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是,可是,罗老板,我,我不值得你的信任,因为我。";孟文淞话到嘴边,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他没有勇气说出后面的话,他不敢相信单独跟安晓兰在一起过夜,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他们会再次发生性关系。

  ";孟文淞,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然而,那些话都是借口,我也是男人,我能理解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单独在一起过夜是什么感受,但是,我已经反复思考过了,我别无选择,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要求,很显然,我的家人已经成为那些家伙的目标,如果我妻子和女儿真的落入日他们手里,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必须得跟她们母女俩住在一起。";罗英豪无奈的说。

  孟文淞无奈的一屁股坐进沙发里,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节,安晓兰尽情地吸吮他的大阴茎,他将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之后,安晓兰卷起裙子,用力分开双腿,她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在他面前,她再也克制不住了,他将大阴茎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并且将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他知道,如果再一次跟安晓兰在一起过夜,他肯定会禁不住安晓兰的诱惑,跟她发生性关系。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无奈地垂下了头。

  ";听着,孟文淞,你是最优秀的保镖。更重要的是,你是我的好朋友,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求你搬进我家里,保护我妻子和女儿的原因。";罗英豪说。

  ";搬进你家里";孟文淞下意识地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是最好的保镖,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孟文淞没有勇气说出后面的话,他想说,";我还是安晓兰最好的性伙伴";孟文淞在心 里大声地喊道,一瞬间,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虑,他无法想象自己会跟安晓兰住在同一栋别墅里过夜。

  忽然,孟文淞站起身焦虑地在书房里踱来踱去,他的心里非常矛盾,他走到酒柜前,抓起酒瓶满满的斟上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罗老板,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的妻子和女儿,但是我无法住在你家里过夜,我做不到。";孟文淞激的地说。

  ";为什么文淞,我需要你24时小时贴身保护我的家人,你只要保护我妻子安晓兰和我女儿罗欣欣就可以了,我本不需要您保护我。说实话,我别无选择,你也别无选择。另外,我希望你能在我的别墅里安装一套监控系统,确保整个房间的安全。";罗英豪渐渐地说。

  孟文淞又大口喝一杯威士忌,他一字一句地说,";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听着,孟文淞,我不想强迫任何人,我是在请求你,如果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发生什么意外。";罗英豪脸部肌肉抽动着,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忽然,孟文淞看到罗英豪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以前,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性格刚强的罗英豪落泪过,孟文淞知道他再也无法拒绝罗英豪的请求了,他坚定地说,";好吧罗老板,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好你的家人,请你放心。另外,我需要配备一支枪,我要仔细搜寻一下别墅周围的安全情况,以便确保万无一失。";

  ";好吧,文淞,我可以给你配备一支狙击步枪和一把手枪,我会满足你的所有要求。";罗英豪说完,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户跟前向窗外眺望,他陷入了沉思之中,远处是一片小树林,整个房间又陷入了沉寂,最后,罗英豪转过身直直的望着孟文淞,他犹豫了片刻说,";文淞,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你为什么不愿意住到我的别墅里,,我知道你和我妻子安晓兰之间发生的那件事。";

  孟文淞听到罗英豪的话,他吓得手中的酒杯差点跌落到地上,他睁大眼睛惊恐地望着罗英豪,";什么她,她究竟告诉你什么";孟文淞惊慌失措地问。

  ";文淞,不要慌张,请你坐下,我们男人之间不用再绕圈子了。3年前,我妻子安晓兰就已经告诉我,她跟你干的那些事了。其实,当时我就知道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我只是不想说破而已,如今,我遇到了大麻烦,我不得不求你帮助。";罗英豪一脸严肃地 说。

  ";噢,我太愚蠢了";孟文淞绝望的哼了一声,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他用手抱住头,不敢抬头看罗英豪的脸。

  ";文淞,你可能做梦也没想到,在你不辞而别一个月后,我妻子安晓兰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本想隐瞒,可是还是被我发现了,后来,她承认了跟你发生性关系的事实,她说肚子得里的孩子是你的。起初,我非常生气,非常痛恨你,后来,我平静下来以后认真思索。我觉得安晓兰跟你发生性关系并不是偶然的,她是一位年轻漂亮充满活力的少妇,她渴望刺激的性生活,而我却是一位老头,我无法满足她的性欲,所以,我认为,安晓

  兰干出越轨的事情是迟早的,这也是一位30岁漂亮少妇正常的生理要求。我思前想后,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而不是你们俩的错。最终,我原谅了你。";

  孟文淞抬起头惭愧地望着罗英豪,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觉得自己愧对于罗英豪,不管怎么样,罗英豪毕竟是他的恩人。可是他却跟他的妻子安晓兰发生性关系,尽管他是被安晓兰勾引,才干出那些事情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仅仅跟安晓兰发生了一次性关系,她就怀孕了。一想到这些,孟文淞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

  ";文淞,我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然而我却不知道人性的弱点,其实,我们俩都犯过错误,生气、愤怒是无济于事的,我知道,如何解决问题才是关键。如果安晓兰不怀孕,她跟你发生性关系的事情,可能永远也不会败露。安晓兰既然把通奸的经过都告诉我,说明她还是相信我。当我原谅了你以后,安晓兰甚至想把孩子生下来,这说明,她在内心中已经爱上了你,一个女人竟然愿意为另一个男人生孩子,这已经说明了一切。";罗英豪说完,他走到酒柜前,给自己满满斟上了一杯酒。

  罗英豪重新回到沙发旁,他坐在孟文淞的对面,一脸严肃的望着我孟文淞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的说,";文淞,说也奇怪,当我知道安晓兰跟你发生性关系后,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其实,我早就听说了安晓兰的绯闻,她跟我公司里的男同事上床睡觉,幸好,我做过基因鉴定,罗欣欣是我亲生的女儿。";罗英豪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那些家伙一直想追杀我,形势非常严峻,我可能无法逃脱他们的魔掌,所以,万一,我想将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托付给你,我相信你和安晓兰一定会相亲相爱的。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带上安晓兰和罗欣欣远走高飞。现在,你可能并不理解我的话,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孟文淞睁大眼睛,惊讶地望着罗英豪,他觉得罗英豪发疯了,他怎么能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托付给另一端男人呢更何况,这个男人还跟他的妻子发生了性关系,他不知道罗英豪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不过,他还是默默地点点头说,";罗老板,请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安晓兰和罗欣欣的。";

  ";听着,孟文淞,你不用感到惊讶。我已经是将近60岁的老头了,我早就丧失了性能力。正如你看到的那样,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我是一个喜欢用理性思考问题的人。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将我的妻子安晓兰托付给一个可靠的男人,毕竟,她还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少妇,她有自己的生活和渴望,尤其是她的性生活。也许,你觉得我说这些话肯定是发疯了,然而我说的都是实话,我默认她跟别的男人睡觉的事实,只要她在感情上依然爱我就行,因为我不想失去她。然而,当前,我最担心的是,那些家伙对我下毒手以后,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该怎么办呢";

  孟文淞惊讶地望着罗英豪,他张着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不明白罗英豪的意识,罗英豪为什么要将妻子和女儿托付给别的男人呢而且他还能够容忍,这个男人跟他的妻子发生性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淞,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不我头脑很清醒。我很了解我妻子安晓兰,她是一位性欲非常强烈的漂亮少妇,我根本无法满足她的性要求,即便是我年轻的时候,也无法满足她的性渴望。理性告诉我,她肯定会跟别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事实也是如此,尽管她不承认。女人的心思是很难捉摸,她们嘴上说守身如玉,然而现实却是,女人非常渴望跟身强力壮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她们甚至无法抗拒这种欲望。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总喜欢口是心非。";罗英豪说完,他靠在椅背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的头枕在沙发背上,紧紧的闭上眼睛,他的脸上流露出筋疲力尽,无可奈何的表情。

  正文 第14章 罗英豪早就知道妻子安晓兰和孟文淞曾经通奸过而且还怀孕了

  整个书房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最后,孟文 淞打破了沉默说,";罗老板,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罗英豪抬起头苦笑了一下,他望着孟文淞说,";文淞,我希望听到你对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一定会帮助我渡过难关的。听我说,我和安晓兰相亲相爱,就像一对亲密的朋友,当她跟你发生性关系怀孕以后,她甚至跟我商量是否要留下孩子,我帮助她耐心分析形势,后来,她打掉了孩子。其实,安晓兰不仅是一位充满活力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位个性很强的人,她喜欢追求冒险和刺激,,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孟文淞疑惑地望着罗英豪,他茫然地摇了摇头。罗英豪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他用对晚辈说话的口气说,";噢,文淞,你可以跟我妻子安晓兰在一起,为所欲为,只要你能保护我妻子和女儿就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孟文淞终于明白了罗英豪的意识,罗英豪已经允许他跟安晓兰,随心所欲地上床睡觉发生性关系,只要他能拴住安晓兰的心就行,更重要的是,他应该保护安晓兰和罗欣欣的安全。孟文淞直起身走到窗户前,他望着窗外的风景,他知道他已经别无选择,他必须得承担起对安晓兰和罗欣欣的责任,毕竟,他已经跟安晓兰发生了性关系,而且安晓兰还曾经怀上过他的孩子,他责无旁贷 地应该保护安晓兰和她的女儿罗欣欣。

  ";好吧";孟文淞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他本想说更多的话,可是,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其实,在他的心里有无数个疑问,比如,为什么罗英豪会宽容地对待他跟妻子安晓兰发生性关系,为什么他一再说安晓兰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她应该有自己的性生活。孟文淞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傻瓜,但是,他还是无法理解,罗英豪竟然会允许妻子安晓兰,尽情地跟男人体验性快乐,甚至允许妻子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而罗英豪选择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孟文淞。此时,孟文淞才渐渐意识到,三年多来,他误解了罗英豪,罗英豪是一位非常宽宏大量的人,而且他足智多谋,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文淞,我很高兴看到你终于想通了。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进别墅";罗英豪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罗英豪是一位做事严谨的人,其实,他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罗老板,我可以马上收拾行李搬进别墅。";孟文淞说。10

  这时候,写字台上的对讲机响起,话筒里传来了安晓兰的声音,她说午饭已经准备好。

  ";文淞,我妻子已经做好午饭,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罗英豪说完,他大步向书房的门口走去,";噢,还有,文淞,我想起一件事,待会儿我跟你商量。";

  孟文淞跟谁罗英豪走出了书房,他心里在想,罗英豪到底想要跟他说什么呢孟文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今天他变得异常多疑,他不相信任何人,他知道这是他的顾虑太多了。罗英豪搭住孟文淞宽阔的肩膀,他小声地对孟文淞说,";我在那伙贩毒集团的内部已经安插了内线,跟你说实话,他们肯定要除掉我了,我知道自己很难逃脱他们的魔掌,所以我准备跟他们一拼到底,同归于尽,我对生还的可能性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的安全。";

  孟文淞停住脚步,吃惊地望着罗英豪,";噢,你说的是真的吗";惊讶地说,";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你下手吗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文淞,这么多年来,凭借我对贩毒集团的了解,他们根本不放我,事实上我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他们向来杀人不眨眼。事实上,在过去几年来,他们已经杀掉了许多人。";罗英豪一脸严肃的说。

  孟文淞已经顾不上惊慌,他迫不及待地问,";那么,你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知道此事吗";

  ";不,我不想让她们母女俩知道此事,即使知道也无济于事,反而让她们担惊受怕,我想单独一个人处理此事,只要我雇用的枪手能够杀掉那伙贩毒集团的头目,即使我被杀掉,他们也不会再找我妻子和女儿麻烦了。所以,当这笔帐了结以后,我想将安晓兰托付给你,希望你带着她们母女俩远走高飞,永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起吃午饭了,安晓兰肯定等不及了。";罗英豪平静地说。

  孟文淞坐在餐桌旁茫然的吃着午饭,他根本感觉不到午餐的味道,他的脑子里一直盘旋着罗英豪说的那些话,好几次,安晓兰、罗欣欣和罗英豪跟他搭讪,他却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最后,午餐草草结束了,罗英豪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安晓兰邀请孟文淞到外面的花园去上,而罗欣欣却有点不痛快,她本想邀请孟文淞到她的卧室,去看那些照片。

  安晓兰领着孟文淞来到了别墅后面的花园,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徐徐的暖风拂面。安晓兰拉着孟文淞的手走在花园的小路上,小路旁长满了各式各样盛开的鲜花,两个人默默无语的走着,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花园深处的一条长椅旁坐下,他们俩静静地向远处眺望,花园的边上是一排用灌木编成的栅栏,栅栏外面是一片小树林,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远处不时地飘来一阵阵花香。安晓兰轻轻地将身子靠在孟文淞的身体上,她的大腿贴在孟文淞大腿上。

  ";我喜欢静静地坐在花园里,这儿的景色太美了,一切都是那么宁静清心。";安晓兰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她将头靠在孟文淞的肩膀上,";文淞,三年多来,我一直想你。你知道吗,那天晚上我们发生性关系以后,我怀上了你的孩子。";

  ";是的,晓兰,对不起你,我不该做那件蠢事。";孟文淞尴尬地说。

  ";文淞,你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事";安晓兰疑惑地问。

  ";晓兰,你丈夫,他,他告诉我的。晓兰,你为什么要将我们俩之间的事情告诉你丈夫";孟文淞有些埋怨地问。

  ";文淞,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只发生了一次性关系,我就怀孕了,当时,我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我本想说那是我丈夫的孩子,可是他不是傻子,所以我就将我们俩干的那些事都告诉了他,我想请求他的原谅。说实话,多年来,我也曾经跟别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但是我们夫妻俩一直相亲相爱,竭力维持我们的婚姻。,你们男人可以隐瞒跟女人发生性关系的秘密,可是一个怀孕的女人怎么能隐瞒得住呢,女人渐渐隆起的肚子已经说明了一切,所以我就坦白了。";安晓兰说完,她紧紧的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