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正文 主要人物介绍:

  主要人物介绍:

  孟文淞:罗英豪的保镖,三年前,他禁不住罗英豪的妻子安晓兰的勾引,跟她发生性关系,并且导致安晓兰怀孕。

  安晓兰:罗英豪的妻子,她比丈夫小30多岁,她是一位性欲极其强烈的女人,她平生最大的快乐就是跟男人做爱。

  罗欣欣:一位年仅16岁的花季少女,三年前,她曾经偷看到她妈妈跟孟文淞做爱的整个过程,她梦想将自己的处女身份献给孟文淞。

  罗英豪:一位大富 豪,他是一位性无能的老男人。他默认了妻子安晓兰跟孟文淞的通奸行为。

  正文 第1章 孟文淞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位漂亮女郎

  这是一部讲述一位威猛保镖,孤身一人漂泊在南美某一个国家的故事。

  清晨,一缕阳光射进室内。孟文淞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可是他的脑袋依然昏沉沉的,他恍恍惚惚感觉到一位女郎正趴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尽情地吸吮着他的大阴茎,孟文淞无法区分,这是在梦境中还是在现实。他下意识地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他微微低头一看,眼前的画面渐渐地清晰起来,他看见一位漂亮的女郎正在贪婪的吸吮着他的大阴茎,他的大阴茎本能地高高勃起,孟文淞下意识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那位女郎波浪形状的头发,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继续用嘴唇吸吮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孟文淞仰面躺在床上,他紧闭双眼,尽情地体验着从他的大阴茎头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渐渐地,回忆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心情郁闷的孟文淞走进了一家酒吧,他摸了摸挎在腰间的左轮手枪,径直酒吧的角落里坐下,他一屁股坐下就喝起闷酒来。这时候,酒吧里一阵喧哗,孟文淞抬头一看只见一位打扮入时的漂亮女郎走进酒吧,她一下子引起了周围男人的注意,也自然引起了孟文淞的注意。那位漂亮女郎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衫,下身穿着深色的超短裙,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皮鞋,她从容自信的坐一张桌子旁边,她的脸上露出一副高傲表情。孟文淞用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着这位漂亮的女郎,然而既使他凭借多年保镖的经验,他也猜不出这个女人是作什么,从她那 高傲的表情来看,她不像是一位妓女,因为妓女没有那么自信。

  孟文淞用眼角偷偷地上下打量起这位漂亮的女郎,作为保镖,他有一种能看穿人心里的本事,这也是他能够在这一行业里生存下来的原因。然而,眼前的这位漂亮女郎的确让他感到疑惑,她竟然敢孤身一人走进这陌生的酒吧,这是一间男人经常光顾的酒吧,很少有女人来,这位漂亮的女郎究竟想干什么,这引起了孟文淞的兴趣。

  孟文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到女郎的身旁,他也要了一杯酒喝起来,那位女郎似乎没有发现孟文淞正在偷偷地打量自己,也许她根本不在乎被别人打量,她一口一口的独自一人喝酒。又过了几分钟,孟文淞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起来。那位女郎的脸上依然流露出高傲的表情,她似乎并不感到害怕,也没有把孟文淞放在眼里。这让孟文淞多少感到一些尴尬,不过他并介意,今天晚上,他的确想跟一个女孩儿推心置腹的聊一聊,因为他的心情实在太郁闷了。

  就在一个多月前,他的相恋多年的女友跟别的男人跑了,而且,更让他感到气愤的是,女友已经怀上了那男人的孩子。自从女友离开后,每当夜里,孟文淞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挥之不去。孟文淞记得那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已经后半夜了,当他执行完任务回到家以后,他轻轻地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只见他的女友和一个陌生男人,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他们俩的身体扭在一起正在做爱。

  孟文淞气得一把扯下了被单,他的女友赤身裸体地蜷缩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而那个陌生男人趁势光着屁股逃之夭夭了。孟文淞本想狠狠的揍一顿女友,可是女友却苦果哀求他说,自己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求求他网开一面放过自己,在孟文淞的逼问下,女友承认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男人的,万念俱灰的孟文淞只好放过了他的女友,当天夜里,女友就收拾行李搬出了他的屋子。

  此后的一个月里,孟文淞始终无法从痛苦中摆脱出来。他整日泡在酒吧里借酒浇愁,他想发泄心中的愤怒,然而却没有发现目标。今天晚上,他见到了眼前这位漂亮女郎,他想把她当着发现的目标。孟文淞狠狠的喝了一口酒,跟这位漂亮的女郎攀谈起来,与此同时,他偷偷地盯着女郎丰满的胸部,女郎衬衫的领口很低,乳沟清晰可见,孟文淞猜测她可能没有戴乳罩,于是,孟文淞装作漫不经心地探出头,偷看那位女郎的乳房,他隐隐约约的看见了深红色的乳晕,然而她的乳头却被遮住了,这证实了孟文淞的猜测,这位漂亮女郎果真没有戴乳罩。

  孟文淞假装将打火机碰落到地上,当他拾起打火机的时候,他偷看了一眼那位漂亮女郎的下身,只见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赤裸着,紧紧地夹在一起,要不是酒吧里光线昏

  暗的缘故,孟文淞甚至能够隐约看见她的大腿根部的阴毛。孟文淞怀疑她没有穿内裤,不过他喜欢看到眼前的一切,这让他的性欲突然被激活了。

  孟文淞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碰女人的肉体了,这倒不是因为他不好色,而是女友的背叛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的,事实上,他既是一位优秀的保镖,也是一位疯狂的好色之徒。孟文淞作为一位28岁的强壮男人,他有着超乎常人的性渴望,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他想找一位漂亮的女郎疯狂地跟她做爱,然而,白天由于保镖任务的繁忙,他根本无暇顾及寻找女人寻欢作乐的事情,再加上,他讨厌一夜情,所以他一直没有碰女人的身子。今天晚上是个例外,孟文淞被眼前这位漂亮女郎深深吸引住了,他想打破自己的";规则";,他想跟这个女郎来一段一夜情,他想跟她做爱,他无法抗拒这股欲望。

  孟文淞凭借其保镖职业的本能,他打量着漂亮女郎纤细的手指,他注意到女郎的食指上有一圈明显的痕迹,很显然,她刚刚将戒指退下来,也许那枚戒指正躺在她的钱包里呢。孟文淞仔细打量着女郎漂亮的脸蛋儿,她的皮肤雪白而细腻,她约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就像一位富家的千金小姐,孟文淞敏锐的注意到,她的一对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某种难以言表的渴望和一丝的惆怅,她没有一般少女那种羞涩,反倒 有几分成熟和自信。

  孟文淞凭借其职业本能,他敢肯定眼前这位漂亮的女郎肯定是一位已婚的少妇,而且结婚不久,她也许对自己的婚姻不满意,最起码对自己的性生活不满意,也许她嫁给了一位有钱的老头,也许她是某一位富翁的小老婆,或者只是一位情妇,但是不管怎么说,孟文淞都不想放过今天晚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很显然,这位漂亮女郎是来寻找一夜情的,也许她想报复的老公,也许她只是想获得生理上的满足,只是想跟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这一切,孟文淞都不在乎,今天晚上,孟文淞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跟这位漂亮女郎疯狂做爱,尽情地发泄心中的欲火,同时也满足这位漂亮女郎的性饥渴。

  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举起酒杯微笑着向漂亮女郎敬酒,那位女郎也微笑着向孟文淞点头,她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她依然无法掩饰眼睛里流露出的某种渴望,孟文淞作为一位标准的好色之徒,他知道那是一种女人对性爱的无法掩饰的渴望。

  ";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漂亮小姐。";孟文淞贴在那位女郎的耳边小声地问,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挑逗。

  ";张妮芬,。你叫我张妮芬好了。";那位女郎左右看了看,她似乎怕被别人发现似的,羞涩地小声回答,说完,她紧紧的咬住嘴唇一声不吭。

  此时,孟文淞已经断定,这位女郎肯定是背着她的丈夫,偷偷跑到酒吧里寻找一夜情的,于是,他将张妮芬领到僻静的包房里。张妮芬的话依然不多,她只是搪塞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但是,这些信息足以暴露了她的动机和目的,她是一位刚刚结婚一年多,对婚姻绝望的女孩儿,她那有钱的丈夫根本无法满足她的性欲,她渴望寻找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满足她的压抑不住的性饥渴了。

  孟文淞跟张妮芬聊了几分钟后,邀请她去跳舞。张妮芬欣然同意了,孟文淞搂住张妮芬的细腰,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起初,张妮芬本能地躲闪了一下,很显然,她以前没有贴过陌生的男人的胸膛,过了一会儿,她渐渐地适应了,她将柔软的身子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进而她将丰满的乳房贴在孟文淞那坚实而宽阔的胸膛上。

  孟文淞微笑着紧紧的搂住怀里的大美人儿,他慢慢地解开了夹克上的钮扣,露出了别在腰间的9毫米口径左轮手枪。张妮芬吓得大惊失色,她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张大嘴一句话说不出来,孟文淞紧紧地搂住张妮芬,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不要怕,我的大美人儿,我是一名私人保镖";可是张妮芬依然疑惑地望着孟文淞,她本能地将身子依偎在孟文淞宽阔的怀里,她想获得安全感,这是女人的本能,可是,她的身子却在瑟瑟发抖。此时,孟文淞感到有些懊悔,他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位如此美丽的女郎,这不是他的本意。

  孟文淞和张妮芬在灯光昏暗的舞池里翩翩起舞,孟文淞搂住张妮芬细腰的大手,慢慢的向张妮芬的下身摸去,当他的手摸到臀部的轮廓的时候,张妮芬的身子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孟文淞犹豫了片刻,他将手掌扣住张妮芬细嫩的臀部,越来越紧。张妮芬没有反抗,她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将整个身子软软的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孟文淞尽情地揉捏着张妮芬那细嫩的臀部,他感觉到张妮芬果然没有穿内裤,一想到这些,他的大阴茎就情不自禁地勃起了。

  孟文淞猜想,眼前的这个漂亮的少妇退下戒指藏在钱包里,背着她的丈夫,偷偷跑到酒吧里找男人寻找性快乐,一想到这些,他的脸上就情不自禁地掠过一丝狞笑。于是,他大胆地将已经高高勃起大阴茎,毫无顾忌地顶在这位漂亮少妇的小腹上,张妮芬轻轻地哼了一声,她的脸上流露出掩饰不

  住的兴奋,她微微地扭动小腹,摩擦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她感觉到一股阴液正在缓缓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大腿内侧。此时,孟文淞已经敢肯定,今天晚上,他不会孤单的一个人过夜了,他的身边肯定会多一位漂亮的大美人儿,他要尽情地跟她做爱。

  正文 第2章 孟文淞把这位漂亮的女郎在回到家里

  大约又过了20多分钟,孟文淞挽着张妮芬走出了酒吧,来到了自己的汽车旁,他们俩一钻进汽车,孟文淞就迫不及待地将张妮芬紧紧地搂进怀里,两个人尽情地亲吻。此时,张妮芬已经不再掩饰,她对这位身强力壮的男人的性渴望了。她喜欢孟文淞,她喜欢跟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这是她结婚一年多来,压抑在心中的梦想,她的丈夫性无能,她在睡觉的时候无数次梦见跟另一个男人做爱,她通过自慰的方式,满足自己的性渴望,她甚至还偷偷的从网上成人用品商店买来假阴茎,插入自己的阴道里自慰。然而,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她已经无法压抑心中的寂寞了,她要到外面寻找一位真正的男人,尽情地跟他做爱,如今,她终于勇敢地迈出了这一步。

  张妮芬将舌头伸进了孟文淞的嘴里,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那丰满的乳房一起一伏,贴在孟文淞的胸膛上。孟文淞将手摸到张妮芬的胸脯上,他轻轻地揉捏着张妮芬那细嫩的乳房,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孟文淞一个一个地解开了张妮芬衬衫上的钮扣,张妮芬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渐渐地露了出来,孟文淞贪婪地盯着这位漂亮女郎的乳房,他也兴奋地哼了一声,他用大手罩住张妮芬的乳房,用手指揉捏上她那坚硬的乳头,然后,他探出头将张妮芬的乳头含进了嘴里,他尽情地吸吮着乳头,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张妮芬的身子兴奋得颤抖了一下,她感觉到一股快感从她的乳头辐射而出,传遍全身,一直传到她下身的阴道里,她感觉到更多的阴液从她的阴道里缓缓流出,润湿了她屁股下的裙子。

  张孟文淞将大手伸进了张妮芬的大腿,他抚摸着漂亮女郎的大腿,然后将大手摸向她的大腿内侧,张妮芬出于女人羞涩的本能,她紧紧夹住双腿不肯让步,她当然知道孟文淞想要干什么,他想摸她的女性生殖器。过了一会儿,张妮芬执拗了半天,还是顺从地分开了双腿。孟文淞顺势撩起她的裙子,他的大手抚摩着漂亮女郎的大腿内侧,沿着尼龙丝袜一点一点向大腿根部摸去,张妮芬的大腿一点一点撑开,给她的新情人留出更多的空间,孟文淞的大手一步步靠近那梦幻般的目标。

  忽然,孟文淞的手指碰到了一条隆起的细嫩皮肤,暖暖的,富有弹性,他知道那肯定是张妮芬的大阴唇,她的大阴唇湿漉漉的,已经被粘糊糊的阴液浸湿了,她的柔软的阴毛胡乱地贴在隆起的大阴唇上。孟文淞继续抚摩着张妮芬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他的手指尖碰到了另一侧的大阴唇,孟文淞兴奋地哼了一声,正如他猜测的那样,眼前的这位漂亮女郎果然没有穿内裤。孟文淞用手指在张妮芬两片高高隆起的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滑动,他摸到了夹在沟槽里的两片细嫩的小阴唇,湿漉漉的,十分性感,他的手指继续向沟槽的上方摸去,当他摸到一个硬硬的小肉球的时候,张妮芬兴奋地小声哼了一声,那个小肉正是她的敏感的阴蒂,那是女人敏感的刺激点,她的阴蒂已经从包皮里探出头,变得坚硬而敏感。

  孟文淞用两个手指轻轻地拨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大阴唇,这时,她没有拒绝,而是顺从地用力分开了双腿,于是,孟文淞拨开她的两片湿润的小阴 唇,将粗大的手指缓缓插入了张妮芬的阴道里,张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兴奋得哼了一声,然而她并没有合上双腿,她紧绷双腿上的肌肉,用力收缩阴道,她用阴道壁紧紧的裹住孟文淞的手指,她的臀部不停地在座椅上扭动,她的嘴里不住地发出兴奋的哼哼声,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缓缓流出,流淌到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甚至流到了她的肛门上。孟文淞继续将手指在张妮芬的阴道里插入拔出,他的手指上粘满了粘糊糊的阴液,忽然,张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兴奋地大声尖叫起来。

  ";啊啊,啊";张妮芬兴奋的尖叫,她的性高潮达到了顶点。

  过了一会儿,张妮芬的性高潮渐渐地消退,她那紧绷的身子渐渐地放松下来,她将头扭向另一侧,她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她不敢看孟文淞的脸,此时,她的脸已经羞臊得通红,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背着丈夫,偷偷的跑出来找男人,她让一个陌生男人尽情地玩弄了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耻感。

  孟文淞的手指依然插在张妮芬的阴道里没有抽出,张妮芬紧紧的夹住双腿,也夹住了孟文淞的大手。孟文淞似乎也看出了张妮芬的羞臊,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位漂亮的女人并没有拒绝他玩弄她的女性生殖器,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张妮芬的性欲是如此的强烈,她的阴道里的阴液依然在不断的涌出,以至于润 湿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甚至屁股。孟文淞注意到,张妮芬偶尔也会溜号,他不知道这位漂亮的女郎在想什么,也许她在思念她的丈夫,她觉

  得自己对不起丈夫,也许她在痛恨自己的丈夫性无能,谁知道呢

  孟文淞微微的撑开张妮芬的两条大腿,张妮芬没有拒绝,她顺从地分开了两条腿,孟文淞的手指快速地在她的阴道里插入拔出,张妮芬的性欲又达到了高潮。此时,孟文淞在思量如何跟这位漂亮的女郎不过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