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异象(1/2)

加入书签

  “嗷!嗷!嗷嗷!”

  它带着无尽的愤怒冲向前方,却不是林惊羽,而是上官策,作势要把其撕碎才能平复心中的愤怒。

  上官策终于意识哪里不对劲,冲着林惊羽吼道:“青云门的臭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同时身形后退,想逃出这片区域。

  对于上官策的的吼叫,林惊羽理也不理,向一旁飞去,完全让开了荒兽,上官策心下一惊,却还是找不到哪里被林惊羽下了手,而林惊羽两次对他喷洒的那粘糊糊的液体又是什么东西,会让荒兽突然改变心思对自己下手。

  只是这一切已容不得他多想,荒兽拉进与他的距离,而手中紧握的玄火鉴源源不绝的炙热之力越来越胜,而在这慌乱时刻,玄火鉴忽然猛烈颤抖,似要跳出其手掌心。

  上官策被弄得苦不堪言,而这时荒兽已到,它甩动长长的尾巴,一记龙摆尾甩在上官策身上,顿时他的身体做离箭之弦,而这时玄火鉴也猛然冲出他的手心,留带一路火花。

  上官策直觉胸间甜闷,气血上涌,就想要咽下去,可是在他咽下去的刹那,更多的鲜血翻涌喉间,顿时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他露出惨意的危险,看着那颤抖的右手,缓缓举起,只见整个右手心早已被玄火鉴烧的面目全非,根根血肉凸现,血丝模糊缠绕,极为渗人。

  他看向躲在远处的林惊羽,高声喊道:“林惊羽,没想到我上官策纵横一生,没想到在这蛮荒之地一连三次受你所挫,此仇不报,我上官策有何面目在煌煌天道下立足,今日你给我的来日我必当十倍相还。”说完看了一眼再度冲来的荒兽,他身形一展消失在此地,而那荒兽似是知道,只追着一个地方追赶,发泄心中无尽的愤怒。

  “沧啷!”

  林惊羽终于支撑不住,斩龙剑倒插在黄沙里,大口呼吸着,他平静的看着上官策最后撂下的狠话,却并没有多少害怕,到如今他与那老狗早已成为生死大敌,只要有一个机会,不管能不能成功,他必当倾尽全力击杀与斯。

  而当他看到上官策受伤之时甚至还有一种冲动,自己上去亲手结果了他的性命,奈何他也已力穷,无力动手,只得看着上官策逃跑。

  那荒兽虽然速度奇快,本领亦是高强,但是上官策老奸巨猾,丧生的希望不大,有很大的可能会被上官策逃脱。

  想到这里林惊羽也不沮丧,毕竟可以拖延一段时间,让自己的伤好起来,到时候再联合法相,金瓶儿合三人之力未必不是上官策的对手,只是上官策隐匿数百年的修为,这份城府与心思却是他们所要考虑的。

  而在林惊羽大口喘息之时,法相也及时赶到,跳下云端,扶起林惊羽,关心问道:“林师弟,你怎么样?”

  林惊羽摇了摇头,挣脱开来,微微笑道:“法相师兄放心,我没事的。”

  然后他的目光不再看向法相,而是看向还静静躺在黄沙地里的玄火鉴,支撑着身子慢慢走到玄火鉴旁边。

  他俯下身子依旧能够感受到玄火鉴上传来的炙热之气,不可思议的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出右手紧紧的握了上去。

  然而结果与上官策拿到的时候想同,然而林惊羽比起上官策却紧紧支撑了半刻便自然反应般的丢掉了手中的玄火鉴。

  也不知道上官策面对如此炙热是怎么坚持那么长时间的,只不过林惊羽也并不打算了解,因为接下来一个最为致命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能够拿走玄火鉴。

  这期间他们试着用斩龙剑拖着走,也试着用灵力驾驭,可是玄火鉴的炙热之气无孔不入,他能以斩龙剑为导体传热到林惊羽身上,也能通过灵力传输,弄的二人苦不堪言。

  此刻林,法二人紧盯着玄火鉴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而这时天空一道紫芒闪过,金瓶儿与小环从荒兽巢穴安全归来。

  此刻小环脸上自然大大欢喜,只是那金瓶儿却紧丧着脸,眉头久久不能舒展,而看见林惊羽与法相奇异的姿态,二人都是有些不解。

  最后还是小环忍不住上前看着黄沙地里的玄火鉴就要拾起,同时口中不解道:“林师兄,你跟法相大师这是在干什……”

  “不要碰!”“不要碰!”

  二人同时尖叫,可是已经来不及,小环那玉葱般的手指握上了玄火鉴,在没人看到的情况下,玄火鉴表面的炙热之气如潮水般退去,仿佛从未出现。

  然后……所有人都静悄悄,等了片刻小环依旧紧握着玄火鉴,而且极为疑惑林,法二人刚才为什么那么紧张。

  “你,你没事?”法相缓慢起身,疑惑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