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巨变(1/2)

加入书签

  战斗中普泓上人想的可不止这些了,他抓住萧逸才的关键词语,眉头一皱再皱,却始终想不明白萧逸才还有什么后招,疑惑道:“萧施主难道想在我师兄弟二人的联手之下,为难我天音寺僧众吗?”

  “岂敢,可若是二位大师中的一人受创,另外一人能否拖住我?”

  萧逸才忽然对着下方道:“师弟,你我同出本源,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不好,师兄小心后面。”天空中这位苍老的老人分明看到巨大佛祖真身后边有灵光闪动,急切间他庞大的身躯首次站起,却再也不是那副佝偻的老人,可是一切真的来得及吗?

  就在普德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一根硕大的伏魔杖结结实实打在这位老人的后辈,登时间一口鲜血如断剑之弦般从普泓上人口中喷洒而出,这位老人完全没有防备,与此同时萧逸才巨大的魔气再没有阻挡轰在佛祖真身上,方才还金光灿灿的佛祖真身瞬间缩小直至落入普泓身体之中再也不出来。

  “师兄!”

  普德再也按耐不住,换守为攻,冲向萧逸才,从开始为止,这位老人一直都是防守为主,可是……

  普泓更是伤上加伤,如果说刚才的伏魔杖所带来的伤仅仅让他受创,那么萧逸才所带给他的足以让他丢掉半条命。

  “师~傅!”

  早在一旁遣散僧众的法相看到普泓身影,再也顾不得其他,几乎瞬间到达这位老人的身旁,扶住了他,可是触手一片柔软,老人身上的经脉已经被震碎,口中鲜血也再一次冒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自己这最得意的弟子,缓缓移开目光,反而看向一旁呆头呆脑的法善,在所有人忙碌的时候,甚至没有人看到是谁偷袭了普泓上人,可是这位老人最为清楚,不是清楚人,而是知道打在自己后背上的分明是他天音寺一脉至宝伏魔杖,可是这柄神兵,他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经传给了那个人,他赐那个人法号叫做~法善。

  他的目光依然平和,深邃,低低的话语传来,却还带着丝不可置信,“为什么?为什么?”

  只说了这几个字,口中鲜血再次从他口中冒出,法相手中接着普泓上人溢出的鲜血,却再也装不进去,只看到老人的目光仅仅盯着一旁呆头呆脑的法善,可是……他不相信,质问道:“你疯了吗?你为什么会这样做?”这世间绕是这位一直保持着和蔼面容的法相再也不能保持心性。

  眼下这位老人传他道法,教他做人,百年之后更是将整个天音寺交给他,这份知遇之恩可谓是无以为报,可是就这么一位老人,此时此刻分明毫无生气的躺在自己怀里,而凶手却是一直以来与他朝夕相处,相伴百年,一起修身练武的好师弟,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就在这一刻,天音寺僧众也都反应过来,大吼出声,再也不逃走,目视这位他们视为神一样的主持。

  只有……法善,这个被普泓认为的凶手,自他伏魔杖打向普泓以后,就这么站着,无喜无悲,看不出丝毫表情,也不逃走,就这么看着这位一直培养他长大的老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面对自己师傅,师兄的质问,他有千言万语竟说不出口,没人知道他的内心有多么激烈,他曾想过无数次可能,却唯一没想到的是在这种可能下,站在天音寺的对立面,这个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他早已将其当做了家,可是……终究有些事做的连自己都想不清楚,为了心中所谓的欲望,为了父辈祖先的期望。

  望着这世间对他最重要的两个人,师傅和师兄的眼神,他没有逃避,反而选择了直视,因为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畜生,我杀了你!”

  有人反应过来是这个徒弟弑师以后,再也忍耐不住,纵身跃起法宝打向法善,可是……法善置若罔闻,好像不曾听见,本来他天纵之资,整个天音寺,除了师兄法相以外,再不做第二人选,他的这些师弟莫说要伤他,就是近他身都很难,可是现在他仿佛失了魂一般,不闪不避,法宝结结实实的轰在他身上。

  霎时间他被这种巨力打趴下,一丝鲜血也从他口中射出落到袈裟之上,面对这样一击他不还手,甚至没有用大梵波若真法护身。

  “他疯了吗?”

  只是没人回答,法善的目光在这一刻依旧盯着前方的普泓,目光平静,这一刻普泓上人,这个洞察天下之人的人物却看不穿自己的这个弟子了,他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竟百年来不为人所知,连他这个师傅也瞒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