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寒冰洞(1/2)

加入书签

  蛮荒,洞天福地内。

  小环来回跑踱步,满脸的担忧,林惊羽说出去寻找柴火,她就感觉到林惊羽有些不合适,可是到了现在,林惊羽还是没有回来。

  他在那边在干什么?林惊羽跟燕虹的一月之期她也是知道的,可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加担心。

  是什么时候有了这种感觉?有林惊羽在她身边,她就会感觉到无比踏实,即使天塌下来,也会被林惊羽给撑起。

  自从二人落难以来,林惊羽百般照顾,让她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那个在李洵手下救了自己的人,那个不顾一切陪着自己跳下深谷的人。

  她不敢想象如果是她一个人掉进这个地方,她还有活下去的信念吗?尽管前几天二人还很辛苦,还为了饮水和饮食问题忙的不可开交,焦头烂额,可是现在所有的问题都已经在二人的努力下变成了现实。

  有这个男人的出现,她已经成了习惯,但是现在这个男人不在自己的身边,还在其他地方想着另外一个女人。

  “此刻他一定很伤心吧?”她想现在陪伴在林惊羽的身旁,哪怕不能分担他的痛苦,也能一起承受。

  可是她知道自己很无能,连基本的潜水都不能,现在跳下去找林惊羽也只会被淹死在水里,或许他们两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永远不会有交集。

  空旷的山洞内只残留她来回踱步,还有呼吸的声音。

  ……

  “余毒已清,君勿挂念。待到重阳,盼君归来。”

  这一路他丢了太多东西,可是这个手绢却依旧被他留了下来,十六个字代表着燕虹对他的思念,还有期盼,还有让他放开一切去做该做的事情,那是对他最大的支持。

  他轻轻举起,在风的吹动下似要远飞,可是却被林惊羽紧紧抓在手中。

  俯下身子轻轻的嗅着,似乎相隔万里也还能嗅到燕虹的气味。

  这只手绢,是支撑他在蛮荒走下去的支柱,是燕虹对他的心意,还有两人之间唯一的念想,燕虹什么都没留给林惊羽,只留下这一只手绢,她也希望下个月圆之夜林惊羽能够赶回来陪在她的身边。

  林惊羽不知道远方的燕虹经历着什么痛苦,可是即使在这异界他也想出来一起承担,即使不在身边,他也相信燕虹能够感受的到。

  寒冰洞冷的彻骨,这是一处天然的冰霜之地,这里阴寒可能是这个地方是太阳的一个死角。

  太阳虽能哺育万物,但这个世界终究还有太阳照不到的地方,而寒冰洞就是其中之一,寒冰洞地处低洼,东西两面都被两座高山包围,太阳升起东山挡,太阳西落西山挡,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寒冰洞长年积雪不化,从而形成天然属性的洞府。

  燕虹抱着唯一的希望还在等着林惊羽,即使一丝丝希望她也不愿放过,因为现在的她真的很需要一个人照顾。

  因为要顾及天火之毒,还有所谓的一月之期,所以她必须要来这里守候,可是谁也不知道天火之毒什么时候爆发。

  此刻她冻的涩涩发抖,显然已经到了极限,可是她却不在乎,即使脸上表情都开始扭曲,她都期盼着一颗希望之心。

  月色过半,虫兽低鸣。一股阴寒之气袭来,瞬间席卷了燕虹心脉。

  只片刻时间,燕虹脸上阴晴不定,时而滚烫火烧,时而冻彻心骨。时而身躯卷在一块,时而放臂呐喊。

  谁也不知道此刻她经历着多少痛苦,或许从小到大已经习惯的坚强,她都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而现在仅仅是个开始,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尽管以燕虹的毅力,此刻虽然强自支撑,但也神志模糊,达到了极限。

  隐约间她看到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她的心底莫名一甜,仿佛之前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因为这处地方只有她跟林惊羽二人知道,其他人根本找不到这来,所以下意识的她把这个模糊的男子看成了林惊羽。

  走进来一个男子身材颇为高大,剑眉星目,若是这样看去还真有当初青云门首席大弟子,人人敬畏的大师兄模样,只是现在从背后缓缓升起的戾气已经完全出卖了他这个身份。

  没错,这个人正是萧逸才,几日前他从李洵口中得知玄火鉴随着林惊羽的失踪不翼而飞,盛怒之下自然处罚了李洵,可是他也明白玄火鉴对他代表着什么,作为世代守护天火的族人,他无论如何也要将天火参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