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望可以洗掉自己那恶梦般的记忆。穿好警服,白艳妮出了门。走在小区的路上,这身深蓝色的警服,让白艳妮找回了一些尊严和底气。她想都不敢想,昨天自己居然像一个性奴隶,像一个母狗,更可怕的是,昨天的一切似乎唤醒了内心里的某种能量,这种能量是她被强奸的过程中感受到了无比的快感。走在路上,相当昨天的片段,白艳妮的面颊微红发热,乳房和下身似乎也开始有了反应。

  “冷静,一定要冷静。自己是人民警察,不能像一个发情的荡妇怎么能想到流氓就发情呢我可是派出所的所长,是管教这些流氓的,应该是流氓见到我胆战心惊,自己怎么可以屈辱于那些恶心的色狼呢”白艳妮努力鼓励自己安慰自己,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

  到了派出所,白艳妮直接进了自己的单独办公室,昨天体力消耗却是很大,做公交车来单位,一路上没走多少路,居然累得像爬过珠穆朗玛峰,尤其使阴户和肛门,红肿的厉害,做到皮椅上屁股都疼,阴户肿的并起双腿也有点微微的疼痛。

  一个礼拜过去了,吴锦和吕新一直没有来找过自己,白艳妮努力安慰自己,也许做过一次之后,那两人对自己失去了兴趣,也就不骚扰自己了。想到这些,内心居然有种失落的感觉。

  “同志,麻烦你再查查,电子钱包里怎么会还有30多块呢每天都在用的啊”白艳妮很有礼貌的问,莎莎每天乘公交车上学回家,还要去舞蹈中心练舞,这一个礼拜过去了,公交电子钱包里才少了几块钱,那她是怎么回家的呢

  “真的,大姐,我们这都是计算机网络控制的,怎么会错呢我仔细查了好几遍了,余额真的是37。”公交充值中心的男服务员,看到白艳妮穿的蓝色警服和肩膀上的警衔,很客气的说。

  “哦,那麻烦你了。”白艳妮说着,离开了充值中心。今天没什么事情,特地早点离开派出所,给女儿和自己的电子钱包里各充了100块,市中心没什么逛的,就直接回家。

  “莎莎已经回来了,那么早。”开门看到女儿的皮鞋和中筒棉袜摆在了门口,白艳妮才想到,女儿今天不用去学舞蹈。“莎莎,妈妈回来了”白艳妮一边脱高跟鞋,一边大声说。

  “妈你那么早就回来了。”孙丽莎从厕所里跑出来,上身的白色短袖衬衣口子全部解开,衣服下摆从裙子里扯了出来,非常狼狈。看到妈妈,孙丽莎脸色通红,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

  白艳妮走进厕所,脱下裤子准备小解,忽然发现洗手池边上一些乳白色的液体。这种液体白艳妮很熟悉,她凑近闻闻,用手指沾了一点往嘴里一尝就明白了。这是乳液莎莎刚出生时,就是喝的这种乳液,绝对是人奶白艳妮感觉天地都在旋转,天哪,莎莎才16岁,怎么就会出奶了

  “莎莎,你的胸部怎么回事”白艳妮轻轻地走进孙丽莎的房间,小心的问道。

  孙丽莎的上衣扣子还没有全部扣上,听到母亲的询问,竟哭了起来。孙丽莎一边哭着,一边说出了一切。

  白艳妮被强奸的那一晚,孙丽莎同样遭到了吕新的蹂躏,她当时的眼睛一直被蒙着,当时只是感觉到吕新往自己的嘴里送进去几颗胶囊,甜甜的如同奶糖,很快就化在嘴里了。之后,孙丽莎感到自己的乳房有点轻轻的刺痛,好像是注射器的针头,一股冰凉的液体进入了自己的乳房,接着就是感觉乳房开始发胀,暖流涌 遍了全身

  后来的几天,孙丽莎每天放学都会被吕新拉到一辆林肯上,接着就是扒开她的衣服,扯开乳罩挤奶,每次都可以挤出将近一升的鲜奶挤奶过后,吕新会再给她喂几颗红色的胶囊。孙丽莎被挤奶后,从乳房到全身发热,连下身都开始流出淫水。但几颗胶囊下肚,如同镇定剂,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过了几天后,孙丽莎开始养成了习惯,到了固定的时间,不用挤,乳房就开始出奶了胶囊,对于孙丽莎来说,成了唯一的解药

  白艳妮听完女儿的哭诉,瘫坐在地上,这两个该死的流氓,给女儿吃了什么东西,居然连奶水都开始分泌了

  正文 第四章 办公室的恶梦1

  白艳妮一夜都没有睡,她想尽一切办法,希望从吕新手中把女儿解救出来。这个家伙很狡猾,出了每天固定时间找到孙丽莎,给她挤奶,就如同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自己完全处在被动的位置,至少要先找到吕新才行,希望可以和他谈判,为了女儿,白艳妮打算接受他的一切要求,作为缓兵之计。

  第二天,白艳妮和孙丽莎一起出了家门,母亲上班,女儿上学。在路上,白艳妮再三叮嘱女儿,到了放学的时候,立刻给自己打电话,让她来和吕新谈判。

  一夜没睡好,白艳妮身心疲惫地来到了派出所。今天,全市公安系统发放春夏季警服及其配套用品。男女各一套春秋季警服,一套夏季警服,因为夏季天热经常换衣服,所以一套衣服其实是两件灰色的短袖上衣,两件裤子或者裙子。此外,还有皮鞋、袜子之类的配件。

  “哎呀,今年又是肉色和浅灰色的连裤袜和长筒袜,各发一打,一共是48双,干脆咱们

  摆地摊卖袜子得了”白艳妮刚进大办公室,就听见一阵银铃般的声音,说话的是余霞,工作刚满3年,是所里最年轻的户籍民警,“这些颜色的都过时了,今年流行的是白色的丝袜,像咱们这样天天大街小巷的跑,风吹日晒的,腿都晒黑了,应该发白色的丝袜遮丑啊”

  所里的财会主任,30岁的李丽霞听到余霞发牢骚,笑着说:“好啊,那你到市局,找局长说说去。好歹,咱们发的都是浪莎和美丝的名牌,一双都要十好几块呢肉色和灰色穿上显得稳重,比较适合咱们这种庄重严肃的职业。”

  “就是,而且白色的丝袜容易脏,我老婆在学校,上课时白色的连裤袜被学生的圆珠笔碰了一下,留下的黑点,洗了好多次都洗不掉,还得好好的丝袜变成了擦鞋布。要我说,干脆发黑色的丝袜,不容易脏,你看外国的女警,穿着警裙,都是穿黑色的丝袜。”一个50岁左右的老警察,端着一杯热茶,笑眯眯地说着。他是老张,派出所的指导员,没什么本事,最喜欢和这些少妇少女插科打诨。

  “唉呦,咱们的张大指导员,对女人的内衣丝袜那么关心。是老婆吩咐你这么提要求的吧,来,把你的这套拿走要搞警服改革,可不能在这里提,要说啊,旁边就是区分局的办公楼,15楼,分局局长办公室有专线,直接找省厅长提去”负责分警服配套男袜女袜的小李说着,把一盒男用棉袜递给老张。接着递给他一盒女用丝袜:“这时您孝敬媳妇的那一份,48双全了。高跟鞋晚点送过来,我已经多报了一份,孝敬嫂子的。可惜没有内衣内裤,不然,保证少不了嫂子的”

  老张赶紧接过来,笑着骂道:“小屁孩,乱说话,那内衣能乱送吗不过,这国家的便宜,不占是自己吃亏,等你有了女朋友啊,一定要记得,领东西要心里想着自己的爱人啊”

  李丽霞听了,也过来开玩笑:“不愧是搞政治的,咱们张指导员教育人就是有水平,这贪便宜的事,都能把自己说成爱家的模范丈夫。那我,明年也多领一套男袜,我家那口子,在大学教乒乓球,穿袜子像吃袜子一样费”

  白艳妮走进办公室,所有人赶紧站起来打招呼。余霞说:“白所长,你的警服和丝袜都放您办公室里。高跟鞋等会送过来,我给你拿进去。”

  白艳妮随口答应了一声,就往办公室里走。老张接着对她说:“小白,今年咱们所里分来一个毕业生。今天来报到,这个小家伙可不简单啊,他是吕省长的公子,不知道为什么,政法大学提前毕业后,坚持来公安系统做基层锻炼。估计是他母亲的意思,他母亲你也认识的,省公安学校的王校长,咱们进修都得她写推荐,才好升职。他能来,咱们可得此后好了。对了,他的资料我已经放你桌子上了”老张还要说什么,白艳妮心不在焉地进了办公室,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老张一看自己白说,也不废话,赶快出去准备迎接那么省长的公子去了。

  白艳妮精神恍惚地走进办公室,一份人事档案摆在桌子的中央。她坐到自己的办公皮椅上,随手打开了档案。看到上面的照片时,她几乎要晕过去,这位吕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吕新他居然那么有来头,还来到了自己的管区

  老张开门进来了,还领进来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是吕新。白艳妮看到强奸自己的男人,禁不住有点发抖,不知是气愤还是恐惧。老张对着吕新点头哈腰,哪里注意到了白艳妮。他赶紧把椅子搬到白艳妮的桌子对面,毕恭毕敬地招呼吕新坐下,亲手把吕新的包接下来放到白艳妮的桌子上。这才自己搬过来椅子坐下,向白艳妮介绍:“这位就是吕省长的儿子,吕新,刚刚从南京警官进修学校提前毕业。人家学习成绩优异,却坚持要来基层单位锻炼,培养了基本能力后在可虑去省城,现在这么稳重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可是很难找的啊”

  曾经见识过吕新变态行径的白艳妮,听到老张那么虚伪地夸奖吕新,直感到反胃,她不冷不热地说:“既然是来基层锻炼,那你也给他分配个岗位吧咱们这里其实人手也算富裕,还不太好分位置啊”

  老张一听白所长对吕新这个太子爷这么不冷不热的,心里可不是滋味:“基层锻炼,当然是咱们这样的户籍派出所最能培养综合能力,难道这就把小吕送去刑警大队,还没点经验,就去和犯罪分子作斗争,那不是对年青人不负责吗万一出点事情,受了伤什么的,怎么对人家父母交代”老张是混了多少年的老油条了,像吕新这样的官宦子弟,基层锻炼,就是这个单位镀镀金,不用多久,就要回到省里等着平步青云的。能有机会带吕新这样的高干子弟,老张做梦都没想到,这对自己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伺候好这个小祖宗,给上面的领导留下好印象,到了年底评定晋级自己干不了几年了,能抓住机会,争取肩膀上在加颗星,伺候好的话,兴许可以提到总局做政工那待遇和退休金什么的,可得比现在翻番了啊老张想着都乐得想流口水,不过他也明白,这个小祖宗要伺候好也不容易,干重要的岗位,万一出了漏子,他自己最多是找老子摆平,可自己的黑锅就有的背了还是稳妥些比较好,给他安排个闲职,无忧无虑地过完基层锻炼期,评

  定也好吹,“爱岗敬业、尽职尽责”,这些官话闭着眼睛都能写一本书出来

  “小吕在咱们所里,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学习”老张想了想,“小白,你工作比较忙,也需要个助理。余霞是户籍,也不能帮你分担太多。就让小吕跟着你,做个助理,可以好好跟你学习嘛。”

  白艳妮一听,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自己躲都躲不及呢,这老张还把这个饿狼往自己身边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老张笑眯眯地对吕新说:“小吕啊,咱们白所长,可是我们省公安系统数一数二的优秀干部,办事能力强,为人又好,还肯教年青人。要跟着白所长好好学啊”

  吕新腼腆地一笑:“当然当然,我一定向白所长好好学习,不给咱们派出所丢脸”他现在的表现,让白艳妮非常惊讶,根本看不出他居然是个极度变态的色魔

  话说成这样,白艳妮实在没法反驳,只能是默许吕新留在自己身边了。

  “好,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办公室了,小吕,你和白所长谈谈,看看需要准备些什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来找我,千万不要客气啊”老张离开了办公室,再三嘱咐,客气的像是吕新的奶妈。

  老张离开了办公室,白艳妮立刻拉下了百叶窗,反锁了办公室的门。吕新这时候也恢复了色狼的本性,他大咧咧的坐到了白艳妮的办公皮椅上,叉开双腿,拍拍腿示意白艳妮坐上来:“骚警花,艳妮,一个礼拜没摸你了,过来,让我看看你胖了没有。”

  办公室的隔音还不错,白艳妮突然大喝一声:“起来我是你的领导给我滚起来”

  突然看到白艳妮发怒,吕新也吓了一跳。可是吕新这样的高干子弟眼里,白艳妮这样的派出所长是个芝麻小官,那一夜的调教,也让吕新有了足够的把柄挟持她。吕新只是被白艳妮镇了一下,他仍然那样大咧咧地坐着,色眯眯地盯着白艳妮:“咱们白所长也会发怒啊 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俏寡妇除了当个良母,就是做淫妇了,没想到还有点官威啊”

  一提起“良母”,白艳妮立刻想到了女儿,她狠狠地的盯着吕新:“你到底莎莎吃的什么,为什么她的胸部会分泌那东西”说起来出奶,白艳妮对着男人,不太好意思说的太直接。

  “那东西哦,你是说孙丽莎乳房出来的人奶吧那胶囊可是美国进口的催奶药品,只要是女人,服用后,乳房很快就会产生反应,产出新鲜的奶水。嗯,对了,这种药对人体是完全无副作用的,我可不会用那些兽医用的药品来做女体改良,那样太不道德了”

  “胡说八道,对一个女孩子,居然做这么变态的事情,还说道德你把解药给我,求求你了,她天天分泌那种东西,怎么做人”面对女儿的事情,白艳妮对着吕新,口气慢慢地软了下来。

  “放心吧,我说过是无副作用的。不用药,慢慢的药性过去,就不会出奶了。”吕新的眼睛如同x光机一样上下扫描白艳妮,盯地她全身不自在,好像被剥光了衣服一样,“不过,我现在养成了喝人奶的习惯,孙丽莎不给我供奶,必须要再找一个奶牛。你看,我应该怎么做啊”

  “你你想怎么样只要你不再碰我女儿,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白艳妮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为了女儿,她只有牺牲自己来满足吕新的兽欲。

  “恩,虽然你的奶子太小了,好在我的要求也不高,就勉强用你做奶牛吧好在我对少妇熟女更感兴趣。”吕新似乎很不满意地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两瓶药,上面全部是英文,“这就是美国进口的催奶胶囊,每天2粒,不要多吃,不然奶水像自来水一样流个不停,会把身体搞虚的。还有,这种药物还用丰胸的作用,正好把你乳房好好补补,我的性奴,乳房那么小,说出去会让人笑话的。听话,坐上来。”

  白艳妮半推半就地坐到男人的腿上,吕新满意地说:“这才乖嘛只要听话,以我们家族的势力,做我的性奴可比做其他别人的老婆风光的多。”一边说着,吕新的手在白艳妮穿着的警服上摸来摸去,如同集市上老农挑牲口,“一个礼拜不上你,居然长肉了,看来性爱之后,真的可以滋润女人啊。不过,可要保持好体型啊。我会给你张马华健身俱乐部的vip卡,那里的老板李晓雯,是吴锦的后妈。我要亲自调教你,做个健康性感的性奴女警官。”

  吕新自我陶醉地说着,白艳妮一声不吭,只希望他可以赶快离开。吕新说话间,手移动到了白艳妮的腰间,开始拉她背后的裤子拉链。今天天气开始变暖,所以白艳妮没有穿蓝黑色的警服外套,上身是灰色的长袖警服衬衣,胸口是自己的警号,肩上是自己的警司警衔,裤子是蓝黑色的薄警裤,因为今天不用出去巡逻视察,所以警服配的皮带就没有带上,到便宜了吕新,拉开她的拉链就可以轻松地脱下女警官的裤子。

  “别别拉,这是在办公室,不能做那事”白艳妮用手护住自己的长裤。

  “要干什么啊,骚警花。这么快就想求我操你了上班期间,人来人往的,哪能办事啊我喜欢女人穿上丝袜,那样摸的才过瘾,现在要听话,我亲自给你穿上连裤袜。”吕新用力地把白艳妮的裤子往下扯,

  再这么拉扯肯定把裤子撕破,白艳妮一迟疑,裤子被褪到了脚踝。吕新抬起她的脚,长裤和黑色的高跟鞋一起被脱了下来。

  白艳妮站在那里,本能地用双手护住自己的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