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深入(1/2)

加入书签

  其实他也不清楚突起偷袭与他的那人是谁,他只感觉黑影一闪自己便飞了出去,可是那人实力如何,又会不会一直跟着林惊羽,他想罢所有跟林惊羽有关的人都没想到那人会是谁,这也让他安定不少,至少不是他最害怕的那几个人之一。

  想罢贪念作祟,他便再次跟着林惊羽想伺机夺取玄火鉴,让那未见面的人影也反应不过来。

  其实,说实话他夺取玄火鉴绝不是为了萧逸才,而恰恰相反,他得到玄火鉴正是要催动八凶玄火法阵催灭萧逸才,虽说他知道萧逸才早已是不死之身,但他从典籍中得知的天火之谜,足以毁天灭地,对付一个萧逸才完全不在话下。

  看着林惊羽御空飞行,上官策知道自己偷袭的时候到了,虽然偷袭一个修为比自己低,而且还是小辈这让他很不齿,可是如今为了玄火鉴他也就值了。

  只是就在他刚刚动手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仿佛从天而降落在他身前不远处与他对望。

  上官策心下一惊,只见此人黑衣蒙面,连发型都被黑袍遮挡,加上这漆黑夜晚,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看到的只是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上官策站直身体,挺了挺胸,故意壮大勇气,道:“阁下是谁?为何阻拦我去路!”

  对面之人置若罔闻,甚至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半晌忽然吐出几个极为生硬的字句:“你最好离他远一点,下次再让我碰到,我必当取你性命。”

  上官策一怔,他没想到从对方口中出现的语言是那么生硬,仿佛是刚开始学说话一样,可是对方个子最起码也是在二十往后吧,由此上官策得出一种结论,而且他非常肯定的道:“阁下不是中土之人吧?不知阁下来自哪里,又来管我中土的事情?”

  黑衣人依旧没有回答,淡淡道:“我说了,以后离他远一点,否则我不建议取你性命。”

  上官策故作镇定,道:“阁下如何能够确定能娶我性命?依我看来阁下道行也不过如此吧!”

  黑衣人明显有些怒意,冷哼一声道:“那你就试试。”说话间周围散发出一种凶气,上官策感觉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绝世凶兽,当下再不敢迟疑,身形窜退,道:“阁下实力过人,我自知不敌,改日再会。”话毕上官策已经不见了身影,可见他的速度能有多快。

  黑衣人望着上官策远去的身影伫立良久,然后朝林惊羽远去的方向缓缓跟了上去,这一切林惊羽还什么都不知道。

  随着林惊羽逐渐深入蛮荒,蛮荒之地的艰险也逐渐显露无疑,就在他御剑飞行的第二天便看到地下一群蛮兽对着他嘶吼,仿佛要将他这个外来者给吃掉一般,只是这些蛮兽不会飞行,而且林惊羽想着追赶小环等人,也没功夫陪他们瞎闹。

  可是到了第二天,已经有一些飞行蛮兽在天空到处游玩,一看到林惊羽就面光不善的盯着,林惊羽小心谨慎的同时也加快速度向前飞去,只是这一日也遇到几波不长眼的蛮兽意图拦阻林惊羽,都被林惊羽以小孩子过家家的形式给打发了。

  第三天,林惊羽看着前方依旧没小环等三人的下落不免有些无语,他一路过关斩将应该早就把他们追上才对,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没见人影?难道是说他们的速度还能比他快吗?

  然而第三天,可以说这里已经正式进入蛮荒了,林惊羽自己也感觉到酷热难当,可偏偏还有不长眼的蛮兽看他不顺眼想跟他干一架,他这个外来者几乎引起了所有蛮兽的公愤,这一路上他都杀的麻木了,但还是总有一些蛮兽不怕死的扑上来,而且这些蛮兽明显比昨天遇到的那些更厉害一些,虽然林惊羽也未受伤,可是身上衣服抓烂了不少。

  此刻就算是林惊羽也忍不住粗口爆骂起来,他到底招谁惹谁了?

  临近黄昏,林惊羽依旧脚踏斩龙剑走在这条蛮荒之道,而忽略了地下的他忽然若有若无的听到有人在呼喊他。

  而那声音还颇为熟悉,修真之人虽然做不到过目不忘,过耳不闻,但终归在五感上强人太多,当下林惊羽低头看去,只见一处山洞旁小环在向他招手,而面向慈祥的法相跟一脸无所谓的金瓶儿站在两边也正凝望着他。

  不知怎么林惊羽看到突然出现的三人非常贴切,就好像在异乡遇到同乡好友般,那种感觉很奇妙。

  林惊羽当即御空向下飞去,不多时便已来到山洞旁与三人回合。

  林惊羽歉意道:“让诸位久等了。”

  法相双掌合十和蔼一笑倒是没说什么,倒是那金瓶儿随意的摆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