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盛宴不好好吃的(1/2)

加入书签

  (7#)

  兜帽底下红光一闪,萨纳托斯惊怒的说道:“东方何时出现了你这样的强者?”

  沈贤冷笑道:“竟然敢杀我女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磨了!看招!”

  说完,沈贤也不理会萨纳托斯的反应,直接变招再攻。(**高速全文字首发,**)萨纳托斯总算反应速度不慢,一柄巨大的镰刀左右格挡,不时也进行一次反击,却根本碰不到沈贤的衣角。

  众观战者看的眼花缭乱,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只能听到镰刀和方天画戟的撞击声,能看到的,也只有一个个残影。

  被沈贤压着打了半天,萨纳托斯越发愤怒,镰刀如同车轮一样舞了起来,想要和沈贤以伤换伤。

  沈贤却始终比镰刀快上一步,让镰刀伤他不了。方天画戟再次刺中萨纳托斯,却感觉浑不受力,仿佛刺到了空处一样。他冷笑一声,方天画戟上突然爆发出强烈的纯阳罡气。

  如同烧红的烙铁放进了水里一样,立马蒸发出大量白烟来。

  萨纳托斯大吃一惊,对方移动速度比他攻击速度还快,而且还又能伤到自己的强大光明力量。看来只有试试用法术了!他伸出焦黑的骨手,一把抓住沈贤刺来的方天画戟,全然不顾骨手上冒起的白烟,然后以镰刀勾向沈贤。

  沈贤方天画戟被抓住,也不太在意,反正对方抓住了方天画戟依然要受到伤害。那镰刀袭来,他也不甚在意,也拿空着的手去抓。

  却没想到那镰刀竟然由实化虚,直接穿过了沈贤的手臂和身体,勾到了他身体上,一样一穿而过。他感觉被镰刀勾过的部位一阵冰寒,当镰刀穿过身体的时候,神魂有种要离体而出的感觉,但却被身体所阻挡,并未成功脱离身体。

  萨纳托斯惊骇的说道:“为何你的灵魂竟然勾不出来!”这一次真的震惊了,以往杀人的时候,一刀下去,先碎灵魂,后断肉身,就没一个能在他巨大的镰刀之下生还。

  沈贤稍一思索,便明白了萨纳托斯这一招的原理,显然死物要比活物好对付。他先用镰刀将人神魂毁坏,这样再伤肉身便轻而易举。

  但沈贤修炼《九转玄功》,神魂和肉身紧密结合,欲伤神魂,必须先伤保护神魂的肉身。他肉身不灭,神魂便也不灭。起码在他醒着的时候,勾魂的法术也没多少是能奏效的。可以说,现在要杀沈贤,只能以**力镇压,或者以阵法慢慢磨灭才行。一般手段,却几乎无用。

  萨纳托斯不信邪,又试了一次,却一如方才,一点效果都没有。

  沈贤冷漠的看着萨纳托斯,方天画戟往前一送,又刺进了他空荡荡的身体当中,纯阳罡气爆发,又烧出阵阵白烟。

  萨纳托斯彻底没招了,他的那只抓着方天画戟的骨手已经被烫掉了几块骨头,不杀个几百人是补不回来的。再斗下去,只怕真的逃不了了。他虚晃一刀,身形快速隐没,往远处飞去。

  沈贤冷笑一声,说道:“今日说不让你走,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