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外敌(1/2)

加入书签

  林惊羽一怔,惊问道:“师傅,你说什么?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苍松注视着那个牌位,叹息道:“师傅老了,就没心气了,这个天下永远属于年轻人,我做了这么多错事,现在要在祖师祠堂向历代祖师忏悔,希望得到他们的原谅。”

  林惊羽心中一急,道:“师傅,现在的青云山无疑是个虎口,那萧逸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成了。”

  “我为什么要走?青云山是我的家,离开他,我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你走吧,不要让我失望就好。”苍松说完再理也不理林惊羽反而从旁边拿到一块布,仔细的擦拭万剑一的那个牌位。

  “师傅!”

  林惊羽再度叫出了声,可是苍松理也不理,片刻,林惊羽只得拖着疲惫的身子缓缓走出了祖师祠堂。

  祖师祠堂外燕虹眺望青云前景,心中忧郁却掩盖不出,她不知道祖师祠堂里这一对师徒说了什么,又或者发生了什么,只是她还是就这么静静等着,等着那个人对她说。

  而当她听到林惊羽那一声师傅时,她竟慌动,紧接着看到的是林惊羽失神的走了出来,却不见了苍松道人。

  她的心底莫名一痛,立刻扑倒前去扶住林惊羽,皱眉轻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林惊羽看到燕虹,也好想找到一种安慰,将她深拥入怀,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下“我是不是很笨很傻?连身边的人都让他们失望?”

  感觉到林惊羽的脆弱,燕虹慌了,这么一个血性汉子,也会表现出悲哀的一面,可是祖师祠堂里他们俩师徒到底谈了些什么?甚至她想到不会是苍松自尽在祖师祠堂里了吧!

  燕虹现在能做的就是将这个男子抱的更紧一些,给他更大的安慰,“惊羽,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师傅呢?”

  “师傅不走了,他要留在祖师祠堂。”

  燕虹反应过来,道:“那怎么行,要是萧逸才一旦回来,又岂肯放过他,走,我们去劝他。”说完拉住林惊羽的手就要往前,却一下没有拉动。

  此刻林惊羽也回过神来,颓靡道:“没用的,我试过了,师傅这次是铁了心的想留在这里。”

  “燕虹,我是不是很没用?一有事情就问别人,先是王二叔,现在是师傅,我肯定已经伤透了他们的心。”

  燕虹走过去,重新注视着他,柔声道:“不会的,他们怎么会在意这些呢?他们想要的就是让你成长,而你,你知道自己最大的缺陷是什么吗?”

  “在我心里你是完美的,唯一的一点瑕疵是你的执念,执念在修道一途有大帮助,可是对事却不是这样的,你要懂得变通,这也是王二叔,你师傅,还有张小凡想看到的。”

  林惊羽紧握着手里的拳头,心中恍然开悟,看向燕虹,道:“我好像懂了。”

  燕虹嫣然一笑,靠近他,将他的手牵上,道:“你师傅他既然心意已决,我们再劝也没有丝毫作用,我们还是干接下来的事去吧!”

  林惊羽点头,眺望远方,道:“那就探一探天音寺吧!”

  说完二人化为两道青光消失在天际。

  “~……”

  天音寺是能和青云门,焚香谷比肩的正道巨派,其内里实力,几乎不下于青云门,四大神僧,更是闻名于世,各种法宝也层出不穷,这也奠定了天音寺不可动摇的地位。

  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弟子法相,大梵波若真法以臻至大成,即使天音寺一些长老都微有些不如,而就在不久前,天音寺主持普泓闭关,将主持之位已经传给了这位天才弟子,法相也未让恩师普泓失望,在同为四大神僧普空的帮助下,天音寺蒸蒸日上,内里高手也在不停的增加。

  这天,法相一身金光灿灿的袈裟加身,静静的在禅房内打坐,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眉头一皱再皱。

  中午他忍不住走出房屋,俯瞰天音风景,一道粗旷的声音传来:“师兄,你怎么会在这?”

  法相回神,报以微笑,他知道这是他的师弟法善,如今的法善也因为法相的缘故已经是天音寺的首席长老,平常一些事也都是他说了算的,只不过那容貌还有那个头一点都没变。

  法相和蔼道:“我在房中烦闷,出来透透气,师弟怎么也在这?”

  法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晒晒一笑,道:“今天闲来无事,我去找普空师叔问些修行上的法门。”

  法相点头,道:“这样啊!那一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