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刘勋已经死掉了,刘家还有什么参战资格呢?你还是对你们杨家的高层说下早日将刘家排除吧,省的他们去送死,扯我们诸葛家的后腿。”

  说话的是名青年,自称诸葛家的人,人群中总共有着七八个人,显然都是诸葛家的嫡系或者旁系,话语落下之后,杨家那名旁系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回话,但表情中却是默认了。

  “诸葛家的,你们说什么呢?我们刘家虽然嫡系成员稀少,但不还是上次战局所造成的吗?上次战局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了?现在来装大头?还要不要点脸了!”不远处,刘家聚集在杨家的旁系听到了诸葛家那名青年的话,针锋相对的说道。

  话语落下,诸葛家的几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上次战局他们的确没有参加,但人到了难堪或者理亏的时候,就喜欢转移话题,这次也依然是这样。

  “切,英雄不提当年勇,我承认你们刘家以前的确很辉煌,先有修罗王刘玄宗先辈以己之力改变整个战局,后有刘勋人炸掉整个东瀛岛,可惜啊可惜,现在呢?修罗王天人五衰,实力不如从前,新代的刘勋英年早逝,你们刘家还来参战干什么?送死吗?”

  “你”刘家的旁系脸色齐变,但想反驳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刘勋看到这里,眸中闪过道寒芒,轻声说道:“修罗王的确是因为天人五衰,实力不如从前,但我试问你们诸葛家句,就算修罗王实力不如从前,有谁可以跟他战?”

  话语响起,诸葛家的人沉默了下来,的确虽然刘玄宗实力不如从前,但谁可以说自己能够跟那个传说中的人物战?

  第477章逢面不相识!

  说到这里,刘勋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你们怎么知道刘勋定死了呢?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还没有确定的事情,就不要张嘴乱言!你们诸葛家也懂的奇门遁甲,难道不知道万事没有绝对这个基本的道理吗?”

  刘勋的话使得诸葛家的人脸色难看了起来,突然名诸葛家的人恼羞成怒,讽刺的说道:“你是什么东西?我们跟刘家人说话,关你什么事了?”

  刘勋笑了笑,开口说道:“你们想说什么的确不关我的事,但是我这人就这脾气,听不下去了,就喜欢插几嘴!”

  “想插嘴?那也得有那资本才行啊,否则丢了小命可就不值得了!”诸葛家那名青年冷声说道。

  刘勋闻言,冷笑道:“很多人都曾经说过我没有那个资本,也说我会死可惜啊,到头来死的都是他们!就比如你们样,你说你们是傻呢?还是痴呆呢?亦或是脑子傻了,同时还痴呆呢?”

  “嘴上功夫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等会你跪在地上,给我磕头的时候,会是种什么表情呢?”青年说完,便双手十指紧扣,紧接着食指伸出相接。

  刘勋眸中闪过抹诧异,这是九字真言的手法,看不出这个青年还是诸葛家的嫡系?只不过这个嫡系也太张狂了些吧?

  刘家来这里参战战局,先不说人家有没有那个实力参战,单说刘家不畏惧生死,也要来为战局出份力,这点足以令人尊敬,但是诸葛家非但没有支撑刘家,反而恶语伤人!虽然说两家自古有着点儿矛盾,但在这种大事上,是不能徇私的!

  淡然的望着诸葛家的青年手法变动,刘勋心中不屑的笑,他不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青年的手法生涩,也不是因为自己可以做到瞬间使出九字真言而高傲!

  他不屑的原因是诸葛家的青年竟然用九字真言来做这种事情!很明显这人是想用秘术迷惑刘勋的心神,然后让刘勋跪在他的面前!

  “诸葛家的长辈,难道就是教你用秘术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么!”刘勋瞳孔瞪,全身散发出道微弱的涟漪。

  涟漪升起之后,杨家大厅内的帝等人,以及杨子瞳还有刘耀祖跟诸葛明月等人,众人脸色齐变,继而朝着大厅外跑去。

  当他们来的大门前,那名诸葛家的青年眼神呆滞的走到刘勋面前,然后跪在了地上,竟然对着刘勋磕了三个响头!磕完之后,青年神色恢复了常样,以种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刘勋。

  “记住,秘术不是用来对付自己人的!这次的战局是世界性质的,所以我不杀你,如果是放在以前现在的你,只是具尸体!”

  血色面具遮掩着刘勋的相貌,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散发着冷芒,他并没有动用秘术,只是将青年的秘术给反击了回去!刘勋现在足以跟古武者战,青年跟他的差距很大,所以中了自己的秘术,还浑然不知。

  “怎么回事?”诸葛明月望着这幕,沉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刘耀祖朝着刘家的旁系问道,两家的重要级人物到场,众人自然将事实说了遍,话语落下之后,诸葛明月冷眼瞪了诸葛家的人眼!而刘耀祖则是皱起了眉头,叹出了口气。

  “是你?”帝望着刘勋,开口说道,他跟云中笑等人都见过刘勋这幅样子,自然认了出来。

  “是我!”刘勋心中泛起抹伤感,这里的人都是自己的朋友,可惜自己却没法与他们相认,只能继续扮演着陌生人的身份。

  “帝兄弟,你跟他认识?”杨子瞳复杂的望了刘勋眼,毕竟刘勋的血色面具太诡异了。

  “呃不算认识,见过面!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不是古武者,却可以以己之力将两名东瀛忍者斩杀!”帝如实说道。

  话语落下之后,在场的众人脸色齐变,特别是诸葛家的那几个人以及杨家的那名旁系,任凭他们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强!

  诸葛家的那名青年脸色苍白了起来,可以以己之力击杀两名忍者?这是什么概念?自己跟人家根本就不在个水平线上,但自己方才还挑衅他,这不是找死吗?

  “不知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杨子瞳开口问道,刘勋闻言,沉默了下来,思索了会儿,开口说道:“修罗王前辈曾说过,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你们暂且喊我血屠吧。”

  “”话语落下,众人愣了下来,他们愣神的原因有二,是话语中扯到了刘玄宗,二是刘勋让他们暂且称他为血屠,什么叫暂且?

  刘勋说出自己三爷爷,也是有着原因的,因为杨子瞳等人已经听刘家跟诸葛家的人说过方才事情的经过,而刘勋现在说出了关于刘玄宗的话,也就间接的说明了自己跟修罗王有点儿交情,这也就是在为自己为何帮刘家说话做铺垫!

  “血屠兄,难道你见过修罗王前辈?还是说你跟修罗王前辈有所交集?”杨子瞳继续问道。

  “有过点儿交集,不过时间太长了,我也忘记了!”刘勋随口敷衍道,说到这里,他轻咳了声,继续说道:“我是来参加战局的,不知道可有着这种资本?”

  “血屠兄说笑了,如果连你都没有资本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有资本呢?”诸葛明月复杂的望了刘勋眼,微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何,她总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些奇怪,甚至有抹熟悉感!本来这件事她是没有疑点的,但是这个人却故意的说出自己跟修罗王有交情!

  这么句普通的话,听在诸葛明月的耳中,就有些不普通了!研习奇门遁甲的人,思维都跟常人不同,她认为这个男人在掩饰着什么!

  第478章五行之木!

  不过尽管如此,诸葛明月也没有往刘勋的身上想,她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神秘。而且个突然现世,并且不是古武者,却可以跟古武者战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刘勋顺利的留在了杨家,他参与过几次商议战局的会议,期间也见过刘章以及陈梦溪等人,但他并没有跟众人相认。

  第三天的时候,吴天带着王希跟林峰来了杨家次,当刘勋知道林峰便是五行之金的时候,心中升起抹杀意!不过他很意外,意外王希为何跟在吴天身边。

  说到底,王希对刘勋算是有恩,如果不是他为刘勋制造的替身,怕是刘勋早就死了!

  吴天跟林峰以及王希对刘勋也很感兴趣,毕竟刘勋面部的血色面具太诡异了,想不引人注目都不可能!

  待到吴天三人离开后,刘勋找了个借口向着帝询问林峰的能力!待到帝将五行之金的能力解释了遍,刘勋沉默了下来。

  因为按照帝所言,五行之金有着可以看透弥天阵阵纹的能力,而且还可以遮掩住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的预测之术!

  帝去三峡大坝的时候,并没有预测东瀛忍者的位置,而且就算他想预测,他的实力也不够,所以他没有往五行之金的身上想!

  但刘勋却预测过,当时他明显的感觉到有种力量将东瀛忍者的行踪给遮掩了!现在看来五行之金果然有着最大的嫌疑,另外他还可以看透弥天阵阵纹,这是不是说自己的行踪也是被他给泄露出去的?

  刘勋的心性是多疑的,他将两者都怀疑到了林峰身上,帝皱眉望了刘勋眼,开口说道:“你问五行之金的能力干什么?”

  “我对每个古武者的能力都很好奇。”刘勋随口敷衍道,说完之后他便朝着屋外走去,直走到大院的大门前。

  就在他刚走到大门前的时候,前方不远处名大汉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个身高接近两米二的大汉,身躯雄壮,虎目熊腰,从远处看就好像个大狗熊般,给人种压抑感。

  大汉正朝着这里走来,当他走到门前时,杨家名旁系问他的身份,大汉瞥了杨家旁系眼,开口说道:“哪来的这么多破规矩,我是古武者,来参加战局!”

  话语落下,杨家旁系愣在了那里,但紧接着客气的笑了笑,对着大汉做了个请的手势,大汉绕过杨家旁系,当他走到刘勋面前时,却复杂的望了刘勋眼。

  刘勋跟他对视了眼,便移开了目光,这的确是个古武者,而且还是五行之土,五行之土的能力他并不了解,但从传闻中也可以知道这是跟玄武有着相似的古武者。

  玄武是龟蛇同体,有着防御也有着攻击!而五行之土也是样,他的本质是防御,但攻击也不可小觑!

  “看来战局的确是快要开始了呢。”刘勋心中自语,目前这里已经聚集了七个古武者,只差四象之玄武,也就是刘勋的二爷爷,还有五行之木了!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七天时间过去了,这七天中刘勋每天都在看世界的日刊,南非那边的战火已经得到了控制,但依然摩擦不断,联合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小。

  这段时间内刘勋跟五行之土相遇了好几次,但只是点头示意,算是打个招呼!刘勋能感觉到五行之土的不简单,五行之土自然也可以感觉到刘勋的不简单。

  昨天的时候吴天亲自来邀请过刘勋,意思很明显,想让刘勋加入他的阵营!吴天表达的很委婉,但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目标,刘勋拒绝的也很委婉,只是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今天清晨,刘勋拿了份最新的世界日刊看了起来,当他看到今天的主题头条的时候,眸中闪过抹凝重!

  他预料的不错,欧洲已经开始出现战火,这才十天时间而已,比刘勋预计的还快了五天!

  “天有不测风云,照这么看来华夏的战局也即将到来!”刘勋望着日刊轻声自语,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站着名少年。

  “咦,真奇怪,我竟然看不透你,你是什么人?”突然,少年对着刘勋问出了个问题。

  刘勋愣了下,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后有人,皱了皱眉,他开口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就跟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样,既然来到了这里,我们的目的应该相同,都是华夏人。”

  “也对,都是华夏脉!对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不是古武者的,这场战局也跟你毫无关系,你为何来这里呢?”少年继续问道。

  “那你又为何来这里呢?”刘勋没有回答,反问道。

  “我是古武者啊,所以我才来这里的!”少年认真的回答,紧接着说道:“我很强的,非常强!”

  “呃”刘勋无语了下来,沉默了会儿之后,开口说道:“我也很强的,比任何人都强!”

  “你真自恋!”少年微笑着说道,说到这里,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你该不会是也带着其他的想法来参加战局的吧?”

  刘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的确是带着想法来参加战局的,我曾经遇到过个人!他有着很大的梦想,想让整个世界都和平下来!而我也有着个想法,便是让整个华夏免于战火!”

  少年闻言,愣了下来,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刘勋笑了笑,继续说道:“对了,你方才说‘也带着其他的想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你自己呢,还是别人?”

  “肯定是别人,而且你理解错了,我说的其他想法是指那些想借着战局,为自己谋取私利,或者实现野心的人!但你的想法不同,前提是你的想法真如你自己所讲那般!不过这并不算是想法,勉强算是个奢望吧!”少年认真的说道。

  第479章幕后的黑手!

  “照你这么说,那你认为谁是有着‘想法’的人呢?”刘勋感觉跟这个少年聊天挺有意思,便开口问道。

  “有想法的人便是有想法的人,没想法的人便是没想法的人,这世道这么乱我哪分的这么清楚?”少年表情很认真的说道。

  刘勋闻言愣了下,只不过有着血色面具的遮掩,少年看不到他的表情,笑了笑,刘勋开口说道:“没错,世道太乱,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有时候真相并不是留给了后世,而是被历史掩埋在了时间的长河中。”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叫闫冲,五行之中最强的古武者,没有之!”少年对着刘勋伸出食指,神色无比认真的说道。

  刘勋闻言皱了皱眉,漆黑的眸子瞥了这个名叫闫冲的少年眼,轻声说道:“你是五行之木?”

  “你怎么不认为我是五行之金呢?”闫冲眉头挑,表情出现了抹诧异,因为世人都知道五行中以五行之金最为强势,五行之木的名头很淡。

  “我见过五行之金,而且虽然世人都传五行之金是五行之中的最强者,但事实却非如此!五行自古便是宇宙的规律之,分金木水火土!”

  刘勋说到这里,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华夏自古便有种说法,金代表少昊白帝,木代表伏羲青帝,水代表颛项黑帝,火代表神农炎帝,土代表轩辕黄帝!日代表天帝帝俊,月代表女神嫦娥!”

  “当然,这些跟古武者无关,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五行之木可以动用世间草木为利器,杀人于无形之间,如果成为敌人的话可谓是防不胜防!”

  闫冲笑了笑,开口说道:“看来你对我挺了解的,虽然我想多跟你聊会儿,但我的时间实在很紧张,所以有空再聊吧!”

  说完,闫冲便离开了这里,朝着自己分配的住处走去。待到他走后,刘勋摇了摇头,起身朝着杨家的议事大厅走去,战局已经非常紧张了,所以他要听下世家是什么想法,以及怎样应对即将到来的战争。

  说来也巧,诸葛家的住处正好跟杨家的议事大厅相隔,不,准确的说是刘勋想去议事大厅的话必须要经过诸葛家的住处。本来这件事是没有任何不妥之处的,但是刘勋却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

  房间内,诸葛明月跟那名被刘勋教训了顿的诸葛家青年相对而坐,突然,青年开口说道:“族姐,直有件事儿我想询问您下。”

  “什么事儿?”诸葛明月性格清冷,哪怕是对自己家族的人也是如此,仿若座永远都不会融化的冰山。

  “那天你跟家主在书房里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吧?”青年咽下口唾沫,轻声谨慎的问道。

  话语落下,诸葛明月眸中闪过抹冷意,寒声说道:“我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但从今天开始你最好给我忘记那件事情!如果外传出去,别怪我不念同族之情。”

  青年脸色微变,望着诸葛明月,颤音失声道:“族姐,难道说刘勋的行踪真是你透露出去的?”

  话语刚响起,诸葛明月的眼神彻底阴寒了下来,青年立即止住话语,开口解释道:“族姐,您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与此同时,正好在门外不远处的刘勋瞳孔收缩了下,如果不是自己亲耳听到这句话,他真的不会想到将自己透露出去的人,竟然是诸葛明月!

  说实话,刘勋怀疑过任何人,但就是没有想过会是诸葛明月将自己身份给透露了出去!这并不是说刘勋相信她,而是这个女人将自己和这件事情撇的干干净净的。

  比如钓鱼|岛的时候,刘勋去南京事,诸葛明月就不在场,之后刘勋动用替身以及弥天阵阵纹事,她也不知道!最重要的是自己抵达台湾,没有人知道!

  以前的时候刘勋不明白,也想不通,但是现在随着这句话,他切都明白了!

  那时候的刘勋,在奇门遁甲上的造诣比不上诸葛明月,世人只知道诸葛家跟刘家共同的秘术是奇门遁甲,刘家是八卦阴阳,那诸葛家呢?

  能够跟刘家抗衡这么多年,诸葛家肯定有着可以跟八卦阴阳媲美的秘术,然而这个秘术便是突破点!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秘术,但刘勋可以猜想到,诸葛明月定是用这个秘术知道的自己的行踪,这才有了雇佣兵在南京暗杀自己的幕!

  此后自己去了台湾,别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但诸葛明月却可以动用秘术寻出自己的行踪!

  这件事情本来是万无失的,可惜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句古话说的好‘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