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幻月之道(1/2)

加入书签

  林惊羽于心不忍,走到她跟前抓住她的胳膊解释道:“燕虹,你醒醒,你醒醒。这是幻境,不是真的。”

  燕虹也一改往日作风,甩开林惊羽的双手嘶吼道:“这都是真的,该醒的人是你。”

  林惊羽身子猛地一震,顿在那里口中不停的重复着燕虹说的一句话:“该醒的人应该是你!该醒的人应该是你!”

  一盆凉水从脖颈冲到脚下,让林惊羽冷静了不少,他目视着燕虹良久之后忽然摇了摇头,指着她倒退,口中道:“你不是,你根本就不是燕虹,你究竟是谁?”

  新婚之夜,他穿着鲜艳的婚服,却质问着自己最心爱的新娘。

  燕虹再也坐不住了,感觉到林惊羽逐渐向她远去,她终于露出恐慌,站了起来走向林惊羽,猝起眉头道:“我是,我一直都是。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难道你不想我做你的新娘吗?”

  林惊羽的身子冷却下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却在颤抖,伸出手阻止吼道:“你别过来,这是幻境我在外界还有未做之事等着我,真正的燕虹她等着我拯救,这个天下也在等着我拯救,妄图迷幻我的心智,你给我走!”

  林惊羽伸出双手狠狠的将靠近她的燕虹推到地上,可是他的心却在滴血,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他都感觉对不起燕虹。

  燕虹失神的站起身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血气,全身靠在一根柱子上,没了这根柱子她就会摔倒一样。

  “你不要我了,你变心了。”燕虹失神的重复着口中的话语,走到床头坐了下来。

  林惊羽心在滴血,那是撕心裂肺的痛,最爱的人在自己跟前他却无法伸出双手,他宁愿自己的身体上刀山,下火海受穿心宝锁之苦,宁愿受万千蚁虫嗜血之痛,也不愿遭受这种痛苦。

  忽然走到床头的燕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锋利的剪刀,眼神忽然变的犀利,口中失神道:“你不要我了,那我还不如……去死!”

  突起的燕虹忽然猛地将剪刀插向自己的胸口,林惊羽心下令人无法形容的痛楚袭上心头,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心痛。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梦境是那么的真实,这一刻他真的相信了这种梦境,自己找寻不就是这么一份真爱吗?他怎么肯忍心抛下这份爱。

  下一刻他的身子已经出现在燕虹身前,伸出手抓住锋利的剪刀。

  他不知道的,古洞中,他也手握斩龙剑锋刃,手中鲜血一滴,一滴落在自己鞋面上。

  他目视燕虹,看着自己手中的鲜血与燕虹胸口的鲜血相融合,林惊羽根本没想到燕虹会自尽来威胁自己,他亏欠燕虹本就数之不尽,如今难道还要再亏欠一条命吗?

  林惊羽扳开燕虹握住剪刀的双手,痛心道:“如果真的要有一个人死,那这个人也应该是我,是我辜负了你。”

  锋利的剪刀猛然刺下自己的胸膛,其中还夹杂着燕虹的惊呼声。

  古洞内林惊羽仿如活死人般站在那里,斩龙剑上上的血早已凝固,身体上也布满了灰尘,根本不像是一具活人。

  但是一样的是林惊羽拿起斩龙剑就像拿起那把剪刀一样就要刺进自己的胸膛,忽然斩龙剑停在距离胸膛一寸处。

  幻境中林惊羽停下手中的剪刀,后退了两步摇头道:“我死无所谓,可是我死了我就无法去保护我保护的人,即使是我辜负了你等到我了结外界的一切之后再来找你赔礼道歉。”

  燕虹看着他忽然笑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疯狂的笑,林惊羽刚要发问忽然眼前的一切都在变换,那梁头红布,那墙上的大喜字,还有金光灿灿的那一套婚服逐渐消失。

  时光在倒退,回到了他跟燕虹初识的时候,然后他回到了村里看到遍野的尸体,那仿佛是地狱,那是他心中最痛的回忆而此刻却真实的在自己面前演示着。

  他看到一个恶僧面目狰狞,脖子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