌疑人梅的不在场证明。

  而三号嫌疑人则在礼拜结束后,闲逛到了学院内的剧院,在那里看了一出临晨三点开演,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舞台剧,五号嫌疑人就坐在她的正前方,还分给她一半的爆米花。不用说也知道,五号嫌疑人也有无可推翻的不在场证明。

  六号嫌疑人和七号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

  五号嫌疑人是校内神秘事件研究小组的成员,案发当晚,她和另外十五名组员正在七号宿舍楼里,挨个进入其他学员的宿舍,验证七号宿舍楼的一个神秘传说:每周四凌晨,学员半夜被叫醒时,会和同一栋大楼里的另一个入睡者交换意识----打个比方说,当A被叫醒的时候,如果要求其做自我介绍,他会说自己是另外一个睡在七号楼里的学员B,说出一些只有B才知道的事情,而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实际上是A;如果在这个时候叫醒B,则B会声称自己是A,不管别人怎么解释,这两个人也会完全好不清楚状况,但在重新睡下以后的第二天,两人醒来以后就再次回复了正确的身份认同,并完全遗忘前一晚醒来的事。

  组员们证明,五号嫌疑人在凌晨一点到五点期间全程参与了验证,还拍下了六号嫌疑人被叫醒后,把自己当成了另一位男生的视频。于是,五号和六号的嫌疑人的作案嫌疑,也都被排除了。

  八号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

  八号嫌疑人在案发时,正在一栋被擅自改造成当成餐厅的教学楼里,和奶酪火锅社团的十多个社员在一起,尝试一种把沙丁鱼和山羊奶酪混合在一块下火锅的新吃法……

  “妈的!这群人晚上都不睡觉吗?整天就是吃喝玩乐,做尽一切毫无疑义的荒唐事!”在查阅了每一个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后,周泓在心里这样暗骂道,无疑是相当恼怒和沮丧的。难道是自己的判断错了?凶手实际上是校外的人?正在他开始对自己起初的判断产生怀疑时,不久前退休的老领导王笑强拨通了他的手机,约他去喝酒,地点就选在涅法德姆校园内。

  多年来,王笑强在周泓的警界生涯中扮演着亦师亦友的角色,他如今能成长为一名有资质领导特大刑事案件调查工作的优秀警探,和这位前辈的引导和栽培是分不开的。两人见面后,王笑强并未把周泓带到学院内随处可见得任何一家酒吧里,反倒是让他陪着自己在涅法德姆那有着如同高尔夫球场一般精致格局的校园内,看似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还东拉西扯地聊起了一些和案子毫无关系的话题,仿佛故意让周泓在最一筹莫展的时候,特意抽出时间陪他老人家散步。可就周泓对王笑强的了解,他那样做一定是有目的的,老人家虽然好卖关子,但其火眼精金的洞察力却让人不得不佩服。

  周泓眼前的景物在曲径通幽的林间小径和令人心旷神怡的开阔地之间交替变换着,作为一所学校,涅法德姆实在大的有些离谱,而且各色植被繁盛,难怪纵使装了摄像头,也有绝对无法穷尽校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