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有。”

  “那你性欲是怎么发泄的,是不是靠兽交来解决”吕新继续拿这些话语来挑逗她,手里也在不停地玩着她的丝袜脚。

  “不,不是我不是变态”白艳妮被问的满脸通红。

  “那你是怎么发泄的”吕新看她不说,就用手指轻轻地挠她的脚心。

  “哈哈快停手哈停手”白艳妮痒得直想缩脚,可双脚被捆,抽不回来,只能扭动小脚,“自慰我都是自慰,求求你,快停下来,我不行了。”

  “那你详细的说说,你都是如何自慰的”吕新停手了,但他虽然头戴丝袜,却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白艳妮的丝袜玉足。

  “我在网上购买了假阳具,每当我寂寞难耐时,我就偷偷地拿出来,插进自己的阴道,来回抽插,就像和老公做爱时一样”白艳妮轻轻地说着,吕新舔脚使自己可怕的感到丝丝快感从脚尖到小腿,经过大腿一直到达自己的阴部,居然继续渗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这种感觉比之前的电击还要刺激。

  “假阳具没有真实感,你是不是在插过后,感到很空虚是不是希望有个男人来干你”

  “是是的我会感到空虚,我希望男人来干我,我需要真正的男人的阳具插进我的阴户。”知道无法争辩,白艳妮索性顺着吕新的意思说,免得再受到其他的挑逗。

  “好,那你看到年轻精壮的男人,是不是就会产生性幻想,希望他们脱下裤子展示自己的阳具,渴望他们把阳具插进你的阴户里。”

  “不,不是呜呜是,是的,我渴望有男人干我,看到男人,我就会兴奋,我就会有性幻想。”

  “看到了我,你希望我如何干你呢”说着,吕新竟张嘴把白艳妮的小脚的三根脚趾含在嘴里,如同吮吸着美味的冰棒。

  “不要我不”看到自己的脚趾被色狼猥亵,白艳妮说不出的恶心,但知道自己的挣脱无望,只好继续顺着他的话说:“看到你我渴望看到你的鸡巴,我希望你把鸡巴插进我的阴户,让我高潮,让我满足。我12年来,最希望的就是你来操我。”知道自己说的一切都被拍摄下来,白艳妮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白艳妮刚说完,吕新立刻停止,站了起来,这个举动把白艳妮吓了一跳。吕新三两下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露出了粗长的阳具,这个阳具几乎可以和欧洲猛男的媲美。

  “你,你要干什么”白艳妮惊恐地向后做着徒劳的挣扎。

  “既然你渴望了12年,今天我就来满足你啊你张开大腿不就是我来干你吗来,我解开你腿上的胶布,不然你身体不能动,我干你和玩性爱玩具有什么不同。”

  白艳妮脚上的胶布被撕开了,不容她伸腿踢,吕新就抓住她的大腿,往后一拉,把白艳妮从椅子上拽到地上。吕新蹲下来,将自己的小弟弟对准白艳妮已经湿润的阴户,直直地冲了进去。白艳妮啊的一声,自己的双手被捆在身后,无法挣扎,这一下刺激竟使得她条件反射地夹紧了双腿,死死的夹住了吕新的腰。

  吕新毫不怜香惜玉,立刻开始了猛烈的抽插攻击。白艳妮上身拼命的扭动,双腿却本能的夹紧,并且在性器官的刺激下不停地颤动,如同触电一般。这个时候,白艳妮的女儿孙丽莎被蒙着双眼,也无法听到房间的一切声音,这倒使得白艳妮暗暗的庆幸自己的女儿没有看到自己和一个男人被迫苟合的场面。

  “看来你以前用的阳具不够粗啊,阴道到现在还是比较狭窄的。在我玩的老女人里,你40多岁了还可以把阴道保养的那么好,真是难道啊,上次干的那个空姐,才31岁,阴道都比你的要宽大的多。那么好的阴户,如同不到30岁的少妇的,真是没有白费我们的心血啊。怎么样爽不爽”吕新一边剧烈的插,一边拿话语挑逗女警官。

  两人的小腹不停地的接触到,吕新每一下也尽量的深入,使得白艳妮感到他的阳具快要插到了自己阴道的尽头,几乎要插入子宫了,强大的性快感,即使是老公在世也没有享受过的。吕新下意识的捏自己的臀部,白艳妮知道自己要说吕新希望录下来的答案:“是啊,太太爽了。你的鸡巴太长了,快顶到我的子宫了。这是我最幸福第一次,从来没有过那么痛快的感觉。”虽然说的难为情,但白艳妮心里明白自己说的都是实话。

  “果然是骚货,达到高潮了吧,看你的乳头都硬了”说着,吕新解开白艳妮身上的上衣,把文胸一扯,解放了两个乳房,乳头已经红的要发光了。吕新开始捏着两个乳头说:“我要射了,你是要射在里面还是外面”

  “快,快拔出来,求求你射在外面。”想到一个流氓强奸了自己,还要把精液留在自己的体内,白艳妮几乎要崩溃。

  “只要你求我射在你的嘴里,求我让你吃我的精液,那我就拔出来。”吕新没有给白艳妮考虑的时间,他又抽插了一次,担心射精的白艳妮赶紧点头。

  “求求你,我要吃你的精液,求你射到我嘴里,求你”白艳妮哭喊道。

  “好吧,骚货,我这就满足你”吕新说着,可下身丝毫没动,“你的阴户太长时间没被男

  人插,我的一进去,你阴道收缩的厉害,我拔不出来了,你放松点,慢慢地松弛下来。”白艳妮只好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让自己的下身放松

  吕新这个时候可没有打算让白艳妮放松,他的双手捏着白艳妮的红润的乳头一紧一松或者直接用双手抓住来回拨动,这一切动作只会使白艳妮的神经紧绷,性的快感一阵阵传向下体,阴户刚刚要松弛,却又再一次收缩。终于,一阵暖流向自己的子宫冲去,白艳妮感到全身触电。她全身一软,阴户居然放松了这个流氓最终还是射在了自己的体内。

  吕新满意的拔出了自己的阳具,居然还是硬直的,没有因为射精而软下来吕新拨弄着自己的阳具,在白艳妮的面前如同时是炫耀着自己的神兵利器:“骚货,刚次真是不好意思,没有办法拔出来,你的阴道也太紧了。不过,不要遗憾,不是想吃我的精液吗我还可以射的,张开嘴,我把剩下的全射你嘴里。”

  “不要,你这个变态,谁要喝你的精液,恶心的家伙”白艳妮大声的骂着,被别的男人在自己的下体里射精,对于女人就如同失去了自己的贞操,白艳妮此刻已经崩溃,失去了理智。

  “好啊,你不吃,我的精液不能浪费,那就送给你的宝贝女儿莎莎,我和她初次见面,这就当是见面礼了。你来决定,是射阴道还是嘴里啊”吕新说着已经转身,仿佛这就要去干孙丽莎。

  白艳妮看到女儿要受辱,只得屈服:“不要伤害我的女儿,她还是女孩子,这样会让她怀孕的。求求你,射到我嘴里我想吃精”女警官最后的声音几乎发不出来,眼泪夺眶而出。

  “这才乖嘛,把嘴张大,来给我口交,不到我射出来,就不许停”

  吕新把阳具插进白艳妮的嘴里,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在白艳妮的嘴里,他享受的不是在狭窄空间内的猛烈活塞运动带来的快感,白艳妮的香舌每一次被迫舔到阳具,尤其是舌尖接触到龟头时,带来的奇妙刺激是难以形容的。就这样,白艳妮慢慢地为吕新口交,自己的舌头碰到吕新的滑滑的龟头时,居然给自己带来了可怕而又奇妙的快感。白艳妮竟开始慢慢地融入其中,享受这种快感。就在快要迷离,失去意识时,吕新抓住白艳妮的头,将自己的阳具深深地插了进去,而且固定白艳妮的头无法后退。一股粘稠的精液顶进了白艳妮的喉咙口,引得白艳妮一阵阵反胃,她拼命想把这些粘稠液体吐出来,可是吕新将自己的头摁的那么紧,几乎要窒息了没办法,白艳妮只好尽力将这些恶心的东西往肚子里咽。

  “别客气,尽管往肚子里咽,还有的射呢,保证喂饱你”吕新不顾白艳妮可能窒息的危险,用力按住她的头,逼着她把精液拼命往肚子里咽。

  又是一炮,一股粘稠的精液射在了白艳妮的嘴里,精液塞满了白艳妮的嘴,少许的白色粘稠液体从她的嘴里溢出,在白艳妮的嘴角形成了一条乳白色的线

  射完了这一次,吕新把阳具从白艳妮的嘴里抽了出来,白艳妮刚深吸一口气。吕新居然对准她的脸又射了一次。精液全部留在了她的脸上。吕新那巨大的肉棒终于软了下来,白艳妮此刻也没有了羞辱的眼泪,她已经精疲力尽了,被吕新放开的女警官侧身瘫倒在地板上。吕新一边拿面巾纸擦拭着自己的下身,一边笑着挑逗白艳妮:“骚警花,满足了吗真是个天生让人干的尤物,好久没有操一个女人操的那么爽了。你做爱之后,那疲惫的样子还真是性感啊”

  说话间,门开了,把吕新吓了一跳,原来是吴锦打开锁进来了。

  正文 第二章 户外的调教

  “你小子终于回来了”吕鑫的鸡巴此时终于软了下来,“吓我一跳,和你这个后妈干什么了,那么长时间”

  “还能干什么,她不就是来关心关心我,让老头子看看她这个后妈有多么称职。”吴锦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脱衣服,精疲力尽的白艳妮一看就明白了,自己即将遭到另一个色狼的蹂躏,身体下意识地开始向后蠕动,可是白艳妮的两条腿刚刚向后挣脱,吕鑫抓住她的两个脚踝,又给拉到了自己的胯下,两只手拼命的抚摸着她穿着白色裤袜的大腿。

  吕鑫一边摸一边跟吴锦开着玩笑:“你小子,是不是又把李晓雯这个骚货给干了,要不怎么那么长时间不上来。要是你已经爽过了,这个警花今晚就归我了啊”

  “咱可是和老头子约法三章的,他的女人我不动。前几次都是在我后妈家里下了药才敢干,要是让后妈知道我乱伦,老头子能饶了我在这里,我可没那个胆子。刚才啊,她愣是给我收拾了卧室,还一个劲地批评我,要求我不要看那些s类的录像。还真拿我当她亲儿子了啊操”吴锦脱光了上衣,腿上的运动短裤却脱。

  “锦少,在坚持几天,现在看来你老爹已经对李晓雯没什么兴趣了。等他腻了,一句话放下来,那李骚货不就是咱们的了吗”吕鑫看到吴锦脱的差不多,就把白艳妮扔下,自己站了起来,“好了,别想你那个后妈了。现在警花归你了,你是准备玩室内,还是野站啊”

  “白阿姨这样的警花少妇,向你这么操,对人民警察太不尊重了

  人家那么久没有得到男人的鸡巴了,你就像嫖妓一样,架起大炮就射,人家能满足吗要玩出点花样来,要让白阿姨好好的享受不寻常的性爱。”

  “呜吴锦你要干什么快放了我,我不要和你做爱”白艳妮听到吴锦的话,竟鼓起了勇气大声训斥,同时两条腿不知如何来的力量,居然用力支持自己站了起来,拼命地向后躲。她的行动让吴锦和吕鑫大吃一惊,吕鑫没想到,自己干了她那么久,自己的小弟弟都因为射的太多硬不起来了,这个警花居然还能挣扎着起来。

  “你想不做就不做了,老子下面鼓了那么久,不在你身上射了,非炸了不可。”吴锦说着,逼近白艳妮,试图抱住她。白艳妮趁吴锦靠近,把握时机对着他的下身踢出一脚,可惜她多少年都是在派出所做民警,刑警练的那些功夫她早就荒废了,这一脚还是跟着电视里学的女子防身术,对付吴锦吕鑫这样的流氓,实在是有点业余。吴锦也是太小看这个女警,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腿,踢过来时自己侧身也没躲开,小弟弟没踢到,大腿内侧结实地挨上了。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头部正好碰到了之前白艳妮小便失禁流下的那一滩尿。

  “贱货,还看伤人”吕鑫大怒,对着白艳妮的小腹就是一拳,疼得白艳妮侧身倒地,身体蜷成了一团。吴锦站起身来,抓住白艳妮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骂道:“骚货,老子让你爽,你居然还伤人,害我刚才还尝了你的尿。对圣水黄金之类的变态东西,我可不感兴趣,不过,现在我也让你尝尝自己小便的味道。”

  说着,吴锦把之前白艳妮穿的黑色内裤和连裤袜从地上捡了起来,又放到那滩尿里,把原来干的地方全部浸湿,捏开白艳妮的小嘴,先塞黑色内裤,再塞连裤袜,白艳妮的嘴可受了嘴里,尿臊味直往她的肚子里灌,一阵阵的恶心泛起来,又被灌进肚子里的尿给压了下去,呛的警花眼泪都下来了。黑色的内裤,黑色的连裤袜被吴锦一点点塞进了白艳妮的嘴里,直到完全塞入,吴锦像吕鑫那样,捏着她的双唇使她的嘴完全闭合,再用白色的胶布封住了她的嘴。白艳妮痛苦地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泪鼻涕不停地流了下来。吴锦和吕鑫可没有怜香惜玉,吕鑫这时给她脖子上套了一个白色的皮项圈,项圈固定的是一根一尺长的橡胶棒,棒的两端是两个白色的皮铐。套好了皮项圈,吕鑫从后面解开了白艳妮的双手,和吴锦一人一边,把白艳妮的双手铐在了橡胶棒的两端,这样看起来好像是白艳妮在举手投降。吴锦抓住皮项圈前面的铁链,像牵狗一样把坐着的白艳妮给拽了起来,吕鑫把之前穿在白艳妮脚上的高跟鞋拿了过来,吴锦摆摆手说:“别让这个骚货穿高跟鞋了,不然再给我一脚,我可受不了啊”

  “有道理,不过这么拉出去,脚上只有薄薄的丝袜,别把这性感的小脚给弄伤了,我还要用她的丝袜脚足交那”吕鑫说道,“你等一下,我用办法了”

  说完,吕鑫进了关孙丽莎的小房间,把孙丽莎脚上白色的中筒棉袜脱了下来,出来给白艳妮强迫着套上了,说道:“这样就没问题了,不过锦少你要小心,千万别把骚警花的性感小脚弄伤了,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准备好了一切,吴锦牵着白艳妮出了自己的别墅小楼,已经到了深夜,这样的高档住宅区连路灯也关了一大半,仅有的几盏发出微弱的灯光,烘托出了一种很暧昧的气氛。白艳妮被拉出来后,拼命地挣扎,发出呜呜呜的呼救声。吴锦一边走一边说:“别费力气了,现在是深夜,不会有行人,这个住宅区的保安全部是我们公司的人,他们知道我有野外调教性奴的习惯,你没穿警服,谁都会以为你是我找来的野鸡,谁会理会你啊。这里的监控录像都是罩主要几条路,咱们走的小路不会被拍摄到的。总之,你不要浪费力气了,把力气省下来,一会和我做爱不是更好。”

  就这样,白艳妮被吴锦牵狗一样带到了小区的公用泳池。这个高档小区自身配备了高级健身俱乐部,同时也对外开放,配备的泳池设有专门的更衣室和浴室,24小时供应温水沐浴。吴锦把白艳妮先来到浴室,从头到脚把她给淋了个透,说这是防止她一会下水腿抽筋。出了更衣室,到泳池边上,夜里的凉风一吹,冻得白艳妮直打哆嗦。吴锦突然抱住白艳妮的腰,把她拦腰扛了起来,扔进了泳池。白艳妮吓的拼命挣扎着站了起来,原来这个是儿童泳池,水只到她的臀部。吴锦也跳了下来,一手抓住白艳妮的一个乳房,把她推到泳池边上,狠狠地蹂躏着她小巧玲珑的乳房。

  “真是会遗传啊母亲的乳房那么小,女儿的就那么大你从小给她拿什么补的啊”一边享受警花的双乳,吴锦一边调侃着警花,“当年,要不是丽莎用她的巨乳勾引我,我怎么会对十几岁的小姑娘下手。虽说我喜欢玩处女,但我可是有原则的,从来不霸王硬上弓,都是给足了钱,人家愿意献身才玩。吕新那个家伙比我变态,虽然他喜欢玩强奸,可他偏好玩你这样的少妇熟女之类的,按他的话说,他不希望给少女们留下青春的阴影。丽莎是我强奸的第一个女人,但我要说明,如果当时她不是那对巨乳勾引我,我也不会破坏原则。话说回来,对你女儿来

  说,第一次就可以尝试到我这么威猛的男人,也是很幸运的事啊为了报答你的女儿,为了报答你把我弄进了劳教所,我决定今天好好地让人享受男人的滋味。寂寞了十几年,我让你彻底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