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道。

  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王希以及五行之土望向刘勋的眼神中有抹复杂之意,方才刘勋动用九九归阵法他们也发觉了,这也就是说他们察觉到了刘勋的身份。

  “走吧,这里暂时不会发生战事了,先回阵地,跟世家的人商议下以后的事情。”话语落下,众人便齐齐朝着十公里外的阵地赶去。

  与此同时,就在刘勋等人刚刚大战完的时候,阵地之中,韩国跟朝鲜的住处区却正在发生件天人共怒的事情。

  他们正聚在起,吃着肉喝着酒,前方有个舞台,舞台之上尽是些穿着暴露的女人在跳舞,下方的两国世家家主怀中,还都抱着已经昏迷的妙龄女子。

  这些女子竟然是华夏世家的人,从其昏迷的状况来看,华夏的世家明显还不知道此事!

  第512章单姓刘,单名勋!

  “家主,我们不通知华夏世家声,就将他们的女旁系弄来,是不是有些不妥呢?”名朝鲜世家的嫡系,皱眉问道。

  “没事,几个女人而已,我们来帮华夏参加战局,难不成他们连个女人也舍不得?”名朝鲜家主明显是喝醉了,不耐烦的说道。

  那名嫡系沉默了下来,表情有些尴尬,我们这算是来帮人家参加战局吗?连古武者都没来,而且战事开始,我们便回到了这里,这算什么帮忙?

  而且光回到这里,没有古武者参战就已经很没理了,现在人家华夏的古武者还在前线之上生死不知,而我们就在这里莺歌燕舞,是不是太不妥了?

  其实莺歌燕舞就莺歌燕舞吧,但为何还将华夏世家的女人给弄过来?弄过来就弄过来吧,还是用的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如果华夏世家知道后,岂不大怒?

  大约五分钟后,两国世家的家主以及些嫡系欲|望上涨,竟然直接将昏迷的十多名华夏世家的旁系女子当场脱光了衣服。

  “嘿嘿,好不容易来次华夏,尝尝华夏世家的女人跟华夏的世俗女人有什么不同!”六个家主以及群嫡系大笑着说道,丝毫没有预知到危机的到来。

  “哎”方才插话的那名朝鲜嫡系,叹出口气,便离开了这里,当他刚刚走出房外,便脸色变,瞬间苍白了下来,表情也是惊慌失措。

  因为前方不远处,刘勋等人刚刚回到阵地,其中刘勋的伤势最重,左臂处鲜血不断的涌出,而且他的脸色很苍白,不知是失血过多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

  那名朝鲜嫡系看到刘勋等人回来了,立即朝着帐篷内跑去,想要通知下自家的家主,但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却引起了刘勋的注意。

  天地共鸣展开,帐篷内的幕幕印入到了刘勋脑海,刘勋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漆黑如墨的瞳孔中闪过道血芒,股只有古武者才可以感应到的强劲杀气铺散到了周围。

  “怎么了?”闫冲感觉到了刘勋的杀气,皱眉问道,他很不解,已经回到阵地了,刘勋为何会突然露出这么强劲的杀气,甚至比对决印度古武者的时候杀气还要大。

  “这群垃圾!”刘勋眸光冷硕,盯着韩国跟朝鲜两国世家的帐篷,寒声说道。

  帝等人闻言,齐齐皱眉,朝着帐篷打量了过去,古武者可以察觉到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当他们看到这幕,脸色齐齐阴沉了下来。

  “这群人渣,在这里搔首弄姿,诲滛诲盗!我们他妈的在前线拼死拼活,流血牺牲,他们在这里醉生梦死,寻欢作乐!而且还动我们华夏的人!”五行之土沉声冷喝道。

  “真是两只喂不熟的狗啊,因为战局的开始,他们受到了威胁,来寻求我们的庇护!到开战前夕,他们才告诉我们他们的古武者没来,明显是别有用心!”

  “而现在他们非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看来华夏对他们是真的太仁慈了!”王艺凯双拳紧握,眸中闪烁着杀意。

  刘勋深吸了口气,提步朝着帐篷走去,帝等人随之跟上,当刘勋进入帐篷之后,里面是副不堪入目的场景,简直可以比的上群畜生在群交。

  前方不远处,那名朝鲜的嫡系正在跟自家的家主说着,那名家主听完后,刚刚清醒了会儿,刘勋便走了进来。此时那名家主身下那名华夏世家的女子还在昏迷着,下身片狼藉。

  “我先出去会儿。”司徒颖黛眉皱起,进入这个帐篷之后,股浓烈的柯尔蒙气味扑面而来,再加上这种不堪入目的场面,女人在这里实在不合适。

  “哎呀,华夏的诸位,你们要不要起玩啊?”不知道那名家主是傻了,还是二了,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你母亲在吗?让你母亲陪我玩玩吧。”刘勋双眼微眯了起来,冷声说道。

  “你他妈什么意思?来找茬的?”那名朝鲜家主脸色阴冷了下来,竟然反咬刘勋口。

  “你们自己做过什么,不知道吗?来参加战局,没有古武者也就算了!我们华夏不差你们两国的古武者,但我们在前线拼死拼活,你们却在这里做这种事情,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刘勋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这样我也管不着,更懒得去管!因为人跟狗是不同的,但你们自己犯|贱也就算了,为何将你们的爪牙伸到华夏女人的身上?是看我华夏好欺负?还是认为我华夏必须得宠着你们两只狗?”

  “小子,你别得寸进尺,就几个女人而已,我们来帮华夏参加战局,难不成你们连个女人也舍不得给我们消遣?还有,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们说话?去将你们的主子喊来!”名韩国的家主,朝着刘勋冷喝道。

  “几个女人而已?这几个女人所受的切,你们在场所有人的命都抵消不了!而且你们来帮我们参加战局?你以为你们是谁?对华夏来说多你们个不多,少你们个不少!”刘勋闭起双眼,随口说道。

  “小子,我是看你想死吧!”名朝鲜家主说到这里,便对着名正在女人身上耸动的嫡系说道:“去将杨子瞳喊来,真是没有教养,看你他妈的等会怎么死!”

  刘勋不屑的笑,还没等那名嫡系爬起来,便开口说道:“不用了,你们自己选条路吧,自杀呢还是我亲手送你们上路?”

  “他妈的,你小子以为你自己是谁啊?竟然敢这么跟我们家主说话?”朝鲜家主还没言语,那名刚从女人身上爬起来的嫡系便大声喊道。

  刘勋冷笑不语,右手伸到血色面具上,缓缓摘下。王希跟五行之土已经怀疑自己的身份了,那么刘勋现在只能破釜沉舟,顺口说道:“单姓刘,单名勋!”

  第513章人做事人当!

  “”刘勋的话语落下,面具随之摘下,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庞显露了出来,个曾经连续欺骗全世界两次的名字响彻在整个帐篷之内!

  韩国跟朝鲜两国世家众人的脸色齐变,特别是那六个家主,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望向刘勋的眼神中透露出抹再明显不过的恐惧。

  “刘勋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这是众人心同的不解之处,个本应该死去的人,被联合国在全世界的视频中公布心脏中弹,然后跌落大海的人,竟然还活着!这是种什么概念?

  “不,不可能!”韩国跟朝鲜的家主们害怕了,他们不得不害怕!韩国跟朝鲜跟东瀛岛比起来,也大不了多少,刘勋将东瀛岛都炸掉,几千万人因此而牺牲,但这个男人却没有任何的自责!

  “果然是他,真不可思议,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五行之土跟王希齐齐倒吸了口凉气,虽然两人怀疑刘勋的身份,但亲眼证实,心中依然难免震惊。

  “其实这是个误会。”名家主咽下口唾沫,忌惮的望着刘勋,颤音说道。

  “我知道,个误会而已。”刘勋微笑着说道,双眼眯了起来,帝以及王艺凯等熟悉刘勋的人都明白,此时的刘勋已经充满了杀意,朝鲜跟韩国两国世家的人命运已定,那便是死亡!

  “木姑娘,拜托你了。”刘勋转身,望了木非烟眼,轻声说道。话语落下,木非烟点了点头,回应道:“我尽力,只不过她们醒来是不是会感觉到不适,那就不是我可以做的事情了!万事没有绝对,我虽然可以医治她们的身体,但精神上却不是我可以医治的了的。”

  “没事,我会用秘术彻底抹除她们精神上的记忆,她们醒来之后,不会察觉到不适的,就宛如睡了觉样!”刘勋随口说道,现在也只有这么个办法了。

  “闫兄,麻烦你跟木姑娘起将她们带回吧,这里就交给我了。”刘勋望着闫冲,淡然说道,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杀意,但闫冲却可以感觉到刘勋内心强烈的杀意!

  “好。”闫冲点了点头,跟木非烟起将华夏女子抱了出去,待到两人将所有华夏女子抱出之后,刘勋等人也相继离开了帐篷。

  韩国世家的人跟朝鲜世家的人齐齐松了口气,但还未等他们清醒过来,五名异能者傀儡便出现在了帐篷之中。

  “砰!”道涟漪自帐篷内卷起,本应该青色的帐篷,在瞬间化为了血色,整个帐篷内不下两千人之众,竟然在瞬间化作了堆肉泥!

  浓烈的血腥味随风充斥在周围,杨子瞳等人察觉到了异样,纷纷来到这里查看,当他们看到帐篷内的场景时,神色都凝重了下来。

  整个帐篷内已经不能算是人间,到处都是内脏以及鲜血流动,白里通红的骨骼到处都是,已经分不出人类的模样!可以试想下,两千余人的压成肉泥,然后混杂在起能好到哪里去?

  “谁干的?”杨子瞳皱眉问道,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那么对华夏世家影响太大了!因为怎么说他们也是华夏的联盟,但竟然在华夏阵地中被杀!

  “我干的。”刘勋既然已经表明了身份,那么就不会在畏首畏尾,而且他也不准备将实情说出,如果实情说出来,那这些受害的女子怎么活下去?刘勋虽然不是个好人,但却也知道基本的伦理道德。

  “你”杨子瞳等人听到声音,齐齐转身望去,当他们看到刘勋的相貌时,到嘴的话也是憋了回去。

  “刘兄你真的是你?”杨子瞳诧异的问道,不知是在问事件的凶手,还是问刘勋的身份。

  “如假包换!”刘勋笑了笑,随口说道,这件事对世家来说虽然影响很大,但对刘勋来讲根本无所谓,个可以将个国家都灭亡的人,这点事儿还不只是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

  吴天在看到刘勋的刹那,眸中闪过道精芒,继而低下头,心中想道:“原来这家伙直是刘勋,难怪呢如此来,所有的事情便有了解释了!不过真是奇怪,他怎么活下来的?”

  “家家主!”刘家的旁系激动的望着刘勋,欲言又止。

  “真是个不让人安心的家伙呢,现身便弄出这么大的事情。”叶天以及张家杨家王家都觉得此事无所谓,反正世界已经乱套了,再乱些也不为过。

  但就在众人准备跟刘勋交流番的时候,吴天的话语却突然响起:“刘兄,久仰了!只不过你私自将韩国跟朝鲜两国世家的人抹杀,是不是有些不妥?还是他们得罪过你?”

  “他们没有得罪过我,我只是看他们不顺眼,想杀他们而已!”刘勋瞥了吴天眼,强势的回应道。

  吴天轻声笑,点了点头,说道:“的确,这很符合刘兄的行事手段,看不顺眼,不顺心便可以将整个东瀛岛给炸掉,试问这个世界上谁可跟刘兄比肩?但是韩国跟朝鲜可不比东瀛因为怎么说他们也是我华夏的联盟,刘兄这么做,是让我们世家难堪啊?”

  “我刘勋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向来也人做事人当,两国的世家而已,就算再大的罪名压在我头上,也不过死而已!我都不着急,不知吴兄你瞎操什么心?”刘勋对吴天没有好感,他隐约感觉这个人会成为自己以后的敌人,所以不会有好脸色。

  “刘兄,这可不像是你的行事风格,是不是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子瞳皱眉问道,叶天等人也齐齐点头。

  “没发生什么,只不过我跟他们发生了些口角而已。”刘勋随口敷衍道。

  “别转移话题了,还是先谈谈刘勋如何人做事人当吧?”吴天走到刘勋身前,眸中闪过道冷芒,跟刘勋对视到了起。

  书友群:44852555

  第514章主人跟狗的区别!

  “那不知,如果按照吴兄的意思,我该如何承担呢?”刘勋注视着吴天,神色从容的询问道。

  “按照刘兄你自己所言,人做事人当,这当然最好不过!虽然这件事情对华夏没有什么本质的威胁,但残杀了盟友事,性质实在在恶劣,如果刘兄不离开这里的话怕是以后无人敢跟华夏联盟了,你说对不对?”吴天微笑着说道。

  话语落下,刘勋双眼微眯了起来,他离开这里无所谓,因为本来他就没想留在这里,但令他不解的是为何吴天会想让自己离开这里,难不成自己离开这里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会离开这里,也会表明此次事件跟华夏世家毫无关系,这样的话吴兄满意了?”刘勋随口说道,他要组建革|命军,离开世家只是第步。

  “吴天,你不要太过分,华夏世家还不是你吴家家说了算的!”吴天还未回话,叶天便冷声喝道。

  吴天笑了笑,刚想言语,而刘勋却伸手打断叶天,开口说道:“无妨,其实我早就有了离开这里的意思,既然大家都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我也不瞒大家!世家的战局已经结束了,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接下来会演变成国家之间的争端,全世界都会陷入战火之中。”

  “刘兄,按照你的意思,你是想”杨子瞳轻声问道,话语虽然未说完,但众人都知晓是什么意思。

  “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在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有缘自会相见,各位后会有期!”刘勋对着众人点头示意了下,将麒麟刺背负于身后,重新将血色面具戴上,朝着阵地外走去。

  帝等人跟在刘勋身后,但刘勋的二爷爷并没有离去,王希也没有离去,五行之土倒是跟着刘勋等人起上了架直升机。

  “你要跟着我们?”闫冲皱眉望向五行之土,轻声询问道。

  “我顺路,难不成大沙漠跟戈壁滩上,你让我自己走回去?”五行之土随口敷衍道。

  刘勋笑了笑,开口说道:“如果你没有归宿的话,就暂时留在我们这儿吧,如若日后有什么打算想要离开的话,我绝不会拦你。”

  “不必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有追随的人。”五行之土连犹豫也没有犹豫,坚决的说道。

  “哦。”刘勋应了声,不再询问,检查了下油量,然后将直升机发动之后,机身缓缓升空,朝着首都的方向飞驰了过去。

  “你不好奇我追随的人是谁?”待到直升机升空,五行之土朝着刘勋问道。

  刘勋熟练的操作着直升机的部件,顺口说道:“如果你想说会自己说的,不想说的话就算我问也无用。”

  “不愧是刘勋!”五行之土笑了笑,紧接着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我追随的人是世界政府,那个人你想必也见过,然而他直不相信你会死,所以我来参加战局的时候,他嘱咐了我句,如果遇到你的话跟你问个好,并且希望以后不会成为敌人。”

  刘勋闻言,眸中精光闪,笑着说道:“他的话我收到了,现在麻烦你帮我给他带句话,就说我欠他顿饭的人情,改天有机会的话,定还回来。”

  “好,我会将你的原话带到的。”五行之土说完,便沉默了下来,路上,只有直升机的发动机在嗡响。

  与此同时,刘勋等人离开不久后,世家也踏上了返回的路程,吴家的架直升机上,王希站在吴天的身后,开口问道:“吴少,您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刘勋在这里,很多事情我都没法做,因为他手下的古武者太多了!而我让他离开世家,也只不过是个假象而已,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了,他早就有了离开这里的意思!而我画蛇添足的原因,便是想看看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吴天说到这里,笑了起来,继续说道:“可惜啊可惜,刘勋远远不是我想象中的人,他没有我想的那么难以对付,相反他身上的致命点太多了!这个人太重感情,而且还有着底线,比如为了那几个不相干的世家女人,竟然选择自己承受舆论。”

  “虽然这种舆论对他来讲没有任何的影响,但却显露出了他的性格!个如此优柔寡断的人,怎么可以配得上‘枭雄’两字?在这个乱世中,仁慈的人是无法活下来的。”

  朝鲜跟韩国世家做的那些事情可以瞒过杨子瞳等人,却瞒不过深不可测的吴天,吴天早就知晓事情的原委,但他依然去质问刘勋,明显是有着其他想法的。

  “吴少果然是火眼金睛,仅仅跟刘勋见过这么几面,便可以分析出他的性格以及为人。”王希戴着面具的表情看不出是什么样,但语气中却带着讽刺。

  “哈哈”吴天笑了笑,望向王希说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认为我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但是你根本就不知道世人是只看结果的,没有几个人会看过程!就算看过程的那几个人,随着大众的舆论也会变的相信大众,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对了,你知道你跟我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什么吗?”

  “不知道。”王希轻声说道。

  “正因为我可以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做,所以我是你的主子!而你自认为很正道,不屑于我的作风,所以你是条狗!”吴天说完,便大笑起来,王希眉头皱起,最后只能化作声不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