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1/2)

加入书签

  萧逸才吃了一惊,刚才自己不过是显示出上位者的威严,燕虹就被逼的吐血,难道她的伤真的已经这么重了吗?

  萧逸才眼中透过一丝不忍,刚才的凶厉也消失不见,目光柔和的蹲下想要将燕虹扶起来。

  可是燕虹再度打掉了他的手,目光犀利的盯着萧逸才,道:“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别碰我。”

  滔天的戾气瞬间又覆盖了全身,可是当他看到那还挂在嘴角残留的鲜血,却无论如何也生气不起来,终究是自己爱的人。

  落叶再无情,树还要挽留。

  萧逸才不顾燕虹的挣扎,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可是触手一片火热,以他现在的修为竟也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可是他却没有放手,反而握的更紧了,道:“看来传言没错,你真的深受天火之毒,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解开天火之谜为你解毒。”

  燕虹迷迷糊糊,手中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天火之毒将她全身焚烧,令她痛苦不堪,现在的她虽然外边看起来没什么,实则身体早就被烧的面目全非。

  迷迷糊糊中她倒了下去,像是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她虽然想努力站起来,可是终究眼皮打架,缓缓闭上。

  萧逸才没让她倒下去,略有些心痛的将她抱起,消失在天际,看那方向是往青云山去了,寒冰洞内恢复了以往寂静。

  不寂静的当然是在蛮荒深处,望着那昏沉的圆月,林惊羽的心在滴血,天火之痛他陪伴在燕虹身边,所以比谁都清楚,它不会让你死,它让你全身焚烧,就好像掉进一个炎炉中穿心宝锁。

  林惊羽右手紧握的那只手绢因为用力,已被鲜血浸透,一滴滴落到地下。

  东方既白,小环坐在一块石头上,这一夜她也没有睡,而林惊羽也没有来,小环不知道这个男子在外边经历了什么,可她愿意陪他一起承受,但是林惊羽却不让,他躲开小环独自去了外边,承受着一切,却不知小环同样难受。

  “啪!”

  小环扳断一根树枝扔进火堆里,顿时火焰又高了几分,欢呼雀跃的烧着,只是小环面无表情,眉头紧缩,担心林惊羽。

  而在这时忽听水中一阵水响,却是林惊羽钻出水面,后边还拖着一根枯树一步步走向岸边。

  小环面上一喜,可是他看到林惊羽眼角的血丝吓了一跳,静静地看着林惊羽的动作。

  林惊羽将枯树放在火堆不远处烘烤着其中的水分,然后看向小环,道:“吃的没了吧?我去一趟水下。”

  小环只是呆呆的点了点头,林惊羽已经再度潜入红水湖中,不多时手中又提着一头水兽走了上来,抛心挖肺在瀑布下涮洗着,这期间他都没有回头,甚至连表情都一成不变。

  这一切小环都尽收眼底,却没有上前,只静静的看着林惊羽的动作。直到林惊羽架起长枪将水兽的一条腿放在火焰上烘烤。

  林惊羽坐在小环旁边,看向她,见她略显憔悴,道:“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小环苦笑着了摇头,避及昨晚的话不提道:“林师兄,肯定累坏了吧?要不你歇着我来烤?”

  林惊羽露出一个没事的眼神,道:“你坐下歇着吧,看你脸色也不好,这种小活交给我就好了。”

  小环点了点头,不再牵强。二人便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林惊羽翻滚着长枪上烘烤的水兽腿,道:“小环,我有件事要询问你,你要老实回答?”

  小环点了点头,道:“什么呀?”

  林惊羽看向小环,往日熟悉的面容再度闪现,道:“你愿不愿意拜入青云门学习道法?”

  小环不可思议的看向林惊羽,道:“你要教我学习青云道法?”

  也难怪小环诧异,就在不久前二人还为这件事争吵不休,更是让小环放弃鬼道改修青云道法,想到这里小环有些失望的了摇头,道:“林师兄,我不想为了学习青云道法而放弃鬼道之术,所以……”

  “谁说要让你放弃鬼道了,只要你一心向善,同时兼修两派功法也无不可。”林惊羽打断小环说道。

  小环眨巴着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道:“林师兄,你允许我修习鬼道法术了?”

  林惊羽面无表情,道:“以前是我肤浅了,你的鬼道之术只为救人,这就够了。”

  然后林惊羽似乎想起什么,道:“以前有个人同时兼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