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圈,项圈同样与天花板上的铁链连接,使得姐妹俩都挺直上身,无法弯腰。坐在尖尖的马背上,每动一下,都会带来巨大的痛苦和快感,但她们嘴上都戴着红色塞口球,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痛苦呻吟。

  吕新满意地看着面前的三个女奴,最令他性奋的,是三个女人的小穴内,都插入了一根金属阳具,阳具的红色电线从肉穴内露出来,一直到地板上,没入地板的电线暗槽。

  阳具被没有启动,但是三个女人都异常的恐惧,因为吕新刚刚给她们介绍过自己下体内塞入的玩具。

  吕新和三个女奴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只有十平方米的小房间,中央空调的冷气,让赤裸的三女不停地颤抖。而此时三女所面对的墙,竟是一面上至天花板下至地板的玻璃。通过玻璃,可以看到,房间外就是健身中心,而且还是女子健身中心。三人此时都已经发现,这块玻璃,其实就是单向玻璃,她们可以看到外面,但是外面的人,看到的只是镜子。否则,三女如此的呻吟,如此的姿态,早就引来警察了

  房间外正对着三女的,是一排脚踏车运动机。被一面单向玻璃阻隔,三女却像是深陷另一个痛苦的世界,看到外面自由的女人,三人都是无比的羡慕,不由发出呜呜的叫声。同时,自己赤裸着被架在凌辱的刑具上,又是无比的屈辱羞耻。

  三女的心情都是十分复杂。

  这时,一个20多岁的少女来到脚踏车运动机前,她穿着黄色的紧身小背心红色的五分健美紧身短裤,脚上是白色的短袜和白色运动鞋。当她骑上脚踏车,开始运动起来时,站立的白艳妮,骑在木马上的李丽霞和李菁霞,同时痛苦地扭动起赤裸的娇躯。

  吕新看到后,性奋地大喊:“怎么样,三位女奴,我早就说完,今天要给你惊喜”

  为什么看到少女骑着脚踏车运动,三女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呢

  原来,三女肉穴内插入的金属阳具,外接电线的另一端,正是连在了玻璃另一边的那排脚踏车上。脚踏车踩动时,机械能转化为电能,为金属阳具供电,使得金属阳具在三女的肉穴内,不断的扭动震动,同时还会发出刺激阴道嫩肉的电流

  就在三女痛苦呻吟的时候,她们看到其她女人听到骑车少女的招呼,也走了过来。估计她们是结伴而来,此时,几个女人都骑上了脚踏车。

  运动的脚踏车的越多,产生的电能越大,金属阳具的动作就越剧烈。当对面的一排脚踏车被女人占满时,三女如同陷入地狱一般。

  金属阳具的扭动,震动,电流都达到了顶峰,三人都几乎要昏厥过去,可是下体的刺激立刻又让三人醒过来,经受极限的折磨

  呜呜呜呜呜呜三女的叫声此起彼伏,看得吕新开怀大笑。

  玻璃的另一边,一群少女还在踩着脚踏车,不住兴高采烈的闲聊着,她们哪里知道,自己的每一下动作,都会让对面的三个熟女经受巨大的刺激,巨大的折磨。她们面前所看到的,不过是一面镜子呜呜呜呜呜呜三女此时被下体的电击,刺激得浪叫连连,眼泪口水都不断地流了下来。骑在木马上的李丽霞,更是被电流刺激得下体麻木,竟然小便失禁,射出了银白色的尿液,双腿也不住地抽搐着。

  之前还感到寒冷,可是一番刺激后,三女都是香汗淋漓,娇躯上产生了一层细密晶莹的汗珠。过了不久,李菁霞也被电流刺激得小便失禁,白艳妮自然没能幸免,在别人哗哗尿尿声勾引下,也忍不住尿了出来

  女人的体香、汗香,还有尿液的臊气,形成了复杂的气味,弥漫在这个小房间内。可是房间外,一群女人还在兴奋地运动着,踩着脚踏车,丝毫不知自己的运动,给镜子另一边的三女,带来了多大的折磨。

  三女还在痛苦呻吟的同时,房间门打开了。

  吴六走了进来,他的手里牵着一根细铁链,另一端是一个几乎赤裸的美女,全身只有一双紫色的吊带袜,还有就是密密麻麻束缚的白色麻绳。她就是高洁。

  高洁被戴上了紫色的皮质项圈,连着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就在吴六手里。吴六牵着行动不便的高洁,步履蹒跚地走进了这个淫靡的小房间。女人复杂的体液混合气味,让女检察官不禁皱了眉头,此时她的眼睛没黑布紧紧蒙住,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是听到声音,可以分辨出有三个女人,而且嘴上都戴着束缚物。三个女人痛苦的呻吟,让高洁听得心惊肉跳,也不禁呜呜呜地呻吟起来。一双保养不错的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臀部来回抚摸,高洁想要躲开,可是看不到东西,自己扭动身体,却引来吴六和那个神秘男

  人的调笑。

  “少爷,人给你带来了,请您慢慢享用吧”

  吕新送走了吴六,拉着高洁走到三女面前。高洁看不到东西,只能任由吕新拉扯着,屈辱地走过来,嘴里发出羞辱的呜呜呜叫声。

  迷失在性欲痛苦中的李菁霞,看到被束缚的高洁,惊呆了

  “发育的真不错,越来越饱满了”顺着孙丽莎的大腿根部,吕新的手慢慢向上滑到了最隐秘的三角地带,隔着丝袜和内裤摸着她饱满鼓起的下体。

  白艳妮此时清楚地看到女儿的下体在吕新的侵袭下,身体轻微的颤抖,脸色越来越绯红,呼吸也急促起来,不由得担心起来。自己那么矜持的淑女少妇,经验丰富,也不能抵挡吕新的调教,莎莎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如此被男人玩弄,激发起性欲后后果不堪设想。而且看到自己的主人毫无遮掩地爱抚自己的女儿,白艳妮竟开始有一点嫉妒了。

  穿着黑色的长筒丝袜,白艳妮端着早餐来到了餐桌旁:“主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需要倒奶了吗”

  吕新嗯了一声,从孙丽莎裙底抽回了自己的魔手,孙丽莎仍然喘息连连,竟有些意犹未尽。没有得到许可,在母亲的面前,孙丽莎只好继续尴尬地坐在吕新的腿上。

  听到吕新的命令,白艳妮把杯子放好,双手捏住自己的左乳,乳头对准杯子,轻轻用力地挤捏起来,没捏两下,乳头出射出了一股乳白色的细线,乳汁慢慢流进了杯子。分泌的量越来越多,越来越急,很快杯子就盛满了。白艳妮立刻换过一个杯子,继续存奶。

  吕新接过第一个杯子,拿到孙丽莎的面前:“人奶很有营养,来喝一杯吧”

  “不,不用了”孙丽莎看到自己的妈妈当着男人的面挤奶已经很难为情,此时母亲的乳汁端到自己面前,拒绝了吕新的要求。

  吕新出奇地没有强迫她,而是细细品尝起白艳妮的乳汁:“味道越来越香了,还是熟女的奶比较好喝啊莎莎,既然不想杯子里的,那就直接对着你妈的奶头吸奶吧。右边的乳房,还没出奶呢”

  “别,别让莎莎吸我的乳头。”白艳妮羞红了脸,先拒绝道。

  “不,不要,我不要喝妈妈的奶。”孙丽莎也小声抗议。

  “怎么,是要让我发火吗”

  吕新一板起面孔,母女俩都噤若寒蝉。先是白艳妮,乖乖地双手捧起自己的右乳,凑到女儿面前:“莎莎,听主人的话,喝奶吧。主人生气地话,可不得了。”

  孙丽莎也不敢抵抗,乖乖张开了嘴,吸住白艳妮的奶头,用力一吸。白艳妮不禁呻吟一声,乳汁立刻流出,进入女儿的嘴里。母亲的乳汁果然无比香甜,孙丽莎坐在吕新的腿上,用力地吸着白艳妮的奶水,慢慢地忘却的羞耻,吸得越来越用力,奶水出的也越来越快。白艳妮只觉得自己的乳头越来越硬,竟随着奶水地流出,不断娇嗔起来:“女儿,慢点啊,好强的刺激”

  孙丽莎终于喝完了母亲的鲜奶,剩下的奶水,白艳妮慢慢地挤到杯子里。这时,吕新手指拉住了白艳妮阴户外的金色圆环:“时间差不多了,可以拉出来享用了。”

  没等白艳妮回答,吕新已经用力。白艳妮啊的娇呼一声,圆环已经拉出,绳子上带着一个椭圆形的青枣被拉了出来。用于在白艳妮阴户内长时间的浸泡,原本是硬得青枣,已经被白艳妮的体液浸泡的软软的,体积膨胀了近一倍。绳子上并不是只有一个青枣,吕新继续拉着圆环后的细线,有一颗青枣被拽了出来,青枣的体积将白艳妮的阴道口撑成一个大大的圆形,每出来一个,就会让白艳妮刺激得颤抖一番。

  终于,吕新将青枣都拉了出来,没有想到,白艳妮看似平坦的阴户内,竟塞入了8颗青枣。青枣被取出后,解放了阴户内流出大量的淫水。

  “味道不错,很甜嘛”混合着白艳妮熟女的淫水香气,青枣香甜无比,让吕新赞不绝口。

  “来,你们母女俩也尝尝,一人一颗,不要抢啊”

  吕新笑着吩咐道。此时,孙丽莎只希望早点离开吕新的大腿,为难地看了看母亲。白艳妮哪里敢拒绝,乖乖地拿起了一颗青枣。自己的淫水,自己早就品尝过多次,白艳妮倒是没有什么心里负担,虽然在女儿面前,吞下自己的淫水有点为难,但为了不让吕新发火惩罚自己和女儿,她还是听话地把青枣放入口中。果然,一种复杂的味道,让白艳妮久久难忘,不禁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

  孙丽莎看着妈妈,也乖乖地吃起青枣来。虽然感到有点恶心,但是迫于吕新的因为,孙丽莎还是三两口吃掉了青枣。

  接下来的时间,白艳妮坐在了吕新空着的那条腿上,母女俩,同时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吃着早餐。吕新吃得津津有味,还不停地骚扰着母女俩性感的丝袜美腿,还有丰满诱人的美臀和下体。孙丽莎和白艳妮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地吃着早餐,只求快点吃完,躲过吕新的玩弄。

  吃过早饭,吕新开车送白艳妮到了派出所。

  白艳妮在办公室还没坐下,吕新已经悄悄溜了进来。反锁好办公室的门

  吕新迅速扒下了白艳妮蓝黑色的警裙。

  “在办公室,你别那么急啊。裙子脱下来,让人看到怎么办”白艳妮害羞地说着,却没有挣扎。

  脱下了警裙,白艳妮上身穿着蓝色短袖警服衬衣,下身只剩下了黑色的长筒丝袜和黑色高跟鞋,还有黑色的丁字裤。白艳妮穿什么内衣,都是吕新来选择的。

  今天能让她穿内裤,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唉,想死我了,昨天玩李菁霞,倒是把你给忽视了。让我摸摸看,是不是很渴望男人的肉棒。”吕新说着,左手已经隔着白艳妮的丁字裤,抚摸起她那突起的阴户。

  白艳妮的下体被剃光了阴毛,已经是一个白虎熟女。吕新没摸两下,下体就有了反应,淫水立刻浸透了黑色丁字裤的面料,映出了她丰满阴唇的大体轮廓。

  “你看,才两下子就已经流出淫水。真是越来越淫荡。”

  白艳妮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嘴,老老实实地任由吕新爱抚。她站在办公桌前,被吕新紧紧贴在身前,不得不屁股顶在办公桌边上,双手向后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上身也随之后仰,这个动作,正好让白艳妮挺直了黑色长筒丝袜包裹的美腿,下体也向前挺起,让熟女的阴户显得更加丰满凸出。

  吕新此时快速把白艳妮的黑色丁字裤拉到膝盖处,对准她露出的无毛阴户,插入了自己的手指。这是吕新的老习惯,先用手指给女人的阴户调情,让女人的性器受够刺激,达到最兴奋的状态,这样插入后,女人会受到更大的快感侵袭,随之而来的,女人的身体也会更加敏感,在和男人性交时更加卖力,更加投入,对于男人来说,这种发情的女人更是让男人的性奋的尤物。

  “啊啊快,下面受不了了”

  被吕新的手指玩弄的喘息连连,下体酥麻异常,身体极度敏感的白艳妮,已经无视自己的尊严,竟淫荡得渴求吕新的插入,来解决下体的饥渴。吕新听到白艳妮的哀求,却没有急于插入肉棒,而是加快了自己手指的幅度和频率,白艳妮立刻触电般颤抖起来,下体阵阵电流般的快意不断涌向全身,酥麻冲向大脑,让白艳妮也难以思考,满脑子就是幻想着吕新和自己性交时的淫靡画面,全身的感觉都变成了性爱时的快感。让白艳妮的性欲不断冲向一个又一个高峰,正是吕新的目的,所以他的手指运动地更加迅速了,这也使得白艳妮的下体也随之一前一后地扭动着,伴随着主人的手指,来进行着性交动作。淫水不断地流出,从手指在阴户的缝隙中,不断流出。顺着大腿,淫水慢慢流下,很快白艳妮的下体便亮晶晶狼藉一片

  “怎么样,饥渴难耐吧,求我插入吧”吕新笑着说道,同时抽出了自己的手指,还把黑色的园警帽戴在了白艳妮的头上。这样上身打扮整齐的女人,操起来更加让男人性奋。

  戴上警帽的白艳妮先是羞愧地低下了头,矜持了一番,但下体的麻酥瘙痒,如同成千上万的蚂蚁在折磨自己的阴道嫩肉,折磨自己的敏感带,面红耳赤的白艳妮还是咬咬牙,哀求道:“求求你,主人,插我吧。艳妮下面好痒,好难受,求求你,插入我吧用主人的大肉棒,用力插艳妮吧”

  长时间的调教,白艳妮慢慢适应了自己的性奴身份,说出这些羞耻的话,难为情的感觉也渐渐淡薄。此时,除了让自己饥渴的下体得到满足,白艳妮已经懒得思考其他任何问题了。只要能让吕新的肉棒插入,白艳妮已经不在乎其他任何事情了。

  终于,白艳妮看着吕新脱下了自己的警裤,拔出已经勃起的肉棒。看到吕新的肉棒,白艳妮竟感到无比的性奋。

  “啊”白艳妮娇呼一声,吕新那粗大的肉棒,用力刺入了她的阴道。

  “玩了这么多次,你的阴道还是那么狭窄啊,真是不错,让人越干越爽”

  吕新说着,用力地抽插起来。

  白艳妮羞得说不出话来,紧紧咬着嘴唇,任由吕新大力地抽插,身体被肉棒的抽插带动,也前后摇摆起来。吕新接着抱住白艳妮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大腿,将她的下体抬了起来,继续用力地抽插着。白艳妮裸露的翘臀悬在半空,双腿失去了地面的支撑,在吕新的抽插下,无力地来回摇摆,小腿摇摆剧烈,竟将左脚的高跟鞋也挣掉了,露出了黑色丝袜包裹的嫩足,在空中来回划着优美的弧线。

  “用力,用力”白艳妮此时已经完全放弃自己的尊严和矜持,任由吕新肆虐自己的性器官,嘴里也开始不住地呻吟,呼喊着淫荡的词汇。在自己的办公室,白艳妮倒是比较放心,因为派出所装修用的都是上好的隔音材料,外面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用唔唔”

  看到白艳妮娇羞的表情,吕新性奋异常,用力吻住了她的小嘴,接着自己的舌头伸进女警官的小嘴,和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玩起性感的舌吻。嘴被吕新的舌头封住,白艳妮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依依呜呜的含糊不清的词语,似乎是渴求男人的性爱,又像是做爱时的浪叫。

  “嘿,嗯,唔嗯,嘿”吕新喘着粗气,用力地抽插着,尽情肆虐熟女白艳妮的阴户。每一次都是将肉棒顶到

  白艳妮阴道深处,冲击着女警官的花心。

  阴蒂在肉棒地摩擦中,发生极大的反应,已经慢慢肿胀,使得摩擦力产生更大的作用。吕新突然感到,熟女的子宫涌出一股强烈的暖流,很快这种粘稠液体和淫水混合弥漫,在白艳妮的阴道内肆意泛滥起来。当吕新的肉棒向外抽出时,连带着乳白色的粘稠物也不断流出。

  吕新摸了摸白艳妮的大腿根部,手指上沾满了白艳妮小穴内的混合汁液,立刻兴奋地说:“艳妮的身体真是越发的淫荡了,我还没射精,你自己就射了。来尝尝自己的阴精吧”

  白艳妮此时微闭双目,满面红霞,丰满的胸部因粗重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看到主人的手指伸来,也懒的多想,张开动人的小嘴,伸出舌头品尝自己下体的分泌物。

  “怎么样,香吗”

  “唔嗯,嗯”白艳妮含糊不清地点头表示同意,羞得低下俏脸,熟女淫邪且有娇羞的媚态,让吕新看得心花怒放。他抽出了自己的阳具,接着将白艳妮黑色长筒丝袜包裹的美腿抬到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