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事情砸锅了,你奸杀人大代表的视频,能让你比李亚鹏还红”吴锦说着,放倒皮箱,把里面的美钞都抖出来以后。走到床边, 把仍然捆绑着的李小雯拦腰抱起。

  “李小雯不是还活着吗,难道你要去灭口”陈玉森一听急了,真的出了人命,事情都闹大了。

  “事情办好了,李小雯自然好好的活着。要是办不好,你家的冰箱里,就会找到这个女人身体的某一部分。好了,别扯淡了,快拿着钱办事吧。”说着,吴锦把李小雯塞进了大皮箱,任由这个女人不停地呜呜呻吟。收拾好东西,吴锦扬长而去。

  看到吴锦终于离开了,陈玉森惊魂未定,赶紧跑回自己的卧室,把受惊的王芳抱到床上,解开她身上的束缚,取出她堵嘴的丝袜

  正文 18。 女体收藏家

  “你们这两个小东西真是的,捆的那么紧。看,我手脚上的捆绑痕迹到现在都还红着呢”李小雯坐在车后排,娇声娇气地说着。

  在xz到l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奥迪正在飞速行驶。开车的是吴锦,吕新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后排只有李小雯一个人,刚刚脱下之前穿着的白色连裤袜,正在把一条黑色的小内裤往腿上套。面对前排的两个年青人,李小雯神态自若,穿上了黑色三角内裤和黑色胸罩后,在腿上套上了一双黑色连裤丝袜。一条紧身的亮黑色连衣裙穿好后,丰满性感的躯体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线。穿上了一双黑色带有脚踝皮带的高跟船鞋后,李小雯懒洋洋地靠在车座靠背上,说:“吴中远也真是的,非得让我被陈玉森那个恶心男人强奸。随便找个女警之类被他强奸后灭口就是,害的我下面到现在还疼呢”

  已经到了黄昏,迎面的夕阳刺得吴锦和吕新都不得不皱起眉头。吴锦想到父亲的计划,又干了王芳那么长时间,身体发虚懒得搭理李小雯。吕新的“三霞计划”被吴锦突然打断,心里正不痛快,脑子只是想着自己调教的女警,也懒得接话。就这样,李小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可是吴锦和吕新半天一声不吭。

  一个钟头以后,吴锦的车进了l市,到达了目的地。在l市东郊靠近海边的一座艺术馆,一座3层的欧式建筑。这里距离上一次白艳妮被集体揩油凌辱的娱乐城,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艺术馆此时已经关门,但是却有一位金发东欧美女站在大门口。l市是一座规模很小的沿海小城,艺术馆所在的小街此时人迹罕至。金发美女穿着十分性感,一条黑色紧身尼龙无肩带连体泳衣加上白色的连裤袜和高跟鞋,就是她所有的穿戴,如果 有陌生人路过,一定会一位花花公子上的兔女郎来到了中国。吴锦把车停在金发美女身边。

  “您是吴公子吗”金发美女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但是没有任何面部表情,如同一具僵尸,使得李小雯不禁打个冷战。

  整个艺术馆,是一前一后两座3层小楼。前面的楼房就是艺术馆,后面的楼房是艺术馆主人的住宅。艺术馆的主人,名叫司马青云,旅居海外二十多年,五年前回到祖国故乡l市,修建了这座艺术馆。馆内除了自己的美术作品,还收藏着不少国外艺术家的作品,每一 件都是价值连城。平时,艺术馆免费对外开放,但是后面的司马公馆,却是很少有人能够进入,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吴锦、吕新、李小雯三人下车后,进入艺术馆,从一层的一道安全门,进入了司马公馆的庭院。金发美女带三人进入司马先生居住的三层小楼,打开了一层靠墙的一道暗门,径自走了进去。原来这个楼房还有地下室。这时,从楼梯传来高跟鞋踩地板的声音。两个东方美女来

  正文 19。 公园内的凌辱

  深夜,l市至xz市的高速公路上。

  黑色奥迪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吴锦疲惫地开着车,向坐在身旁的吕新抱怨:“你小子也是,干吗坚持连夜回去。在司马先生那里过一夜再走不好么,想起那对双胞胎,我下面就兴奋。”

  “你老爹不是嘱咐咱们早去早回嘛。而且,我在司马那里,总是感觉很不自在。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却对我们很熟悉一样。”吕新的脸色仍然苍白,似乎是很严重的晕车。

  “我们的父亲都认识这位著名画家。我老爹更是他的背后老板,为他提供大量的资金。而你老爹的黑金也有相当一部分靠他来洗白的。那认识我们不算奇怪。”吴锦不以为然。

  “司马可不是认识咱俩那么简单。他似乎对我们很了解。尤其是我,他居然问起我是否还钓鱼,还喝牙买加的摩卡咖啡。我曾经喜欢钓鱼,喜欢喝牙买加的咖啡,这个只有我的父亲知道,连我老妈都不清楚。看见他,我总觉得他能看透我的内心。他似乎了解我的一切。”

  吴锦心不在焉地说:“好了,别瞎猜了。等你见了你爸,问清楚不就行了。后天,我要去南美联系哥伦比亚的毒贩,估计至少3个月之内回不来。我父亲说了,你在xz有什么需要,尽管去李小雯原来的健身俱乐部,那里原来的王经理是我爸的心腹。找他没问题,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怎么,吴叔叔要把公司转移了”

  “那是当然,你父亲在省城,我爸自然要把省城作为大本营。不过,早晚要到首都。”

  “好的。因为,我的';三霞计划';都被耽搁了。”吕新想起自己的计划,就要训斥吴锦两句。

  “好兄弟,别这么说了。除了你,我还能信任谁。正所谓,';操女亲兄弟';嘛”

  两人开车一路说笑,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车后,紧跟着一辆红色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拨通了手机:“喂,吕先生,两位公子任务已经完成。本次测试,两位公子都是优秀”

  第二天,白艳妮的派出所内。

  “小白,怎么小吕没送你来上班”老张看到白艳妮,赶紧打招呼。

  “哦,他有点事情,向我请了假。可能今天也不过来了。”白艳妮巴不得这个恶魔从人间消失,不过自己的内心有种复杂的感觉,又有点舍不得。

  “不好意思,我刚赶回来,就没来得及送白所长上班。”一个白艳妮恐惧却有期盼的声音,在白艳妮身后传来。无精打采的吕新进了派出所大门。

  整个上午,白艳妮在不安中度过。她害怕吕新溜进她办公室,用什么新花样来调教她。可是,自己体内异动的性欲,又不停折磨着自己。白艳妮知道,吕新每天让她服用的催乳剂,本身就是强效催情药,只有催发性欲,才会让女人从性器官流出分泌物,阴户会流出淫水,而乳头,自然会流出奶水。

  偏偏这一上午,居然相安无事,白艳妮不禁纳闷,吕新这个色魔怎么了

  吕新何尝不想好好地蹂躏一番自己的性奴,可是今天真的是有心无力。昨天绑架王芳,在去陈玉森家之前,已经狠狠地操了王芳一番。昨天一夜都在往xz赶,在车上也没有好好地休息,今天虽然满脑子想着性奴白艳妮还有三霞计划,可是自己的下面就是不给面子,半天没反应。吕新坐在办公室内,对面就是李丽霞。在玩过李丽霞后,吕新强迫她要求换办公桌,这样两人的办公桌紧挨着,桌子下面是连通的,两人面面对坐着。吕新要摸李丽霞的丝袜脚,只要命令她把脚向前伸直就可以。两人的桌子又靠近办公室的角落,所以除非李丽霞浪叫,否则没人会注意到两人在办公室的一切。

  李丽霞的办公桌下面也有针孔摄像头,吕新打开看了看。李丽霞今天警服套裙下是浅灰色的连裤袜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本想让李丽霞把脚伸过来,可是吕新就是提不起半点兴趣。吕新索性关掉电脑,往座椅上一靠,打起瞌睡来。

  全派出所都知道这位是省长家的公子,谁敢得罪,任由他打起了呼噜来。

  老张不会放过任何拍马屁的机会,巡视时看到吕新困成这样。赶紧过来,拍醒了吕新,关心道:“小吕啊,这个季节最容易感冒,还是到我办公室沙发上躺会吧。我把毯子都拿出来了。”

  “不不,那多不好意思。”吕新赶紧客气道。

  “什么不好意思,工作那么辛苦,一定要注意休息。快,快去我办公室,不然我可生气了。”

  两人客气一番,最后吕新还是进了老张的办公室。同事们都知道老张是拍马屁,可是老张和吕新平日对人都不错,谁也没说什么。

  吕新进了老张的办公室,往沙发上一躺,呼呼睡了起来。等到睁眼,都下午四点半了。

  “该下班了。”吕新爬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回复精力后,自然也回复的性欲

  晚上八点,在白艳妮家里。吃饱喝足的吕新坐在客厅,孙丽莎吃饱饭就进了自己的卧室,反锁了房门。此时白艳妮正跪在地上擦地板,蹶起自己的肥臀。按照吕新的要求,白艳妮把头发盘成了一个发髻,典型的居家少妇。而她的全身,仅仅是一件肉色的美体束腰,乳房露在外面,束腰的下面就是四条肉色的吊袜带,牵住了白艳妮双腿包裹的肉色吊带袜。白艳妮裸露的肥臀在擦地板的过程中,一前一后的运动,吕新盯着雪白的肉体,脑子里冒出一个创意:“艳妮,别干了。我们出去散步吧,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我给你拿衣服。”

  白艳妮知道,所谓的为她拿衣服,肯定是吕新要为自己规定服装。

  很快两人到了楼下,吕新穿着休闲的便装,而白艳妮却是全身裹了见黑色的风衣。在风衣里面,白艳妮上身穿着灰色的短袖警服衬衫,衬衫内没有内衣,而她的下身,紧紧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和黑色的高跟皮鞋,脚踝上扣上了高跟鞋的鞋带。内裤,此时在吕新的口袋里。

  把白艳妮装进警车,吕新带她来到了市南郊公园。这个公园规模很大,从去年开始对外开放,四个出口都不收门票。因为公园附近就是住宅区和大学,所以每天晚上都有来公园内谈恋爱和散步。当然,还有不少人召妓来这里打野战。吕新的车是警车,直接开进了公园,看门的连个屁都没敢放。

  来到一个僻静的竹林,看看周围没有打野战的男女。吕新和白艳妮下了车,白艳妮猜想可能吕新要把她带到竹林里做爱吧。内心深处,性欲涌动的白艳妮还真的期盼这一刻的到来。

  来着白

  艳妮进了竹林,吕新脱下了白艳妮身上的黑色风衣。检查白艳妮的绳子有没有捆好后,吕新拿出了白艳妮白天上班穿的黑色内裤。

  “知不知道,今天,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下。你居然敢穿内裤上班。我要惩罚你。”

  “不,我觉得你今天和昨天一样不会来,所以我才穿的。因为前天我就被允许穿内裤,我觉得这两天穿都没有问题。”白艳妮赶紧解释道。

  “前天允许,难道昨天和今天我就允许了吗原来连昨天都穿了,那么惩罚加倍。”吕新把内裤用力塞进了白艳妮的嘴里,“让你不穿内裤呆在公园里。原来要到半夜,不过惩罚加倍,到天亮才可以离开。”

  “呜呜呜呜呜”白艳妮被堵嘴后,急得大叫,却无法出声解释。

  吕新拿出白艳妮在家里穿的肉色吊带袜,在丝袜的中间部分打结,做成了一个丝袜塞口球。把丝袜打结部分也塞进白艳妮的嘴里,然后在她的脑后打结,这样白艳妮无法把内裤给吐出来。捆绑堵嘴后,吕新淫笑着说:“贱奴,今天惩罚你,让你好好长长记性。等到天亮我来接你。要撒尿的话,直接穿着裤袜撒,反正你也很熟练嘛。当然,你要想走回家,我也不反对,只要你好意思穿成这样穿过闹市区。”

  吕新把白艳妮扔在竹林中,自己走出去。不一会,就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白艳妮想跟着追出去,可是竹林外正好传来一群人走过的喧闹声。自己穿成这样,被捆绑堵嘴,怎么能见人就这样,满脸羞愧的白艳妮只能躲在竹林伸出,盼着没有人来这里,快点到天亮。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艳妮穿着高跟鞋,站得太累只得蹲在地上,她看到两个红色的火光慢慢向竹林靠近。白艳妮看得很清楚,那是烟头的火光。害怕被人发现,白艳妮蹲在地上,轻轻挪动步子,躲到一根最粗的竹子后面。

  “靠,刚才那个娘们真骚。乳房那么大,屁股那么圆。真想扒下她的裤子,看看小穴怎么样”说话的是个红头发的不良少年。

  另一个黄头发的不良少年,训斥道:“把她的值钱东西拿走,最多是抢劫。要是扒下她的内裤,那就是强奸。抢劫最多拘留15天,强奸至少是劳改。哪个更值平时好好学学法律”

  两人说着说着,居然钻进了竹林,准备分赃。白艳妮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看到红毛和黄毛越来越近,不禁紧张得香汗淋漓。红毛和黄毛坐在白艳妮不远处,打开抢来的皮包开始点钱。白艳妮感到自己距离两个流氓太近,随时会被发现,便轻轻地站起身,悄悄地往远处走。

  砰

  白艳妮穿着高跟鞋,竹林中没有一丝光亮,在她离开时不小心碰到了一块石头。红毛和黄毛立刻警觉,这里居然多着人。红毛把打开的手电顺着声音照过去,一个女警。两人吓得差点尿裤子。

  白艳妮此时还算冷静,趁着两个流氓没反应过来,赶紧向竹林外跑去,也顾不得自己没有穿裙子,只有黑色的连裤袜,连内裤都没穿。可是脚上的高跟鞋鞋根太高,影响了速度。

  “完了,怎么是个条子”黄毛顺着灯光,看到女警白艳妮就傻了。

  “不对,你看,那个母条子没穿裙子,还光腚呢。”红毛打着手电,“这个条子嘴好像被堵了,光是呜呜呜的叫。”

  “操,还愣什么,把她抓回来。”黄毛反应过来,和红毛同时狂奔。

  白艳妮刚跑出竹林,就被红毛和黄毛架了回去。

  “靠,是个假条子。别看穿着警服,带着警帽,手被捆着呢。”

  “是啊,还是背后拜观音,很专业的捆绑。”黄毛打开手电检查了一下白艳妮双手的束缚,说道,“开来是个受虐女,半夜来这里爽的。”

  “大姐,不是想爽吗,我们哥俩今夜陪陪你。”红毛按耐不住,已经开始用手分开白艳妮的双腿,隔着丝袜轻抚她的小穴,“哥,扒下女人的内裤,算是强奸。可这个骚货,除了丝袜,裙子和内裤都没穿,没扒内裤,就不是强奸吧”

  “嗯,应该是这样,而且是这个骚警花没穿内裤勾引我们。我这也是做好人好事,为创建和谐社会做贡献了,大不了不收费。”红毛一边说一边扯开白艳妮的上衣,“靠,这个女人装了乳环。真是谁的性奴吧”

  原来,一个星期前,吕新为白艳妮戴上了乳环。因为李丽霞已经结婚,李菁霞没有服用催乳剂,所以吕新没有给姐妹俩佩戴乳环。

  双乳暴露出来,恐惧地白艳妮不由地呜呜呜大叫。引得红毛性欲大起,一手一只乳房,舌头还不停地舔舐白艳妮的耳垂。身体被紧紧搂住,白艳妮躲闪不得,只能接受红毛的凌辱。

  “呜呜呜呜呜呜呜”红毛不断地拉扯着白艳妮乳头上的乳环,引得白艳妮浪叫连连。乳环的刺激使得白艳妮春潮澎湃,上下两个嘴都开始分泌液体。白艳妮的嘴被内裤和丝袜紧紧的塞住,口水侵透了塞嘴物。嘴里的唾液被内裤和丝袜吸收,使得白艳妮嗓子开始发干,加上性欲的高涨,白艳妮居然又干又渴,如同吃了春药一般。

  “小娘们叫地可真浪,干脆把她嘴里的丝袜取出来。听

  听这个小骚货的叫床声如何。”蹲在白艳妮两腿间的黄毛,听到白艳妮不停的呜呜呜,自己也有点受不了,站起来要解开白艳妮嘴上的丝袜塞口球。

  “操,你白痴啊。取出她的丝袜,让她大声喊救命,你我不要命了”红毛停仔细,把黄毛的手一巴掌打开。

  “这到是,还是你小子够小心。那我还是听听她下面小嘴的叫声吧”黄毛重新蹲了下去,继续爱抚白艳妮的阴户,“下面流了好多水啊。连裤袜都湿透了。骚货,哥哥来帮你脱下裤袜,让你的小穴凉快凉快。”

  白艳妮只觉得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