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章 警花母女落难

  “白艳妮,xz市丰花园派出所所长,警衔是警司,42岁,寡妇。丈夫孙雄在执行任务时中枪牺牲。白艳妮,本人身高170,胸部偏小,只有31,b罩杯,双腿修长,脚小,穿36码鞋。身边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女儿孙丽莎,16岁,性感尤物,身高178,胸部34d,双腿修长,也是小脚,穿36码鞋,在一中上学,模特队和拉拉队队长,14岁时与高中篮球队长吴锦发生性关系,并留下照片。”

  “靠,锦少,孙丽莎和你那叫发生性关系吗分明是你强奸嘛”吕新看着一个记事簿的记载,骂了一句。

  “就算强奸吧,孙丽莎个贱货,裙子那么短,摆明勾引我,后来她妈抓了我,诬陷我强奸。不就是想让我爸掏钱嘛。真贵,给她女儿开包,花了我爹整整50万。”吴锦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地说道。

  “孙丽莎出来了,动手吗”吕新问。

  吴锦的目光在一个带着小孩的少妇的臀部上,没有移开,说:“这里虽然是小路,人还是有点多,等等吧。很快就要天黑了,她要坐的游2路公交车要过10分钟才能来,上了车再下手。有照片,她飞不了。”

  两个年轻人,站在马路边上,淫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公交站台上一个很漂亮的花季少女。不错,那个少女就是孙丽莎。

  “妈,到家了吗我刚离开学校,今天排练新的健身操,所以回家要晚一些。车来了,我上了车,最多半个钟头就可以到家了。把饭准备好啊”穿着合身的深蓝色校服套裙,肉色连裤袜加上白色中筒棉袜,漂亮的孙丽莎挂了电话。她不知道,两个色魔离她越来越近了。

  车到站了,孙丽莎和带孩子的少妇前后上了车,因为是末班车,乘客很少了。那两个青年也上了车。再加上司机和两个老头,车上一共才8个人。这个时候,天黑的差不多了,路灯全都亮了。

  孙丽莎刚刚找了一个靠后门的座位坐下,一个男人挤到了她身边的座位坐下:“莎莎,好久不见,更漂亮了。”说话正是吴锦

  孙丽莎看到吴锦,大吃一惊:“是你,你这个,你不是离开徐州了吗怎么还敢见我”

  “想你了呗,怕你一个人寂寞,怕你忘记了哪些美好回忆”说着,吴锦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14岁的孙丽莎,全身赤裸,蹲在地上撒尿,下面的小穴清晰可见,刚刚发育的小穴周围只有稀松的阴毛。

  “你想怎么样,这些照片不是全都销毁了吗”孙丽莎一看到自己的裸照,脸立马就红了。坐在他们前面的吕新,手里拿着手机,拍下了后面两人的一举一动。

  “莎莎怎么还不回来这个时间该回来了”看到窗外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白艳妮心里十分焦急,总感觉要出什么事情。

  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孙丽莎的手机号。白艳妮赶紧接电话:“莎莎,怎么还没到家啊妈妈等得急死了”

  “是骚货白艳妮吗现在乳房发育了吗,还是那么小吗”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是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臭流氓,嘴巴放干净点,我女儿呢,让她接电话”白艳妮心里暗叫不好。

  “妈妈,救我呜呜呜呜”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孙丽莎含糊不清的声音,白艳妮凭声音断定女儿的嘴上贴着胶布,所以说话不清楚。

  “放心吧,我和莎莎是老相好了,今天就是把她请来好好亲热亲热,我哪里舍得伤这个尤物呢。”对方笑着说道。

  “吴锦,没想到你这个混蛋已经出来了,你想把我女儿怎么样”白艳妮焦急地说。吴锦2年前因为强奸迷奸多名妇女,其中包括自己的英语老师,被白艳妮逮捕,后来听说送到外地劳改去了。没想到才过了2年,这个色狼就回来了。

  “你害我做了2年的少年犯,你想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出气呢”

  “你想做什么尽管冲我来,不要伤害丽莎。”

  “好,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白警官,做事就是干脆。现在去开门,我的同伴来给你送衣服了,你照他吩咐做就可以了。不要耍花样,不然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女儿落到了色狼的手里,白艳妮心乱如麻,现在只能乐观地希望对方只要出了气就够了,千万不要伤害自己的宝贝女儿。丈夫去世后,女儿莎莎就是自己的一切了。

  咚咚咚。吴锦的同伴来了

  六神无主的白艳妮已经换好了深蓝色的警服,她希望可以用威严的人民警察制服来震慑对手,让他按自己的去做。白艳妮开门后,看到了手里拎着旅行包的吕新。吕新看到白艳妮,没有被警服震慑住,倒是自己的小弟弟对着美丽少妇身上的警服,已经升了国旗

  “以前看a片里的女警被人操,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今天看到真的女警,还没操呢,我的下面就已经硬的不行了。以后嫖妓不用伟哥了,直接让妓女穿警服就可以了。哈哈。”吕新满脸淫笑地说着。

  白艳妮听了这些话,又羞又怒,满脸通红:“混蛋,嘴巴放干净些吴锦让你来干什么,是不是让你带我去见他,我女儿呢”

  “当然,我来就是带你过去的。不过你穿成这样可不像话。”吕新从包里拿出几件衣服,“把这几件衣服穿上,否则我可不出这个门”

  没办法,白艳妮只好照做,她拿起衣服要进卧室去换。吕新拦住了她:“白警官,安全起见,我可不能让你进屋去拿枪,就在客厅里换。老女人了,还怕什么羞啊。”

  为了女儿的安全,尽管难为情,白艳妮还是脱下了身上的警服套裙和黑色的高跟鞋,只剩下了黑色的胸罩和三角内裤,还有肉色的长统丝袜。脱完衣服后,吕新把要换的衣服扔在了白艳妮的脚下,淫笑着说道:“骚货,把贴身的内衣全脱下来,换上我们给你准备的,都是特地为你准备的性感内衣。”

  “混蛋,我不会换你的这些变态衣服的。”白艳妮愤怒地说。

  “想想你那可爱的女儿,如果你不穿,就让她穿。而且我亲自给她穿上,这些都是正经的性感内衣,在国内都是通过正规专卖店买的。你说的那些变态的性奴装,我倒是没带,你需要的话,我这就回去拿”吕新不紧不慢地说着,人已经悠闲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淫邪的目光在白艳妮的双乳和丰臀之间游走,盯得白艳妮心里阵阵发寒。

  “好好,不要伤害莎莎,我穿就是。”白艳妮红着脸,羞愧地脱下身上的内衣和丝袜。她拿起地上的内衣穿了起来,吕新给她也是黑色的内衣,上身是黑色半透明的束身内衣,尺码正好合适,小腹紧紧地束缚着,感觉腰细了不少。下身是一件黑色的提臀三角内裤,穿上后白艳妮的丰臀性感的上翘,引的吕新赞叹地吹了个口哨。

  黑色的连裤丝袜平时上班,穿着警服套裙,白艳妮都是穿肉色或者灰色的丝袜,她从来不穿黑色的丝袜,尤其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因为她觉得连裤丝袜,尤其是黑色的连裤丝袜和吊带袜,都是为了体现自己的性感的美腿才穿的。穿黑色丝袜的已经不是寡妇或者修女之类的高贵女性,而是为了取悦男人,让男人兴奋的女尤物才会穿上的。以前和老公只有在做爱,玩制服诱惑时,白艳妮才会穿上黑色的连裤丝袜,让老公来抚摸来舔自己穿着丝袜的性感美腿,因为自己的乳房小,黑丝美腿就成了令老公发情的性工具。老公去世后,白艳妮收藏了自己的所有黑色丝袜,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没想到,今天面对的竟是自己最不愿看到的黑色连裤袜

  白艳妮手里捏着黑色连裤袜,迟疑着不肯往腿上套。吕新差异地走到她身后,在她的丰臀上摸了一把,这吓了白艳妮一大跳,赶紧躲开。

  “不想见你女儿了怎么回事,看到黑色连裤袜就停下了,该不是看到连裤袜就性高潮了吧”

  白艳妮听了羞红了脸,这一次确实让吕新说中了,手里捏着黑色连裤袜时,女警官真的又回想起了和老公才闺房里的性趣逸事。清醒以后,白艳妮让自己冷静一下,深吸一口气,开始往腿上套丝袜。看着白艳妮弓起玉足,把丝袜一点点往腿上拉拽,吕新的口水都要下来了从来没有见过有女人穿丝袜可以真么性感的穿好丝袜后,白艳妮站在吕新面前,因为平时保养的好,白艳妮的双腿纤细挺拔、翘臀丰满,加上黑色丝袜在灯光下的微微反光,吕新忍不住摸了上去。白艳妮果断地把吕新的咸猪手打开,冷冷说道:“内衣穿好了,快把外衣给我,穿好立刻带我去见女儿”

  看到吕新递给自己的外衣,白艳妮惊呆了,是高中女生的校服白色的短袖上衣和紫色的百褶短裙,和自己的女儿的校服样式一样要说不同的地方,还没穿上白艳妮就已经发现,裙子和上衣都短了一些。

  “这种衣服,怎么可以穿出去,不要,我不要穿”白艳妮说。

  “喂,骚货,被挑了,如果不穿的话,要么就穿着内衣和我走,要么就留在家里不要见你的女儿。你自己决定吧”

  一提到女儿,白艳妮只能屈服了。穿上了性感校服,白艳妮才发现,这衣服要比自己预计的短的多上衣穿上后相当于露脐装,自己的黑色塑身完全可以让人看到蕾丝花边;校服裙子短的可怜,刚刚可以遮住自己的屁股和下身,内裤在走路时都是若隐若现。

  白艳妮穿上了性感的校服,又穿上了吕新给她带来的白色高跟露趾凉鞋,足足13公分的高跟让她走路都有点不稳,颜色还是和自己的丝袜完全不配套的白色

  在吕新的威逼下,白艳妮穿上了所有的性感而又屈辱的服装。原以为这就够了,可以去见自己的女儿了。但是白艳妮错了,吕新最后又拿出了白色的棉绳和白色的胶布。

  “路上防止你不合作,所以要捆绑堵嘴,这个你不介意吧这么骚的衣服都穿上了,再加几条绳子应该没什么吧”吕新笑着说。

  “好,我答应你,你们也要遵守承诺,让我见到莎莎”说着,白艳妮转过身,双手在背后交叉。吕新拿起绳子绕肩膀缠手腕的,把白艳妮的双臂在她背后捆得结结实实,绳子穿过肩膀,勒得白艳妮不得不挺起胸部,连哈腰都很困难,本来不丰满的乳房倒是显得挺拔了不少。

  捆好了手臂,吕新拿起了地上白艳妮之前脱下来的肉色长筒丝袜,两条

  丝袜在他手里卷成一团,说道:“来,把嘴张开。”

  一看是自己穿过的丝袜,白艳妮紧闭着嘴,想要躲开,无奈双手已经被捆绑,吕新轻松地捏住她的下巴一用力,白艳妮的小嘴不得不张开一条缝,接着丝袜就进了嘴里。

  “呜呜呜呜呜”

  吕新一点一点地把丝袜往白艳妮的嘴里塞,直到完全进入她的嘴里:“嘴小了点,不然可以连你的内裤一起塞进去的,把嘴闭紧,现在来给你的嘴上封上胶布。”

  说着,吕新用手捏住白艳妮的上下嘴唇,白艳妮费力地闭紧了自己的嘴。吕新用白色宽胶布封住了她的嘴,用给白艳妮戴上了一个护士专用的白色大口罩,连着鼻子到下巴都被口罩严严实实地包住了。吕新的双手往白艳妮的屁股上轻轻一抓,白艳妮反射性的发出了微弱的“呜呜呜”的叫声,声音在口罩的掩护下近乎听不清楚。这是吕新才满意地说:“嗯,这样就不怕你这个骚警花在路上发出声音了,来,给你披件外套,这就让你们母女团聚”吕新从客厅的衣架上拿下来一件红色的风衣,这是白艳妮平时穿的便装,长度也就刚刚到白艳妮的臀部,紫色的百褶裙下摆露在了风衣的外面。风衣披在了白艳妮的身上,前面的扣子扣上后,看不出她的双手被捆绑在背后,穿好风衣后,白艳妮被吕新搂着离开了自己的家

  吕新在下楼的时候,把白艳妮乌黑的长发扎成了整齐的马尾,说是这样才像一个正经的等着男人来干的少妇。脚上穿着尖头的高跟鞋,腿上套着黑色的连裤丝袜,身上是不伦不类的高中女生校服,白艳妮内心非常的矛盾,此时此刻她希望有人看到她救她,但又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现在屈辱的样子。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正好是吃过晚饭散步的时候,吕新和白艳妮慢慢的在小区里走着,路边消遣的住户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们俩,看样子好像两人很亲密,可女人的打扮那么奇怪,还戴着那么大的口罩东张西望。路边有几个打牌的小混混,看到白艳妮的丝袜美腿,就吹起口哨,嘴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他们都认为这个女人是鸡,甚至有几个家伙在小声研究这样的鸡干一次要多少钱,他们却没发现这个所谓的鸡就是平时专治这些地痞流氓的派出所长

  没有走多远,吕新把白艳妮带出了小区,走到一辆面包车前。吴锦从车上下来了原来这个家伙一直就在自己家的附近,那莎莎一定也在这里白艳妮踮起脚尖仔细查找,原来自己的女儿孙丽莎就躺在车子后排座上。孙丽莎身上的校服没有被脱掉,只是脚上的皮鞋被吴锦脱了下来,现在她手脚被紧紧的捆绑,嘴里被塞进一条白色长筒丝袜后,在外面又勒了一条以防止把丝袜给吐出来,眼睛被黑布蒙着,所以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就在车外。白艳妮看到自己的女儿,拼尽全力发出呜呜的声音,希望女儿听到,可以戴上口罩以后声音实在是微弱,隔着车窗丝毫无法惊动孙丽莎。吕新打开面包车后面的车门,后面原本是装货用的,所以空间很大。吴锦从后面把白艳妮推上了面包车,摁住白艳妮让她被迫趴在上面,紧接着吴锦用一条白色的尼龙绳牢牢地捆住了白艳妮的脚踝和膝盖,吕新用一条绳子穿过白艳妮的手臂,然后把白艳妮的小腿折向大腿尽量接近,这样白艳妮的手脚就用绳子捆绑着连在了一起。面包车顶板上有一个挂钩,吕新在白艳妮手脚捆绑的接头处又加了一小段尼龙绳,两个男人一起抬起白艳妮,把她挂在了挂钩上,如同挂着一个捆绑结实的粽子。绳子勒得白艳妮呜呜呜的直交,却引得两个年轻人不停的淫笑。外套已经被扒了下来,所以短裙稍微向上掀起一点,就导致了白艳妮的臀部外全暴露在外面。吴锦先是摸摸白艳妮的屁股,又拿手指轻轻戳戳她的阴户,刺激的白艳妮想挣扎,结果一挣扎,她那被吊着的身体就开始慢慢的在空中转圈。

  毕竟是在路边,两人不敢久留,确定白艳妮无法挣脱后,就关上了后车门。吕新打火开动了汽车,吴锦和孙丽莎并排坐在后面一排。车开上了公路,吴锦突然把孙丽莎抱在了怀里,孙丽莎虽然被捆绑住了手脚,也拼命地扭动小蛮腰挣扎,她哪里是吴锦的对手,吴锦很轻松的把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让孙丽莎侧身坐在两腿之间,背靠着车门。吴锦这时扭头看了看白艳妮,女警官被吊着,一切看在眼里,急得呜呜呜直叫唤,吴锦看到白艳妮急得眼睛都红了,反而笑着说:“骚警花,怎么看到我没操你,只操你女儿,你着急了啊,别担心,今天少不了你的。不过,我们不打算强奸你女儿,小姑娘需要再发育发育,我只是准备给她添两件玩具。”

  说着,吴锦从身旁的包里拿出了 两件东西,白艳妮看到后吓得变了脸色。是假阳具守寡多年,有需要时,白艳妮就会用假性具来自我解决一下,但吴锦拿出来的明显比自己用过的要大一号,难道这个畜牲要白艳妮不敢再想下去了,拼命的呜呜呜的叫,不停的挣扎,再加上汽车行驶在路上有点颠簸,女警官开始在空中左右摇摆外带转圈。吴锦可不理会后面女警官的反应,他掀起孙丽莎的校服裙子,手伸进了孙丽莎的粉红色内裤里,受到刺激的孙丽莎也在不停的扭动想挣脱,无奈吴锦的两腿叉开后,孙丽莎的屁股被卡在两腿之

  间,上身的扭动解决不了下身的拘束。吴锦把扒下孙丽莎的内裤和连裤袜,把电动假阳具对准她的阴户轻轻一用力,假阳具的龟头部位就进去了,这一下使得孙丽莎全身颤抖了一下,呜呜呜呜地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感的声音,白艳妮也呜呜的叫着,母女俩如同在进行一个小合唱,乐得吴锦和吕新都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