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神秘高手(1/2)

加入书签

  金瓶儿带着小环一路飞行,本想绕开来时的路,可是事与愿违,偏偏遇到他们最不想遇到的人~上官策。

  此刻的上官策意气风发,傲然挺胸站在金瓶儿和小环面前,恢复以往的气度,丝毫不见当日的颓废。

  “瓶儿姐姐,怎么办?我们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金瓶儿将小环护在身后,袖间紫芒大盛,随时做好准备。

  上官策负手而立,只淡淡撇了金瓶儿的袖子,便转移目光直视金瓶儿,顿时换了种嘴脸,道:“妙公子不往前走,反要折回,这是什么缘故,难道正道那尊庙太大,容不下妙公子这等小佛?”

  金瓶儿看了他一眼却并未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反驳,对待上官策这等老狐狸说出什么话都会让他起疑心,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说。

  这老狐狸到现在还不出手无非是忌惮他们三个人联手,那时就算是他都不见得讨得了什么好处,而在两天前正好还被林惊羽给摆了一道,这种忌惮又重了几分。

  可是令金瓶儿不解的是明明林惊羽说过这老狗受伤极重,短时间绝不可能追的上来,而如今这家伙不仅追了上来而且还毫发无损,丝毫不见得须弥,难道是林惊羽骗了自己,可是现在已容不得她多想。

  其实上官策也有些着急,若不是多次在这几个年轻人手中吃过大亏,他又何必如此小心翼翼,到现在那荒兽追杀他的场面还停留在他的脑海久久不去,所以现在他再也不敢托大,若是这又是对方的计谋,故意让金瓶儿当诱饵,而林惊羽跟法相埋伏在两侧来夹击他怎么办?他旧伤虽已痊愈,但经不起折腾,若是这真是他们的阴谋那他应该早做打算。

  而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敢先动手,但是上官策也知道这样拖下去终归不是办法,便试探道:“妙公子,不知玄火鉴可还在你们手中,我们做个交易可好?”

  沉默!

  上官策并没有放弃,仍道:“妙公子,你们得知玄火鉴也无济于事,对你们来说如同鸡肋,如果将玄火鉴交给我,我让你们安全撤出蛮荒,绝不阻拦。”

  金瓶儿依旧无动于衷,其实上官策也不是让金瓶儿妥协,到了他们这种境界早就对这些虚幻的不抱有任何希望,他只要金瓶儿露出破绽,哪怕一点他相信也能被他紧紧抓在手中,让他判断这是不是一场阴谋。

  可是金瓶儿始终一个表情,甚至连开口说话都不说,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金瓶儿,你莫非以为我上官策怕了你们?告诉你,今日你若不留下玄火鉴,就把命留在这吧。”上官策忽然提高了声音。

  金瓶儿置若罔闻,只是袖间淡淡的紫芒刃握的更紧了。

  “看来也只有老夫将你给擒住,再追问你玄火鉴的下落了。”

  尽管说了狠话,上官策还是很拘谨,但是他也明白这样拖下去对自己没有好处。

  在金瓶儿凝神之际,一根寒冰刺从上官策背后缓缓凝结,然后在这白天之下,几乎跟空气一个颜色,射了出去。

  寒冰刺到二人距离中间时,金瓶儿就发现,手中的紫芒刃也脱手而出,两件法宝一触即退,各自落回主人的袖间。

  与之相反,他们的主人都欺身前进,金瓶儿粉脸生煞,手做莲花状,接连打出几个印决,但都被上官策一一接住。

  上官策忽然想笑,笑自己也笑金瓶儿,他诡异的望着金瓶儿,道:“没想到真是你一个人,我还真是小心过头了呢?不过说实话你们几个真的很不错,但也仅限于此,我会将你们一一击败,然后拿到玄火鉴交给我的师侄萧逸才。”

  金瓶儿冷哼一声,这货一直以来都把玄火鉴当做自己囊中之物,再说了知道了他的秘密,她可不相信拿到玄火鉴会交给萧逸才,但她也没有多想,当下冷笑道:“上官策,你不要装了,我又……”

  “啊!”

  金瓶儿没想到上官策会有如此反应,这好像就怕她说出来似的,可是接下来她就真的没有多话的时间了。

  上官策就好像发了疯似的对她猛攻,以往不曾用到的手段在此刻完全突显出来,金瓶儿双脸潮红,显然有些不支。

  聪明的金瓶儿哪里不知这里有猫腻,虽然不知道上官策为什么这么反常,但她知道现在的上官策一定不敢承认自己隐藏实力和野心的存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