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痕,轻声说道:“这五年你也不容易。”

  “这些都不重要了。”刘勋将衬衣扔到旁,轻声说道。

  李妍的身材很好,犹如只熟透了的水蜜桃,此时被刘勋看着,也是脸颊羞红,就仿佛这是她的第次样。

  李妍双眼微闭,雪白的瓜子脸上也是浮现抹潮红,红色直延伸到脖颈处,慢慢的,她也是迎合起刘勋来。

  错再错,究竟是错?还是对?没有人知道,起码刘勋跟李妍他俩,现在不知道。或许正如刘勋所言,错的是社会,是世界,而不是他们

  两个小时之后,刘勋跟李妍穿上衣服,李妍在正在为刘勋整理衣装,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声敲门声。

  “哥,咱们该走了。”刘章站在包间外,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其实刘章跟大鹏小时前就出来了,但却直没敢敲门,因为这包间并不隔音,某些声音也是微妙的传了出来。

  现在声音好不容易停止了,又计算了下穿衣的时间,刘章也是忍住骂娘的冲动,敲了敲门。

  “还有机会见面么?”将刘勋的衣装整理完毕,李妍眸中闪过抹不易被察觉的失落,这次分别,怕是永别了吧?

  刘勋沉默了片刻,而后眸光异常坚定的说道:“会的,不出五年,我保证各家报社以及杂志上,会出现我刘勋的名字。”

  “我走了。”刘勋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外走去,李妍望着刘勋的背影,握紧了那张工行卡,眸光也是越来越坚定。

  当刘勋来到外面,刘章大鹏正在谈笑,张晓磊被晾在边,脸上又多了几道青肿,显然在那个包间里,又被大鹏跟刘章修理了顿。

  “晓磊,想活还是想死?”刘勋望向张晓磊的眼神中,闪过道杀意。

  “活活。”张晓磊毫不犹豫的说道,全身都因为恐惧而在颤抖着。

  “旭东在哪个工地?”刘勋走到张晓磊面前,为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轻声说道。

  “德宇建筑公司,我半月前在那看到过他”张晓磊不敢直视刘勋的双眼,低着头说道。

  “你走吧,以后别做让我看不起你的事。”刘勋说完便不再言语,张晓磊听到这句话,顿时犹如获到大赦般,立即向着酒吧门外跑去。

  他是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了,他害怕,害怕刘勋突然改变主意,想起五年前的刘勋,张晓磊就有种崩溃的感觉。

  劲爆的音乐依然充斥在每个人的耳中,前方的人群都在疯狂的摇摆着,发泄着生活的不满以及工作的压力。

  “大鹏,让张晓磊给我消失,做的干净点。”刘勋望着前方的人群,嘴角浮现抹轻笑。

  大鹏闻言,眉头皱起,道:“哥,你刚不是说不杀他么?”

  “我什么时候说不杀他了?我只是问他想死还是想活。”刘勋说完便向着前方走去,打开瓶啤酒,大口喝了起来。

  “放心吧哥。”大鹏向着酒吧门外走去,当来到门外,便向着门口的安保问道:“刚才出来的那个鼻青脸肿的家伙去哪了?”

  “你说张总啊?开着车往东走了。”安保看大鹏两米的身架,也是不敢招惹,便笑呵呵的说道。

  大鹏发动7,向着东边追去,当大鹏走后,刘勋拍了拍刘章的肩膀,道:“去把苏荷七天内,摄像头的录像全给我删除!花多少钱也得删!如果钱没用,就杀,总之录像必须要删!”

  “明白!”刘章不同于大鹏,他知道刘勋这么做的原因,为何要删七天的录像?因为只删今天的,肯定会被警察锁定今天,而删的越多,刘勋三人也就越安全。

  大鹏此时望着前方的宝马车,但他却并不着急,凡是遇到有监控的路段,他都是放慢速度,让其他车辆先过,大鹏,在等待个时机。

  终于,这个时机来了,张晓磊可能是被惊吓过度了,也可能是喝的酒水太多了,便停在了处偏僻的地方,小便起来。

  大鹏带上具真皮手套,而后便将军刺拿了出来,至于为何用军刺,而不用枪?那是因为中枪之后,不会立即死,而且子弹会给警察留下线索,但军刺却可以瞬间刺穿张晓磊的咽喉,并且相比于枪支,安全性也较高些。

  就在大鹏准备下车动手的时候,旁的手机也是响了起来,眉头皱,大鹏按下了接听键。

  “别自己动手,借刀杀人。”声音是刘勋的声音,大鹏听到后,说了声好,便挂断了电话。

  张晓磊此时正在小便,正当他准备提裤的时候,突然瞳孔收缩,便失去了意识,因为大鹏的拳头已经砸在了张晓磊的后脑勺上。

  大鹏开车来到公路的个拐角处,先在旁等待着,大约过了五分钟后,辆大卡车行驶了过来。

  望了眼四周,看到四周无人,大鹏便将张晓磊用麻木裹住,而后放在马路的个拐弯处的死角,这个死角司机根本就看不到,但等他看到的时候,也已经晚了。

  “嗤!”大鹏隐伏在周围,突然声急刹车的声音传来,但司机显然也知道撞人了,便想也没想便朝着前方继续行驶,瞬间便离开了视线之内。

  大鹏轻笑声,便将麻布捡回,而后开着7,从另条路离开,因为前方有监控,监控也肯定看到大卡车了,而警察也会将司机当成第嫌疑人,这便是借刀杀人

  此时张晓磊的尸体已经被大卡车碾压的成了肉酱,头颅都没了,更别说法医验伤了,而大鹏就是击打的他的头部。

  行驶了大约十里地,大鹏来到处荒地,将皮手套跟麻布焚烧,便向着苏荷酒吧行驶而去。

  第38章岳旭东

  “监控室里没人,我把个月的都删了。”刘章跟刘勋站在酒吧门口,等待着大鹏的到来。

  刘勋点了点头,道:“好,现在回酒店,明天去德宇,旭东这小子以前也是个硬茬,而且极讲义气,我记得他家里好像只有个奶奶。”

  刘勋的话语刚落下,7便停在了酒吧门口,刘勋跟刘章也是先后上车,7向着酒店方向行驶而去。

  “破雏的感觉怎么样?”刘勋依然坐在后座,向着大鹏笑着问道。

  大鹏闻言,脸红,并不说话,刘章大笑了声,道:“能怎么样?第次嘛,都是快枪手。”

  “哈哈”车内阵笑声传出,7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刘勋此时心中有些感慨,退役之前,任他怎么想,他都想不到自己会踏上这条路,但现在,就算他想回头,也没有了回头的机会,只能不断的强大自己,向前走去。

  清晨,个五公里的晨跑过后,天色也是大亮起来,四人吃完自助餐,便退掉了房卡,刘章昨晚就订好了机票,而刘勋,则是独自开着车上德宇。

  德宇建筑公司的工地上,密密麻麻的民工早已开始干活,刘勋停在旁,并没有急着下车。

  前方个身高米九,体格魁梧的小青年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五年时间不见,但他依然可以眼看出,这便是岳旭东。

  岳旭东此时正在推着车转头向前走去,来来回回的不下四五十趟,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工头下达了休息的命令,民工们才蹲坐在地面上闲聊起来。

  拿着个磨得发黄的杯子,岳旭东倒了杯白开水,然后拿出盒二块五的哈德门香烟,抽出根,便放到了嘴上。

  拿出打火机准备点烟,但打火机就是打不着,可能是因为刚才卸沙子的时候,沙子进了打火机里面了吧。

  刚想跟工友们借个火,但就在这时,他面前出现了只手,手中拿着打火机,而且已经打着。

  岳旭东道了声谢谢,将烟点着,而后抬头望去,但是当他看到这人的相貌时,嘴里的烟却是跌落在地上。

  “勋勋哥?”岳旭东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带着抹震惊,就犹如小孩子面前,突然出现了奥特曼样的那种震惊。

  “上车。”刘勋拍了拍岳旭东的肩膀,而后指着旁的7说道。

  “俺这等会还干活呢”岳旭东捡起跌落在地上的哈德门香烟,吹了吹上面的尘土,神色极其为难的说道。

  “叫你上车就上车,怎么这么多废话。”刘勋拍了下岳旭东的头,微怒的喝道。

  “哦。”岳旭东望了眼7,心中猜想刘勋现在肯定事业有成,自己这副模样,不是给刘勋丢人么?

  毕竟世事无情,张晓磊就是个例子,那天岳旭东看到张晓磊,就上前打招呼,然而张晓磊非但没有丝的高兴,而且还嫌岳旭东跟他说话,丢他的面子。

  当走到7车前,刘勋打开车门,让岳旭东进去,岳旭东望了眼干净的车座,脸色极其为难的说道:“勋哥,俺就不坐了,身上脏”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说下张晓磊,岳旭东跟张晓磊见面后,还以为张晓磊第句话是在开玩笑,毕竟两人上学时关系很铁。

  但就在他刚坐进张晓磊的宝马车里,张晓磊便直接将其轰下来了,而且还在那个座位上,打了不下瓶的香水。

  通过这件事,岳旭东才知道人是会变的,他也就不自欺欺人了,随便跟张晓磊客套了几句,便回到了工地。

  现如今,岳旭东望着7,心中也是想起了那幕,虽然他印象中刘勋不是这种人,但他还是不想去赌,毕竟人都是要面子的,与其被赶下来,还不如直接不上去。

  刘勋望着岳旭东,眉头皱起,不高兴的说道:“我说旭东,不把我当哥了是吧?让你上个车聊会天,你都这么墨迹?”

  看到刘勋不高兴的脸色,岳旭东也是拍了拍腚上的尘土,而后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副驾驶上,手中还拿着那只哈德门香烟,身体也不敢乱动,怕碰坏了车里的东西。

  “勋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等刘勋关上车门,岳旭东向着刘勋问道。

  “这不重要了,你想不想跟着我干。”刘勋拿出盒中华,递给岳旭东,虽然他不抽烟,但大鹏跟刘章还是抽的,所以车里也有备烟。

  岳旭东接过烟,但没点,轻声说道:“俺啥也不会,就有这身废力气,能干啥啊?”

  “打架,杀人。”刘勋打着火机,给岳旭东点上了烟,而后随口说道,就仿佛在说件杀鸡屠狗般的小事样。

  岳旭东听到这句话,手里的香烟也是差点掉落,刘勋轻笑声,紧接着说道:“张晓磊已经被我杀了,是为你,二是为李妍,你到底什么想法,表个态吧!当哥的也不会强求你,只是看到你落到这副田地,心生不忍,想帮帮你而已。”

  刘勋说完便不再言语,他在等岳旭东的回答,而且他心中也有了决定,如果岳旭东拒绝,刘勋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因为他已经告诉了岳旭东些他不该知道的事,在这点上,刘勋不会去拿着自己的生命以及大鹏跟刘章的生命冒险。

  毕竟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谁也不知道以前的兄弟变成了什么样,张晓磊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岳旭东听到张晓磊被刘勋杀了的消息,而后双眼微眯了起来,沉声说道:“勋哥,既然你把这事都跟旭东说了,也就是还把旭东当兄弟看,既然这样,俺再推辞,就显得娘炮了!俺决定了,跟着你干,就跟五年前样,打架砍人的事,俺绝对第个上!”

  “行了,别说的跟黑社会样,打架的事多不了,得需要这个。”刘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毕竟市不同于村里,那里需要的是头脑,而不是蛮力,当然蛮力也需要,只不过得在必要的时候。

  “咱们走吧,先去商场给你买身衣服。”刘勋说完便将车发动,但就在这时,岳旭东突然喊道:“哥哥,等会,俺衣服跟饭盆还在工地里呢,等俺去拿回来。”

  “拿你妹啊”刘勋笑骂声,7便‘嗖’的声窜了出去,当来到大公路上,刘勋向着岳旭东说道:“等买完衣服,回家给你奶奶说声,咱们便去市,刘章已经买好机票了。”

  “我奶奶年前就走了,咱们还是直接走吧。”岳旭东叹出口气,眼神中浮现抹忧伤,他是他奶奶手抚养长大的,对老人的感情也很深。

  刘勋点了点头,说道:“那也得回去趟,给你奶奶上柱香,咱再走,人不能忘本,百善孝为先,中华民族的美德更不能忘。”

  第39章返回市

  先到商场给岳旭东买了套西装,刘勋便开着车向村里走去,当拜祭完老人,两人也是向着千佛山而去。

  这次离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回来,所以刘勋要去看下他二爷爷。

  千佛山,位于济南城东南,这里峰峦起伏,林木森森,犹如道天然的屏障,到处充满了灵气,是处不错的隐居之地。

  刚到千佛山,刘勋便将车停了下来,不是他已经到了二爷爷的家,而是他要见得人正在前面。

  “你在车上等着,我去跟我二爷爷说会话。”刘勋跟岳旭东说完便下车,向着前方的老人走去。

  “二爷爷,您怎么知道我要来?”刘勋走到他二爷爷面前,微笑着说道。

  二爷爷锊着胡须笑,道:“这也是你三爷爷年前跟我说的,说你离开济南前,肯定会来我这里趟,而且这时间跟位置,天时分毫都不差。”

  刘勋听到这句话,不可思议的说道:“三爷爷这么神?竟然连这都可以猜到。”

  二爷爷大笑声,望着刘勋,道:“行了,你来这的目的我也知道,你有这份心,二爷爷就很高兴了,不过你临走前,我要告诉你句话,这也是你三爷爷让我跟你说的。”

  刘勋闻言眉头皱起,继而问道:“什么话?”

  “至霸无情!”二爷爷拍了拍刘勋的肩膀,眼神凌厉起来,表情也是严肃了下来,低声喝道。

  “至霸无情”刘勋听到这四个字,眉头皱的更深了,三爷爷告诉自己这四个字是为了什么?

  这四个字如果分开,只是简单的四个字,但如果组合到起,足以令人感觉到种惊天的杀气,眼前仿佛浮现那堆积成山的骷髅。

  至霸无情!这是道充满了血腥以及肃杀之气的词语!

  “我知道了,二爷爷您多保重身体。”刘勋并没有问二爷爷这四个字的含义,而且他也知道,就算他问了,二爷爷也不会说。

  机票是下午三点的航班,等刘勋来到机场的时候,已经两点钟,司徒集团济南分公司的人将7开走,而刘勋五人也是向着候机舱走去。

  “东西处理了么?”刘勋向着大鹏问道,大鹏知道刘勋问的是勃朗宁跟军刺,便点了点头,并没有言语。

  飞机已经起飞,但这路上刘勋却没有说话,他在沉思,沉思二爷爷跟他说的那四个字,至霸无情

  历来帝王皆无情,这是世人公知的件事,而世人只知帝王无情,却不知道帝王的无奈,至霸无情,虽然他们得到了天下,却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宁我负人,勿人负我”刘勋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本书,三国演义,爷爷告诉过他,这本书在二千年前是华夏的四大名著之。

  而且还有‘少不读水浒,老不看三国。’说!水浒刘勋并没看过,因为二千年前的核战,已经将这本书彻底断了根,这本三国演义,还是他三爷爷留下的。

  “至霸无情,枭雄曹操”刘勋回想起三国书中的曹操,如果说这书中谁能将至霸无情演绎到极致,无疑只有曹操人而已。

  说实话,年幼时的刘勋对曹操很反感,认为这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但是当步入社会,加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也是慢慢的理解了曹操,这是个千古枭雄。

  “我明白三爷爷留下这本书以及这句话的意思了。”刘勋闭起双眼,心中叹道:“可惜我不是曹操,也不想有曹操的那种结局!更重要的是,时代不同”

  飞机降落在市,刘勋将早准备好的耳塞以及墨镜带上,而后便向着外面走去,此时他的目光注视着脚面,尽量避免自己的心神被这种喧闹的场合吸引。

  当来到机场外,刘勋将耳塞拔出,而后将墨镜摘掉,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这个病根太烦人了,必须要清除。”

  “我来安排。”刘章也知道刘勋的病根太过危险,便开口说道,就在这时,刘章的手机也是响了起来。

  “风少,董事长让你过来趟。”手机中传出道声音,刘章眉头皱起,轻声说道:“我知道了,马上就到。”

  “怎么回事?”待到刘章挂断手机,刘勋便开口问道。

  “司徒明浩让我过去趟,不知道又在玩什么花样。”刘章深吸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勋双眼微眯起来,向着大鹏跟岳旭东说道:“你俩先回海边别墅,梦瑶你也先回家,我跟刘章走趟。”

  李梦瑶点了点头,望着刘勋说道:“那我先回家看看我爸,明天再去海边别墅找你。”

  “好。”刘勋拦下辆计程车,对着李梦瑶额头吻,待到李梦瑶上车之后,大鹏跟岳旭东也是拦下辆计程车,向着海边别墅而去。

  “哥,我感觉这事不会这么简单。”刘章跟刘勋坐在计程车的后座,向着司徒明浩居住的栋别墅而去。

  “没事,天塌下来,有哥给你顶着。”刘勋说到这里,轻声笑,紧接着说道:“不过你也别太杞人忧天了,说不定是那老家伙想把股份全部交给你呢。”

  刘章听到这句话,顿时失笑,道:“如果真是那样,事后我就该烧高香了。”

  计程车在栋别墅前停下,刘勋跟刘章也是先后下车,当走进别墅,前方两个黑衣人顿时向着刘章行了礼,而后将刘勋给拦了下来。

  “对不起风少,董事长的规矩不能破。”名黑衣人,脸色冰冷,轻声说道。

  刘章点了点头,并不言语,两名黑衣人对着刘勋全身开始检查起来,当确定没有枪支以及匕首类的物品后,便向着刘章轻声说道:“抱歉了风少。”

  刘章伸开双臂,依然不言语,而那两名黑衣人也是向着刘章检查起来,当搜查完毕,两名黑衣人站回了原地,对着刘章说道:“还望风少见谅。”

  “没事,我知道这是你们的职责。”刘章说完便向着房间走去,刘勋也是跟在后面,心中也是明晓,司徒明浩对刘章依然有着防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