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的,张指导,白所长已经吩咐过了,15分钟后出发。”吕新说着话,回到自己的座位,一打开快递,立刻把盖子盖上了,心里骂道:“吴锦的死小子网上订了玩具,怎么直接送我这来了正好,这里有人可是试用啊”

  吕新转念一想,抱着快递盒子,跑到白艳妮的办公室。白艳妮刚收拾好要用的文件,吕新进来正好撞个满怀。看到吕新进了自己办公室,白艳妮抢在吕新前面关上办公室的门,按上了反锁的按钮。

  “快要开会了,你进来干什了。”白艳妮隐约感到了一丝不祥。

  “我进来是监督你的着装是否达标。”吕新一边打开盒子,一边冷冷地说道,“谁让你穿裤子了,不是说过,快到夏天了,必须穿丝袜和警裙吗”

  白艳妮一听急了,赶紧解释:“今天到局里开会,按规矩,女警都是穿裙子,除非是过了五一,真正进入夏天才可以换裙子。还有,我裤子里都是按你说的穿的”

  说着,白艳妮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拉下了深蓝色的警服长裤,动作干净利落,已经没有丝毫的害羞。果然,今天白艳妮很听话,长裤里是吕新最偏好的肉色连裤袜,裤袜里是红色性感小三角裤,蕾丝花边,阴户部位半透明的丝袜材质,是典型的情趣内裤,黑色的茂盛草丛隐约可见。

  “肉色连裤袜,红色的三角内裤,都是你昨天要求的。”白艳妮拎着裤子,脸红的说道,她看到吕新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银色的金属圆棒,看长度和电动阳具差不多。他要干什么难道是要对我白艳妮心里不安的想着。

  “表现的不错,作为奖励,给你装个小礼物。这是吴锦从俄罗斯给我寄来的。我决定先给你使用,那李丽霞都享受不了这个待遇呢来,把内裤和丝袜褪下来。”

  “就要开会了,求求你,不要给我装这个了一会还要开会那”白艳妮一猜就知道,这又是玩弄女人用的性具,戴上这个开会时岂不是要出丑

  吕新哪里听白艳妮的解释,看到白艳妮不过来,就自己走过去代劳。他褪下了白艳妮的丝袜和内裤,把银色假阳具屁股上的开关拧开,慢慢地插进了 白艳妮的阴道,白艳妮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后,便本能的顺从了。一根冰凉的金属棒进入自己的体内,白艳妮的阴道内壁本能的开始收缩,光滑的金属棒仍然豪无阻碍地顶到了白艳妮阴道的最深处。装好金属棒,吕新把白艳妮的红色三角裤提了起来,严实地包裹住白艳妮的屁股和下身,也让金属棒无法退出来。白艳妮也很快的穿戴好连裤袜和警服长裤,随吕新出了办公室。

  吕新带着老张和白艳妮到了市公安总局,连市总局的王局长都特地出来迎接,当然迎接的是这位副省长的公子。一般来说,吕新这样的助理都是在休息室等领导开完会。可是为了让吕新多积累经验,张指导员坚持让吕新一同出席,王局长心里有数,只让双手赞成。于是,吕新坐到了白艳妮的身后的最后一排座位上,而张指导则和几个熟人一起坐到了会议室的另一边。

  白艳妮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发麻发凉,那是吕新坐在后面,引起的心里作用。可令她疑惑不解的是,吕新插进自己阴道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只是一根普通的金属棒没有像电动阳具那样的收缩蠕动,只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小穴内,这个东西会有什么作用

  会议开始了,吕新左手伸进自己的口袋,口袋里有一个遥控器,当他按住按钮时,他看到坐在前排的白艳妮,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要不是之前一直保持紧张,白艳妮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丢人的举动,会发出什么淫荡的叫声。原来,正在她揣摩金属棒作用的时候,金属棒突然发挥作用了,没有任何的动静,突然一股微弱的电流遍布她的整个下体。所谓微弱的电流,对皮肤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可是对于阴道内的嫩肉,那可是一次剧烈的刺激,不亚于踩到电门上。仅仅是5秒钟的电流刺激,白艳妮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湿了。那个东西居然通电,是个电棒

  我想各位此刻应该明白了,这根金属棒,就是大名鼎鼎的电子潮吹器当吕新按住按钮时,金属棒全身都会通电,发出微电流,但是电流的大小足以刺激女人阴道内敏感的嫩肉。这个东西原本是用来治疗性冷淡的,因为金属棒的电流遍布棒体全身,可以刺激到与金属棒接触的每一处皮肤嫩肉。所以,对于性爱再没有感觉的女人,只要插入了电子潮吹器,都会感受到无比剧烈的电流刺激,让自己的生殖器产生剧烈的性爱共鸣,进而造成下身痉挛,达到性高潮。所谓潮吹,那是要接触到女人的g点后,通过不断刺激女人的g点,让女人大量的分泌淫水,过多的倾泄阴精,从而造成女人阴道的“井喷”奇观,如同男人射精一般。当金属棒与阴道内壁完全接触后,电流刺激到g点轻而易举,那么潮吹岂不是手到擒来,所以制造商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名字电子潮吹器

  吕新有节奏地按动电子潮吹器的遥控器,按动5秒钟立刻松手,过个十几秒,再按动一次在白艳妮的身后,吕新清楚地看到了白艳妮在电子潮吹器刺激下的一举一动。白艳妮拼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让会议室的同僚

  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她拼命地夹紧双腿,不让自己的下体发生颤抖,但是电子潮吹器与普通的电 动阳具不同,更何况就是普通的电动阳具,也不是自己夹紧双腿可以控制的。阵阵微电流刺激自己的阴道,刺激自己阴道的每一寸嫩肉,而且g点也感应到了剧烈的刺激。久经房事的白艳妮,明白刺激g点会让自己的身体产生何种反应。越是夹紧了双腿,电流的刺激反而更加清晰,更加刺激,淫水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出,白艳妮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已经被自己的小穴内分泌的蜜汁浸湿透

  白艳妮都不知道自己如何开完会的,她只是在会议结束时,被吕新拍了一下肩膀才从恍惚中回复过来。

  “白所长,会议结束了,可以回到我的车上了。”当着所有公安干部的面,吕新自然是毕恭毕敬地对白艳妮说话。指导员老张一听,立刻当着众人夸奖吕省长的公子如何如何的成熟稳重,懂礼貌识大体,使得众人争相对一个20多岁的小片警大加褒奖。

  到了总局楼下,老张对白艳妮说:“白所长,我儿子学校今天有活动,让家长参观,你看,我能不能”

  “这样啊,那我把车开到学校门口放您下来吧。”吕新巴不得这个老电灯炮消失,赶忙说道。

  “不用不用,很近,我走过去就可以,正好还要去买包烟,白所长,可以吗”

  “啊那个啊,可以可以,你忙吧”一直担心被别人发现自己的裤档已经湿透,白艳妮哪里注意听老张说什么,她点点头就答应,自己却不知道,这正好给了吕新一个凌辱自己的好机会。

  老张直接自己走了,吕新和白艳妮上了车。关上车门,吕新就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正好是李丽霞接的电话。

  “是李姐吗,我是吕新啊。白所长要去办点事情,要出市区,今天就不回所里了,所里就麻烦你关照下了”

  李丽霞一听就明白要发生什么事,就没多说什么:“好的,知道了。”

  吕新挂了电话,白艳妮心里不安起来,这个家伙要带自己去哪里她胆怯地问道:“小吕,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忘记规矩了,没有外人该叫我什么”吕新故作生气道,“今天天气那么好,在办公室里呆着可惜了。带你找个地方,好好乐乐”

  “小不不主人,求求你,刚才我泻的太多了,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改天可以吗”白艳妮哀求道。

  “没有力气了被我调教也快两个月了,你可是我玩过的女人里进步最大的。以你现在的身体素质,开会给你玩的游戏,连续48小时不间断,你也垮不了。一会还有更好玩的呢。”吕新说着,把手伸到白艳妮的裤档摸了一把,“呵呵,流出来那么多,真是淫荡啊。内裤,连裤袜,警服长裤,这么多层布都被湿透了,又粘又滑,肯定是你泻阴精了。潮吹的感觉如何啊”

  面对吕新对自己的羞辱,无助的女警官索性闭上眼睛默默无语,任由吕新的手隔着自己的长裤抚弄自己的大腿阴户,任由吕新说着淫荡无耻的话来刺激自己的神经

  正文 13。地铁内的失禁女警

  吕新带着白艳妮,开车来到一家猫人内衣专卖店。在路边停下了警车,吕新吩咐道:“现在你下车,进';猫人';买一双灰色连裤袜和一双黑色连裤袜,一定要天鹅绒的,厚一点的,但不可以是毛袜。记住了吗”

  “为什么”白艳妮不明白吕新有什么企图。

  “90秒,如果不按时回来,我用这个回答你。”吕新扬了扬手里拿着的“电子潮吹器”遥控器,白艳妮顿时全身颤抖了一下,二话不说赶紧下了车,跑向“猫人内衣”。

  现在正是上班时间,“猫人内衣”一个顾客都没有,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店员站在收银台,老板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叫王芳,正在点查货架上的内衣。看到一位女警快步跑进店里,王芳十分奇怪,赶忙迎上来,谁知这位女警根本不理睬,冲到丝袜的货架边,连挑选都没有,直接拿了一双灰色连裤袜和一双黑色连裤袜,就赶紧跑向收银台,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往上一防就跑了出去。王芳看着女警不太自然地奔跑着的背影,心里直犯嘀咕。倒是那个收银员,一检查是真钞,赶紧追出去要找钱。可是那个奇怪的女警上了车,警车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警车开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边停了下来。吕新检查了一下白艳妮买来的连裤袜,说道:“嗯,还不错,正好满足要求。后座上有我的背包,里面有你的警裙。估计你今天要穿裤子,我特地带来的。今天我要带你逛逛街,不过你要把这两双丝袜都穿上,再穿上警裙。给你5分钟,要穿整齐,超时的话,你知道自己的阴户会怎么样”

  “不,不要,这样太丢人了。我的裤袜现在还是湿的呢”白艳妮十分了解吕新,知道这个色狼不会安好心的。

  “不愿意吗那就让你享受享受”

  吕新一按动遥控器的按钮,白艳妮立刻颤抖起来,两腿不禁夹紧,急促的呼吸使日渐丰满的胸脯剧烈起伏。看到白艳妮因为下身的刺激面颊微红,吕新邪恶地坏笑着。

  “我答应,我答应求求你,快停下来我不行了”白艳妮哀求着,吕新的命令是无论如何不可以违抗的。

  白艳妮坐在警车的副驾座位,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周围。这条小路在这个时间很少有行人,此刻更是连只野猫都看不到。确定不会被人看到,白艳妮难为情地脱下了自己的警服长裤。吕新为了搞些变态的玩法,让白艳妮在户外脱衣露阴之类行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可是平日高高在上的女警官,始终是难为情,不过在羞愧的同时,白艳妮明显地感觉到来自内心的兴奋。有时候,白艳妮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的露阴狂。

  脱下长裤的白艳妮,拆开了连裤袜的包装,按照吕新的要求,开始先穿那双灰色的连裤袜。由于电子潮吹器的刺激,白艳妮流出了大量的阴精,黏稠的阴精此刻浸透了她原先穿着的肉色连裤袜,被凤吹干后,紧紧地贴在皮肤上,没有吕新的同意,白艳妮也不敢把内裤和连裤袜脱下来,只好直接套上灰色连裤袜和黑色连裤袜。由于里面已经穿上丝袜,灰色的连裤袜套上腿后产生很多的褶皱,对于吕新这样的恋袜者,这是很不雅观的,所以白艳妮套上灰色连裤袜后,更多的时间要花在抚平腿上的丝袜,拉平所有的褶皱。好不容易穿上了灰色连裤袜,黑色的那双穿起来更加麻烦,好在猫人专卖店里的丝袜质地做工都非常出色,来回拉扯都不会脱丝,情急之下,白艳妮也顾不得太多了,拼命的把裤袜向上提,让三双连裤袜都可以平滑地包裹在自己的双腿上。即使这样,白艳妮还是超时了。吕新二话不说,按动了遥控器。受到电击刺激的白艳妮,拼命加快速度,穿戴好三双连裤袜,又急忙套上深蓝色的警服西装裙。

  十分钟后,白艳妮来到了市中心的地铁站入口,按照吕新的指示,她只要站在地铁里,一直到吕新同意她离开。腿上包裹着三层连裤袜,由于三双都是很薄的高级丝袜,最外面一层又是黑色,不凑近仔细看,是很难发现异常。但是三层紧身的连裤丝袜裹在腿上,滋味也不好受,如同被绷带紧紧绷住一般,双腿弯曲和移动都会感到轻微的阻碍,尤其是自己的双足,本来高跟鞋是正合脚的尺码,穿上三层丝袜后,明显感觉鞋下了点,费力的套上鞋后,白艳妮白嫩的小脚立刻撑满了高跟鞋的空间,走起路来更是感到轻微的夹脚。好在腿和脚都不是太难受,白艳妮还可以尽量镇定地走近地铁站。最令她担心的,还是自己小穴里的那根铁东西,每一次电击都会另她的淫水喷薄而出。吕新一直跟在白艳妮的身后,如饿狼般的双眼死死地定在女警官的翘臀美腿上。虽然警服的套裙不是特别紧身,但是白艳妮的丰臀在提臀内裤的作用下,即使是宽松的警裙也掩饰不了女警官的美臀。想到刚开始调教白艳妮时那个过度丰腴带有不少赘肉的屁股,吕新不禁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成就感,才不过一个月而已,一个典型家庭主妇般的女警官,已经被自己培养调教成了一个凹凸有致的性感尤物。

  白艳妮慢慢地走着,每当想起自己裙子里已经春潮汹涌,不禁满脸通红:“千万不要被人发现啊。我堂堂一个高级警官,居然在大厅广众穿着湿透的内裤,连丝袜都已经被淫水浸湿,被人发现的话,真是太难为情。万一遇到了熟人,那不是更糟那个吕新,他到底要干什么,还要我做更丢脸的事情吗”

  心里七上八下一团糟,白艳妮慢慢悠悠来到了站台,正好地铁靠站。这个时候人不多,白艳妮上了车,走到了地铁的最后面,找个偏僻的座位坐下来。她回头看了一下,吕新没有跟上来。

  “不许坐下,一直站着”白艳妮正在寻找吕新,手机收到了吕新的短信。

  “他一定在地铁上,他在哪里啊”白艳妮不敢反抗,生怕在公共场合被吕新凌辱。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是吕新原来站台当时有点拥挤,吕新从另一节车厢上的车。

  白艳妮起身站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吕新早已看到了她,走过来坐在离她不远处。车厢里人不算太多,但座位只空下了两三个。一个女警有座位不坐,却站在哪里,腿上还是中国女警不常穿的黑色丝袜,乘客们都好奇 地看了看白艳妮。白艳妮满脸羞红,转身面对车窗,尽量躲避众人疑惑的目光,却正好与坐着的吕新,形成了四十五度角的面对面。

  不好白艳妮双腿一颤,一股猛烈的电流刺激了自己的下身。吕新居然按了遥控器,而且还加大了电流

  吕新泰然自若地坐着,右手伸进口袋有节奏地按动遥控器的按钮,贪婪地盯着白艳妮那双被连裤袜层层包裹的美腿,只见站在他面前的女警官低头含胸,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紧闭嘴唇尽量不发出羞耻的呻吟声。可是在电流的强烈刺激下,吕新明显地注意到白艳妮的双腿在轻微地颤抖,同时还不停地挪动脚步,别人看来可能是女警官站累了调整姿势,可吕新知道,这是因为电击在刺激白艳妮的阴道内的每一寸嫩肉,而且女警官的淫水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正在浸湿白艳妮的内裤与连裤袜,同时浸湿的面积正在慢慢地扩大。

  白艳妮此时的内心由于剧烈的淫辱刺激,产生了十分复杂的化学反应,一方面,在地铁这样的公共场所,一

  位高贵的女警官居然被一个色狼调教得春潮澎湃,万一被行人发现,不但羞愧万分,而且极有可能名誉扫地;但是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正常发育的女人,这种剧烈的性快感,却是带来了无比的欢愉,食色性 也,任何女人都无法阻挡来自性器官的本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