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四大剑决(1/2)

加入书签

  曾书书唾沫乱飞,说的那叫一个义愤填膺。一般人还真的为他点个赞,叫声好。

  林惊羽看到他这个样子就想笑。一手提着酒,一手还伸出三个手指头颤抖,好像气的不行了的姿势一只脚还放在板凳上站了起来。

  直到听了曾书书半天的诉苦,这家伙说的累了就猛灌一口酒润润嘴巴继续说,直到说的没话说了这才坐下来,道:“哎!不对啊!林师弟,难道你见过她?”

  林惊羽无奈一笑道:“当然见过她,不然我还怎么给你带话。”

  曾书书疑惑,问道:“带话?带什么话?婆娘是不是说什么道歉的话,让我大人别记女人过,求我别找她麻烦?你回去告诉她,没门,现在求情,晚了,她就等着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被人围观吧!”

  林惊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厮还让他又跑一趟,随即抢道:“曾师兄,是这样的,金瓶儿说你特好玩,让你下次再来找她。”

  说完林惊羽又怕某人的长篇大论于是逃也似的回到了通天峰。身后似乎还听到曾书书一愣神道:“操,把老子当玩物了,哎林师弟呢……”

  林惊羽回到通天峰祖师祠堂,躺在地下就这么看着天空发呆,想着张小凡为了自己大闹通天峰,他嘴角显出一份笑意,又想到曾书书说张小凡寻找自己遇到一老朋友,林惊羽肯定遇到的是周一仙等人,随即自语道:“难道他们早就认识?”只是诺大的天空没人回应他。

  不自觉他又想到燕虹,这个性情刚烈的女孩子,嘴角显出笑意久久不散。只是这时一根箭矢向他飞来,他抓住这个箭矢却没有看,而是向远方看去,果然看到一道黑影隐身草丛离去,他立即运起灵力追赶,只是任由他如何追赶也觉得追不上此人,只消片刻,黑衣人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他又找了一阵,随即失望的回来了,只是他越来越心惊,刚才黑衣人的道行如此之高,但那一根箭矢飞来的时候他感觉不是偷袭他,而且他感觉黑衣人的功法有些似同本源,或者说就是太极玄清道,只是他是谁呢?青云门还有谁在太极玄清道的造诣如此之高?那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又何在呢?

  想罢终得不出结论,只好将线索放在飞来的箭矢上看向手里的箭矢,只见箭体上绑着一块布,上面似乎还写着字,他慢慢拆开,借助月光看着那些字,而上面写的很简单就八个字“小心内奸,幻月洞府。”

  林惊羽更加疑惑,内奸,内奸是谁?这人提到幻月洞府,刚回来时就听说萧逸才去了后山一直没有回啦,而又不在祖师祠堂,那肯定就在幻月洞府了,可是他去幻月洞府干什么?那条幻月之道他走过,可他也知道其中的难处,若非有大心智,否则就会迷失在幻月之途永远出不来,他也是机缘巧合才出来的。但要他再走一次,他宁愿永远守候在祖师祠堂不去触碰那个禁地。

  他又看向那根箭,箭矢长半尺,显然这根箭是手发的而不是射出去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发出箭矢,又有这么大的力道林惊羽想遍整个青云门就只想到一个人~曾叔常,可曾叔常根本就没那个动机,他说的话完全可以告诉曾书书,告诉自己做什么?而且他隐约感觉到这个人有些熟悉,但任凭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个黑衣人究竟是谁?又不留真面目。

  接下来几天,林惊羽一直想着这个黑衣人是谁?可自从那晚之后黑衣人再也没有露面,这也让林惊羽无从下手。只好放下黑衣人的事情继续修炼。

  而在幻月洞府的深处,一道道幻想使得萧逸才头皮发麻,而他始终没有睁开眼,此刻的他磨练的早就心如磐石,不过与别人不同,他的道是杀,每一个成为他绊脚石的统统杀,幻月之道碰到的自己师傅道玄真人,或者同门师兄弟,甚至还有一个身影~燕虹,都被他劈成两半。

  直到他眼前不再出现幻想,他才慢慢睁开了眼,但此刻他的衣服早就被浸湿透。斗大的汗珠从脸上流了下来跌落在地上。身体还在微微抽搐。

  然而,只是稍微一调整心态,此刻他已经又恢复到往日那个萧逸才,野心勃勃,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他抬头向前看去发现此地是一个八卦台,八个方位分别有三层石阶,而在中央则是一尊大鼎,鼎身看不出来写的什么或画着什么,只是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