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寒冰泉(1/2)

加入书签

  “天火之毒?”众人心中都是一个疑问,这种毒他们从未听说过,就连周一仙也是三番四次才确认的。

  林惊羽似乎有些沮丧,这种毒听都没听过,何谈解。诺诺道:“那我这位朋友就没救了吗?”

  周一仙这次却慢慢摇头,道:“不然,虽然这种毒无解,只要将这种毒压制下来,乃至拖延期限还是能办到的。”

  林惊羽眼前一亮,上前死死拉住周一仙衣袖道:“前辈,你是说能拖延发病期限?还请前辈教我。”

  周一仙道:“我记得据此地五百里有一处天然寒泉,周围常年冰冻,只是泉水冷彻心骨,或许此处能暂时救下这位姑娘也说不定。”

  林惊羽一喜,道:“多谢前辈,前辈大恩来日再报。”

  周一仙理也不理,道:“记得每月十五月圆之际,乃一月阴寒之所,所以这个时间最容易触动天火之毒。”

  林惊羽感激的看着他,一躬身再不停留向外飞去。忽听金瓶儿传来声音:“你回去带个话给曾书书,他很好玩,所以叫他下次记得来找我。”林惊羽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现在他只想救燕虹。

  看着林惊羽远去的身影,周一仙突然道:“这个就是同张小凡一起出来的林惊羽吧!似乎还不错。”

  “怎么,你突然又对他感兴趣?”金瓶儿淡淡的道。

  随即周一仙又恢复那猥琐的样,道:“嘿嘿!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奇,而且欣赏他的做事风格而已。”

  金瓶儿哼了一声。丝毫不给周一仙留面子,小环见两人又闹起来,于是转开话题道:“姐姐,你为什么要替那个林惊羽求情呢?”

  金瓶儿柔声道:“我不是给那林惊羽求情,我是给他怀中的女子求情,那个女子也是一个苦命人,我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刚烈。”

  小环兴趣大起,她似乎很喜欢听这种故事,缠着金瓶儿给她讲。于是金瓶儿将自己所见的又叙述了一番,尤其是后来林惊羽义无反顾救燕虹却被拖下悬崖,这位多情的女子又忍不住开始掉泪了。

  林惊羽急行了一天,终于赶到周一仙所说的寒泉洞,只是现在的他只剩下一副皮囊了,连续的飞行早已经透支了自己的身体,是一口气使他强撑着。拖着疲惫的身子慢慢将燕虹移了进来,正如周一仙所说,周围全是万年不化的寒冰,只是在泉中央倒映着一处寒泉,散发的冷气飘在天空。

  此刻没有灵力支撑的他早已冻的不行,嘴唇上已经结起寒冰。身体缩成一团。要不是身边还有燕虹这个火炉,恐怕他根本支撑不到进来。

  只是他从小生活在青云门,对女子更是贞洁看的极重,虽然扶着燕虹也是循规蹈矩不敢有半点冒犯,所以他不敢过于贴近燕虹,就导致自己被冻的发抖。

  他深深看了寒泉一眼,就感觉那种寒不是周围覆盖在墙上的寒冰所散发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寒泉没有凝结成冰。

  定了定神,慢慢将燕虹放了进去,就在放入之后,他的手不注意贴在了寒泉,只是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冰,他一惊,用尽最后的一点灵力,破开寒冰,只是他感觉脑袋一昏,再也支撑不住,向后倒去。

  到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这或许都是他忍不住寒冷被冻醒的。醒来第一件事看向燕虹,只见她缓缓躺在寒泉中,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

  长长出了一口气,突然感觉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感觉灵力有些恢复,而且经过这几日的透支,他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他想会不会是自己修为又深了几分。

  只是这时“呃!呃!呃!”肚子不争气的想了起来,他随即想到已经好几日没吃东西了,随即走出洞外感受着外边的世界沐浴阳光。

  长长舒了一个懒腰。将斩龙剑握在手中,随着往日的剑决开始练剑,而且他感觉到自己的攻势一次比一比猛。

  苦笑一声:“看来这次还真是因祸得福了。”收起斩龙剑就在山间原始的奔跑起来,不一会儿,他手中已经提着一只特大号兔子。因为考虑到寒冰泉的冷,自然不可能造火烧兔,索性就在外边搭了个架子烤了起来,只是他这烤兔子的本事实在不值得恭维,整整半天,结果就烤出一烧焦的兔子。

  林惊羽看着自己烤的兔子,不觉有些脸红,只是这样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再叫他烤也不会比这好到哪里去,随即捞起一条大腿就想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