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月圆之夜(1/2)

加入书签

  神州浩土,青云圣地。

  早就没了以前的风采,除了那些依旧摆在那里的风景,云海,虹桥,却已不见了看风景的人。

  作为青云六景,每一处都有独特的风情,虹桥鬼斧神工,从下往上看,一眼望不到头仿佛从天际而来。

  茫茫云海掀起涟漪,时而还会响起灵尊水麒麟低低的吼声,吓的青云弟子四下逃窜。

  翠萍无野,狭风吹来,弗乱少年的心悸,一眼望不到头的绿色,让人每时每刻都处在人生最美好的季节。

  竹涛雄伟巍岸,高笋入云挺的笔直,像是一列列队伍整齐的排序,时刻准备前进的步伐。

  望月独撒人间,这里仿佛是月亮最接近的地方,也将最美的月光留在这里,加上孤傲的山峰,独有一份凄凉之所。

  最后一处便是落霞峰的西天落霞,晚饭时分,落霞独过,散发着红彤彤的光芒照耀在每个弟子的脸上,这里不是仙境,胜似仙境。

  青云六景每一处都有它独特的美,别的地方比不上的美,但这么些美景却只有一人在一处观赏。

  萧逸才的身影落在虹桥之上,静观下方的云海,不知所思,曾几何时他也是这里的一份子,与师兄弟门一起跨过虹桥练剑比试,可是现在他依旧站在这里却再也没有当初的归属感。

  风景还在,人都改变了,他将自己的那些师弟们全部困在幻月洞府,除了每时加固封印,他基本上都不去那里的,所以除了自己修炼的地方他在这虹桥反而待的时间最长。

  云海远处太阳落下,又从另一方月亮升起,每天都是这样,但他也不觉得腻,因为实在没什么可干的了,继续修行自己已经是天下第一,修行还有何用。

  就在这时虹桥下传来一个弟子的喘息声,似乎是因为跑了太过着急,萧逸才面有怒色,冷冷的道:“何事惊慌?”

  那弟子吓了一跳,以为萧逸才怪罪,连忙跪在地上,低下头去,细微道:“燕虹姑娘不知为何突然神志不清,不停的撞翻东西,看她模样似乎颇为痛苦。”

  萧逸才神情恍惚,抬头望去,只见一轮明月挥洒天际,又圆又大,他的心中忽然想到什么,口中低念一声:“糟了,月圆之夜!”说完也不见得他如何动作便消失在虹桥之上。

  那弟子见许久不见回音,抬头看去,哪里还有萧逸才的声音,但也令他如释重负松了松身体,才感觉后背皆被汗水浸湿。

  蛮荒深处,无名古洞。

  林惊羽失神的望着那一滴滴掉落进石头器皿中的水滴,背对着小环,道:“小环,时间过去多久了?”

  小环紧咬着牙齿,苍白的脸上不复血气,沉默了片刻还是道:“按器皿里的水量,今晚应该是月圆之夜。”

  林惊羽一怔,笔直的站在那不知道想着什么,只是小环也不敢打扰,过了好长一会儿林惊羽才回过头来,道:“柴火不多了,我再去找你先睡吧!”

  小环看了一眼身后,柴火是林惊羽几天前刚弄来的,现在虽然不多但烧个三五天不成问题,有些事她知道但却不好说出口,等她鼓起勇气想要告诉林惊羽的时候,忽听:“扑通!”一声,林惊羽已经潜入水底去了,只有她望着那不断翻起的涟漪怔怔不语。

  小环不解,为什么不能够将他最脆弱的一面展现在自己面前,有一个人安慰总比一个人承受强吧?难道自己连走进他心里的资格都没有吗?还是他不愿意给。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夜,林惊羽是这样,小环也是这样,远在青云山的萧逸才,燕虹依旧如此。

  等萧逸才赶到时燕虹已经奄奄一息,只有胸脯还在不断的起伏证明她还活着。

  自从萧逸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