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心中大义(1/2)

加入书签

  ?除了苦涩之后还剩下些什么?林惊羽摇头苦笑,而小环则是低着头不知所措。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红水湖旁,林惊羽强自笑了一声,走了过去将小环扶起,柔声安慰道:“没关系的,今天没找到,我们可以明天再找,明天我带你御剑去找,高空俯瞰,还怕找不到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本性,越是难过的时候越是有人安慰,原本不该掉的泪水也都掉下来。

  小环并非一般女子,跟随爷爷浪迹天涯,四海为家早就看穿了世事,但是经历了这种种,还是忍不住心中一酸,道:“那要是这个地方除了这片红水湖之外没有其他的水源了呢?”

  林惊羽仰头望着漆黑的天空,对着小环也对着自己,道:“不会的,天无绝人之路。”

  小环在这黑夜看不穿林惊羽面容,但却没想到原来林惊羽也会安慰人,不由鼻尖又是一酸,这一夜小环在林惊羽的陪伴下哄睡了。

  而林惊羽自己却并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这一路对自己的打击也挺重的,让他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心情更加沉重。

  山头上,林惊羽端坐在那里,不由想到自己被困在这里,不知道远方的燕虹是否还好?

  是否还在等着他所定的一月之期?

  “余毒已清,君勿牵挂,待到重阳,盼君归来。”十六个字就像十六根钢钉一样钉在自己身上,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在外界还有那么一个女子在等着他给的承诺。

  可是如今,一月之期已过去大半,自己还被困在荒山野谷,那一月之期自己难道就要失约吗?

  自己对深爱之人的第一个承诺就要失掉吗?是自己当初太过自负,还是自己太过想念她。

  林惊羽忽然有种撕心裂肺的痛,若是月圆之夜,若是阴寒之际,她是否还在他们定情的寒冰洞养伤,她的身旁是不是有一个人在帮她。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很无能,为了心中所谓的正义,为了天下正道,他舍弃了比任何人都需要的他的燕虹,来到蛮荒完成这天降大任。

  自己心中所念到底是什么,宁肯负了她也不肯负天下人吗?那芸芸众生又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什么时候能够真真切切为自己而活,为心爱的人奋斗,而不是挂着正义的名号负着心爱的人。

  这种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最终还是青云门所交给他的正道正义占了上风。

  “这条路我终归还是要走下去的,对吗?”他对着自己的深心,这样说道:“我已经负了你,再也不能负天下人了。”

  他转身走下山头,朝着小环走了过去,或许是一天太累,小环此刻睡的很香甜,均匀的呼吸,让林惊羽的心也平静不少。

  到了现在,他忽然有些羡慕小环,虽然她有时也会愁心,但从不会放在心上,往往白天发生过的事,她晚上就能忘记的一干二净并且睡也能睡的很香甜,而自己似乎每天都是忧郁的。

  尤其是当年青云大战之后,他知道了草庙村惨案的真相,以前都是因为自己报仇的信念所以才忘乎所以的修行。

  可是从那以后,他不知道自己那么努力修行是为了什么,只是一个劲的修行,甚至错过了好多不该错过的风景。

  直到他遇见了燕虹,他再次找到自己修行的真意,那就是保护身边的人,使身边的人不受伤害,可是如今……;

  他离小环三尺的地方躺了下来,将斩龙剑放在胸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斩龙剑已经是他唯一的慰藉,是他最值得信赖的伙伴,所以即使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将斩龙剑放在自己的身旁入睡,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种习惯。

  可是躺下的他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觉即使不想燕虹还是有各种样子浮现在他心头。

  林惊羽霍然起身,坐直了身体,或许是他的动作过大,连红水兽也给惊了醒来,朝着他慢慢游了过来。

  林惊羽露出一丝笑意,慢慢走了过去,找了个靠近的地方坐了下来,对着红水兽做了个嘘声的手势,随即看了看小环依旧在熟睡,并没有因为红水兽涌动的声音而吵到她,这才放下心来,重新看向红水兽,道:“我们也算朋友了吧?你对我们这般好,却又是为了什么?我们刚来这的时候就算是三角兽也要吃我们喂饱他们的肚子,可是你为何手下留情放过我们?”

  红水兽两只眼睛在漆黑的夜空里乱窜,似乎不是很明白林惊羽的意思,或者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