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祸水东引(1/2)

加入书签

  上官策手握火龙,首次出现一丝惊恐,吼道:“疯子,你这个疯子,快停下来。”

  林惊羽置之不理,脸上眉毛都发出焦味,可是林惊羽依旧咬牙坚持,终于,看着那逐渐逼近的上官策,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刺了进去。

  “撕拉!”

  细微的声音在此刻却显得那么刺耳,林惊羽斩龙剑毫不犹豫的刺入其手掌,顿时便撕开一道口子。

  上官策睁大眼睛望着这不可置信的一幕,死死盯住,直到他看到自己掌中的鲜血喷出,看到倒插在自己手掌心依旧碧波荡漾的斩龙剑,他才相信是林惊羽伤了自己。

  “啊!”

  上官策一声怪叫,腾出另外一只手掌狠狠的打在林惊羽胸膛只上。

  斩龙剑随着主人倒飞而回,这令得本就奄奄一息的林惊羽更加伤重,顿时眼前金星闪闪,林惊羽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但终究没了那样的力气,他感觉到无比疲惫,就愿这样睡下去。

  当眼前那一丁点光亮随之消失,林惊羽终于沉睡过去,他感觉到无比安心,就像回到了草庙村,就像回到了青云门,遇见那些村名在跟他打着招呼,遇见平日的那些师兄弟们在一起切磋武艺。

  他静静地感受着,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可是,忽然所有的人变得虚幻,他上前想要将其抓住,却什么一人没抓到。

  这时在其耳边忽然想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姐姐,快过来,林师兄好像要醒了。”

  终于,他鼓起勇气缓缓睁开眼睛,首先映入他眼前的是小环那清澈的眼眸,那带着几分疑惑,还有几分欣喜的眼神。

  林惊羽突然觉得,以前没仔细看,如今这么近距离发现小环其实也是一大美人,可是身体的疼痛让他再也欣赏不下去了。

  “啊!”他林惊羽忍不住叫出了声。

  “你没事吧!林师兄?”小环上前将其扶住,轻声道:“你受了伤小心点。”

  林惊羽点头,这时法相也跟上前来,微笑道:“林师弟,你醒了。”

  林惊羽只感觉法相面容慈祥,心中自然也升起暖意,看向金瓶儿却见对方毫无问候之意,但那时不时撇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林惊羽知道这个脾气怪异的魔教女子也在担心他,顿时刚才梦中的情景他便不在意了,虽然亲人依然不在,虽然同门被困,可是在自己身旁还有朋友,在自己受伤昏迷后还有人守护在他身旁,还有人在一旁嘘寒问暖。

  林惊羽目视法相,称呼也换了道:“法相师兄!”

  只不过这一句法相却顿了良久,他似乎没想到林惊羽会这么叫他,如今林惊羽肯叫他一声师兄,说明当年的事他真的已经放下了,心中不由一喜,道:“好好休息,你受了伤不易走动。”

  “受伤?”林惊羽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法相师兄,那上官策呢,我们怎么逃的性命的?”

  “林师弟你忘了吗?是你重伤了上官策我才带你逃回来的。”

  这时金瓶儿也走上前来,毫不在意地道:“没想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还有点作用。”

  林惊羽苦笑一声,他明知道金瓶儿是好意,但是明明是夸人在她嘴里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好在他也跟金瓶儿相处了一段时间,相对了解这女子,所以也不在意,道:“瞎猫碰上死耗子,撞的呗,不然又岂会把自己弄成这个狼狈样。”

  众人这才笑起来,只见林惊羽身上身下都是被大火烧出的褶皱,窟窿,更奇葩的是那眉角头梢卷曲成状,被烧焦的痕迹。

  接下来的一天,法相利用大梵波若给林惊羽疗伤,大梵波若也不愧是疗伤神功,只一天,林惊羽伤已经好了大半,众人欲让林惊羽歇息几日再走,连金瓶儿都来劝诫,可是都被林惊羽拒绝了,坚决要求上路,他明白时不同往日,莫说萧逸才未亲自前来,就是那隐藏实力的上官策,还有被魔化的李询都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他们所能做的就是不断加快速度,以期望在最短的时间到达蛮荒圣殿。

  后有追兵,前有阻碍,他们却只能这一条道走下去,他们唯一的保护伞就是萧逸才等人还未真正猜出他们的意图,他们追杀完全是为了夺回玄火鉴,上官策有上官策的心思,而萧逸才也有自己的打算,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玄火鉴,那恐怕萧逸才不远万里,甚至会先放弃寻找天火之谜来夺回玄火鉴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