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激

  白艳妮再一次惊呼一声。不知是谁,此时居然把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屁眼,玩弄起她的后庭来

  前后两个洞都塞入了手指,疯狂地抽插着,剧烈刺激下,白艳妮不由得夹紧双腿,做出最后的反抗。可是自己的双腿立刻被下面摸自己小腿的男人抓住,众人竟齐心协力,分开了白艳妮的双腿。一个蹲着的男人之前还摸着白眼你的脚踝,此时也索性脱下了白艳妮右脚穿着的银灰色高跟鞋,抚摸起她的脚心。来自脚心的电流刺激,让白艳妮全身抽搐,既难受又瘙痒,竟不由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白艳妮只觉得自己置身地狱一般,羞辱万分

  不知过了多久,白艳妮的下体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双腿站立着却软绵绵地如同踩在棉花上,阴道内不断地涌出淫水,自己却无法收缩阴户,抑制蜜汁地喷涌。可是四周的男人,却如同不会疲倦一样,没有任何停手的迹象。白艳妮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一群群男人的揩油。自己下面的两个洞,阴户和肛门,不断地被男人的手指插入、抽插,当一个男人手离开后,立刻就会有另一只手抢上来,将手指插入自己的洞洞。电流刺激着阴道的嫩肉,也刺激着肛门内的嫩肉,白艳妮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终于,地铁停了下来。有人离开,有人上车。白艳妮感到周围轻松了不少,一些人离开了,其他人也不敢在地铁站露骨地性骚扰女性。自己右脚的高跟鞋掉在地上,白艳妮低头找到后,伸出丝袜包裹的右脚,伸进鞋里,穿上了高跟鞋。

  虽然大多数男人都离开了,可是几个胆子大的,贴着白艳妮比较紧的,咸猪手仍然紧紧抚摸着她的丝袜美腿。吕新下车了。白艳妮看到吕新丝毫不看自己,直接下了车,她明白,自己必须跟在主人身边。可是,几个男人的手还在自己的腿上,屁股上,那个戴眼镜的男青年,居然大胆地又把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

  白艳妮想要下车,却被几个男人夹在中间,无法走开。

  “住手”情急之下,白艳妮大喝一声。毕竟是女警官,平常对于地痞流氓,白艳妮的威严还是有的。虽然没有穿着警服,可是这一大喊,还是把众人吓住了。

  那个大胆的眼镜男,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到有了空间,白艳妮不敢逗留,穿好高跟鞋,拉下被众人扯到腰间的短裙,快步下了地铁。

  那个坐在地上的眼镜男,半天没有站起来,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仔细贪婪地注视着,手指上晶莹的一大片,那是来自白艳妮下体的蜜汁

  正文 46。落入陷阱的女检察官

  吕新和白艳妮都没有出地铁站。在候车厅的公厕内,一个马桶的隔间里,吕新脱下了白艳妮腿上的白色发电连裤丝袜,不过白艳妮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如释重负的感觉,吕新已经双手抱住她的大腿,抱起她的娇躯,将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阴道。白艳妮双腿悬空,脚上的银灰色高跟鞋也已经被脱掉,身体被夹在吕新和墙壁之间,分开双腿露出的阴户只能任由吕新的肉棒肆虐。

  白艳妮不敢大声呻吟,浪叫只能拼命地忍在肚子里,最后发出嗯唔的叫声。

  似乎是众人的揩油,让吕新更加性奋,吕新此时的活塞运动前所未有地剧烈,白艳妮被夹在中间,身体悬空,只觉得自己如同天上的风筝随着吕新的抽插来回晃动。身体毫无平衡可依赖,白艳妮不得不紧紧搂住吕新的肩膀,双腿由于下体的剧烈刺激,本能地夹住吕新的腰。

  “被那么多男人摸来摸去,是不是感到很性奋”吕新一边抽插,一边性奋地问道。

  白艳妮就像是处在地震中心的芭比娃娃,连说话都困难,哪里还能回答问题,只能羞红脸,默不作声,算是默认。

  “从来没有想到吧已经是年过四十的熟女肉体,还能得到众多男人的眷顾,真是天大的荣幸。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女人,可以像你这么幸福,有这么多男人的爱抚”吕新看到白艳妮娇羞的表情,更加性奋,一边调戏着,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白艳妮几乎要被夹断了骨头,不由地浪叫起来。

  “唉,我好像听到女人的声音”

  这时,两个男人的脚步声传来,其中一个男人似乎听到了白艳妮的浪叫,好奇地说道。吕新和白艳妮是在男公厕内做爱,之前公厕内没有人,可这时进来两个男人,吕新不禁停止了抽插运动,将自己的肉棒顶在了白艳妮的阴道深处。白艳妮更是不敢发出声音,紧紧地抱住了吕新,双脚仍然无法着地。

  “切,是你小子刚才摸女人摸的太久,产生幻觉了吧”另一个男人笑着回道。

  “可能真是幻觉,这个男厕所内怎么会有女人呢不过,刚才那个白丝袜少妇,还真是骚啊,被那么多男人在下身来回摸,居然不反抗”

  “那是被我们摸的很爽,根本不想反抗。老师上课不是说过嘛,有一种性变态心理,就是喜欢露出自己的下体,渴望被人骚扰,从中得到快感”

  两个男人似乎是进厕所小便的,一边尿着,一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语气中透出无比的兴奋。

  吕新再看怀里的白艳妮,这个少妇早已经羞红了脸,无地自容的表情充满了那张成熟的俏脸。她自然明白,男人嘴里所说的那个骚货,自然就是自己。

  两个男人离开了,公厕内再一次传出少妇被猛干的呻吟

  回到宇文轩的实验室,白艳妮步履蹒跚地走向一把长椅,躺倒在上面再也爬不起来,大腿上满是吕新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

  吕新直奔实验台,向宇文轩问道:“宇文大教授,您的试验如何了”

  宇文轩仍然一脸的冷静,但是眼中难掩兴奋:“看看试验台上,这姐妹俩的腿就知道了。”

  吕新仔细看去,李丽霞、李菁霞姐妹俩,穿着白色的护士裙白色的连裤丝袜,仍在吃力的走着圆圈,再向姐妹俩的丝袜腿看去。

  没有穿着高跟鞋的姐姐李丽霞,脚上只有白色连裤袜的包裹,走起来显得笨拙而缓慢,但是连裤袜上还没有任何异常。

  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妹妹李菁霞,护士短裙下面露着白色裤袜包裹的大腿上,已经出现了浅黄色的水迹,浅黄色的水迹此时还在慢慢向下蔓延,已经过了膝盖,向小腿上的裤袜发展。

  姐妹俩仍在行走,但是吕新已经明白了一切,没穿高跟鞋的李丽霞还没有尿出来,穿着高跟鞋的李菁霞,此时已经小便失禁,而且还尿出了不少,不但浸透了白色连裤袜的裆部,尿液还在顺着大腿向下流淌。

  吕新性奋地说道:“真是想不到,出去了4个小时,你的试验结果已经出来了”

  宇文轩此时语气中也充满了兴奋:“比我想象中要顺利的多。而这对试验品也相当不错,穿着衣服后,仍然保持着良家妇女的矜持。穿高跟鞋的妹妹坚持了3个半小时,一直坚强的忍耐 着,看到她忍尿的表情,连我都肃然起敬。不过最终还是尿了出来”

  顿了顿,宇文轩继续说道:“看看,这个没穿高跟鞋的姐姐,此时虽然肚子里憋满了尿液,膀胱鼓得随时要爆炸一般,可是,她仍在坚持着。她们用行动,保证了我的试验数据的严谨性”

  吕新看着,李丽霞果然脸上流露出痛苦,膀胱此时肯定已经产生了刺痛感,可是少妇的矜持,仍让她继续坚持着。妹妹李菁霞已经小便失禁,尿骚味,李丽霞同样可以闻到,而且这股臊气同样不断刺激着李丽霞的尿道。

  忍耐,继续忍耐,李丽霞不断地强迫自己,随然她已经明白这是徒劳,可是想到若是尿出来,自己的一切行动就要被当作试验品公布出来,那是多么羞耻的事情,李丽霞本能地继续忍耐下去,步履蹒跚地走下去。

  李菁霞在半个小时前尿了出来,此时羞辱之极,不由流下了眼泪。她只能寄希望于姐姐,姐姐脚上没有高跟鞋,走起来确实要比自己轻松一些,对于膀胱的压迫会小很多,希望姐姐可以坚持下去。6个小时,此时已经过了一大半,只要再坚持2个小时,实验结果就不会公布,自己站着小便失禁的羞辱录像,就不会传出去。虽然这个任务很难完成,但是只要姐姐还在忍耐着,李菁霞就还保留着一丝希望。

  宇文轩盯着电脑屏幕,上面详细地记录着姐妹俩的各项身体数据。突然,宇文轩冷笑道:“不穿高跟鞋的就要忍不住了,就要尿出来了”

  吕新不明所以,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我看她还没有痛苦地表现嘛”

  “呼吸急促,肾上腺分泌加剧,心跳加速,血压升高。李丽霞已经到极限了”

  果然,李丽霞此时膀胱的刺痛感越来越强,下体也开始麻木。李丽霞惊恐地暗叫不妙,不由地开始努力收缩自己的尿道。不过,尿道此时也慢慢地失去知觉,李丽霞的下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

  “唔”李丽霞痛苦地叫了一声。

  一股浅黄色的液体从自己的尿道射出,李丽霞剧烈颤抖起来。憋尿时间太长,尿液射出来的力度很大,透过白色内裤和白色连裤袜,直接射到护士短裙的下摆上。尿液顺着护士短裙下摆滴下来,正好落到李丽霞白色丝袜包裹的脚面上,很快浅黄色的尿液浸透了李丽霞的丝袜玉足。

  李菁霞此时看到姐姐腿上的白色裤袜,开始被浅黄色的尿液浸湿,而姐姐脚上的丝袜也被尿液浸透,心中一阵绝望,自己和姐姐最终都没有挺过6小时,而自己作为试验品,将会让所有人看到站着失禁的窘态

  宇文轩此时也不禁欢呼起来:“看看吧,我的试验成功验证了我的理论。高跟鞋真的会增大尿道的压力,真的会让女人更容易撒尿”

  随即,宇文轩又回复了平静:“你们可以下来了。试验就到这里了。下个周末,进行第二次试验”

  姐妹俩听到还有第二次试验,大吃一惊,就连吕新也奇怪地问道:“怎么还要试验,不是出结果了嘛”

  “医学试验,最重要的就是严谨,一次试验得出的结论,怎么可以就当作最终结果。多次试验,多次论证,才能获得真理”

  宇文轩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听得吕新直头疼:“好了好了,宇文大教授,不要在对我弹琴了,下周末,我再把人带来就是。时间不早了,我要带我

  的三个女奴回去了晚上还有正事呢”

  宇文轩忙着统计自己的试验数据,头也不回地说道:“嗯,我就不送你了。

  记得把司马伯父送来的东西带回去。你晚上要用的“

  中间已属废话,不再叙述

  幸福小区外,吕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

  “嗯,到时间了,可以进去了。”吕新自言自语着,发动了警车。

  半夜三更,或者是凌晨,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候,吕新穿着整齐的警服,开着车进了幸福小区。小区值班室的保安,一看是警车,立刻打开了大门。警察办公,最忌讳有人问来问去,这里的保安深知这一点,连话都没敢说一句,就放行了。

  很顺利的将警车开到一楼30层的住宅楼下面,吕新下了车。这时,很奇怪,吕新的手里是一双白色高跟皮靴,一双外表很普通的高跟皮靴。

  进了大楼,吕新一边走一边抱怨:“这个吴六也真是的。大半夜的让我来调换一个女人的长筒靴。如果这个女人不够性感,我可绕不了她”

  进入电梯,直接到了顶层30楼。

  “3002,是这里了。”吕新走到一家住户的门前,拿出之前吴六给的钥匙,很轻松的打开了防盗门和里门。

  上面这些,是不是看起来比较无厘头我们从头说起。

  吕新来的这一家,住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审问贾南的女检察官高洁

  高洁逐步发现陈玉森的死亡很蹊跷,便盯上了疑点最大的贾南,而通过贾南,高洁觉察大他的背后还有着更大的秘密。如果在调查下去,越来越多的东西被挖掘出来,自然就要牵扯到中远集团,这个带有黑社会社团性质的大集团。吴中远认为应该对付高洁了,便给吴六下了命令,而吴六找到的执行人,就是现在走进高洁家里的吕新

  现在的主人公是吕新,我们还是继续看看吕新在做什么。

  进了高洁的家,吕新小心地检查了每一个房间。只有高洁一个人居住,而此时的女检察官还在熟睡。吕新悄悄地走到高洁身旁,生怕惊醒熟睡中的检察官。

  从口袋里,吕新拿出了一块白色手帕,上面沾着迷药。高洁的口鼻被捂住后,很快就昏迷过去,接着吕新把一颗蓝色药丸塞入高洁的小嘴,药丸很快溶解,顺着唾液被高洁服下去。吞下安眠药,高洁至少要熟睡3个小时。完成后,确保检察官不会醒来,吕新大胆地回到客厅,打开了日光灯。

  “布置的不错,挺有品位。”吕新说着,在玄关的鞋架上,找到了一双白色高跟皮靴,和自己手里的这双一模一样

  “不愧是专业手笔,和高洁穿着的长靴一模一样,连靴子上的折痕都完全吻合。”吕新说着,按照原样把手里的白色高跟皮靴放到鞋架上,而原来的那一双,吕新先放到了门口,等离开时带走。

  “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美女检察官,是否名副其实”吕新说着,大胆地进了高洁的卧室,直接打开了卧室的灯。

  高洁昏迷中,自然不会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旁。吕新掀开盖在她身上的毛毯,不由地惊叹一声:“果然是个尤物”

  身材自然不由多说,但看高洁此时穿什么,足以让吕新喷火。一般来说,女人在卧室里都是穿着宽松舒适的休闲服。而此时侧身躺在床上的高洁,却是穿着黑色的莱卡美体紧身长袖上衣,腰上还穿着黑色美体束腰,性感的双腿穿着黑色九分紧身裤,紧紧地绷在身上,显然是为了修塑自己的美腿

  “难怪吴六说我占了个大便宜,这么个尤物,睡觉还要塑身,吴六还是真是照顾我了”吕新性奋地吞了吞口水。

  高洁从熟睡中昏迷过去,丝毫不知自己正在遭受的侵犯。吕新把高洁的身体翻过来,让她仰面朝天躺着,随后开始检验起女检察官的身体来。

  “嗯,不错,不算太瘦,一把骨头摸起来没感觉。还是这样有弹性的身体好。”

  吕新摸了摸高洁的肩膀,随后一点一点地摸捏着她的双臂。注重锻炼保养的高洁,双臂富有弹性,既没有过分的瘦削,也没有影响美感的结实肌肉。

  “手指修长,皮肤白皙,也很不错。”为了不然高洁感受到自己曾受侵犯,吕新忍住自己的欲望,没有脱下她的紧身上衣和束腰,直到摸到了她的双手,才验证了她的白皙皮肤。

  “奶子也很大嘛,比起白艳妮的大出不少。改造了几个月,白艳妮的乳房还是赶不上的你的豪乳啊”吕新不住赞叹着。此时,他的魔手已经抓住了高洁的乳房,隔着黑色紧身上衣,不住地抓捏着。高洁的乳房确实熬人,吕新通过和自己几个性奴的比较,确定高洁的乳房是最大的。估计是坚持穿戴塑身内衣的结果,高洁的双乳竟没有赘肉,结实而富有弹性,如同正在发育的少女胸部。

  睡觉时,高洁没有戴胸罩,此时透过黑色紧身上衣,可以清晰地看出她那两粒乳头的轮廓,在吕新的抓奶过程中,乳头很快有了反应,已经挺立起来。本能的反应,熟睡昏迷中的高洁,竟也嗯嗯地呻吟起来。

  “唉,看来平时身

  为庄严的女检察官,你和白艳妮一样,压抑地太久了,我才摸了两把,就开始本能地浪叫了。不过,你放心,等你到了我的手里,保证你完全释放出来”听到高洁的呻吟,吕新不禁感叹起来,性奋地说道。

  上身穿的严实,吕新不好脱,不过高洁腿上就穿着塑身美体的黑色莱卡紧身九分裤,这就容易多了。吕新猴急地把高洁腿上的黑色紧身裤扒到了膝盖处。晚上睡觉,高洁竟连内裤都没有穿在里面,下体立刻展现出来。

  “下体是标准的倒三角,阴毛很旺盛,说明性欲旺盛。嗯阴唇也很肥厚奶奶的,怎么外表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