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王二叔(1/2)

加入书签

  林惊羽目光死死盯着黑衣人,冷冷的道:“你入我青云门却不以真面目视人,青云门隐世高人我是听过,但却从没有听过有你这号人。”

  黑衣人看着林惊羽,道:“你现在已经丧失了理智,我不会给你解释的。”

  “是不屑,还是你根本就是?”

  黑衣人一怒,道:“我现出真面目,我现出真面目你就不会这么给我说话了。”

  “那我情愿我可以尊重你而不是这样质问你,”林惊羽大声截道。

  “好!好!好!”黑衣气的脸色发抖,大说三声好字,道:“原来你一直都以我不跟你真面目视人而耿耿于怀。”

  “是!你说对了,我不是青云门的人,但我也从没有跟你说过我是青云门的人吧?”

  林惊羽大怒,道:“那你为何会我青云门道法,太极玄清道?你这难道不是偷学吗?”

  “你以为我想学吗?”话说到一半黑衣人似乎意识到什么,停住不说了。

  林惊羽似乎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的声音?”

  对!就是,黑衣人一改往日沙哑的声音,韵味有些沧桑,分明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黑衣人知道自己露馅,转过了身不去看林惊羽,道:“你已经丧失理智,我不会跟一个丧失理智的人解释。”说完直接御剑上空。

  “站住!”林惊羽冷声道。

  林惊羽又岂能让他逃脱,此人身负青云门太极玄清道,还知道青云门诺大辛密,若就这样放他离去岂不是养虎为患。

  转眼间林惊羽已经到黑衣人前边,怒目盯着黑衣人,斩龙剑碧波大盛,道:“今日不留下你真面目休想离去。”

  黑衣人其实刚才可以离开,他若想走,这世间可以拦的下他的还真不多,只是他不知为何没有离开,或许是不愿在林惊羽面前逃跑吧!

  黑衣人盯着林惊羽,道:“我没想到原来这次只是为了你好,却引发你这么大的心结。”

  黑衣人似乎下了某种决定,道:“好,既然你真要看一看面巾下的我,我就如你所愿。”

  而林惊羽听到这话也是一怔,没找到黑衣人真要摘下面巾。

  此刻他心里却五味繁杂,又有些纠结,又想看看黑衣人的真实面貌。

  黑衣人的手颤抖放在面巾上,缓缓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脸。

  林惊羽彻底的怔住了,这张面容那么相似,甚至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轻声颤抖,还有几分质疑道:“王二叔……”

  回复他的是一巴掌,黑衣人扯下面巾,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

  手中的面巾被风吹走,伤了的是谁的心?

  而林惊羽似乎还是不可置信,右手触摸着刚才带给他的痛感,左脸庞迅速现出五个诺大的红手印。

  黑衣人道:“我说过,你要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就不会这么给我说话了。”

  林惊羽一屁股坐到地上,死死盯着他。

  与此同时,一道靓丽的身影急速而来,怒道:“你做什么?”问了一句,也不等黑衣人回答就不再看他,快步走到林惊羽面前,有些心疼的看着林惊羽,跪坐下来,抚摸着林惊羽带伤的脸。

  而林惊羽浑然不觉,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日没夜找的人儿就在跟前,而是死死盯着黑衣人,道:“王二叔?怎么会是你!”

  没错,这个人正是当年草庙村除了张小凡和林惊羽之外唯一活下来的人,在当年,他被吓破了胆子,整日疯疯癫癫,还是被长门通天峰的人给救上青云山,整日就在通天峰玉虚殿度日,任林惊羽如何去想也想不到会是疯疯癫癫的王二叔,那个最不容人注目的疯子。

  王二叔没有看他,缓缓转过身子,任由自己的衣服被风吹动。

  林惊羽似乎发疯了般,将燕虹推到一边,用自己的腿跪着走到王二叔身边,死死拽住王二叔的腿,甚至有些哭相,道:“王二叔,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你看看我,我是惊羽。”

  燕虹也站了起来,激动道:“前辈,你是惊羽的长辈,他犯了错你就饶恕他吧!”

  王二叔此刻怒气才慢慢消了下来,但要他就此原谅林惊羽,他还感觉有些亏。

  夜晚

  微风袭袭,略带寒意,一处大山深处,架起了两座火堆,林惊羽一人孤独的坐在较远的一处火堆,火势远不如前方那一处,而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另一处火堆,另一处火堆王二跟燕虹坐在那儿,低声交谈。

  “不是我不原谅他,是他还不够成熟,还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