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一切都准备好了我带来了最新的监控设备,还有一箱子子弹。";孟文淞的助手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孟文淞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孟文淞,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吗";孟文淞的助手问道。

  ";不,谢谢你";孟文淞感谢的说。

  ";孟文淞,那好吧,如果有事的话,请打我的手机";说完,孟文淞了助手匆匆地离开了别墅。

  孟文淞来到了另一间客厅,他见到安晓兰正在专心致志地弹钢琴,她弹琴是那么投入,以至于她根本没有发现孟文淞的到来,孟文淞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深情地望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他看见安晓兰那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飘动,他并不爱好音乐,不过他觉得安晓兰弹奏的音乐的确很美妙,当曲子结束后,孟文淞奉承的鼓起掌来。

  ";噢,文淞,你真坏,吓我一跳。";安晓兰故作紧张的娇滴滴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太想你了。";

  ";我刚刚回来,想听你那美妙的音乐。";孟文淞奉承地说。

  ";谢谢你,文淞。";说完,安晓兰的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

  就在此时,罗欣欣兴冲冲地走进了客厅,她穿着一身啦啦队的服装,她的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衬衫,上面印着学校的名称,下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超短裙,她的手里拿着两大团五颜六色的花束。

  ";噢,孟大哥,我真高兴你能在家,我要给你表演了啦啦队的舞蹈。";罗欣欣兴奋地说。

  ";欣欣,对不起你,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孟文淞耐心地说,说实话,他并不想看眼前这位性感十足的16岁少女的表演。

  ";噢,孟大哥,求求你了,求求你,就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罗欣欣哀求的说,她噘起了漂亮的小嘴。

  ";文淞,你就答应我女儿要求吧,她已经给我表演过了,的确非常精彩。";这时候,安晓兰走过来帮助女儿说话,她的脸上挂着迷人 的笑容,";好了,我要准备晚饭去了。";安晓兰说完,她离开了客厅。

  孟文淞望着安晓兰离开的背影,她那丰满的臀部左右扭动着,一股莫名的恐惧从他的心底升起,孟文淞扭头瞥了一眼罗欣欣,此时,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罗欣欣穿着一身性感的啦啦队服装,正挑逗似的望着他,孟文淞的心一下子被征服了。

  ";孟大哥,就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罗欣欣嗲声嗲气地说,她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你知道吗孟大哥,啦啦队舞蹈就像韵律体操,现在各所学校非常流行,跳这种舞蹈不但需要灵巧的身材,而且还需要刻苦训练。不信,请你瞧一瞧。";说完,罗欣欣在地板上做了一个劈腿动作,她将两团花束高高地举在头上舞动起来。

  孟文淞惊讶地盯着罗欣欣的大腿根部,他看见罗欣欣的两条修长而雪白的大腿完全劈开了,一条雪白的小内裤遮住了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过了一会儿,罗欣欣紧绷大腿上的肌肉,她慢慢的抬起臀部,她的小内裤中间的细带,卡进了她大腿根部的沟槽里,孟文淞知道,那是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幸好,小内裤中间的细带完全遮住了她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不过,她的屄的轮廓清晰可见。他紧张而兴奋地盯着罗欣欣的大腿根部小内裤,他既害怕又渴望罗欣欣的小内裤会被撑破。最后,罗欣欣重新站起身,孟文淞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孟文淞笑眯眯地望着罗欣欣,他觉得罗欣欣的确是一位练体操的好苗子,他轻轻地鼓掌,微笑着望着罗欣欣。罗欣欣继续表演各种体操动作,她每做一个动作,孟文淞都鼓掌喝彩,罗欣欣并没有表演过于露骨的动作,这让他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好景不长,忽然,罗欣欣做了一个高难的倒立动作,她的超短裙翻下来,她慢慢地分开了双腿,伸直了两条修长而雪白的大腿。孟文淞直直的盯着罗欣欣的大腿根部,只见她那细嫩的大阴唇从内裤的边缘露出来,大阴唇上的阴毛已经刮掉了,就像一条细嫩的肉条,高高的隆起,甚至她那肉红色的小阴唇也露了出来,孟文淞本想扭过头去看,可是作为男人,他根本无法抵御罗欣欣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的诱惑。";欣欣";孟文淞几乎喊叫着说,他的声音都变调了,他深深吸一口气,竭力控制住仔细的情景剧。

  罗欣欣倒立着,她扭头瞥了一眼孟文淞说,";噢,我的内裤实在太紧了,我应该脱掉内裤表演舞蹈。";说完,她直起身子,还没等孟文淞阻拦,她就迅速脱掉了内裤,重新做了一个倒立动作,她慢慢地分开了两条大腿。孟文淞直直的盯着罗欣欣大腿根部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本想离开,可是他的两条腿发软,他根本无法抵御诱惑。他看见罗欣欣的两片细嫩的大

  阴唇高高的隆起,而且完全分开了,她的两片肉红色、湿漉漉的小阴唇从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探出来,她的粉红色小阴蒂从包皮里伸出来,就像一颗可爱的小肉球,她的阴道口微微的张开,阴道口里的处女膜依稀可见。

  孟文淞张着大嘴,贪婪地盯着眼前这位年仅16岁少女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罗欣欣时而合上双腿,时而张开双腿,她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挑逗似的一张一合,当她的两条大腿合上的时候,她的大腿根部形成一个隆起,隆起表面的阴毛已经刮掉了,隆起下端有一个迷人的沟槽,那是两片大阴唇形成的沟槽。她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女性肉体展现在她最喜欢的男人面前。

  此时,孟文淞深吸一口气,他稳定了情绪,他不再惊惶失措。他仔细比较着罗欣欣和她妈妈女性生殖器的差别,他看见罗欣欣两片大阴唇上的阴毛刮得干干净净,大阴唇高高的隆起,表面的皮肤光滑而细腻,她的大阴唇比安晓兰的要细嫩得多。罗欣欣的小阴唇也跟她母亲的一样,比一般女人的大,就像两片厚厚的粉红色肉片似的,而且湿漉漉的,显得格外刺激,很显然,她的阴道里流出了不少阴液。最让 孟文淞着迷的是罗欣欣的阴道口,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一位16岁少女的阴道口,她的阴道口很紧,尽管她的两条大腿已经分开了,可是她的阴道口却微微的张开,只能容下一根小手指的插入,不像她母亲的阴道口那么大。孟文淞兴奋地吸了一口气,他的大阴茎情不自禁地高高勃起,紧紧地顶在裤子上,而且还有节奏的抽动着。

  正文 第26章 罗欣欣脱掉了小内裤主动勾引孟文淞

  罗欣欣又表演了几个动作,几乎所有的动作,她都尽情地展示她那少女的屄,她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表演这套节目,她甚至还加入了一些";独创";的动作,目的都是为了勾引孟文淞,她根本不在乎在孟文淞面前展示她的隐私部位,过了一会儿,她终于表演完了。当罗欣欣直起身子,深情地望着孟文淞的时候,她看见孟文淞依然张着大嘴傻傻的望着她,罗欣欣的脸上掠过一丝的得意地淫笑,她嗲声嗲气地说,";怎么样,孟大哥,我表演的精彩吗";

  ";噢,什么,噢,非常精彩";孟文淞如梦初醒似的结结巴巴地说。

  ";看着";罗欣欣尖叫了一声,还没等孟文淞反应过来,她就用两手撑住地板,高高的抬起了两条大腿,然后再慢慢地分开双腿,两条大腿贴在她的肩膀两侧,她的确表演了一个高难度动作,然而,她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和雪白而细嫩的臀部,毫无顾忌地展现在孟文淞面前。孟文淞呆呆的盯着罗欣欣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看客罗欣欣的女性生殖器已经完全被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润湿了,他张口结舌无话可说,他只感觉到头昏眼花。

  ";孟大哥,我让你瞧一瞧,我的腿有多么柔软。";罗欣欣说完,她将一条腿搭在孟文淞的大腿上,而另一条腿用力岔开,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被完全撑开了。孟文淞喘着粗气,盯着罗欣欣那近在咫尺的细嫩的屄,他看见一股阴液缓缓从罗欣欣的小阴道里流出来,顺着两片小阴唇之间的沟槽向下流淌,流淌到她那暗红色的肛门上。孟文淞兴奋得满脸冒汗,他觉得罗欣欣比她母亲还 要淫荡,她的表演远远超过了夜总会里的脱衣女郎,场面不堪入目而且充满了性诱惑,孟文淞觉得罗欣欣似乎在那些情色酒吧里接受过专门训练似的。

  ";晚饭已经准备好啦";忽然,厨房里传来了安晓兰的招呼声。

  孟文淞就像受到惊吓似的,他猛地从椅子上跳起,而罗欣欣的腿依然搭在他的大腿上,她猝不及防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噘起漂亮的小嘴假装哭泣起来,孟文淞赶紧将她抱起来,帮助她穿上了小内裤,孟文淞的手指下意识地碰到了她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他紧张得心怦怦狂跳,然而罗欣欣却很开心,她搂住孟文淞的脖子,深深地亲吻了一下他的面颊,然后笑嘻嘻的走出了客厅去吃晚饭,孟文淞失魂落魄地跟在罗欣欣的后面。

  晚餐像往常一样很丰盛,安晓兰的厨艺很精彩,她做的饭菜自然很可口。尽管罗英豪家很有钱,可是安晓兰从来不雇佣厨师,她喜欢亲自烹饪,这也许是她的可爱之处,再加上性感放荡,哪个男人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呢。

  安晓兰吃的并不多,她晚上要参加一个朋友举办的宴会,于是,孟文淞给他的助手打了一个电话,要求他作为保镖陪同安晓兰去参加宴会的。孟文淞低头默默地吃着晚饭,他心里在盘算,安晓兰去参加宴会,晚上,他只好和罗欣欣单独呆在家里,他预感到他们之间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就有些懊悔,他应该亲自陪同安晓兰去参加宴会,而让他的助手留在别墅里做保镖。

  晚饭后,安晓兰经过一番梳妆打扮后就匆匆离开了。孟文淞找了一个借口也离开了别墅,他仔细检查了布置在别墅周围的摄像机镜头和报警器,然后,他围着别墅悠闲地散步。天渐渐地黑下来,

  当他提心吊胆的回到别墅的时候,他并没有见到罗欣欣的身影,他放心地舒了一口气,他赶紧钻进了盥洗室,他一进浴室就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当他赤裸着身子走出浴室的时候,他看见盥洗室的桌上放着一件浅蓝色的校服,孟文淞心头一惊,他知道那些衣服正是罗欣欣的啦啦队校服,他走到床前翻了翻校服,只见校服下面压着一条雪白的小内裤,那正是罗欣欣的小内裤,他的手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

  起初,孟文淞还以为是罗欣欣随意丢弃在盥洗室桌子上的,可是,当他仔细检查那件雪白的小内裤的时候,他发现内裤中间的细带已经湿透了,很显然,那是被罗欣欣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润湿的。孟文淞思索了半天,他明白这条小内裤肯定是罗欣欣故意丢弃在盥洗室桌上的,目的是为了勾引他,孟文淞左右瞧了瞧,他并没有发现罗欣欣的身影,于是他重新拿起罗欣欣的那条小内裤,他仔细端详着小内裤细带中间湿漉漉的斑迹,他知道这个位置正对着罗欣欣阴道口的位置,于是,他将内裤凑到鼻子跟前,提鼻子闻了闻,内裤上的那块湿漉漉斑迹,散发出罗欣欣阴道里特有的芳香气味,夹杂着罗欣欣少女的体香。

  孟文淞将罗欣欣内裤上那块湿漉漉的斑迹顶在自己的大阴茎头上,他幻想着跟罗欣欣做爱的情景,忽然,孟文淞瞥了一眼镜子,他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将一条少女的小内裤围在他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上,而且还在尽情地手淫,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孟文淞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他觉得自己太下流了,他怎么能幻想跟一位年仅16岁的少女做爱呢,一想到这些,他就赶紧解开了缠绕在自己大阴茎上的白色小内裤。

  孟文淞沮丧地摇摇头,他将一条大毛巾围在腰间,他打开盥洗室的房门探出头瞧了瞧,他并没有发现罗欣欣的身影,于是他一溜小跑的跑回到自己的卧室,一钻进卧室,他就放心地舒了一口气,此时的卧室里光线昏暗,忽然,他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拎着罗欣欣的那条小内裤,他骂了自己一句,他将小内裤丢弃在椅子上,他解开围在腰间的大毛巾,准备上床睡觉,他赤裸的身子站在卧室的,他的大阴茎依然高高的勃起。

  突然,卧室的灯光被点亮了,孟文淞向床上一看,他吓得差点跳起来,只见罗欣欣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坐在床上,她的两条雪白而修长的大腿用力分开,她那梦幻般的少女的屄毫无顾忌地展现在他的面前。罗欣欣笑眯眯地望着孟文淞,她用小手揉捏着她那一堆小巧玲珑的雪白色乳房,她娇滴滴的说,";孟大哥,我的内裤不见了,原来是被你拿走了,难道你喜欢我的内裤吗";说完,罗欣欣假装生气的噘起了小嘴。

  ";欣欣,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拿你的内裤。";孟文淞结结巴巴地解释,他惊慌失措地盯着眼前这位赤身裸体的少女,";这太疯狂了";孟文淞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孟大哥,我知道我发疯了,然而我是为你而发疯的。";罗欣欣笑着说,她贪婪地盯着孟文淞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孟大哥,我偷看到了,你在盥洗室里将我的小内裤缠在你的大鸡巴上。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跟我做爱";罗欣欣挑逗似的问道。

  孟文淞脸腾地一下红了,一股怒气从他的心底升起,他觉得罗欣欣不该如此毫不留情地戏弄他,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罗欣欣耍的小手腕,他成了一个被愚弄的大傻瓜。一想到这些,他就觉得罗欣欣,这位年仅16岁的少女实在是太早熟,她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知道的太多,这些东西也许都是从她母亲那里继承下来的。

  ";好吧,欣欣,你这个小荡妇,我一定要让你尝一尝被男人疯狂蹂躏的滋味。";孟文淞心里想,不过,他嘴上并没有说出来,他心中的怒火更加猛烈,他赤裸着身子一步步向罗欣欣走去,当他距离罗欣欣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伸出手猛的撸开了大阴茎杆上的包皮,他那李子般大的紫红色大阴茎头,一下子从包皮里翻出来,直直的对着眼前这位年仅16岁的漂亮少女,";呵呵,我的大鸡巴一件很壮观吧";孟文淞心里想,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有节奏的抽动着。

  罗欣欣兴奋地盯着眼前则完全勃起的大阴茎,她轻轻地尖叫了一声,她觉得孟文淞的大鸡巴实在太大,比她那天晚上见到的还要大,孟文淞他的大阴茎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罗欣欣探出头,将眼睛凑到大阴茎跟前,她仔细端详张孟文淞大阴茎的每一个细节,她的表情没有半点少女应该有的羞涩,反倒有几分从容不迫,作为一个女孩儿,她觉得男人的大阴茎实在太奇妙了,完全不同于女人阴道的结构。

  罗欣欣贪婪地盯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就像男人贪婪盯着女人生殖器一样,她似乎在用目光强奸孟文淞似的,她喜欢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大阴茎杆、浓密的阴毛和大睾丸,她喜欢大阴茎有节奏抽动的样子,她痴情的注视着孟文淞的大阴茎,许久许久,就像盯着一件爱的礼物。

  这时候,孟文淞拾起罗欣欣的小内裤,慢慢的缠绕在他的大阴茎头上,就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他的大阴茎在小内裤里一下一下抽动着,然后,他将大阴茎在内裤里插入拔出,就像在女人的阴道里插入拔出似的,不一会儿,孟文淞的大阴茎头上的裂口处,就渗出了粘糊糊的阴液,孟文淞挺着大阴茎直直的站在罗欣欣的面前,粘稠的阴液不断的从他的大阴茎头上渗出,透明的阴液拖着一条长长的尾线滴落到床上。

  孟文淞两手掐腰,两腿岔开,他得意地问,";欣欣,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