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一世最深刻的记忆(1/2)

加入书签

  (7#)

  可这一对新郎和新娘却都没有任何喜色,因为这一地的断剑,没有任何灵机,所以都是铁匠铺出品的那些凡兵,根本不是修士使用的真飞剑。(**高速全文字首发,**)显然,这些人有意要掩盖真实身份。

  而能将凡兵驾驭到这种程度,显然这些人都不是一般的高手。

  梦中的沈贤心里一沉,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只是个刚刚筑基成功的天才修士,并没有多少高明的法术,在修行的路上走的并不遥远。所以面对这些黑衣人,他没有一丁点信心,认为自己可以保护新婚妻子和自己不受伤害。

  那群黑衣人受挫,却并不退缩,再一次攻了上来。

  一番缠斗,新郎和新娘都受了不少外伤,而辛苦修出的法力,也几乎消耗殆尽。

  梦中的沈贤推了妻子一把,说道:“瑶花!你先走,我帮你挡住!”

  黑衣人中先前开口的那人说道:“想走?今天你们一个人也走不了!都给我留下吧!”

  梦中的沈贤身受重创,终于不支倒地,没了一点点气息。

  而新娘瑶花,将梦中的沈贤抱住,哭喊道:“于明哥哥,夫君,你不要死啊!”可任由她如何哭喊,怀中的新郎也没有一丁点声息。

  终于,新娘瑶花心如死灰,她横着自己的仙剑,说道:“我们已经拜了堂,马上就可以洞房了!可你既然死了,那我只好追随你去,绝不让你一个人孤独!”

  那黑衣人听到这些话,大声叫道:“不好!快拦住她!”

  可已经晚了,新娘瑶花横剑抹了自己纤细的脖子,鲜血和新郎的融合在了一起,人已经缓缓倒地,渐渐的,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老大,尸体咱们还带回去吗?”一名黑衣人说道。

  一直发号施令的老大怒道:“人都死了,还要尸体有何用!回去等公子发落吧!”

  破空声响起,一群黑衣人离开了此地。

  而诡异的是,新郎那已经离体的魂魄始终没有飘走,就那么浑浑噩噩的看着新娘的魂魄,被风吹的无影无踪。

  过了许久,天边飞来一道璀璨的剑光,剑光中现出一道人身,看面目,却正是白日里新郎的师尊。看到于府的惨案,这道人却好像并不意外,他叹了口气,将新郎和新娘的尸首收起,又取出一个玉瓶,将新郎的魂魄收起。

  过了很久,梦中的沈贤从死亡状态活了过来,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他见过了他的师尊,他拿到了他新婚妻子的尸体,他抱着新婚妻子的尸体,直到腐朽。

  梦中的沈贤没有眼泪,没有哀伤,但那不代表他不伤心。而是代表他那颗心,已经完全成了死灰。

  梦境的画面又是一转,沈贤再次看了看己身,发现他依旧是那个叫于明的修士,只是境界已经很高,显然在修行的路上,已经走的足够远了。

  可岁月也在他身上,留下了可怕的痕迹。

  皱纹,斑白的华发。

  他来到了新婚惨剧发生的现场,手一挥,那一夜发生的情景便重新出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