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天火之谜(1/2)

加入书签

  普泓轻微咳嗽了声,沉重道:“云易岚好深的心机,竟将门中最为出色的两位弟子当做卧底。”

  “大师说错了。”萧逸才截道。

  “哦!哪里错了?”普泓意外道。

  “焚香谷中最为出色的弟子不是两个,而是四个。除了我二人之外还有李洵师弟和燕虹师妹,而当年我们四人一同被云易岚所救,拜他为师。”

  “什么?你们四人是一同入的谷?云易岚真是好运气,你们也真是天赐宠儿。”

  “大师你又错了?”这次萧逸才却有些微怒,道:“我们四人并非天赐宠儿,更像是天赐灾星。在遇到云易岚以前我们被人追杀,整个一族就只有我们四人逃了出来,其他人竟皆遇难,所以我才在见到云易岚之后一直死心塌地的追随。”

  “是什么人会一直追杀你们?难道在你们身上还有什么秘密不成?”到现在,这位老人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萧逸才为何对他说这么多。

  萧逸才硕大的头颅开始摆动,獠牙也露了出来,黑气缠绕周围,明显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良久才慢慢平静下来,道:“大师可曾听起过比南疆五族更为久远的巫族?”

  “我曾在一些遗迹残篇上听到过一些。”

  萧逸才缓缓的道:“我的祖籍并不在中原,我的祖先是当年巫族极为特殊的一员,是神圣无比巫女娘娘驾下世代看守天火的存在。可是自从玲珑巫女娘娘以后再没有巫女继承,上古巫族也逐渐演化成如今的南疆五族,而天火这个不容于天地间的异火便成为所有人记窥的对象,数万年来我的族人一直苟延残喘,躲避这些人的追杀,甚至后来连我们都不知道这不存于世间的天火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这些人依旧永无止境的追杀我们,我看到我的族人一个个倒在我的脚下,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云易岚从天而降,我依稀记得他当时的身影,白衣如雪,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如一顶火焰般燃烧,那时候他真的很年轻,他给了我们衣服与食物,让我们首次感受到温暖,也是从那时候我将他当做神人一般,甚至他让我去当奸细打入青云门,我也毫不犹豫。”

  “我是我们四个当中最大的一个,心思也最缜密,兽妖大劫以后我察觉到云易岚的不正常,便私底下数次排查,知道后来我知道原来一直追杀我族人的并不是南疆五族的人,从古至今都是焚香谷,自打数万年前就有了焚香谷的祖师,一直追杀我族人数万年,若是论历史悠久,这世间又有哪个门派能够比肩,而后来他们知道天火之谜早就在岁月的侵蚀下烟消云散,便放过了我们,而且收留我们,让我们去帮他们探索。”

  “知道这一切后,我平生第一次动摇了我的信仰,那个我视若神人的师傅原来才是数万年来一直残杀我族人的真凶,那时间仇恨开始充斥我的心,可能也就是那时候让得道玄察觉了我卧底的身份,可是我隐藏的极为神秘,他无数次试探,都被我一笔带过,可是道玄终究是道玄,他依旧没有放松,但是那时候就仿佛上天也在帮我一般,诛仙剑戾气入体,道玄神志昏迷不清,所以我才逃过了道玄的探查,可是本来应该属于我的秘密,道玄却也烂在肚子里再也没给我说过,否则以我当时的身份,可能知道的会更多,只是现在一切都不需要了,我吞噬了诛仙剑无上戾气,这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云易岚,我会亲上焚香谷将其碎尸万段,以慰我族亡魂。”

  “啊……啊……啊……”萧逸才仰天长啸,声动四野,凄厉的声音震震传来,可是他没有眼泪,这时候,没人理解他有多么想哭,可是自从他吞噬诛仙剑上的戾气,变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以后,他就没有了眼泪,有所得终有所失。

  相比于萧逸才,下方被砸入地下的法善早已哭成一个累人,甚至哭出了血泪,没人知道这个憨厚的和尚究竟经历着多少痛苦,可是自从萧逸才讲述这段往事的时候,他就已经哭了,没有声音。

  “阿弥陀佛!”普泓上人轻颂一声佛号,普泓上人这次却没有看向萧逸才,而是看着自己的弟子法善。

  他用尽所有的力气站了起来,甚至法相想要在一旁扶住他,都被他推开了,他慢慢走到法善旁边,看着法善眼角的两行血泪,柔声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法善使劲摇头,看着教导自己百年的师傅,含泪道:“师傅,弟子不苦,从我进入天音寺的那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