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5美元”

  “10美元”

  20美元

  50美元

  看着金额在不断的上涨,吕新心花怒放。最终,拍卖金额定格在了460美金,一个韩国的大学生,买到了中国女警官的丝袜,腿上的一双,嘴里的一双。

  完成了拍卖,吕新解开了白艳妮的眼罩和束缚带,小心翼翼地取出她嘴里的白丝袜,褪下了她腿上的肉色裤袜。整个过程,白艳妮毫不知情,她只以为这是一次蒙眼调教而已

  正文 23。粉红色的女舞者淫辱授课

  疲惫的白艳妮和吕新回到了家里。嘴上不说,但白艳妮确实在数个小时的列车上得到了满足。打开房门,客厅里的玻璃容器内,女舞蹈教师李菁霞戴着氧气罩悬浮在催情液体中。被浸泡了一天一夜,李菁霞赤裸的躯体已经变成了粉红色,这是性欲旺盛的颜色。白艳妮看到昏迷的李菁霞,吓了一跳,没有任何反应,难道已经死了吕新也不放心,赶紧打开阀门,放光了容器里的液体,打开小门把李菁霞拉了出来。白艳妮试了试李菁霞的呼吸,很均匀很平稳,原来是昏迷过去而已。

  过了不知道多久,李菁霞终于醒了过来。怎么是在自己的床上四肢发软的李菁霞揉揉自己的头,努力在想着过去发生的一切。被吕新强行关进一个注满特殊液体的容器内,虽然恐惧,却是说不出的舒服。自己悬浮在容器内不知多少个小时,后来便昏睡过去。可是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居然安然的睡在自己的卧室内。而且,身上穿着自己宝石蓝色的吊带短睡裙

  原来,吕新虽然对全身粉红的李菁霞感到满意,不过自己折腾了一天,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让李菁霞饥渴一天,也不是件坏事。让这个骚舞者好好饿一顿,就知道的性爱的快乐了。于是,吕新让李丽霞接回了自己的妹妹。李丽霞在大学有单身宿舍,不过校区内人多手杂,经常会出现女教师丢内裤、被性骚扰的事件发生。尤其是最近两个月,不明来历的几个大学生,居然爬进女老师的宿舍偷内衣丝袜当网上叫卖。一直单身的李菁霞害怕受到骚扰,同时被吕新调教的如同惊弓之鸟,便在李丽霞和她老公钱祥的同意下,暂时搬到姐夫家去住。作为体育教授的钱祥,灰色收入不少,房子大,空房间也多,李菁霞便搬到李丽霞的儿子钱未成隔壁的房间。当然,这也是得到吕新同意的。

  李丽霞趁着儿子和老公去连乒乓球,把妹妹悄悄地接回家,给她穿上睡衣后,让可怜的妹妹好好休息。这对双胞胎姐妹花,从小就感情深厚,看到浑身呈粉红色的妹妹,李丽霞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这个周末的夜晚,吕新睡得很香,因为他找到了赚取零用钱的最佳途径。而白艳妮也睡得很香,难得一个夜晚可以自己一个人睡,不用遭受吕新的淫辱调教。

  周一,吕新把白艳妮送到了派出所。开干部会议,白艳妮和老张去了局里。吕新一个坐在办公桌前打瞌睡,连续一个星期做爱,吕新像一个放光气的煤气罐,挺着肚子坐在办公椅上想入非非,可是腰却软的像面条一般。

  “特大消息,特大消息”余霞一路小跑冲进了办公室,“大家知道吗公安系统要组织交谊舞比赛奖品据说是一台46寸液晶电视,还是索尼的”

  “是全市还是全省的”吕新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是全省的。前三名还要参加年底的全国比赛呢”余霞一脸的兴奋。

  “那就不要指望了,要是本所范围内,大小姐你还有希望。”刚巡逻回来的男片警小王一边喝水一边开玩笑。

  “去,我对自己到是有自信,好歹我也学过12年的拉丁舞。不过舞伴太难找了。就咱们分局的这些人,一个个跳舞跟做广播体操一样。”余霞失望地说。

  “谁说舞伴难找,这现成一个高手。”听说交谊舞,吕新来了精神,搁置许久的三霞计划,再次浮出水面。

  等到老张和白艳妮回到所里,余霞立刻拉着吕新找到老张和白艳妮申请参加比赛。老张自然是满口答应表示支持,白艳妮知道吕新肯定不怀好意,但有不敢说什么,只能表示支持。

  一整天,余霞一点心思没有用到工作上,只是缠着吕新做比赛准备,选音乐、选服装,搞得吕新不住地后悔怎么想起和这个大小姐跳舞来,真是费心费力。最后说来说去,吕新只要负责把舞练好,其他的就交给余霞准备了。经过一整天的交流,吕新发现,余霞不像白艳妮和李丽霞那样普通软弱的女人。警校毕业时,余霞报的是刑警专业。虽然余霞在理论和运动上都是优秀,可惜没有关系路子,得不到推荐。连续几年,进入刑警的名额都被走后门的人给抢占,条件优秀的余霞 只能呆在派出所当片警。吕新不得不提高警惕,这个小女警可比白艳妮李丽霞这样的女人难对付。

  回到家里,吕新也不得不为舞蹈比赛做准备。还有一个月就要进行市里的选拔赛了,吕新要这个老师辅导了。吕新其实也就是在大学时练过2年的交谊舞和拉 丁舞,没有高人指点的话,怎么把余霞糊弄到比赛的时候。这一个月对于吕新接近余霞非常的

  重要。说到高人,吕新自然相当了全国知名舞蹈教师李菁霞

  周二,吕新请个假,因为今天正好李菁霞没有课。昨晚接到吕新的电话,李菁霞非常惊讶,吕新居然找自己来练习交谊舞。无论如何,吕新的要求是无法拒绝的,自己被奸淫和调教凌辱所有过程,都被吕新作成了dvd,成为了要挟自己的工具。

  李菁霞心里胡思乱想着,她来到自己在学校的练功房。就是当日被吕新捆绑劫持的那家座落在教学楼顶层的房间。今天,艺术学院的舞蹈老师课都很少,此时整间教学楼的舞蹈教室都空闲,而顶层更是一个人都没有。李菁霞来到更衣室,脱下了自己的黑色连衣裙和白色连裤袜白色高跟鞋,换上了自己带来的一套意大利名牌交谊舞连衣长裙,红色带有深蓝色花纹的宫廷式落地长裙。穿好衣服的李菁霞,坐在练功房的休息长椅上,等待吕新的到来。

  “宝贝,等急了吧”不一会吕新便走进了舞蹈教室。

  看到主人来了,李菁霞老实地站起来,问道:“需要我辅导哪一种交谊舞。选好音乐了吗”

  吕新没有回答,先上下大量了一遍李菁霞,不满意地说:“和我跳舞,怎么可以穿成这样。又不是比赛,你应该穿得适合练习才可以啊。”

  “那应该怎么穿”

  吕新没有说话,走到李菁霞身前,掀起了她的长裙:“怎么,穿着长裙,里面还穿着连体内衣”

  “那是为了展现身体曲线用的,正规的交谊舞比赛,女士都要穿着连体内衣来塑身。”

  “那是比赛,现在不用。按照我说的,脱下所有的衣服。居然穿着连裤袜,那就把内裤和连裤袜都脱下来”吕新已经拉开了李菁霞的长裙拉链,李菁霞本能想去阻挡,但立刻又放弃了。抵抗只会受到更多的凌辱。

  李菁霞叹了一口气,不情愿地脱下了所有衣服,包括丝袜和高跟鞋。赤裸的李菁霞,此时只留下了一双紫色的丝质长袖手套在手臂上,她一只手遮住胸部,一只手捂住下身,尴尬地站在原地。吕新回到更衣室,检查了李菁霞的衣柜,发现李菁霞最近购买的很多丝袜,没有开封地放

  “穿上这双长筒丝袜,算是修塑你的美腿了。你的腿可真是白皙,这白色丝袜穿在你的腿上,和你的肤色真是接近啊。再把高跟鞋穿上,留下手套,其他的可以扔一边了。”吕新下达了命令。

  李菁霞穿上了丝袜和一双白色高跟鞋,将乌黑的秀发整齐地披散开来,随后打开了音响。就这样,赤裸着只穿着白色长筒丝袜和高跟鞋的女舞蹈教师李菁霞,陪吕新前后训练了2个小时。吕新之前交谊舞水平不错,2个小时的训练颇有成效。一个赤裸的美白肉体在自己眼前晃荡,不生淫欲才怪,看到练习的差不多了,吕新便停下来,要休息。天气热,又到了中午,李菁霞身上已经出了不少汗,头发湿湿的搭在肩膀上。吕新看的小弟弟发硬,便拦腰把李菁霞扛到了肩头,来到休息的长椅上放下了女教师。李菁霞已经猜到了要发生什么,不禁哀求道:“求求你,这里不行,万一有人来就麻烦了”

  “放心吧,这个时间谁会来不过,为了表示主人爱你,你说地方,反正不解决我的生理需要,大家都走不了。”

  “去浴室吧,那里都是封闭的单间,比较安全。你要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吕新和李菁霞来到浴室。浴室比较简单,被隔成一个个小间,每一个小间都有门可以反锁,里面只有一个莲蓬头,可以取下来,随意使用。

  “不要老实挡着自己的乳房和阴户啊,都是成年人了,还害羞啊。”

  李菁霞服从地放下了双手,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刚要脱长筒丝袜,吕新制止了。这样,脱光的吕新和穿着手套和丝袜的李菁霞留在了浴室内。吕新将水温调成冷水,打开开关。冰冷的凉水浇在李菁霞身上,冻得她直打哆嗦,手套和丝袜很快就湿透了。李菁霞拼命地躲闪,可是穿着白色丝袜的脚总是打滑,不小心摔倒在地上,这样更难以躲避冷水的攻击。吕新面露邪恶地淫笑,拿着莲蓬头继续在李菁霞身上浇冷水,如同在戏耍自己的宠物一般。

  “喂,是谁在里面。”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吕新和李菁霞都吓了一跳。

  李菁霞冷静下来,示意吕新不要出声。她听出来是同系的另一个舞蹈老师吴秀秀的声音,便赶紧回道:“吴老师,是我李菁霞。我在洗澡呢。”

  “哦,是李老师啊。真是认真啊,周末还来练功。我来拿东西的,听到声音就过来看看。没事的。”

  这个吴秀秀还真是能聊。隔着淋浴间的门板,居然和李菁霞开始聊起了家常。没法把她赶走,李菁霞只能硬着头皮,故作冷静地答话。而吕新虽然不敢出声,可是手里的莲蓬头一直没有停,不断地用冷水刺激着李菁霞身体的敏感部位。尤其是李菁霞的小穴,吕新把李菁霞摁到在地上,用自己的膝盖压住了她分开的大腿,使她不得不张开双腿露出阴户。而吕新便不断地用凉水喷向那里,过一段时间,便调高水温,直到变成热水,就这样的冰火九重天,刺激得李菁霞的小穴一

  会发青一会发紫。李菁霞此时更是冷热交加,全身颤抖,偏偏外面有一位同事,自己还不敢大声喊叫,只能自己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轻轻地发出“呜呜”呻吟。到了同事问一句话,自己还不得不忍住刺激耐住性子来回答。

  吴秀秀呆在外面的十几分钟,对于李菁霞如同一个世纪的地狱煎熬。终于,吴秀秀说了再见,李菁霞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吕新这边的淋浴凌辱还在继续,不能确定吴秀秀是否离开,李菁霞仍然要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发出含糊不清地呻吟。

  看到李菁霞性感的阴户随着水温,热胀冷缩般地张合着小嘴,吕新几乎要喷出鼻血了。放下莲蓬头,吕新拦腰紧紧抱住了李菁霞,咬住了李菁霞已经坚硬挺起的乳头后,吕新早就硬直的阳具也狠狠地插入了李菁霞饱受“三温暖”磨难的小穴。早已开始分泌淫水的阴户,此时非常湿滑,肉棒一马平川地插进了阴道的最深处。

  李菁霞比起姐姐李丽霞和白艳妮这样的熟女,性经验上差了许多。毕竟,她的第一次还是被吕新绑架后,奉献给了姐姐当时穿在身上的假阳具。所以,当目前为止,已经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性奴调教,李菁霞的阴道仍然如同少女般狭窄。阴道的狭窄,并不代表性欲的低迷,这一个月来,吕新虽然不但调教李菁霞,但没有几次和她做爱,而且最近以来,李菁霞经常被吕新抓来,浸泡在淫欲药水中,一连几个小时的浸泡,使得这个平时矜持高贵的女教师,生理上越来越饥渴,而心理上更是越来越淫荡。

  没有过婚姻,多年内心深处一直渴望男人性爱的女教师,在此时早就性欲横流,哪里还有什么羞耻心。反正是个男人,更何况是吕新这样威猛的男人,李菁霞的心理防线立刻崩溃,雪白的肉体立刻迎了上去。在吕新抽插肉棒的过程中,李菁霞也在配合的前后运动自己的下体。在跳肚皮舞和健美操时,李菁霞早已熟练运用这个运动下体和臀部的动作。所以,吕新抽插着开完一炮,发现李菁霞高潮后,没有像白艳妮那样本能松弛自己的阴道,反而是夹紧了阴道,舍不得肉棒离开自己的身体。

  “真是个淫荡的骚货。高潮了还不满足,随你吧,反正我的小弟弟也没软。用你自己的下体来运动吧”吕新心里想着,停止了自己的活塞运动。此时意识模糊的李菁霞,阴道内突然失去了肉棒的抽插,那怎么可以白美的娇躯开始如同中了毒瘾一般看是颤抖,不一会,自己的下体居然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主动地前后运动,依靠自己阴道的运动,来继续这肉棒的抽插

  李菁霞大吃一惊,自己居然本能地迎合吕新的凌辱,下体不但不争气地流出大量的淫水,此时居然还不知羞耻地主动来继续抽插运动。虽然感到羞耻,但李菁霞却没有停止下体的运动,这种难以比喻的奇妙快感,自己本能地不愿停止。

  就这样,女舞蹈教师李菁霞,被吕新压在身下,不断地抬起放下自己的臀部,通过阴道的运动,来继续着羞耻的性爱绯红色的阴唇,如同婴儿的小嘴一般,张开闭合,好像等待喂食的小鸟张嘴等待美味一般

  正文 24。餐厅遇恶少

  经过一天的练习,吕新的交谊舞技术进步了不少。作为奖赏,吕新决定请李菁霞共进晚餐,当然,李菁霞是不可以推辞的。吕新选择了市郊的一家规模不大却很有情调的西餐厅。李菁霞之前被吕新在浴室内蹂躏的死去活来,此时下体还在隐隐作痛。她穿上了上午出门时的连衣裙,胸罩也带上了,不过吕新说是为了让她的阴户透透气,没有让她穿内裤,只是穿上了一条白色的吊袜带,另外还穿了一双白色的长筒吊带丝袜,再配上了白色的高跟露趾细带皮凉鞋。

  坐在餐桌前,李菁霞总是感到裙子下面凉飕飕的,不由地夹紧了双腿。饭吃到一半,吕新和李菁霞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个年轻人鬼鬼祟祟地溜了进来。吕新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中学生模样的小鬼,一身典型的模仿韩国人的肥大衣裤,一顶黑色的圆顶礼帽,酷似韩国跳街舞的弱智。最有趣的就是那一头葱绿色的短发,活像脑袋上了起了青苔

  “这年头,什么人都有。穿得像个南韩的sb,还染了一头绿毛,整个一绿毛龟。还有那双眯缝眼,整个一个发霉的rain”吕新心里暗暗发笑。他一向瞧不起那种没有内涵,只会乱哈日哈韩的白痴。

  站在收银台的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看到他,脸色剧变,大声骂道:“你这个白痴,跑这里来干什么。快滚,不然我报警”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少妇也赶紧过来:“陈伟成,你这个流氓来干什么,快滚。”

  原来训斥这个绿毛的熟女和少女是母女俩,母亲就是这家西餐厅的老板娘。

  绿毛少年,一声不吭,却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左轮手枪。吕新一看,就知道是以色列军用的大口径左轮手枪,被打中内脏的话,绝对是九死一生。餐厅里的人,包括老板娘母女俩,都以为那是玩具手枪,没有理会,继续要赶绿毛出去。绿毛急了,对着天花板看了一枪

  砰

  狭小空间内的回声,使得所有人耳朵

  都嗡嗡响。绿毛脸色苍白,他自己都没想到居然这么大威力。警匪片看多了,整个餐厅的人居然不约而同地学习电视中碰到歹徒抢劫的客人,全部蹲到地上,双手抱头。这里还包括做了警官的吕新,他没带枪,再说他也不想作英雄。

  “所有人都他妈别动,老实给我蹲着。老子今天不抢劫,就是要和这个骚货说清楚。”绿毛说话都有点颤抖,“老骚货,把自己的丝袜脱下来,把自己的手脚捆住。”

  老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