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两个人说着聊着过了半个钟头,步行街另一头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王芳,一件大红色的紧身长袖t裇,低低的鸡心领,带有蕾丝花边的袖口,露出一条白金项链,披肩的长发烫成了小波浪染成了栗褐色,黑色带有小花纹图案的迷你公主裙,紧紧地勾勒出少妇的翘臀,露出了膝盖以下被浅白色连裤袜包裹的小腿,黑色的尖头高跟船鞋,在脚踝上绑着细细的皮带。吕新看了不禁怦然心动,赶紧说:“快说,怎么把她搞到手,咱们这就行动”

  “看你猴急的,跟我到她店的后门等她,她要先去那里开门的”

  果然,王芳不紧不慢地在街上走着,她的店是步行街最大的写字楼的一层,进了大楼往里走就是她的专卖店的后门,她的店在闹市区,安保设施齐备,为了不破坏美感,自然不会安装铁栅栏门,高级的玻璃橱窗门在里面用大链条锁锁上的,必须走后门进到店里才可以开门。“我包里和柜台里

  有不少钱,你们都拿去,求你们别伤害我”那个男人放手后,王芳赶忙小声说着,表示自己非常的配合。

  三个人的位置此时正好被高高的货架挡住,从店外面无法看到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你转过身,我们要把你捆起来,免得你逃跑。”

  合情合理,王芳没有抵抗,就老老实实转过身去,接着一个匪徒就把她的手腕拧到身后交叉后,用一条黑色的长筒袜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另一个匪徒在货架上找了一双肉色连裤袜,拆开包装,捏开王芳的嘴,一点一点塞进她的嘴里。王芳刚要发出声音,可是一想,为了防止自己呼救,自然是要堵上自己的嘴的,万一叫出声,激怒了匪徒就麻烦了。于是,王芳很配合的长大嘴巴,任由匪徒把连裤袜完全塞进自己的嘴里。连裤袜一点不漏的进到王芳的嘴里,噎得王芳差点流出眼泪,丝袜一直顶到了嗓子眼,这使得发出大点声音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捆绑王芳的那个匪徒,将她的双手在身后牢牢捆住后,又开始用白色的棉绳缠绕她的双臂。王芳这个时候开始有点怀疑,既然是打劫,为什么这两个人只忙着捆自己的双手,堵自己的嘴,怎么不忙着拿自己店里的现金呢就在她心里犯嘀咕时,两个匪徒开始忙着固定王芳的上身,白色棉绳像一条细蛇一般游过王芳的双臂,绕过王芳的双肩,又在王芳的乳房上下各缠了两圈后,在王芳的腰间前后绕了几圈,在她背后与她的双手交叉捆绑。捆结实后,王芳的双手双臂与上身 紧紧地固定在一起,动弹不得,而且由于绳子缠过了肩膀和乳房,使得王芳此时不但上身动弹不得,还必须昂首挺胸,头都很难低下来。

  王芳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但是此刻省悟已经晚了。刚才堵嘴的那个匪徒把店里用来让客人休息的长椅搬了过来,让王芳趴在上面。王芳这才发现这两个匪徒不对劲,似乎图谋不轨,开始挣扎,同时拼命地发出声音呼救。可是连裤袜塞满了王芳的嘴,拚尽全力也只是发出轻微的“呜呜”声,根本无法起到求救的目的,倒是让两个匪徒发出“嘿嘿”的淫笑。

  “宝贝,老实点,乖乖地趴在长椅上”说着,两个匪徒一人搂肩,一人抓脚,把王芳横着抬了起来。任由王芳使出吃奶的力气,上身也挣脱不开分毫,双脚被化妆成劫匪的吴锦用右手在脚踝处抓住捏在了一起。吴锦左手摁住王芳丰满润滑的臀部,让她无法挣扎滚下长椅,同时对着吕新喊:“喂,你这个时候研究她的嘴干什么,还不捆住她的大腿”

  原来,王芳被吴锦和吕新抬到长椅上,胸部紧贴长椅趴着,上身被捆绑后无法挣扎开,但是几次“呜呜”地呼救后,塞在嘴里的连裤袜开始有点往外松动,看到吐出丝袜有希望,王芳就开始用舌头慢慢地把丝袜往外顶,希望吐出丝袜后可以大声呼救,招来保安。吕新把王芳抬到长椅上后,突然发现原本完全塞进她嘴里的丝袜,此时居然慢慢地冒出了一部分。吕新大惊,赶紧捏住王芳的嘴,把丝袜一点点全部塞进嘴里,直到王芳可以合上嘴唇。然后,吕新把捆住王芳双手的那双黑色长筒袜的另外一条拿过来,摊平后蒙在王芳的嘴上,在脑后打结,紧紧地捆好后,王芳再也无法把嘴里的连裤袜吐出来。

  听到吴锦呼叫,吕新正好也处理好了王芳的嘴,赶忙过来,拿起一条浅白色的薄长筒袜。突然屁股一凉,王芳感觉自己的裙子被人从身后掀了起来,吓得她又开始拼命扭动,可是吴锦力气大,她在动弹也是徒劳。吕新掀开了她的裙子,将那条浅白色的连裤袜,先是左边大腿然后是右边大腿上,各缠了几圈,然后把丝袜紧紧地捆在了王芳的大腿上,两腿间留下了些许距离。

  捆好后,两人把王芳从长椅上架了起来,王芳站在那里惊恐地看着两人,心里恐惧地想着,这两个匪徒难道还有劫色不成吕新检查了一下王芳身上的束缚,女人大腿上捆绑的丝袜,在膝盖上,正好被裙子的下摆挡住。吴锦从包里拿出一件纯白色的风衣,披在王芳的身上后,扣上所有扣子,又把风衣的腰带捆在王芳的腰上,整理好后,就如同王芳穿着一件白色的风衣,风衣的长度正好到她迷你裙的下摆,从下面可以看到隐隐露出

  的黑色迷你裙。看到风衣的两个袖子耷拉着不雅观,吕新又把袖口塞进风衣口袋,这样远看王芳如同双手插进口袋里。穿好风衣后,吕新接过吴锦递过来的紫色丝绸面巾,把王芳的头如同阿拉伯妇女般严严实实包裹起来,脖子上缠了好几圈,防止她甩头把丝巾甩下来。

  几分钟后, 街上的行人都奇怪地看到二男一

  女走过街进了一辆面包车。那两个年轻男人到没什么特别,不过他们中间夹着一个奇怪装束的女人:黑色的系带高跟鞋,白色的连裤袜,白色的风衣披在身上,头上包裹着严严实实的紫色丝巾,如同一个阿拉伯妇女,奇怪的是女人的袖子扁扁的塞进口袋,难道失去了双臂丝巾把下巴到鼻子都遮盖住了,只露出一双妩媚的眼睛,仔细的路人发现,那双媚眼里带着一丝恐惧

  正文 16。 交谈

  “陈玉森,xz市副市长,48岁”一个光头中年人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嘴里叼着雪茄,手里翻着一份类似人事档案的资料。

  “吴总,少爷已经把您要的东西送过来了。”一个健壮的保镖走进办公室,毕恭毕敬地说道,手里递过来一个黑色皮包。

  “他人呢”光头中年人打开了皮包,白色的蕾丝胸罩和紧身三角内裤,浅白色的连裤袜,一看就是高级货。丝袜下面是两张dvd刻录盘。

  “少爷说,按照您的计划,要和他的好兄弟把那个女人送回家去,就不上来见您了。”保镖说道。

  “好,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咱们去会会那个活王八去”光头把手中的雪茄一扔,站起来走出豪华的办公室,健壮的保镖紧随其后。

  国华大厦,xz市最高层也是最高级的写字楼,在顶层30层的一间高级会客厅内,被称为“活王八”的副市长,陈玉森焦急地来回踱步。

  看到一个光头走进会客厅,陈玉森倒是突然平静下来,大声说道:“吴中远,你请我来,却不见我,这是什么意思看看,都4点了,我从中午1点就等你,都他妈3个钟头过去了,你干屁去了”

  被称作吴中远的光头倒是很平静:“好歹您也是副市长,怎么说话跟放屁一样”

  “老子来不是跟你吵架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陈玉森嘴里骂着,却是冷静的坐回到沙发上。

  “我请您来,目的很清楚,就是为了';世纪广场';”吴中远在陈玉森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把手中的黑皮包放到了两人中间的玻璃茶几上。

  “';世纪广场';你就别指望了,不是早就定下';科光公司';承接这项工程了吗”知道了吴中远的意图,陈玉森反倒是安心地坐下了。

  “170亿的大工程,至少100亿的纯利润,科光这样的小作坊恐怕吃不下吧难道陈副市长不再考虑考虑”

  “老子管基建,作为项目负责人,老子就是给队农民工来干这个项目,你又能怎么样。实话告诉你,明天就签合同,你小子死了这条心吧”陈玉森打断了吴中远的话,语气里带着嘲讽和蔑视。

  “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我给科光的老总占了一卦,他今天肯定回出事,就连他的公司今天都得完蛋”

  “你说什么胡话,科光可是有省里的背景,你动科光,你不想活了”

  “难道你胡涂了,科光有省里作靠山,我手下的';中远';难道就不是省里人照着的”

  “我当然知道,你和现在的省长吕清华是把兄弟。可你别忘了,科光的背景也不小,省委书记都和科光有关系。我和吕清华从来都是对立的,难道我会背叛自己的后台,来巴结你不成”陈玉森虽然说得振振有词,可是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

  “陈副市长这样的官场老油子难道还不明白我如果没有省里的背景,我省里的背景如果没有中央的背景,我能这么大胆地做掉科光的老总吗”吴中远说着,眼里透出饿狼般残忍的目光,吓得陈玉森头皮开始发麻。

  “吴中远你死心吧,我和你本就是对立方,这近百亿的肥肉你就别指望了。我来的时候早就打过招呼,我要是出了事,你也将万劫不复”陈玉森明显急了,连说话也有点哆嗦。

  吴中远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仍然平静地说:“现在我是给你面子,要不是觉得你小子有前途,我可一点都不想拉拢你的。”

  陈玉森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大笑道:“说了半天,你们想拉拢我。别忘了,势不两立,中央的大环境还不明朗,我会投靠你笑话”

  吴中远一点也没有以外,还是不紧不慢地说着:“陈副市长真是条好狗啊,对你现在的岳父还真是忠心耿耿啊,不愧是';活王八';”

  陈玉森突然脸色一变,说道:“什么岳父,你说话放尊重点,也说明白点”

  “听说您的上个老婆被省里的一帮老东西操了不知多少遍,您还能悠然自得,可惜老婆没被操翻,一帮老东西全翻船了。可怜这个';公共汽车';突然神经了,还失踪了,不过您好福气

  上一个老婆刚没了,就找了个千金和咱们的省委书记做了一家人”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的前妻下落不明,我现在的妻子只是个正经商人,你说的什么我不明白。”陈玉森虽然说话了,可明显底气不足。

  “先不说这些,不能让您白来,给您带了些小礼物,打开看看。”吴中远指了指桌子上的皮包。

  陈玉森打开了皮包,最上面的照片令他大吃一惊。几张照片都是一个面目丑陋的老头和一个妩媚的少妇赤身裸体的做爱。此时陈玉森紧盯着的一张,是少妇像狗一样趴在床上蹶起屁股,而丑老头跪在她身后,双手抱住她的丰臀,下身紧紧地贴住少妇的屁股,看过日本a片的都明白,这是老头把自己的阳具从少妇屁股后面插进了她的小穴。照片上的老头如同发情的畜牲一般,伸长了舌头,脸上写满了性福而那个妩媚的少妇,却如同演戏般,只是应付般的张开嘴,似乎要发出“啊,啊”的叫床声。而那个少妇,就是王芳

  “如果我投资拍电影,我一定拍一部伦理片。一位高官,就算是省委书记这个官吧。年轻人,玩别人的老婆,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弄出一个私生女。后来虽然省委书记暗地里认了这个私生女,可是色心不改,见了骚货就管不住自己的鸡巴,居然又和自己亲生的私生女搞在了一起。为了不让外人说闲话,省委书记就找了一个会巴结自己的好狗,私下做了自己的女婿。结局就是,这个戴绿帽的野女婿官运亨通,还很孝顺,经常带着老婆看岳父。明里探亲,暗地里偷情,而且是乱伦,您看如何,这样的电影一定比的上张艺谋的大片儿吧”

  “你居然都发现了,看来你下了不少功夫啊。不过就靠这个要挟我,你未免太小瞧人了吧”陈玉森手里都冒汗了,还嘴硬。

  “我哪里敢要挟您,你再看看,还有好东西呢”吴中远看着不知所措的陈玉森,心里充满了鄙夷。

  吴中远的话没说完,他已经发现陈玉森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了。陈玉森在皮包里拿出了一双浅白色连裤袜,裤袜下面还有一件白色蕾丝胸罩,一条白色紧身三角内裤,显然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套内衣的主人。

  “你们把我爱人怎么了”陈玉森突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本来就不好看的脸,此刻变得更加丑陋,如同患有痔疮的老头突然肛门出血一般。

  “爱人我们的副市长说话真是冠冕堂皇,替石书记做着龟奴和保管员,你和王芳会有爱,我看除了性,就没有别的了吧。据说王芳还嗜好做女王,她的男奴,八成就是我们可爱的陈副市长吧”

  “你小子少废话,如果我老婆出了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让我估计你的那个老岳父先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别着急,坐下嘛,没看到皮包里还有两张影碟吗你先看看再说”吴中远仍然是笑容满面,用手指了指会客厅里的那台40寸等离子电视和旁边的家庭影院。

  陈玉森急忙走到影碟机旁,放入光盘a,打开了电视。画面的质量达到了hdtv欧美最高标准,清晰的视频显示的正是之前照片里的内容,省委书记石永疯狂地干着自己的私生女王芳。陈玉森看得目瞪口呆,自己虽然对内情了如指掌,也曾希望收集一些证据当护身符,可是自己费时费力都搞不到的东西,此刻居然在吴中远手里。

  “这是我们预先付给你的回扣,别不好意思,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也没有人敢随便进来,尽管打开声音欣赏就是。不过,我建议您看看第二张盘,您要的答案都在里面。”

  陈玉森很听话的放入了光盘b,里面的内容更是让他震惊。

  王芳出现在了画面中央,乖乖地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来,先是红色紧身t裇,接着是黑色迷你公主裙。脱下胸罩后,王芳转过身,弯腰蹶起屁股,费力地脱下自己的浅白色连裤袜和白色内裤。而这些内衣,此刻已经到了陈玉森的手里,电影上的时间显示就在今天的中午12点。

  全身赤裸后,画面出现了一个只穿了黑色三角内裤的青年男子,头上戴着一条黑色丝袜,看不出面容,但吴中远知道,他就是吕新。吕新给王芳带上了皮手铐,双铐紧紧相连,戴上手铐的王芳双手之间没有一点间隙。天花板上垂下了三条铁链,其中一条让吕新抓过来,铁链末端是一个带有螺丝缺口的圆环,铁链与皮手铐上的圆环连接后,吕新拧上螺丝,使铁链和皮铐无法分开。

  吕新在赤裸的王芳耳边说了些什么,王芳居然听话的蹲了下去,上身挺直,两腿最大角度的叉开,如同蹲下大便一般,露出了自己平时精心保养,用来服侍自己亲爹和老公的阴户,茂密的阴毛似乎说明了石永和陈玉森翁婿俩是如何辛勤地耕耘这边宝贵的神秘地带。

  吕新让王芳先母狗一般,双手着地,左腿向后伸直,如果母狗撒尿一般。吕新在王芳的左腿上套好一条肉色很薄的长筒丝袜,袜筒一直延伸到王芳的大腿根部,套好左腿,用同样的方法,吕新在王芳的右腿上也套上了相同的长筒丝袜。穿上长筒袜的王芳按照吕新的要求,按照之前的姿势蹲在地上。吕新又在王芳的左右大腿上套上了黑色的

  皮带,皮带大约有10公分宽,上面同样带有和铁链连接用的小环。吕新很快将另外空着的两根铁链与皮带相连接。

  三条铁链已经连接完成,王芳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胆怯地问:“你们要把我怎么样求求你,放了我吧”

  “少废话,让你开口才可以说话,不然有你受的”吕新小声警告她。说完,吕新开始要求她挺直上身,同时屁股在保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