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男醮轿105恼趴牛囊醯揽诨乖谟薪谧嗟某槎牛还梢跻阂廊辉谙蛲饬魈剩匙帕狡笠醮街涞墓挡郏蛳铝魈实剿母孛派稀4耸保蚕嫉男杂锏搅烁叱保」芩姑挥懈衔匿练5怨叵怠br >

  孟文淞喘着粗气,贪婪地盯着安晓兰大腿根部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他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一下,一股乳白色精液从他的阴茎头喷射而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到了安晓兰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上,安晓兰咯咯地淫笑了几声,她用手指蘸了蘸乳房上粘糊糊的精液,然后将涂满精液的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她竟然当着孟文淞的面表演手淫。

  孟文淞见到如此淫秽的场面,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他像猛虎一样扑到安晓兰的身上,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他将睾丸里仅有的一滴精液,射进了这位漂亮少妇的阴道里。过了大约10分钟,他将大阴茎从安晓兰的阴道里抽出,安晓兰的阴道口发出了清脆的噗的一声,孟文淞整个大阴茎杆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他的大阴茎头上依然挂着乳白色的精液,拖着长长的尾线,另一端挂在安晓兰的阴道口上。孟文淞身子一歪,疲惫的趴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此时,躲在黑暗处偷看的罗欣欣看到了一切,她眼睁睁地看见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他母亲的阴道里,她也看到了大阴茎头上的乳白色的东西,凭借她少有的生理知识,她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是一种能够让女人怀孕的东西,一想到这些,她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将手指伸到自己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上,尽情地揉捏敏感而坚硬的阴蒂,她学着母亲的样子,在不断的手淫,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的流出,穿过完好无损的处女膜,流淌到她的两片细嫩的大阴唇上,然后向下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此时,这位年仅13岁的少女已经下定决心,她一定要体验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深深插入自己阴道里的感觉,她要将自己的处女之身献给孟文淞。

  又过了20多分钟,筋疲力尽的孟文淞从沙发上爬起,他跌跌撞撞地冲出别墅,像做贼似的逃跑了,一路上,他的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安晓兰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两片隆起的大阴唇分开,两片湿漉漉的肉红色小阴唇微微的张开,一股股阴液缓缓的从阴道里流出,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竟然跟朋友的妻子发生性关系,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干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然而,这一切的确发生了,他无法改变现实。

  从那天晚上以后,孟文淞再也没去过罗英豪的别墅,更没见到过安晓兰,他不辞而别,参加了当地的警察,两年后,他创办了自己的保镖公司,直到今天。

  孟文淞渐渐地将思绪拉回来,自从三年前,他跟安晓兰通奸发生性关系,他感到内疚不辞而别以后,他已经三年多来没有见到安晓兰和她的女儿罗欣欣了,今天,他就要见到安晓兰了,他感觉十分沮丧,他觉得自己没脸再见安晓兰,更没脸面对罗英豪,尽管他明白罗英豪并不知道,他跟安晓兰之间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甚至是难以启齿的事情。

  孟文淞将汽车停在大铁门前,他跳下车按下了大门旁对讲机的按键,不一会儿,话筒里传出来一位年轻女人的声音,接 着,大铁门缓缓的打开。孟文淞将汽车开进了别墅的院子里。三年前,他也是开着这辆汽车来到罗英豪的别墅,见到了他那年轻漂亮的妻子安晓兰。孟文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安晓兰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他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安晓兰的音容笑貌,这一切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似的。

  罗英豪的别墅是一座欧洲风格的二层小楼,是他用做进出口贸易赚来的钱建造的。别墅的一楼由一间典雅的客厅和几间别致的屋子组成。孟文淞缓步走进别墅的院子里,他见到院子里的布局跟三年前没有多大变化,罗英豪虽然是一位当地有名的富豪,可是他的生活却很节俭,这反映在这座别墅的装修布局上,简洁而实用,没有过多的铺张浪费。

  罗英豪不但是生意场上的老手,而且还是一位投资专家,他很善于理财。孟文淞知道,他曾经运用高超的投资技巧,将100万美元成功的变成了500万美元。没有人知道罗英豪到底有多少钱,人们只知道,即使罗英豪单单依靠积蓄就可以过上非常富裕的生活。然而,罗英豪却是一位很节俭,甚至是很吝啬的人,他从来不购买豪华汽车,也不雇用仆人 ,院子里的花草都是他亲手种植的,而房间的打扫,也是偶尔雇佣钟点工来做的。

  现在,罗英豪遇到了大麻烦,一伙贩毒分子准备杀害他的全家。起初,孟文淞并没太在意,他以为这仅仅是犯罪集团的绑架勒索而已,他本想花一点钱把事情摆平,然而,情况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这伙犯罪分子并不是为钱而来的,他们要做的是杀掉罗英豪全家,而且他们还针对罗英豪本人,组织了两次刺杀行动,为此,罗英豪还差点送掉性命。此时,罗英豪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不得不再次邀请孟文淞做保镖,来保护他们全家的安全,毕竟,在他的心目中,他只相信孟文淞一

  个人。

  孟文淞站在别墅的房门口,他手里拿着一束鲜花,他感到心里有些紧张,他不知道罗英豪会怎么看待他,毕竟他们之间已经有3年多没有见面了,尽管他们之间偶尔通通电话,然而,孟文淞还是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紧张。当孟文淞不辞而别的时候,罗英豪时常邀请孟文淞到他的别墅作客,可是孟文淞都寻找各种借口婉言谢绝了,罗英豪实在不明白这其中的缘故到底是什么,久而久之,罗英豪也就不再邀请孟文淞到他家作客,很显然,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就在孟文淞胡思乱想的时候,别墅的房门打开了,他看见一位漂亮的少女站在的门口,正在惊讶地凝视着他。孟文淞着实吃了一惊,他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孩儿,他几乎认不出来了,然而他知道,这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安晓兰的女儿罗欣欣。

  ";孟大哥,难道你想在门口站一整天吗";罗欣欣说完,她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欣欣,是你吗你长这么大,我都快认不出你来啦";孟文淞兴奋地说,他继续上下打量着罗欣欣,罗欣欣长得酷似她的母亲安晓兰,美丽的面容,白皙的皮肤。

  ";当然是我";罗欣欣落落大方地回答,忽然,她猝不及防地伸出胳膊搂住了孟文淞的脖子,在他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她的脸上洋溢着青春少女特有的兴奋,";孟大哥,你这么多年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不来看我";罗欣欣故作生气的样子尖声问道。

  孟文淞支支吾吾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罗欣欣搂住孟文淞的脖子,不依不饶。最后,孟文淞伸出有力的臂膀,揽住罗欣欣纤细的腰肢,";噢,我。欣欣,几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孟文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好把话题岔开。罗欣欣依然搂住孟文淞的脖子不放。

  ";孟大哥,我今年16岁了,年底就17岁了。";罗欣欣撒娇似的说,的确女大18变,越变越好看,这话说得千真万确。如今,罗欣欣已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噢,那太好了";孟文淞憋了半天,只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孟大哥,这是给我的鲜花吗";罗欣欣一边说,一边望着孟文淞手里的鲜花。

  ";噢,当然,当然,当然是送给你的。";孟文淞赶紧回答道,他觉得送给少女一束鲜花有些不妥,毕竟,在他的眼里,罗欣欣的年龄还太小,她还没有到谈情说爱的年龄。其实,在孟文淞的心目中,他对罗欣欣的印象还停留在三年前的那小姑娘的模样,他把罗欣欣只是当着一个可爱的小妹妹看待而已。

  ";谢谢你,孟大哥";罗欣欣说完,她一把夺过孟文淞手里的鲜花,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她探出头再次亲吻了一下孟文淞的面颊,然后大胆地拥抱了一下孟文淞。当罗欣欣那对结实的乳房贴在他的胸膛上的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罗欣欣已经长成了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再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

  ";噢,文淞,你终于来了。";孟文淞抬头一看,只见安晓兰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下来,她在女儿罗欣欣的身后说。

  孟文淞不情愿地推开了罗欣欣娇嫩的身子,他的脑子里依然想象着罗欣欣那对玲珑的小乳房,";嗨,你好吗,晓兰。";孟文淞有点畏缩的说的,他透过罗欣欣的肩膀,望着这位漂亮的少妇。

  ";文淞,你太自私了,你为什么不跟我拥抱";安晓兰故作生气地问,她向前迈一步,罗欣欣乖乖的站到了一边去。安晓兰扑到了孟文淞的怀里,两个人深情地拥抱,孟文淞感到了她那丰满而柔软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脑子里快速的计算着,母女俩乳房的差异,一瞬间,他觉得多年来没来看她们母女俩,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啊孟文淞觉得自己太愚蠢了,也太钻牛角尖儿了,虽然他跟安晓兰发生了性关系,可是他们俩毕竟都是成年人,他们可以用一种理性的方式,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他没必要这么多年总是感到内疚。

  ";文淞,你这么多年没来看我们,实在太不应该了";安晓兰贴在孟文淞的耳边小声说,她将丰满的胸部紧紧地贴在孟文淞宽阔的胸膛上,她将小肚子顶在孟文淞的大腿根部上,她在试探孟文淞大阴茎是否已经勃起。接着,两个人的身体分开了,安晓兰上下打量着孟文淞说,";文淞,你一点都没变";说完,她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

  ";好了,我们到客厅里谈,告诉我们母女俩,你这几年怎么样,我丈夫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他过一会儿才能回来。";安晓兰说完,她拉住孟文淞的一支胳膊,而罗欣欣拉住另一支胳膊,走进了宽敞的客厅。

  正文 第11章 罗英豪的女儿罗欣欣已经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孟文淞坐在沙发上,而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坐在他的对面。这时候,孟文淞才有机会偷偷打量安晓兰,安晓兰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她的容貌依然是那么美丽,皮肤白皙,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衬托着微微翘起的鼻子,尖尖的下颏,使她显得更加娇媚动人,她梳着波浪型头发。安晓兰穿着一件白色低胸衬衫,她的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微微露出来,她的乳房依然是那么挺立而结实,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安晓兰从未生过孩子呢。

  孟文淞无意间抬头一看,她看见安晓兰正在深情地凝视着自己,他的脸一红,他知道安晓兰肯定发现了他正在偷看安晓兰的乳房,孟文淞羞愧地低下头,不敢再看安晓兰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安晓兰呼唤他的名字,他不得不抬起头重新凝视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他看见安晓兰依然在深情地望着他,那目光就像三年前的那个难忘的夜晚一样,有着一种梦幻般的力量。";她依然是那么漂亮了";孟文 淞心里默默念叨。

  ";文淞,你这几年都到哪去了";安晓兰轻声地问,她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迷人的微笑。

  ";噢,我开了一家 保镖公司,非常忙碌";孟文淞支支吾吾地回答,他胆怯的避开了安晓兰那挑逗似的目光,他仔细打量着漂亮的罗欣欣,他发现罗欣欣就像按照安晓兰的照片画出来似的,她们母女俩长得实在太像了,唯一的区别就是,罗欣欣比她母亲要年轻得多,而且梳着一条马尾辫儿。罗欣欣的上身穿得一件紧身t恤衫,她那一对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乳房,高高的挺立着,一对坚硬的乳头顶在t恤衫上,乳头的轮廓依稀可见,她浑身上下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魅力,让男人浮想联翩。

  ";噢,孟大哥,你想看我的相册吗";罗欣欣兴奋地说。

  ";欣欣,文淞是来找你爸爸谈正事的,今天没有时间陪你玩。";安晓兰说。

  罗欣欣不情愿地撅起了小嘴,孟文淞笑眯眯地望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女,他觉得罗欣欣特别可爱,";欣欣,你妈妈说得对,我今天是来找你爸爸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罗欣欣调皮地一笑,她站起身嚷道,";那好吧,我要去学习了";说完,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霎那,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安晓兰和孟文淞都沉默不语,他们俩互相凝视着对方,孟文淞感到有些尴尬。

  ";晓兰";孟文淞咧了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文淞";安晓兰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安晓兰深情地凝视着孟文淞,她在试图打破僵局,忽然,安晓兰噗哧一声笑出声来,沉闷的僵局一下子被打破了。

  ";晓兰,我实在是太蠢了。";孟文淞结结巴巴地说,";自从,自从那件事以后,我,我一直感到很困惑。";

  ";我知道,其实我也感到很困惑。";安晓兰轻声地说,";文淞,说实话,我们之间发生了那种事,不是你的错。";

  ";噢,晓兰,我干了蠢事。罗英豪是我的恩人,然而我却干出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我感到很后悔,我不想逃避责任,我的确干了一件不应该干的蠢事,我不想为自己辩解。";

  ";文淞,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你没必要自责,你也看到了,那件事对我们大家没有任何伤害。";安晓兰说。

  ";什么没有伤害";突然,门口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孟文淞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他扭头一看,只见罗英豪正站在门口发问。

  ";噢,老公。我正在为你的迟到向文淞道歉呢";安晓兰赶紧接过话说,她竭力掩饰慌张的表情。

  ";文淞,我妻子应该向你道歉";罗英豪大步走过来,他伸出手跟孟文淞握了握手。

  孟文淞站起身,礼貌地跟罗英豪握手、拥抱。然后,罗英豪扭头对妻子安晓兰说,";晓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跟文淞谈一件重要的事情,过一会儿,你们俩再叙旧,好吗";

  ";老公,当然可以";安晓兰说完转身离开了,她走了两步扭头说,";文淞,留下来吃中午饭,好吗";

  ";噢,我,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孟文淞支支吾吾地说,他不想跟安晓兰多接触,所以撒了一个谎。

  ";文淞,你还是应该答应我妻子的要求,毕竟我们三年的没有见面了。";罗英豪认真地说,然后,他领着孟文淞来到了二楼自己的书房。

  当孟文淞路过罗欣欣的卧室的时候,他偷偷地向里面巡视了一眼,只见罗欣欣正在翻阅她的相册,这是一件标准的少女卧室,书桌的抽屉打开了,墙

  上挂着花花绿绿的电影明星照片和各式各样的海报,卧室中间有一张单人床,床上凌乱的摆着几件时髦的衣服,被单胡乱地叠起,堆在床头的一角。卧室的一角摆放着大玻璃柜子,里面装满了罗欣欣的各式各样的娃娃,其中有一些是孟文淞多年前送给她的。

  罗欣欣正在胡乱地翻抽屉,她抬起头一眼看见孟文淞正在向卧室里张望,于是,她睁着漂亮的大眼睛,妩媚的向孟文淞一笑,她举起手中的相册给孟文淞看。其中一些照片是孟文淞和罗欣欣的合影,那时候她只有13岁。孟文淞扫了一眼相册,里面还有一些罗欣欣童年的照片和跟同学的合影。

  当罗欣欣看到她跟孟文淞的合影的时候,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愁云,她的脑子里浮现出三年前的那天晚上,孟文淞跟她妈妈发生性关系的画面,她眼睁睁地看见孟文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