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罗欣欣静静地望着孟文淞,许久许久,过一会儿,她才问,";孟大哥,你杀过人吗";

  ";是的。";孟文淞简单地应了一声。

  "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罗欣欣追问道。

  ";很恐怖";孟文淞回到。

  罗欣欣没有继续追问,她又陷入了沉默中,她静静地望着孟文淞擦拭枪械,最后,罗欣欣直起身子,她显得有些紧张地问,";孟大哥,你觉得我和妈妈,谁更性感";

  孟文淞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震惊了,他语无伦次地说,";欣欣,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这纯粹是一个私人问题。";

  ";孟大哥,你不用再骗我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我躲在暗处看到了你跟我妈妈干得一切事情,我妈妈尽情地吸吮你的大鸡巴,你将一股一股精液射进了我妈妈的嘴里,之后,我妈妈毫无顾忌地将大腿根部的屄展现在你的面前,我眼睁睁地看见你的大鸡巴深深插入妈妈的屄里,你们俩疯狂的做爱。后来,我偷偷地听到我妈妈怀孕了,孩子是你的。";罗欣欣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孟大哥,你知道吗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幻想着吸吮你的大鸡巴,跟你做爱,然而我却做不到,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偷偷地哭泣。";

  孟文淞惊讶地的望着罗欣欣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他看到两行热泪从她的眼眶里夺眶而出,";噢,噢,不,欣欣,你不能这么想,你还是一个小女孩儿。";此时,孟文淞感到万分后悔,他不该跟安晓兰发生性关系,更不该让她的女儿罗欣欣看到。孟文淞赶紧将枪推到一边,他伸出胳膊,将罗欣欣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他仰面躺在床上茫然地望着天花板,此时,罗欣欣依然将头埋在孟文淞的怀里不断地哭泣,孟文淞用大手抚摩着罗欣欣的后背,试图安慰她。

  ";欣欣,不要哭了,这一切都是我的说,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俩,我。";孟文淞一边说,一边抚摩着罗欣欣细嫩的后背。两个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许久许久,最后,罗欣欣抬起头望着孟文淞那张焦虑的脸,然后,她又将头埋在孟文淞的怀里,她伸出小手慢慢的扯下包在头上的毛巾,她那湿漉漉的长发垂下来,垂在孟文淞的胸前,她扬起头深情地望着孟文淞,一言不发。

  罗欣欣探出头将嘴唇贴在孟文淞的脸上,孟文淞的整个身子僵硬,他不知道应该接受还是拒绝,当罗欣欣细嫩的小嘴唇贴在他的嘴唇上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他知道罗欣欣已经爱上他了,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女渴望跟他发生性关系,孟文淞一想到这 些,他的整个身子就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他无法想象既跟安晓兰发生性关系,又跟她的女儿罗欣欣发生性关系,他觉得这种行为比乱伦还要可耻。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本能地想推开罗欣欣,然而,他却没有半点力气,此时,他已经无法抵挡罗欣欣的诱惑了,";我已经跟她的母亲发生过性关系,我不能再跟她发生性关系,我不能一错再错。";孟文淞心里默默念叨。

  当罗欣欣将小舌头伸进孟文淞的嘴里的时候,她兴奋地哼了一声,她觉得孟文淞的嘴里有一股刚强男人的气味,那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味道。罗欣欣迅速将小手伸向孟文淞的大腿根部,尽管隔着一层内裤,可是她还是摸到了孟文淞的大阴茎,她感到孟文淞的大阴茎抽动了一下。罗欣欣没有半点犹豫,她将手伸进了孟文淞的内裤里,一把抓住了孟文淞的大阴茎杆。一瞬间,孟文淞绷紧了身上的肌肉,然而他却没有阻止罗欣欣的放荡行为,他竭力克制自己的性冲动,不让自己过早射精,他轻轻地咬着罗欣欣那细嫩的小舌头。

  罗欣欣用小手紧紧地抓住孟文淞粗大的阴茎杆,她上下摩擦着阴茎杆上的包皮,当她的小手扣住孟文淞大阴茎头的时候,她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她觉得孟文淞的大阴茎实在太大,比其他男孩的阴茎要大得多,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摸过如此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一瞬间,她感觉阴道抽动起来,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流淌到她的两片小阴唇之间的沟槽,润湿了她的两片细嫩的小阴唇,她感觉阴道里有一股欲火在燃烧。

  过一会儿,孟文淞仿佛进入了幻觉中,他已经忘记了刚才的负罪感,他只感觉罗欣欣那细嫩的小舌头在他的嘴里游荡,她那细嫩的小手不断的摩擦着他的大阴茎,过了一会儿,罗欣欣一把扯下孟文淞的内裤,将他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掏出来,正当罗欣欣痴情的望着眼前大阴茎的时候,突然,桌子上的电话铃响起。孟文淞一怔,他差点克制不住的射精,两个人赶紧从床上跳起,孟文淞一把推开罗欣欣,他迅速抓起桌上的电话。

  ";喂";孟文淞对着话筒应了一声,然后,他扭头瞥了一眼罗欣欣,只见罗欣欣茫然地坐在床上,她浴衣已经解开了,她的一对雪白而结实的小乳房露出来,她似乎并不在乎在孟文淞的面前袒露自己的女性肉体。她听见话筒

  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而不是她父母,她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系好浴衣向门口走去,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转过身笑眯眯地望着孟文淞,她贪婪地盯着孟文淞大腿根部那依然高高勃起的大阴茎,孟文淞不好意思地将大阴茎塞回到内裤里。

  电话是孟文淞的一位助手打来的,他想问孟文淞是否需要他的帮助。";噢,是的,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请你明天到我这儿来。";孟文淞喘着粗气说。

  ";孟文淞,你那儿一切顺利吗";孟文淞的助手问道,他听见孟文淞大口大口喘气的声音。

  ";是的,我这儿一切顺利。我刚刚做完健身运动,,好吧,明天我跟你详细谈。";孟文淞撒了一个谎。

  ";好吧,老板,再见。";孟文淞的助手说。

  ";好吧,明天见。";说完,孟文淞挂断了电话,他重新爬回到床上,他仰面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正文 第20章 母女俩开始争夺同一个男人

  第二天早上九点,孟文淞坐在餐桌旁准备吃早餐,安晓兰端上丰盛的食物,土豆烧牛肉。罗英豪一整夜都没有回家,而罗欣欣早早就离开家了,她没有跟大家一起吃早饭,而是找她的男朋友王棣去做";功课";去了,这让安晓兰感到很欢欣,她可以单独跟孟文淞在一起了。安晓兰坐在孟文淞的对面,静静地吃早餐,她穿了一件暖色调的丝绸束腰衬衣,领口开得很低,她那一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隐约可见,很显然,她没有穿内衣,其实,安晓兰不喜欢穿内衣和内裤,她喜欢丝绸面料紧贴皮肤的感觉。

  吃完早饭后,孟文淞帮助安晓兰收拾碗筷,然后,两个人来到客厅坐下,安晓兰取来一瓶白兰地,两个人静静的喝起酒来。孟文淞坐在长沙发上,而安晓兰坐在长沙发的另一端,她抬起腿,露出了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她偷偷地瞥了一眼孟文淞,她见到孟文淞的脸上流露出不自然的表情,她猜测,也许是孟文淞看到她大腿的缘故,一想到这些,她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淫笑,她知道,孟文淞是一位很容易被女人肉体刺激的男人。

  孟 文淞和安晓兰轻声地交谈,此时,安晓兰已经喝了半杯白兰地,她感觉身子暖暖的很舒服,然而,孟文淞却感觉很别扭,因为安晓兰那雪白的大腿一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最后,他将酒杯放在茶几上准备起身离开,然而,安晓兰这却一把拦住了他,她故意将小手放在孟文淞的大腿上问,";文淞,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是的,晓兰。";孟文淞真诚地回答道。

  安晓兰竟然咯咯地笑起来,她说,";我们的大英雄曾经当我雇用兵,参加过无数次战斗,他竟然还怕一个女人。";

  ";不,是的。";孟文淞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的大英雄竟然害怕一位漂亮的少妇,这太奇怪了";安晓兰说完,她将身子靠近孟文淞,然后她轻轻地解开了衬衫上的钮扣,露出来一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她的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

  ";晓兰,这太疯狂了。罗英豪是我的老板,也是我的恩人,他要求我住到你家里,保护你们母女俩的安全,照顾好你们母女俩。";孟文淞紧张地说。

  ";我知道,文淞,但是,你想用什么方式照顾好我呢我感到非常寂寞了";安晓兰说完,她用小手抚摩着孟文淞的大腿,然后向他的大腿根部摸去,当她的小手摸到孟文淞内裤后面大阴茎的时候,她脸上甜蜜的笑容凝固了。

  孟文淞呆呆的盯着安晓兰的小手,在他的大腿根部上揉捏,他既没有拒绝安晓兰的揉捏,也没有抽身离开,事实上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但是,这不是罗老板让我做的事情。";此时,他感觉到安晓兰的小手已经扣住他的大阴茎头。

  ";文淞,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罗英豪的意思呢";安晓兰笑着问,然后,她狠狠掐了一下孟文淞的大阴茎杆,一时间,孟文淞竟然哑口无言。的确,罗英豪从来没有允许过孟文淞跟他的妻子安晓兰发生性关系,但是他也从来没有严辞拒绝过,当他得知妻子安晓兰跟孟文淞发生性关系并且怀孕的时候,他甚至原谅了孟文淞的过错,这充分说明,罗英豪能够容忍妻子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而这个男人的最佳人选正是孟文淞,这一点,孟文淞也能感觉到。

  正在孟文淞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安晓兰像母老虎似的扑上来,她扑到了孟文淞的身上,她将嘴唇紧紧地贴在孟文淞的嘴上,尽情地亲吻他,而孟文淞仰面躺在沙发上不知所措。孟文淞在安晓兰的身子下面不断扭动身子,他在试图挣脱,然而他的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安晓兰趴在他的怀里,她那一对丰满而诱人的乳房紧紧贴贴在他的胸

  膛上,他感觉到自己的大阴茎高高勃起,紧紧地顶在安晓兰的小肚子上。

  孟文淞本想拼命地挣脱,他想挣脱的并不是安晓兰的纠缠,而是安晓兰身上散发出的女人特有的无法抗拒的性诱惑力,他毕竟是一位性欲强烈的男人,末了,他伸出手扣住了安晓兰丰满的臀部,尽管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衬衫,可是他依然感觉到了安晓兰身上散发出的体温,他揉捏一下安晓兰的臀部,安晓兰兴奋地哼了一声。紧接着,孟文淞撩起安晓兰的衬衫,将手伸进了她的两瓣臀部之间的大腿里,他发现安晓兰没有穿内裤,一瞬间,他兴奋得大阴茎高高勃起,紧紧地顶在裤子上,几乎快要把裤子撑破了。

  孟文淞的手指继续向安晓兰大腿里摸去,他摸到了安晓兰细嫩的肛门,他的手指继续向里摸,他的手指碰到了安晓兰两片早已隆起的大阴唇,他用手指拨开两片大阴唇,将手指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安晓兰兴奋得尖叫了一声,她扬起头大口大口地喘气,她尽情地体验着从阴道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孟文淞嚎叫道,";噢,安晓兰,你没有穿内裤";他兴奋地盯着安晓兰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他看见安晓兰的眼睛里射出熊熊燃烧的欲火。

  安晓兰紧紧的夹住孟文淞的大手,她用阴道壁裹住孟文淞粗大的手指,她幻想着那是孟文淞大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尽管安晓兰是一位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可是她的阴道壁却富有弹性,她的阴道里一下一下地蠕动着,就像嘴唇一样吸吮着孟文淞的手指。";不行,我不能再继续玩儿这种荒唐的游戏了";孟文淞心里想到,他试图将手指从安晓兰的阴道里抽出,可是安晓兰却用大腿紧紧的夹住他的手,以至于他根本无法抽出。安晓兰探出头,将嘴唇紧紧地贴在他的嘴唇上,两个人再一次尽情地接吻。

  此时,孟文淞和安晓兰做梦也没想到,罗欣欣正躲在客厅的门口,偷偷地望着她妈妈和孟文淞所干的那件难以启齿的事情。罗欣欣看见她妈妈的衬衫卷起,露出了雪白而丰满的屁股,而孟文淞的大手夹在她妈妈的两瓣屁股之间,作为一个女孩儿,她能够想象得出孟文淞肯定将手指插入了她妈妈的阴道里。一想到这些,罗欣欣就感觉阴道有节奏的抽动起来,一股阴液从她那细嫩的阴道里流淌出来,润湿了 她的两片大阴唇,阴液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她紧紧的夹住双腿,试图克制自己的性冲动,然而最终还是无法承受这种性刺激,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啊嚏";罗欣欣假装打来一个喷嚏,然而,她看见她妈妈和孟文淞并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似乎并没有听见打喷嚏的声音,于是,罗欣欣又提高嗓门儿打了一个喷嚏。这一次,安晓兰和孟文淞都听见了,安晓兰赶紧起身,孟文淞的手指一下子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她整理一下衬衫,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到沙发上,她紧紧的夹住双腿,阻止阴液她的阴道里流出,而孟文淞也直起身子,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他的脸羞臊得通红,他紧张得呼吸急促。

  这时候,孟文淞看见罗欣欣一步步走进客厅里,";我们,我和你妈妈。";孟文淞结结巴巴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他抬头望着安晓兰,想要得到她的帮助。安晓兰显得比孟文淞镇定多了,不过,她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丝慌张,她整理一下衬衫的边缘,遮住了她那赤裸的下半身,她的脸上露出尴尬的假笑,她望着女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罗欣欣瞥了一眼她母亲,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嘲笑说,";妈妈,你知道去年我们到欧洲去旅游,拍摄的光碟放哪儿了吗我怎么也找不到了,我的男朋友王棣想要看那张光碟。";安晓兰听到女儿的话,她显得有些不悦,她责怪女儿打断了她跟孟文淞干得那件销魂的事情,不过,她还是显得很耐心,她知道女儿不会逗留多久,马上就会离开客厅的。她舒了一口气,假装平静地说,";噢,那张光碟在你爸爸的书房里,就在书桌的抽屉里。";

  ";谢谢";罗欣欣笑眯眯地说,她转身离开了,留下一对沮丧的男女,呆呆的坐在沙发的客厅里。她刚一走出客厅,就禁不住扭头瞥了一眼他妈妈和孟文淞,她看见两个人正在惊慌失措的盯着她,她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

  ";噢,晓兰,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然后我打算上床睡觉,这真是一个忙碌的一天啊。";孟文淞说道,他很庆幸罗欣欣打断了他跟安晓兰干的那件事,不然的话,他们俩狠狠的发生性关系。如果被罗欣欣看见他跟安晓兰做爱,那该是一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啊。

  ";好吧";安晓兰抱怨地说,她感觉有些沮丧,她本想施展女人特有的魅力勾引孟文淞,跟他发生性关系,然而起初,孟文淞却扭扭捏捏的不肯服从,后来,孟文淞好不容易上钩了,正当她准备跟孟文淞做爱的时候,她女儿却突然杀出来,搅了她的美事。

  ";晚安";安晓兰直起身向客厅外走去,当她走过孟

  文淞身边的时候,她故意撩起衬衫,露出了她那梦幻般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和雪白而丰满的臀部,她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孟文淞直直的盯着安晓兰大腿根部隆起下端的沟槽,以及沟槽两侧细嫩的两片大阴唇,他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气。

  安晓兰闷闷不乐地离开了客厅,然而她心中的怨气却愈发强烈,凭借女人的直觉,她知道女儿罗欣欣正在跟她争夺孟文淞,她觉得今天女儿突然跳出来搅局绝不是偶然的,今天,她输掉了这一回合,她有一种隐隐的挫折感,然而,她并没有输掉这场争夺男人的战争,事实上,她觉得战争才刚刚开始,她要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