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火之毒(1/2)

加入书签

  林惊羽诺诺说不出话来,燕虹淡淡看了一眼这个刚才救了自己的男子,眼中没有讥笑,也没有失望。或许她早就绝望所以也就没失望了吧!“你放开我吧!这或许是我最好的选择,这多少天我逃的累了,活了这么久从没有这么累过。这种日子我不愿再过了,我很谢谢你能救我,但也仅限与此,你救不了我第二次的。”说完猛烈开始挣扎,想要甩开这只大手。

  这些许时间也让林惊羽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眼前这个女孩到底有什么错,竟要让她以死相逼。想到这他死活不愿放手,即使要让他付出很多。

  身后几人放松的身体又绷紧了几分。直直看着前方。而燕虹挣扎不开林惊羽,本来的好感慢慢转为恼怒,大声道:“你放不放开我?”

  林惊羽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也不会安慰什么,只得道:“燕虹姑娘”

  燕虹怒气更盛盯着林惊羽,道:“既然你不放开我,那就陪我一起下黄泉吧!”

  林惊羽似乎也惊了,惊愕的看着燕虹,果然,燕虹见挣扎不开林惊羽,而她又是一心求死,万般无奈她狠狠拽下了林惊羽,一起落下深渊。

  曾书书快步走上前来,跪在悬崖边大声叫道:“林师弟!”李洵也走过来看着落下去慢慢变小的两人撇过了头,显然他也不是很好受。

  良久,曾书书在李洵的拉扯劝说下才算缓过神来。

  李洵道:“曾师兄,事已至此是我们都没想到的,你就不必悲伤了,还是赶紧回师门禀告一切才是。”

  曾书书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随即跟李洵强颜附笑了几句就离开,而李洵也沉浸在燕虹的悲痛中也没说多少话,就这样放曾书书离开了。

  本来林惊羽跟曾书书并无深交,也从未在一起外出执行过什么任务。以前是他出山,而后来,林惊羽凭借自身努力一步一步将他追赶上乃至超越。而这次,他才发现林惊羽是值得深交之人,跟当初的张小凡一样。尤其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燕虹而拼命相救。说实话,在燕虹跳下去的瞬间,他也想就那么不顾一切救下这个无辜的女子。只是他犹豫了瞬间,不管什么原因,也许他去也不一定救下燕虹。

  终于,他叹息一声想要回山复命,只是这时又有不速之客到来,金瓶儿缓缓现身出来。

  曾书书冷哼一声:“你来干什么?我现在没空搭理你。”

  金瓶儿冷眼一笑,道:“好一些正道大侠,竟将一个女子逼到了深渊。”

  “干你何事?”曾书书道。

  “不干我何事,我就是看着不爽。”

  “不爽又怎样?”

  “不爽我就要杀人。”金瓶儿忽然脸色一变。

  曾书书似乎怔了一下,随即笑了。他本来心情就不爽,而金瓶儿又一次次的挑衅。轩辕剑紫光大盛。

  金瓶儿也笑了,是冷笑,她心里也为燕虹的事觉得不爽这才出来找个出气筒,出完气也就放他去了,相比来说他还是更喜欢青云门的人,而且青云门的人也就曾书书一个还在她的控制范围内。可没想到这曾书书怒气比她还大,她还没出气呢就给她拔剑,她最擅长的媚术也不想用了,就想先好好收拾一下这小子,给他点记性。袖子中同样紫芒大起迎上曾书书的轩辕神剑。

  而这次的结果就是曾书书的完败,金瓶儿根本不给他留任何的机会,凭借深厚的修为惊人的脑力将曾书书的剑招全化在心里,偏偏又不放他离去。

  就这样过了三天,曾书书早就精疲力尽。期间不知想过多少逃生的办法,都被金瓶儿给粉碎了,用金瓶儿的话来说,没有她的许可你就不可能逃出去。

  到了第三天,曾书书终于怒了,他已经累的连剑都提不起来了,对金瓶儿吼道:“要杀就杀,何必如此玩弄人。”

  而金瓶儿依旧戏脸相笑。最终在曾书书以死胁迫下才放了他。“你走吧!我不杀你,你死了青云门的人找我报仇我可担当不起。”

  焚香谷天香居,云易岚和上官策坐在一起,气氛低沉。良久,云易岚才道:“燕虹那妮子竟然以死相抗,没想到她性情如此刚烈。”

  “那我们的计划又岂不是泡汤了?”上官策道。

  “未必,萧逸才那小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别以为他当了个掌门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他的把柄可都在我手里呢!现在燕虹死了,我们只不过暂时失去了良机,将来未必就没有机会。”

  上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