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增。吕新两根灵巧的手指,在白艳妮的小穴内翻江倒海,但是白艳妮还是尽全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性冲动,至少可以有效地缓解性压力。

  吕新不仅按按赞叹,自己的手指都累了,白艳妮居然还可以控制自己,故作平静地端坐在那里。

  “女士,您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一位列车服务员很有礼貌地问道。深蓝色的马甲和西装套裙,白色的长袖衬衣,肉色的连裤丝袜,黑色的高跟鞋,很有气质的制服少妇,令吕新眼前一亮。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胸闷一一会就好就好”不能让列车员发现毯子下面的秘密,白艳妮只能尽量控制自己,尽量镇静地回答。

  吕新的手指还没有离开白艳妮的小穴,看到机会难得,两个手指隔着裤袜开始了更剧烈的运动。白艳妮不得不夹紧双腿,尽量不使自己的身体颤抖。来自下体的剧烈刺激,使得白艳妮全身紧绷,连脚趾都拧在了一起,为了减轻压力,高跟鞋不断地挪动,鞋的高跟轻轻地敲打着地板。日渐丰满的胸部更是高耸挺立,随着呼吸没有节奏地起伏。阴道内更是洪水泛滥,大量的淫水喷薄涌出,沾满了阴户和大腿,使得吕新的手指在阴道内非常的湿滑。

  “您的脸色不太好,我们这里有药品,您看需要吗或者来点饮料。”列车员很有经验,感觉白艳妮没有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关心地问道。同时,她也发现吕新的表情和白艳妮同样古怪。

  “不用,真的不用,我自己呆回就好”感觉吕新加大了力度,白艳妮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因为她开始感觉到,自己的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随时都有高潮爆发的可能

  “真的吗那好吧,有需要,您大声叫我就可以了。这位是”列车员半信半疑,同时感觉这对男女关系不寻常。

  “我是她儿子。我妈结婚早,所以”吕新故作腼腆地说道,但自己的手指头还留在白艳妮的阴道内,伴随说话有节奏地抽插。

  列车员离开了,因为白艳妮的年纪有这么大的儿子似乎也说的过去,不过在离开时还不禁回头看这对“母子”两眼,这对“母子”实在是有点奇怪。经过刚才的刺激,说话的时候白艳妮也本能的放送了警惕,伴随着列车员离开时高跟鞋的“嗒嗒”声,一股黏稠的暖流喷出了阴道。白艳妮确实无比的轻松,高潮了,自己终于泄阴精了

  “果然是露阴的骚妇人,居然和人一搭讪就高潮了,潮吹的阴精射了我一手。”吕新小声嘲笑着面颊绯红的白艳妮,同时抽出了手指,把白艳妮的阴精均匀地涂抹在白艳妮的阴户和大腿上,确切地说,是涂抹在包裹阴户和大腿的黑色连裤丝袜上。

  “结束了吗让我休息以下”白艳妮潮吹之后浑身乏力,面条一样瘫坐在座位上。

  “结束这才告一段落,旅程过了不到一半,难道剩下的路就睡觉难道你下面就一个洞可以杵”

  白艳妮立刻明白,吕新的意思是要干自己下体的另一洞了,那自然就是自己的肛门。难道自己可以拒绝更何况,白艳妮所拥有的已经不是一个被玩一会就可以满足的肉体了。敏感饥渴的性感躯体,在阴道泄阴精后,疲惫中反而增加了性的渴求,白艳妮现在虽然疲惫,但是更加需要性的爱抚。女警官很顺从的将自己的身体侧翻过去,脸对着车窗,欣赏着窗外飞驰的景色,等待着肛门被插入的快感

  白艳妮侧过身子,蹶起了屁股。吕新活动活动胳膊,再次把双手伸进毯子,撩起白艳妮的白色短裙。不过短裙的长度实在是太短,手直接伸进裙底便已经很好的撩起了短裙。白艳妮保养的珠圆玉润,两瓣屁股更是丰满有弹性。吕新的两只魔抓对着这两瓣嫩肉是又抓又捏又揉又搓,兴奋的吕新用力过猛,疼得白艳妮直冒冷汗,只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拼命不发出声音。

  吕新感觉用力过火,便降低力度,改用温柔点的方式:“嗯骚奴艳妮,你的屁股越来越有弹性了,隔着黑色的裤袜,手感真是不错。”

  列车运行中的“嗡嗡”声,不但让人感到疲倦,也会让人想入非非,尤其像白艳妮这样,在不断性引诱的爱抚过程中。自己的臀部被吕新摸得发热发烫,使得白艳妮全身燥热难当,体内如同一群小鹿乱撞。思春发情的女警官,此时只能说着“嗯嗯”,就算是对吕新的回答了。

  紧接着,吕新再次伸直自己左手的两根手指,探进了白艳妮的肛门。狭窄的肛门受到刺激,白艳妮立刻全身蜷缩,收缩肛门。穿着黑色连裤袜的双腿也不由的并拢弯曲,整个人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姑娘抱在一起。

  “都没干了多么次后庭,居然还是那么大反应。好,这就一插到底”吕新想着,猛然用力,把手指隔着裤袜完全插入了白艳妮的肛门。

  “啊”突如其来的插入,白艳妮措手不及,轻呼了一声。

  前排的两位中年人听到声音,不禁扭头看这位打扮性感的美妇人。白艳妮羞红了脸,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吕新倒是很冷静,右手扶住白艳妮保持原先的姿势,而左手的两根手指始终插在白艳妮肛门中。

  “女士,需要帮助吗”还是原先那位漂亮的女列车员,

  正好巡视到这里,听到白艳妮的叫声,赶紧小步跑过来,热心的询问。

  “没什么,我只是肚子有点疼,一会就好,谢谢”白艳妮赶紧解释,她哪里会好受,吕新的手指还在自己的肛门内。

  “是的,我在给我妈揉肚子,按摩一会就没事了。”吕新的双手在毯子下面,玩弄白艳妮屁股形成的奇怪姿势,正好让吕新编造了一个好理由。

  女列车员显然很热心,并且不会死心,仍然热情地说:“这位女士,我们列车配备有小型医疗休息室。请您还是到那里休息一下,我们这里配备有常备药品。”

  这时,坐在前排的那位戴眼镜的男士也是说话了:“我是内科医生,可以帮你检查一下。你的脸色不好,应该休息一下。”

  吕新心里明白,白艳妮的脸色不好,那只是性高潮而已,不过现在骑虎难下,也不能再推脱。只好说道:“妈妈,大家都那么关心我们。我看你还是去休息室休息一下,让这位医生帮您检查一下。”

  吕新的话就是命令,白艳妮只好点头表示答应。站起来时,白艳妮差点跌倒。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肯定之前泄阴精消耗了太多的精力,白艳妮走起来轻飘飘地,左右打晃。那位热心的列车员赶紧过来扶她,防止她摔倒。白艳妮现在有苦说不出,只能小步走着。短裙实在是太短,众目睽睽下,如同赤裸的黑丝翘臀有节奏的左右摆动。而且黑色裤袜的裆部现在滑溜溜地,被自己淫水和阴精完全浸透。更尴尬的是,之前由于吕新在不停地玩弄自己的阴户和肛门,此时的裤袜一部分被塞进了两个小洞内,不知道别人隔着短裙能否发现裤袜被塞进的肛门的窘态白艳妮担心地想着,毕竟自己的白色短裙,布料实在是太薄,黑色的裤袜几乎是清晰可见

  正文 21。假日凌辱二

  吕新扶着步履蹒跚的白艳妮来到了休息室。列车上的休息室不大,里面就一张长椅和几把普通的折叠椅。长椅的长度可以让身体不适的人躺在上面。白艳妮躺在长椅上,那个热心的内科医生取来自己的工具包,为白艳妮做了详细的检查。看着白艳妮衣着火辣,神态诱人,一本正经的医生都不禁吞了吞口水。

  经过医生的诊断,白艳妮是劳累过度,需要补充体力。吕新心里暗自发笑,劳累,不过是刚才太爽而已。

  “女士,您可以在这间休息室休息,直到您下车为之。这里有内线电话,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打电话叫我们过来。”漂亮的女列车员在医生离开后,热心地说道。

  列车员也离开了,休息室只剩下白艳妮和吕新这对“母子”。吕新把门反锁后,把站着的白艳妮抱到长椅上:“现在,在医生检查后,我要来给你治疗了。”

  说着,吕新把白艳妮的白色短裙向上撩起,一直掀起到了胸口。黑色的胸罩没有肩带,吕新很轻松地把它扯了下来:“现在就让我开始对';妈妈';进行性治疗吧”

  之前已经做过足够的准备活动,吕新懒得用手,脱下自己的牛仔裤准备进行实战。

  “让我把连裤袜脱下来好吗。都粘在我身上了。”白艳妮叉开双腿,向吕新指了指自己被湿透的黑色连裤袜包裹的下体。

  “不今天就是要让你穿着裤袜被干。”吕新的回答就是命令。白艳妮只得老实地躺在长椅上,等待吕新肉棒的插入。充满了淫水的阴道相当湿滑,吕新不费吹灰之力便一插到底

  “啊嗯”等待了好久,被手指蹂躏了好久,白艳妮终于得到的报偿。吕新硕大的肉棒插入后,白艳妮立刻得到了满足感。伴随着吕新熟练的抽插,白艳妮浪叫地无比动人。毕竟,几个月的性调教,白艳妮在无助的情况下,早已学会的屈服。

  难当自己还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吗为什么不好好地享受这一切呢白艳妮闭上双眼,幻想着是自己最爱的老公在干自己,以此来麻痹自己。反正,吕新确实给了自己无比的环宇。

  不知来过做了多少次活塞运动,吕新的小弟弟终于得到满足,发出了猛烈的炮火。黏稠的精液射满了白艳妮的阴道,不过因为连裤袜的阻隔,精液无法更进一步。虽然吕新抽出自己的肉棒,乳白色的精液开始慢慢地流出阴道。吕新让白艳妮蹶起屁股,弯曲自己的双腿,这样,精液一点没有浪费,全部留在了丝袜上。白艳妮和吕新早就培养出了默契,精液留下,自然有用处。白艳妮乖乖地张开双腿,看着吕新,等待他的下一个指示。

  “将精液均与的涂抹着裤袜上,一滴都不可以浪费。”

  听到命令,白艳妮叹了口气,伸出自己白净的双手,将黏稠的精液沾满双手,然后均匀地涂抹在自己的黑色裤袜上。天气干燥,精液粘在丝袜上,不一会便干了,形成了白色的污渍,又像是丝袜上的奇特图案。

  涂抹精液的同时,吕新抓住白艳妮披肩的波浪长发,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嘴里,开始口交。肉棒几乎捅到了嗓子眼,要进入食道一般。白艳妮的嘴里塞满了肉棒,舌头被压住说不出话来,只能是呜呜呜的呻吟。又是一轮抽插,白艳妮的嘴都给累麻了,突然吕新开始把肉棒慢慢回

  收,白艳妮明白这是射精的演奏,赶紧张大嘴等着接精液,因为如果精液被吐了出来,自己将接受残酷的惩罚。白艳妮自己都记不清被惩罚过多上次了

  “用舌头好好地勾引我的龟头,让它射出来否则不许休息”吕新摆好了姿势,将龟头部分留在了白艳妮的嘴里。

  经过调教,白艳妮的舌头已经非常灵活。此时接到命令,白艳妮运动起了舌头,上下左右来回用舌尖舔舐挤压吕新的龟头。吕新则闭上眼镜,享受着美妙地香舌服侍。

  噗哧

  一股腥臭黏稠的精液射入白艳妮的嘴中,又是一阵满足的快感。白艳妮张大嘴巴,把精液一滴不漏的接到自己的嘴里,她不敢咽下去,不是因为精液的味道,而是主人没有下令。吕新凑近看看白艳妮的嘴里,乳白的精液充满了她的口腔。

  “不错,果然没有流出来。现在可以吞下去了”

  听到命令,白艳妮如释重负,把恶心的精液用力吞了下去。虽然味道不怎么好,所谓熟能生巧,多次吞精后,白艳妮也不会感到太恶心了,一咬牙,精液也就进肚子了。原本腥臭的液体,对于白艳妮来说,确实无上的美味。看到吞精后白艳妮的满足,吕新 的小弟弟立马硬了起来,将白艳妮的裤袜扯到膝盖出,吕新的肉棒再一次插进了白艳妮的小穴。

  “艳妮,你的小穴成熟了好多,已经学会吐纳了。”吕新兴奋地说道。原来,白艳妮的小穴伴随着吕新的肉棒抽插,一张一合,一紧一松地配合着,如同女人蠕动的小嘴,使得吕新的活塞运动,得到了更大的快感。淫水不断的流出,吕新的肉棒阻力几乎是零,猛插白艳妮小穴的同时,吕新的舌头也游移到了白艳妮丰满的乳房。舔舐、轻咬,吕新灵巧地玩弄着白艳妮的乳头。白艳妮有如全身触电一般,娇躯颤抖,嘴里发出性高潮的呻吟。

  “主人,不要停,用力插啊”没有了羞耻心,白艳妮哪里还会顾及自己所处的环境,索性沉 迷到性游戏中,配合着吕新,扮演着荡妇的角色。

  一轮猛插后,吕新突然用力抓住白艳妮的翘臀,让她的小穴与自己的肉棒紧密的贴合在一起。白艳妮心领神会,双腿圈住吕新的腰,双脚在吕新的背后交叉,双腿紧紧地夹住了吕新的要。一股暖流涌入白艳妮的阴道伸出,直入子宫,吕新终于射在了白艳妮的体内。白艳妮满面红霞,香汗淋漓,不停地大口喘气,射出的精液在她的体内,如同引爆的核弹,巨大的能量是她血脉膨胀,性高潮的欢愉是她完全忘记了疲惫、放弃了矜持

  “主人,不要拔出来,再来一次吧”高贵端庄的少妇,此时如同一个性欲高涨的荡妇一般,双臂圈住吕新的脖子,香舌伸出舔舐着吕新的耳垂,主动勾引起了凌辱自己的色魔。

  想不到一个堂堂女警干部,居然开始主动求爱。吕新心满意足,他知道,这一次列车上的性爱,让他彻底降伏了一位高贵的警花少妇。白艳妮,以后也许还是贵妇人的高贵形象示人,但是在他吕新面前,已经彻底沦为了一只性爱的玩物

  “干哪里,可不是你说了算,要看我的意愿。不过看你表现好,就再开第二炮”吕新说着,双臂搂住了白艳妮的腰肢,用力挺身,竟直接站了起来。而白艳妮此时,还搂住吕新的脖子,双腿紧夹吕新的腰部,小穴里还紧紧夹着吕新的肉棒。两人如同连体一般,吕新抱住白艳妮来到了列车的车窗前:“看了,外面的景色多美。让我一边看美景,一边干你这个小骚货”

  “哎呀,太丢人了,万一被车外的人看到怎么办”白艳妮此时说话像小猫一样,说是害羞,听起来更像是调情。

  “怕什么,难道让他们追上火车来操你”吕新笑着说。同时吕新来回扭动腰部,凭借自己出色的腹部力量,站着抽插白艳妮的小穴,引得白艳妮浪叫连连。不过这次速度快了许多,没多久,吕新就射了出来。消耗太大,吕新的肉棒实在是硬不起来,终于拔出了白艳妮的小穴。

  敲门声

  吕新和白艳妮都吃了一惊,此时两人都几乎赤裸。

  “什么事情”白艳妮深呼吸一口,故作镇定地问道。

  “我是列车长,我来询问一下,您的身体好些了吗我可以进来吗”一个成熟的女人声音。

  吕新和白艳妮倒也有经验,三两下就穿好衣服。白艳妮很方便,胸罩已经扒下来塞进了包里,而内裤压根就没有穿,只要拉上丝袜,落下短裙,穿衣服就完成了,高跟鞋本来就没有脱下来。

  白艳妮打开门,列车长和之前那位列车员都进了休息室。闻闻气味,在看看白艳妮绯红的面颊,还有凌乱的头发,两个女人都有点奇怪,不过对于乘客就是上帝,两人也不好追究什么。

  “你好,我是列车长,听说您的身体不舒服,我们乘务组都很重视。我特地来看看。”这个列车长看起来和白艳妮一样都要有四十多岁,不过保养的远没有白艳妮的好,鱼尾纹清晰可见。她穿着和女列车员一样的蓝色制服,不过腿上是灰色的连裤袜,似乎是身份的代表。

  “谢谢您的关心,我已经好多了。我这就可以离开休息室,回到

  座位了。”白艳妮故作镇定地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卷发。

  “不,不。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现在搞评比,希望您这样的乘客为我们多提宝贵意见的。”那位热心的列车员,手里拿着一个黑皮本子。吕新和白艳妮立刻明白,原来是求自己写表扬信的啊。

  “当然当然,你们的服务那么好,我们一定写意见表扬的。”吕新接过了意见簿。白艳妮累成那样,写表扬的工作只能交给吕新。

  “我们为您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