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也很重要,运气跟实力永远是不可分割的部分,就比如阴阳般,相互衬托并立着。

  “杀了他,方才的打斗你们也看到了,异能者大人说的那些话你们也听到了,这个华夏人足以跟修罗王比肩,万万不能让他成长起来!”名德国世家的家主冷声说道,话语落下,不少人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我可以感觉到他戴的那个面具很不简单,那上面的符文实在太久远了,肯定是华夏的某个至宝!”德国另名家主,贪婪的望着刘勋脸上的面具。

  “我不得不承认华夏的历史久远,文化也很深奥,索性就将这个面具带回我们国家,然后让人好好研究研究,也好用来对付华夏!”又名家主冷声说道。

  在麒麟刺告诉刘勋令修罗煞苏醒的方法之后,刘勋淡然的点了点头,他方才听到了德国世家家主们的对话,虽然他对这个面具看的不重,但这个面具的确是华夏的东西。

  而德国世家想要将华夏的东西据为己有,这已经不是次两次了,很早之前,八国联军就曾经侵犯过华夏,掠走了华夏的无数宝藏,其中钱财是最廉价的,最重要的是华夏的很多传承都在其中。

  因为八国的抢掠,华夏被断了多少传承?这点儿怕是没有人知道!

  第494章阴阳无相!

  言归与此,无论德国世家有着怎样的想法,他们的最基本想法便是杀死刘勋,这点儿是不会改变的!

  然而刘勋不想死,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愿意死!很多人都知道,人在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会做出疯狂的举动,就比如此时被逼到绝路的刘勋!

  华夏的古武者虽然赶到了这里,但华夏世家的人却没有那么快的速度,想要等到他们来这里?怕是会在二十分钟以后了!可是二十分钟的时间,刘勋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大家起上,不过小心些,这家伙身上的邪术太多了!”德国世家跟越南世家的人,齐齐朝着刘勋走来,不过他们眼神中尽是忌惮,毕竟刘勋可是个足以跟异能者大战而不败的人!

  “没有什么可怕的,他已经没有战斗力了,看他身体虚弱的样子,明显是乏力的表现,我们起冲上去!”话语落下,数十人朝着刘勋的方向冲去,手中拿着寒光闪烁的匕首!

  对于这些人,刘勋知道自己只有种选择,对于异国之人,且又侵犯过华夏的国家来说,唯有个字来解决,那就是杀!!

  他冷冷的盯着冲来的德国世家跟越南世家的人,如刀剑般锐利的目光在每个人身上扫过,刘勋没有任何的畏惧之意,冷静的让人感觉到可怕!

  突然,他漆黑如墨的瞳孔猛然收缩,紧接着身体也抽搐了起来,这种抽搐并不是病态的抽搐,而是身体不受控制的种表现。

  二十多名德国世家的人已经冲到了刘勋三米处,手中的匕首闪烁着寒芒,仿佛随时可以刺穿刘勋的咽喉,割下刘勋的头颅!

  但就在这时刘勋那本应该漆黑如墨的瞳孔,却再次变得血红了起来,这次的血红不同于他自己发动秘术那时的血红,这次的红是漆黑色的红,无比的渗人!

  “吼!”刘勋低吼了声,声音仿佛不属于人间,倒像是那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样!这道吼声不是他吼出的,因为他已经没有了意识。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前方的二十多德国世家的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他们虽然不是异能者,但世家的人也是高手,可以感觉到危机的降临!没错,他们感觉到股杀意,无比强烈的杀意!

  德国世家的人停下了,但就在这时候,刘勋竟然直接腾空而起,跃上五六米的高空,全身上下血芒跳动,手中的麒麟刺横扫而出,竟然直接将十多名德国世家的人给拦腰斩断了!

  血雨纷飞,密密麻麻的残肢断臂坠空而下,鲜血染红了地面,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任谁也没有想到刘勋竟然在瞬间就好像变了个人样,竟然可以越空而起,随手劈,便斩杀了十多名德国世家的嫡系!

  “他不是没有了战斗力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少人倒吸口凉气,此时的刘勋全身都被道浓烈的血芒覆盖,只不过不同于先前的是这次他脸上面具的古老符文,竟然在闪烁着!

  “大家起上,不用惧怕他,他肯定是强弩之末了,这是他的最后击,大家不要被他的气质唬住!”名德国世家的家主大喝道,对着不远处的越南世家家主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他们带人先去。

  越南世家的家主脸色难看了下来,德国世家明显是在拿越南世家当炮灰,但越南世家没有办法拒绝,因为两国世家的实力太过悬殊了。

  “没错,他个人就算再强,也抵挡不过我们这么多人,大家起上!”越南世家的家主对着身后的嫡系大声喝道,话语落下,这次竟然上百人齐齐朝着刘勋冲去,只不过这次的人是越南世家的人。

  刘勋目光冰冷,将朝着自己冲来的上百人锁定,嘴角泛起抹不易察觉的嘲讽微笑,如果有人细心观察的话肯定会发现,此时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刘勋!

  猛然,刘勋体内爆出阵阵雷鸣之响,身前浮现出片璀璨的血色光幕,最终血色光幕演变成为了道人大小的血色八卦图!

  当血色八卦图出现的刹那,刘勋的速度犹如流星般,在山地中留下道道残影,快速冲向了前方那些朝他奔来的越南世家之人。

  冲进人群中,那道血色的八卦图紧随着刘勋的身影闪动,闪烁过的地方,接触到的人群,皆被腰斩!八卦图的血芒更加黑红了,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上百人便被刘勋斩杀殆尽!

  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紧接着,刘勋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便是在德国世家以及越南世家的人群中!这时候血色八卦图突然化作了道涟漪,涟漪形成了道二百米的真空地带,顺着大约五百人的脖颈割去。

  “噗!”涟漪闪过,颗颗面目表情惊恐的头颅漫天飞舞,带起大片的血雨,尸体在刘勋身体回到原地的时候,才砰然倒地!

  “唰!”回到原处之后,又是道血芒闪现,刘勋出现在名德国世家的家主身前,嘲讽的笑了笑,便如道闪电般冲而过!在刘勋冲过的同时,德国世家家主的身体竟然分为两半,而刘勋则是从两半身体间穿行了过去!

  血水喷溅!短短的片刻间,山地之上的德国世家之人跟越南世家之人惨叫不时响起,鲜血已经染红了山地!由于刘勋将部分人腰斩,腰斩时间是死不了的,所以他们很痛苦。

  “这家伙是魔鬼!他绝对不是人类!”很多人都看出来了,刘勋每次杀完拨人,都会回到原处,然后以种比帝速度还要快的速度再继续杀,很明显刘勋是在玩弄这些人群!

  与此同时,华夏的古武者跟异能者正在大战着,异能者的异能攻击,化成道道可怕的光束,在山地之上狂乱冲击,能量的光芒让漆黑无比的山地变的绚烂无比!

  但就在这时候,无论是华夏的古武者还是德国的异能者,十八人竟然不约而同的停手,朝着刘勋的方向望去,当他们看到刘勋斩杀德国世家以及越南世家的幕幕时,脸色都变了!

  “我有感觉这个家伙,绝对不是方才的那个华夏人!”方才跟刘勋交手的德国异能者,额头竟然流下了滴冷汗,这是他在畏惧!

  “怎么回事?这速度竟然比我还要快!”帝妖异的重瞳闪烁着精芒,望着刘勋不可置信的轻声自语。

  “这是什么东西?就算是三弟当年修罗煞觉醒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啊!”刘勋的二爷爷眉头深皱了起来,凝重的说道。

  血色光幕将刘勋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围绕着他不断的旋转,就仿佛个自动护主的血色铠甲般!刘勋现在的强势让所有人震惊,原以为他已经没有了战斗力,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

  煞气与戾气共存,杀意与冷意同在,血芒光耀漆黑的夜空,璀璨的血芒仿佛像火山喷发般,血黑色的光芒冲上了星空!

  这是副让人吃惊的画面,夜空中仿佛燃烧起了熊熊大火,但那绝对不是火焰,那是璀璨的血芒,这种血芒仿佛可以粉碎世间的切生命!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刘勋的强大与可怕!

  “你将我喊醒,便是为了让我屠戮这群蝼蚁般的存在?”突然,刘勋张口说道,只不过他的话语没有传出来,因为血色的光幕可以阻挡些事物,包括声音!当然,如果此时的刘勋愿意让众人听到的话,那是另种情况。

  “如果您再不出来,您的鼎炉便会死去,如果您的鼎炉死去那么您也就不会复活了。”麒麟刺开口解释道。

  刘勋不屑的笑,自嘲的说道:“我只不过是道灵识而已,难道你真的以为这只蝼蚁可以令我复活?而且就算我可以复活,以他这具犹如蝼蚁的身体,我又能做些什么?”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只要坚持的话,肯定会成功的。”麒麟刺说道。

  刘勋闻言,沉默了下来,复杂的望了眼漆黑的夜空,开口说道:“我是你主人生前的恶念所生,就算我可以复活,也绝对不是你理想中的那个人,这点儿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你可以为‘他’讨个公道了!”麒麟刺话语变的沉重起来。

  “那好,只要你帮我得到这个人的身体,我便答应你为‘那个人’讨回个公道!但你应该清楚,我指的可不只是这只蝼蚁的阳之无相!阴阳相生,既然他是阳之无相,那么阴之无相自然也已经降世!”

  “我会将六道血屠解封,以便让这只蝼蚁尽快的成长起来,但你要记住,无论是阳之无相还是阴之无相,只要这两者结合不到起,那么便是蝼蚁,永远无法跟那群人比肩!具体怎么做,你应该清楚了吧?”

  第495章道恶念!

  “我会在恰当的时机,用恰当的方法,将主人的最强秘法传授给他!”麒麟刺轻声说道。

  话语落下,刘勋眸中明显多了抹寒意,冷声说道:“你将‘那个人’的最强秘法传授给这只蝼蚁?你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你不知道这种秘法充满了不确定吗?”

  “怎么?你害怕你口中的蝼蚁会脱离你的掌控?”麒麟刺没有回答,反问道。

  “可笑至极!我只是感觉那种层次的秘法根本就不是这只蝼蚁可以理解的范围!”刘勋的话语落下,麒麟刺没有再言语,只有它知道这个控制刘勋身体的人是谁!

  他称德国世家跟越南世家的人为蝼蚁,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因为就算是异能者跟古武者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你可以继续在六道血屠中沉睡了,等到合适的时机到,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麒麟刺随口说道。

  “这个世界太无趣了,本以为过去如此久远的岁月,人类会越来越强,但是他们竟然回到了最初的地位,弱小的跟蝼蚁样!”

  刘勋瞥了眼周围的人群,凡是被他目光扫过的人,后背都泛起丝凉意,就仿佛被头洪荒凶兽盯着般,自己的生命都被刘勋控制着!

  “原本无数的秘术失传在这个世界,不过好在总有保留下来的东西!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虽然算不上顶级的秘术,但却是炎黄脉的基础!”

  “罢了,既然他体内有着修罗煞,也就说明六道中的修罗道他已经拥有了研习的资格!我沉睡之前,会将他身体中的反噬力清除,也会将面具上的封印解开丝,至于他能领悟多少,就看他自己的了!不过这具身体迟早会是我的东西,就当是我为自己的身体做些事情吧!”

  话语落下,笼罩着刘勋全身的血芒突然消失,全部融入到了面具之中,当血芒融入面具的刹那,血色面具更加鲜活了起来,上面的古老符文仿佛活了般,竟然在面具上游动!

  麒麟刺知道控制刘勋神智以及身体的那道灵识已经陷入了沉睡,它叹出口气,自语道:“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好是坏,总之切看天意吧!”

  麒麟刺知道这个面具中封印着‘那个人’的恶念,何为恶念?每个人都知道,人分善恶,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但这只是普通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蝼蚁样的人!但如果是强大的极致的人呢?他们的念想便会无比的强大,甚至个念头便可以改天换地!所以再完美的人也有恶念!

  ‘那个人’的确是已经死了,这点儿麒麟刺比谁都清楚,但他死去后的不甘却跟恶念形成了共鸣,从而产生了道灵识,灵识附在了‘那个人’生前的唯遗物上,那个遗物便是这个面具六道血屠!

  说实话麒麟刺对‘那个人’的恶念真没什么好感,虽然这个恶念是自己先前主人的恶念,但这并不代表麒麟刺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兵器。

  它将恶念唤醒的原因有很多,但最多的种便是为了让刘勋活下来,因为这种强大的反噬力,根本就不是目前的刘勋可以承受的了的!

  麒麟刺的想法,恶念自然也可以看出,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自己跟‘那个人’不同的话语,来观察麒麟刺的回话!

  虽然麒麟刺回应了恶念,但恶念却知道麒麟刺在说谎,但他不在乎,准确的说是他根本就不屑于在乎这点儿!

  目前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他来说,就是蝼蚁群,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些人跟他自己的差距有多大,虽然他只是道灵识,但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可以在瞬间让这颗星球成为处毫无生命气息的死亡之地!

  刘勋恢复了过来,看到周围景象的时候,眸中愣,特别是当他看到德国的异能者跟华夏的古武者正在凝重的打量自己,眼神中甚至还带着抹忌惮之意的时候,刘勋更加不解了。

  麒麟刺将方才的画面再次播放在刘勋脑中,刘勋双眼微眯了下来,麒麟刺给刘勋的画面是完整的,比如外人听到的谈话内容,麒麟刺都字不漏的告诉了刘勋。

  刘勋沉默,沉默了大约有三十秒的时间,心中说道:“你不会害我对不对?”

  “开始我就说了,我对你没有恶意,而且这次这么做,也是为了保住你而已!虽然那道恶念是我前主人所生,但并不代表我会站在他那边!”

  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因为如果麒麟刺想害他的话,根本就没必要告诉自己这些。

  “不过话说回来,阴之无相你必须要弄到手,不然你知道你自己的结局会是怎样的!想必你应该很清楚这道恶念有多强大!”麒麟刺委婉的说道。

  刘勋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言语,他可以感觉到沉睡的恶念多强,这种强根本就不是可以用言语来描述的,甚至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我是阳之无相,那么阴之无相肯定便是林世宸了!”刘勋皱眉,轻声自语。

  “将他的阴之无相夺过来,你便是无限接近完整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完整的,都有着各种缺陷,但人类却可以使自己变的更加完整,那便是夺的自己没有的东西!”麒麟刺沉声说道。

  “需要杀了他?”刘勋反问道。

  “不用,只需要夺取他的阴之无相即可,但阴之无相被夺取后,那个人绝对不会活过五年!但五年时间,对如今世界的人类来说,足够了!”

  “没有其他的办法吗?”刘勋皱眉问道。

  “我不喜欢重复,方才他也说过,无论是阳之无相,还是阴之无相,两者只要分开再强也只不过是蝼蚁!起码对这道恶念来说是蝼蚁!”

  “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将他的东西抢夺过来了!”刘勋眸光冷冽了下来,他不是个好人,甚至说他很自私。

  第496章天纵之资!

  刘勋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将林世宸的阴之无相夺取过来,那么他就无法反抗那道沉睡的恶念!要知道恶念的目的是他的身体,如果自己的身体被夺取,这就意味着刘勋这个人,从此在世界上消失了。

  “走,离开这里!”突然,德国名异能者大声喝道,话语落下,九名德国异能者竟然齐齐朝着越南边境逃去。

  刘勋给他们的感觉太诡异了,他们可不知道刘勋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他们只知道方才被刘勋瞥了那么眼,自己的生死就好像被刘勋给控制住了!

  这种感觉他们从没有有过,而且不仅仅是德国的异能者有这种感觉,就连华夏的几名古武者也有同样的感觉!

  “方才那道气息不是刘勋!”帝妖异的重瞳凝重了下来,心中想道。他虽然看不穿血色面具,但却可以看穿个人的气息,很明显那道无比慑人的邪气,绝对不是刘勋可以散发出来的。

  “你察觉到了吗?不过你想的不错,那道气息的确不是刘勋自己的!”龙吟剑对着帝说道。

  “这些事情等会儿再谈,先将德国的异能者斩杀,绝对不能让他们全身而退!”帝心中说完,便望向已经逃向越南边境的德国异能者。

  但就在这时,个人却已经在追击的路上了,那个人便是戴着面具的刘勋,林峰等古武者相视了眼,暂时压下心中的那抹不安,齐齐朝着德国异能者追击了过去。

  至于不远处德国世家以及越南世家的人,没有人去管他们!因为对古武者来说,能威胁他们的也只有这些异能者了!只要个国家没有了异能者,那么他们便没有了参加战局的资格,这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共识!

  “小子,你现在不赶紧好好想想怎样将阴之无相给夺过来,去追击这些异能者干什么?”麒麟刺察觉到刘勋想要追杀异能者的想法,便大声喝道。

  “这些以后再说,毕竟我连林世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