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水域(1/2)

加入书签

  林惊羽没有回答,撇过脸去,良久才道:“传闻南疆一族中专门修炼一种邪术,则为鬼道之术,此道欲想大成必须长年居住在阴湿的地方,以鬼魂为食强大己身,你是不是……”

  小环的身子似乎被电击了一下,但是很快便恢复正常,正气凛然,毫无惧意,道:“林师兄不必试探我,我正是正宗的鬼道传人。”

  林惊羽一时诺诺说不出话来,想要说些劝谏的话,但总会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小环又道:“林师兄生为正道大侠,看不起我们这些旁门左道之术实属正常,但是我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更不屑于做牵魂引魄的事,我现在就要打开这条通道,林师兄觉得不合适可以随时打断。”

  说完也不等林惊羽说话,驾驭着五鬼开始搬运。

  林惊羽望着来来回回忙碌的五鬼,再看看小环,手中的斩龙剑无论如何也斩不下去了,而他也没有阻止小环,小环说的每句话都钉在他的心上。

  在他认为既然是鬼道之术那难道不是邪术吗?吸食孤魂难道不是邪术吗?他不知道,为何当初的张小凡在入魔以后还能义正言辞的对他说话,毫无半点愧疚之心,张小凡是这样,小环也是这样,难道是自己错了吗?

  他不懂,自己坚持的未必是对,而别人坚持的也未必是错,可是若没了心中所谓的正义,他拿什么勇气活下去,拿什么作为支撑?

  林惊羽看向小环重新打量这个柔弱的女子,终于他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令他困解的话。

  “小环,我,问你个问题,你说这世间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样的是正道法术,又什么样的是邪术?”

  小环看着来回搬运的五只小鬼,仿佛自嘲的笑了笑,道:“林师兄,你可知道我这个法术的名称?”

  林惊羽不解,但还是老实道:“我不知道。”

  小环红唇轻启,轻轻道:“我们鬼道中人称之为五鬼搬运,正像林师兄你所说的正邪之别,我虽不懂,但自小跟随爷爷游历天下,他老人家学识渊博,我耳熏目染也多少听了一些,我认为所谓正邪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他存在于人心底的善念,就像你的好兄弟张小凡,他入魔教十年整日杀伐不断,手中所染鲜血并不在少数,但他却从未滥杀一个好人,你说他是正是邪?”

  林惊羽想了一会才道:“小凡以前所做之事虽令人不耻,但是后来他改邪归正救了大多数人的性命,功大于过。”

  小环嗤之以鼻,道:“你认为他改邪归正,可是我认为他从未改变过,不管是十年之前的张小凡,还是十年之后的鬼厉,他依旧是他,环境不仅没有改变他的外表,甚至连他的内心都没有改变,而你所坚持的只不过是你一个人的观点罢了。”

  林惊羽哑口无言。

  小环继续道:“再比如你的师傅苍松,你认为他当年联合魔教反叛青云是正还是邪?”

  林惊羽突然很想说:“是师傅他老人家糊涂做了事。”可是话到嘴边碰到小环的眼睛,他再也说不出来了。

  小环不去看他,道:“这世间的正邪并不是一人一事就可以评判的,你想追寻大道就必须按照自己的内心去活,才能躲开心劫,我们什么都不能做,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问心无愧而已。”

  “问心无愧?”林惊羽在心底轻轻默念,将这句话记住。而就在这须臾片刻,五只小鬼早已打通了道路,只见小环轻轻摇动五个骨片,红唇轻启,不知名的咒语开始梵唱,不一会儿那五只小鬼就已不见了踪影。

  小环转过头来,淡淡道:“走吧!”

  二人行走,不知不觉因为刚才的争论,二人气氛微有些沉重,林惊羽依旧走在前头开路,而小环也跟着他走,只不过不知是有意无意,二人似乎没那么亲密了。

  而这一切处于全神贯注的林惊羽毫无察觉,他只觉得一路顺畅,本想着这一路上或许还会遇到什么困难,可是随着他们前进越来越深,这种顾虑也被慢慢消失了。

  而且随着深入灵气也越来越浓密,小环或许还察觉不到,但林惊羽身为修道之人对这些都有着特殊的感应,当下他走的更快了些。

  “哗啦!”林惊羽忽然停住了身体,拦住小环。

  小环不解,立马提高警惕,凝视半天却并未有危险,看向林惊羽疑问道:“怎么了?林师兄。”

  林惊羽缩回脚,手中斩龙剑忽然脱手而出,在前方飞了一圈又落到林惊羽手中。就在小环还一无所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