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是认为第预测地也有可能发生战事!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分为两波在第预测地以及第九预测地埋伏下来,如果那边发生了战事,发射紫色烟雾弹为信号示警,另边的人员立即前往支援!”

  最后,杨子瞳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众人点了点头,明显赞同杨子瞳的做法,刘勋叹出口气,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的身份原因他就算再说什么,也没有人会重视。

  就这样,第二天清晨世家的旁系抵达了老山前线,杨子瞳将人分成了两波,波前往第预测点,另波前往第九预测点!

  刘勋亲自要求的去第九预测点,闫冲跟刘勋在起,其余的古武者被分配到了第预测点!也就是说第九预测点只有名古武者,以及可以跟古武者战的刘勋。

  人数也无法跟第预测点的人员数量相比,刘勋知道杨子瞳选择将第九预测点认可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可以斩杀忍者的实力,其实众人并不在意自己的话。

  “你怎么来了?”刘勋望着闫冲问道,他当时听得很清楚,闫冲自己要求来第九预测点的。

  “我相信你的判断,虽然他们不相信!”闫冲笑了笑,认真的说道。

  刘勋叹出口气,带着不足二百人来到了第九预测点,此时是清晨九点钟,并没有发现人的踪迹,第预测点的人也没有发现敌方世家的踪迹。

  时间过的很快,日落时分,刘勋跟闫冲去刺探敌情,他们发现前方有座百余米高的石壁,附近的林木比较密集,所以决定等会儿天色暗下来就攀上悬崖。

  吃过晚餐,最后抹残阳消失了,天色快黑暗了下来,在这生有大量密林的大山之上,黑夜充满了无尽的危险。

  在山崖上休息是个明智的选择,当黑暗笼罩大地时,不少毒蛇都在林中穿行!

  这是个无比闷热的夜晚,乌云笼罩在大山上空,却没有半点雨滴落下,进入深夜后伸手不见五指,远方无尽的山林都融入了黑暗中,再也看不清点滴景物。

  后半夜,山林间刮起股狂风,混合着阵阵血腥的气息,这并不是血腥味,是种杀意!刘勋跟闫冲两人相视眼,他们知道有人来了!

  刘勋暗自运起天地共鸣,五千米的范围瞬间覆盖了出去,现在的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正在朝着这里赶来!

  “来了,人数三千左右,半嫡系,半旁系,这是德国跟越南的中心力量,他们想要击将华夏世家覆灭!”刘勋倒吸了口凉气,他在人群中感觉到了十二股超强的气息,他知道这是德国的九名异能者,还有越南的三名古武者!

  “什么!”闫冲闻言,脸色变,如此的数量而且还是异能者跟古武者全部到来,很显然对方是想击将华夏世家给覆灭!

  “血屠,你立即去通知后方的人点燃信号弹,这里交给我,我是五行之木,在山林中几乎立于不败之地!”闫冲凝重的说道。

  “这时候你就别逞强了,你回去通报,我来阻挡下异能者跟古武者的步伐!”刘勋跟闫冲出来的时候没有带信号弹,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德国跟越南的世家,会这么疯狂。

  “你?”闫冲皱了皱眉,刘勋点了点头,说道:“赶紧走吧,这个时候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矫情的话也得选个时间再说!”

  “那你自己小心!”闫冲说完,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这里是山林,他可以跟树木互换位置,眨眼间的功夫他便出现在了千米之外。

  待到闫冲离开,刘勋将身后的麒麟刺拔出,立于不败之地?没有人可以立于不败之地!闫冲是五行之木没错,但他面对的是十二个古武者,再强的人也无法立于不败之地!

  “分钟的时间!”刘勋轻声自语,他跟闫冲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按照闫冲的速度来看,他最少需要分钟的时间才能赶回,而刘勋的话得需要十分钟的时间,才能返回!

  这是能力的原因,这里是山林,闫冲的能力可以发挥到极致,这也便是刘勋选择让闫冲回去的理由!

  “我说小子,你就算想出风头,也不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吧?你真以为自己是神了,可以以人之力阻挡住九个异能者以及三名古武者?”麒麟刺的话语在刘勋心中响起。

  “我从没想过要阻挡他们,也没想要跟他们直接面对面的交战!”刘勋漆黑如墨的瞳孔仿佛跟黑夜融合在了起,冷声说道。

  话语落下,他咬破自己的左手手指,然后将鲜血滴在右手手掌之中,鲜血足足滴了有二十多滴!这时候,刘勋从山崖跃下,跃下的同时他将掌心处的鲜血抛去,心中默念了道口诀。

  就在口诀默念完的刹那,鲜血分为了八道血芒,分别在八棵大树上留下了道血色八卦印!做完这些之后,刘勋眸中闪过抹疲惫。

  这是八卦阴阳中的种秘术,算是种最高等的禁术,哪怕现在的刘勋也不能过多的使用。

  秘术的名字为八卦阵,想必大家都听说过古时候的些事情,有些能人仅靠几块石子便可以困住支十万大军!很多人认为这是种传说,但是却是事实!

  “阵啊!只不过这个阵,困不住他们很长时间的,他们人数太多了,而且都是高手!”麒麟刺轻声说道,又自己补充了句:起码对现在的你来说是高手!

  “我知道,但能困住多长时间就困多长时间!我没有其他的办法!”刘勋继续朝着闫冲离开的方向跑去,阵的困人强弱,取决于人数的多少,那些可以困十万大军几日时间的,都是震古烁今的大人物!

  刘勋极速的跑动着,大约跑到五百米处的时候,他再次将本就咬破的食指又咬了口,眼神中浮现抹疯狂!

  “小子,你疯了?还想使用阵?你想虚脱致死吗!”麒麟刺察觉到了刘勋的疯狂举动,大声喝道,次的阵刘勋还可以勉强承担,但如果两次的话哪怕刘勋被龙脉洗身,精神上也受不了这种反噬!

  “我不会死!”刘勋坚定的说道,他也不想继续使用这种秘术,太消耗心神了,但他没有办法,如果不阻挡住敌方,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第483章邪术,九字修罗!

  “没用的,就算分钟之后五行之木可以返回,然后发出信号弹,你们也坚持不到救援的!小子听我句劝,立即离开这里!你的未来很光明,犯不着因为这群鼠辈而丢掉性命。”

  麒麟刺的声音在刘勋心中响起,它的话语中有股蔑视天下的语气,无论是德国的异能者,还是越南的古武者,亦或是华夏的古武者,都被其称之为鼠辈!

  刘勋闻言,双眼微眯了下来,眸中闪过抹狰狞,对着手指狠狠咬,鲜血随之溅出!麒麟刺沉默了下来,因为它发现自己的话非但没有令刘勋改变主意,反而令他更疯狂了。

  “或许你的来历很大,你们那个时代的人很强!但是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就放弃的话,无论有着怎样的机遇,怎样逆天的神器,我都成不了名强者!你说对不对?”刘勋心中说道。

  “”麒麟刺依然沉默,片刻后说道:“没错,成为强者的最基本要求便是有种无敌的心态,以及孤身面对千万人毫不畏惧的胆色!”

  “那不就得了!”刘勋漆黑如墨的瞳孔闪过道血芒,手掌挥,九道血芒印在九棵大树上面,呈现出九个血色骷髅头的形态。

  “华夏没有不战而屈人之兵,更没有不尝试而放弃之人!尽管对方人数众多,危机重重,但是我想说的是虽千万人,吾独往矣!”刘勋沉声喝道。

  话语落下,他的瞳孔中血芒更盛,印在九棵大树上面的九个血色骷髅闪烁着诡异的暗红色血芒!这是无比诡异的幕,被血色骷髅印住的九棵大树,仿佛九个索命修罗般,流露出滔天的煞气!

  “嘿嘿,邪术九字修罗!”麒麟刺见多识广,瞬间便察觉到了刘勋使出的秘术,这不是术,而是被禁止使用的邪术!

  九字修罗,顾名思义,取自九字真言秘术!万物皆有阴阳,皆分善恶,世人只知九字真言是除魔驱鬼的阳刚之术,却不知道它也有着邪恶的面,九字真言与八卦阴阳中的阴四卦结合,便是九字修罗!

  “邪术?只不过是人类自己所认定的而已!无论是邪术还是秘术,只要能杀人的术便是好术!邪术被善人所用,便是秘术,秘术被恶人所用,便是邪术!正邪之间,善恶之间,本质就是如此简单,如果因为个恶人使用秘术,从而将这种秘术认定为邪术,这只能说明人类思想的卑微与愚蠢!”麒麟刺大声说道。

  “你是不是想间接的说明你不是邪兵?而是要看使用你的人决定?”刘勋眸中疲惫之意尽显,轻声说道。

  “没错,我不知道你们人类什么时候分配的善恶观念,但我只知道有个时代是不分善恶的,因为善恶本就是天地的本源,太极之阴阳!”麒麟刺说道。

  “嗡!”就在刘勋准备回话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响起道声音,紧接着便是道涟漪卷起,刘勋脸色微变,望着阵的方向,轻声说道:“他们陷入其中了!”

  “立即离开这里,你现在的阵根本阻挡不住他们十五秒时间!”麒麟刺焦急的说道,话语落下,刘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急速奔跑了起来!

  与此同时,德国的九名异能者跟越南的三名古武者被困在了阵中,他们十二人的速度最快,德国世家以及越南世家的人还在后面。

  “华夏的秘术,阵!”名异能者脸色沉,冷声说道。

  “这岂不是说他们知道我们从这里进攻?”名越南的古武者,皱眉说道。

  “不会的,现在我们距离他们不远,我可以感觉到前方只有名古武者的气息,这也就是说,华夏的大部分战力,没有预备在这里,我们可以鼓作气将名古武者斩杀!失去名古武者的华夏,无论如何也无法跟我们两国为敌!”德国的异能者冷笑道。

  “先别说没用的了,我们联手,立即将阵破开!”话语落下,十二人闭起双眼,开始用自己的能力感觉阵眼在哪里,大约十三秒之后他们锁定在了旁的八棵大树上!

  这八棵大树正是刘勋鲜血滴落的树木,八道寒光闪过,八棵大树随之被斩碎,断裂的树木上浮现八个血色八卦图图案。

  “奇怪,这究竟是什么人设下的阵?竟然是以鲜血为引,就算是以鲜血为引但为何这八卦图是血红色的?我听先辈说过,修罗王曾经设下过八卦阵,但被破去的阵法中呈现的是金色的八卦图案!”

  “我从中感觉到了股煞气,设下阵法的这个人绝对是个血屠之人!怕是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万,也有千了。”

  “千?不可能,千人的煞气没有这么强烈,你们没感觉到吗?虽然那个人已经不在这里,但我还可以感觉到股强烈的怨气,这些怨气不是施术人的,而是死在施术人手中的冤魂之气!”越南古武者说道。

  “听你这么说我感觉这股怨气如此强烈,怕是死在他手中的人不下于百万!”名德国异能者表情凝重的说道。

  刘勋早已经离开了这里,如果他听到这些议论的声音的话怕是会无语,百万?整整个东瀛岛都被炸掉了,东瀛国的人何止百万?那可是数千万的生命!

  待到德国世家跟越南世家的人跟上,十二人也继续朝着前方疾奔而去,但是当他们刚闯入五百米的范围,九道惊天血芒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了!

  “不好,让世家的人立即撤退千米!”随着九道血芒的出现,名德国的异能者脸色大变,这滔天的煞气令他都感觉到了不安,虽然刘勋设下的九字修罗对异能者跟古武者没有多大的威胁,但对常人来说那就是场浩劫!

  第484章剑走偏锋,万剑归宗!

  异能者的话明显说晚了,九道血芒化作了九道虚拟飘渺的血色修罗,它们避开了异能者跟古武者,朝着不远处的几千名世家之人而去!

  血芒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来到了德国世家跟越南世家的人群中,九名异能者跟三名越南古武者神色焦急的朝着血芒而去,想要阻止住血芒攻击世家之人。

  不得不说九名异能者跟三名古武者联手起来,刘勋目前设下的九字修罗阵根本不堪击!几乎是在瞬间,便被十二人联手打破了!

  但是德国世家跟越南世家并非完好无损,就这么刹那的功夫,被九道血芒穿梭过的地方,以及穿过的人群,在瞬间化作了滩血水,连尸骨都没有剩下!

  “华夏这群卑鄙的人,竟然动用如此邪恶的术法!”九名异能者跟三名古武者的脸色很不好看,就这么刹那,便有上百人被血芒击中,化作了滩血水!

  这还是施术者能力不够,时间紧迫的前提下,如果是修罗王到来,亲自施展的话怕是十二人失神的这么瞬间,德国跟越南的世家之人便会死亡半以上!

  “这究竟是什么人设下的邪阵?不可能是修罗王,修罗王从没有施展过这种邪术!”上百人在瞬间被斩杀,这实在有些打击士气,要知道他们连华夏世家的影子都还没见到呢,自己这方便损失了百人。

  “这是华夏世家在拖延我们,不要想其他的了,立即赶路!”名德国世家的家主大声喝道,就在他话语落下的同时,五公里外道紫色的信号弹亮彻在夜空之中!

  分钟时间到了,刘勋看到紫色的信号弹,嘴角浮现抹轻笑,但他知道事情还没有结束,从第战区转移到这里最少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就算是帝等古武者赶来,也得需要五分钟以上的时间,这五分钟怎么熬过去?刘勋不知道

  与此同时,第战区的杨子瞳等人看到紫色的信号弹,顿时脸色齐变,没有言语,众人不约而同的朝着九号预备战区赶去,特别是帝等七名古武者,速度快到了极致,化作道流光消失在了夜幕中。

  “你们立即朝着第战区撤退,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回头!”闫冲大声喝道,说完他便朝着刘勋的方向赶去,心中自语道:“也不知道血屠兄是否无恙?”

  “果然是为了拖延时间,不要给他们机会,鼓作气将他们全部杀掉!”德国世家跟越南世家察觉到了刘勋的意图,齐齐朝着前方赶去。

  此时刘勋正在朝着闫冲的方向疾奔,而闫冲也在朝着刘勋的方向赶来,大约三十秒之后颗树木上闪烁了下青芒,闫冲的身影出现在了刘勋身前。

  “你安然无事最好不过了!”闫冲停下身形,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没时间叙旧了,他们不出几十秒钟便可以抵达这里,我们得赶紧离开!”刘勋沉声说道,话语落下的同时,他便朝着前方跑去,闫冲皱了皱眉,也随之跟上。

  “我已经让他们朝着第战区赶去了,如果我们不阻挡下敌方异能者跟古武者的前进速度怕是除了你我之外,都会全军覆没的!”闫冲凝重的说道。

  刘勋摇了摇头,反驳道:“没用的,就算你我可以阻挡时,也只是赔上你我的性命,要知道对方可是九名异能者跟三名古武者,我们两人怎么跟他们斗?这可不是加等于二这么简单的问题!”

  “你怕了?”闫冲眉头挑,挑衅的说道,话语落下,刘勋眸中闪过抹精光,开口说道:“不是我怕了,而是像这种百死而无生的战斗,根本没必要打!”

  “如果我们不阻挡的话,前面的几百人都会被杀死的!”闫冲冷声说道,他的脾气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

  “你也知道,前面的几百人都是群旁系跟附属势力,为了这么群人而死战根本不值得!”刘勋冷声回应,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你不觉得你自相矛盾吗?既然你不管他们的死活,为何掩护我回来点燃信号弹?信号弹都点燃了,现在你跟我说这个?”闫冲表情上有些怒意,大声喝道。

  “我让你点燃信号弹的原因并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华夏的世家,不,也不是为了华夏的世家,而是怕华夏世家战败后华夏的经济会更加难堪,基层的群众也会更加艰苦!”

  说到这里,刘勋望向闫冲,继续说道:“而现在信号弹已经发射了出去,第战区的人都在朝着这里赶来,以华夏的整体战力,遇上九名异能者跟三名古武者,情况也不乐观!”

  “所以你跟我必须活下去,你说我怕死也好,自相矛盾也罢,总之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局着想!古语有云‘将功成万骨枯!’自古以来,舍小保大是个常理!”

  刘勋的话语落下,闫冲沉默了下来,片刻后说道:“那可是好几百条活生生的生命,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杀死?”

  “没错,那是几百条活生生的生命,但是跟华夏的十多亿基层群众比起来,就算让他们死,又如何?他们多数都是世家的附属势力,已经享尽了人伦之乐,也依仗着世家的权力做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哪个国家都有毒瘤,这些的人我们救他又有什么用?”刘勋速度不减,随口说道。

  “但是说到底,他们依然是华夏脉,体内留着跟我们样的炎黄血液!”闫冲倔强的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那好,我给你两个选择,是去救他们,我们顶多可以支撑住分钟的时间,而帝等人到达这里,速度最快的帝也需要五分钟的时间!结果便是你我都死,他们依然会死,而且华夏的世家也难以支撑住九名异能者以及三名古武者的联手攻击!”

  “第二个选择,你我隐匿踪迹,不管他们的生死,他们虽然会死,但你我可以活下来,等到帝等人来到,我们九人起联手阻挡他们的脚步,有着五行之水在,加上人数相差不大,我们压制他们的几率会大的多!”刘勋说出了利弊。

  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