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炸掉,自然可以将你们给收拾掉,我是刘家的人,自然跟我三爷爷有关系,我这么说你知道我是谁了吗?”

  话语落下,女忍者的脸色猛然变,刚想说话,但就在这时候,麒麟刺已经没入了她的脑中!

  “刘勋!”女忍者发不出声音,但口型却是刘勋两个字,她的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刘勋明明已经死了,被打穿了心脏,但为何依然存活着?

  而且这个男人如果是刘勋的话,那么他肯定跟那个白衣女子有着关系,不然女子不可能出手将大坝的水源隐患消除!

  女忍者眸中尽是不甘,本来她知道刘勋死讯后,起码有种心理安慰,毕竟炸自己国家的人已经死了!但是现在刘勋非但没死,而且三名东瀛忍者炸三峡大坝事,也被其暗中阻挠,可以说东瀛忍者跟刘勋相遇之后,没发生过件好事!

  自夏威夷相遇开始,女忍者便被刘勋脚踢下海,害的她伤势加重!第二次相遇是在钓鱼|岛,依然是因为刘勋的关系,自己被军刺划破了手臂!那个时候刘勋的实力已经比先前强了不是点半点!

  第三次相遇,这是最后的次相遇,本应该已经死去的人,却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而且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足以令自己仰望的地步!

  从最初的蝼蚁,到轻微的诧异,再到最后的仰视,期间不足年的时间!女忍者不知道刘勋为何会突然变的如此强悍,但她已经没有了意识,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以及仇恨,慢慢的化作了具干瘪的尸体。

  直升机已经降落在安全地带,帝四人下机后,便朝着刘勋这里赶来,当他看到两具已经死亡的尸体之后,皱眉望向刘勋,开口说道:“为何不留个活口,他们肯定有着幕后黑手的。”

  刘勋漆黑如墨的瞳孔瞥了眼帝,又望了眼旁的司徒颖,此时的司徒颖眼神有些淡然,仿佛世间的切事情都跟自己无关。

  刘勋心中叹出口气,这个面具果然如麒麟刺所言,可以瞒过世间所有人,哪怕是帝的重瞳,都无法看出端倪!当然这并不是说重瞳看不出端倪,而是帝的实力影响不到这个面具。

  这就比如个刚出世的老虎,跟个成年的牛犊样,小老虎再强悍,也无法战胜成年的牛犊!

  “我知道有着幕后黑手,但是他们不会说真话的,与其让他们妖言惑众,还不如尽早斩杀!”刘勋作出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

  现在他的心中很失落,虽然血色面具遮掩住了他的身份,但是面对曾经的朋友以及爱人却无法言语,无法表明自己的身份,形同陌路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表明身份,暗中那个害自己的人还没有露出水面,而那个人究竟是谁?哪怕强如现在的刘勋,也没有发觉。

  “你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属于哪里?”帝抽出龙吟剑,冷声问道。

  刘勋将麒麟刺放回背后,开口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来自哪里也不重要,但我属于华夏,忠于炎黄,所以说我们不是敌人!”

  话语落下,司徒颖眸中闪过抹悸动,诧异的望了刘勋眼,这是她第次认真的打量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不知为何她感觉到这个人跟刘勋有那么丝的相像。

  “不可能,如果是刘勋的话,他早就跟我说话了。”紧接着,司徒颖将这个想法抛出脑外,眼神继续淡然了起来。

  “我走了,我想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的!”刘勋说完,便朝着旁走去,当走了三四步之后,他没有转身,继续说道:“对了,通知国家跟世家,立即颁发赈灾的钱粮,乱世就要来了!”

  “你不是古武者?”突然,木非烟朝着刘勋问道,话语落下,刘勋继续朝前走去,边走边说道:“难道有谁规定,只有古武者才可以拥有斩杀忍者的实力吗?”

  “这只不过是世人给自己添加的道枷锁而已,人类就是喜欢这样,总是给自己加上条条的枷锁,殊不知他们自己都被枷锁给锁住了!记住吧,在这个乱世之中,抛弃切的枷锁,做回最真的自己,那么你便会享受到最美的人生!”

  刘勋就这样离开了,背影被拉的很长,场大灾难就在这闹剧般的战斗中结束了,怕是没有人知道是怎样结束的,更没有人知道这里曾发生过场战斗。

  但是整个湖北省,却在同时间听到了声轻微的颤音,颤音虽然轻微,但每个人都听到了!

  在帝等人看来,那道颤音是诗梦令水源消失的能力,但在刘勋看来,却是充满了失落以及对自己的失望!

  事情告段落,两名东瀛忍者的尸体被认为是从土地中冲出的干尸,而这次灾难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只有几百人死亡,上万人受伤而已。

  对于这种人力无法触及的灾难来说,这种伤亡率的确算不上大伤亡!

  国家对这件事很重视,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惊慌,便以‘水源漫过水平线从而溢出’为由遮掩了过去,而真实的伤亡人数,也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成了百人受伤,无人伤亡!

  第475章天下大乱!

  三峡大坝事之后,吴家之中,吴天跟林峰还有王希坐在起,此时他眸中有抹诧异跟震惊,更多的还是不解!

  “奇怪,看来这个世界真是很精彩呢,竟然有人可以令三峡大坝的水源消失!”吴天轻声自语道,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先是涝灾,然后是旱灾,同样可以使华夏陷入乱世之中!”

  “那三名东瀛忍者都死了,名是被水流的压力击杀的,另外两人不知道被谁杀死的,不过从伤口来看像是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以及精华。”林峰开口说道。

  “有点儿意思!”吴天嘴角泛起抹轻笑,紧接着说道:“对了,美国的那些人以及印度的那些家伙什么时候动手?”

  “应该快了,就在这两三天之内吧。”林峰随口说道,话语落下,吴天点了点头,眸中闪过抹笑意。

  华夏有吴天这样的人物,美国以及印度自然也有,他们想让世界陷入乱世之中,然后在乱世中谋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华夏的大威胁是三峡大坝,大坝崩溃之后会造成想不到的后果!而美国的是黄石超级活火山,如果这座火山被引爆,那么整个美国便会面临灭绝!而印度河流在上方,打开个水流口,上方的河流足以将半个印度给淹没。

  总体来说每个国家都有着隐患,然而华夏的隐患最明显,因为在这个只有联合国才有核武器的世界中,想要引爆美国的黄石火山也不可能。

  然而万事没有绝对,虽然不可能彻底引爆,但打开个缺口还是可以的!

  就在华夏募款赈灾的时候,不出两天的时间,美国黄石火山出现了个小缺口,火山附近的城市被岩浆淹没,虽然美国以及联合国及时的救援,但依然伤亡惨重。

  第三天,印度上游河流突然崩开个缺口,几百万人被洪水淹没,上千万人无家可归!第四天,南非的战火越来越激烈,南非的个国家甚至动用了全球禁止的生化武器,时间内腐尸遍地,千万人被毒气毒死,草木蝼蚁也不可免灾!

  各大国之中都发生了大大小小的事件,整个世界乱成片,联合国的地位动摇,大怒之下,首先拿南非开刀!因为南非动用了生化武器,性质十分的恶劣,如果不制裁他们,会有其他的国家继续使用!

  就这样两枚原子弹轰到了南非,两朵蘑菇云升起,数千万无辜的人群遭殃,成为了核武器之下的牺牲品!

  “打倒联合国!”首先,南非响起了这样的声音,令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有大量的人群产生了共鸣,些小国也是蠢蠢欲动,毕竟核武器的威胁实在太大了!

  仅仅几日的时间,南非的起义军便不下百支,国家的政权被推翻,南非彻底陷入了乱世之中!枪杆子之下出政权,这句话深深表述了南非的处境!

  美国的民众以及印度的民众怨声滔天,哪怕是国家进行赈灾行动,也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华夏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但跟南非比起,三大国算是比较安逸的了。

  然而安逸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各大国以及小国都向联合国提出了将核弹销毁的申请,但被联合国驳回!

  几日之后,先是九大国脱离了联合国,然后各小国也相继脱离!核弹的威慑太大了,哪个国家领导人愿意自己的国家被威胁?留着核弹在,这是个不确定的因素!

  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问,为什么美国也会脱离联合国?就算联合国有着核弹,但联合国的总部坐落在美国纽约,难不成还能用核弹炸美国不成?

  没错,联合国不可能炸美国,但是联合国跟美国的关系,就好比古时候的个皇帝跟太上皇,你说皇帝虽然是皇帝,但多了个太上皇,他能舒心吗?

  由于来自各国的压力,以及南非方的怨气,联合国秘书长最终选择了妥协,只留下了枚核弹,然后便将所有的核弹进行了销毁。

  这次的核弹销毁过程,各国的高层都有在场,所以联合国不可能作弊!而且对于联合国留下枚核弹的做法,各国也认可了,毕竟万事都得留线,不能做的太过!

  虽然联合国将核弹销毁,但同时也做了件令各国伤神的事情,他们连核弹的制造方法都销毁了!而且下了道被各国认可的命令,如果哪个国家敢私自研制核弹,世界各国可以共同将那个国家毁灭!

  这句话语出,各大国只能点头同意,说他们对核弹的制造方法不动心那绝对是假的!个国家的军事力量,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强盛,谁都想要研制出核弹。

  但是联合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各国的私心,于是下了这么个铁令,且强迫各国同意!谁都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个纸张的约束,竟然造成了后世个没有枪械,没有热武器的习武热风!

  联合国将核武器公开销毁后,过了没几天,令联合国后悔莫及的事情发生了!是没有了核弹的震慑,南非的战火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越加的激烈,二是九大国依然脱离了联合国!

  随着九大国的脱离,各小国也相继退出了联合国,此时此刻每个人都知道,这次的战局跟上次的战局不同,很有可能演化成为世界级的大战!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我只需要尽量保华夏无恙即可!”首都依然是个繁华的城市,尽管世界各地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但首都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刘勋坐在家小摊前吃着烤肉,他奇异的装扮着实引起了不少人的诧异,但并没有人在意这些,因为在这个社会上,什么人都有,并不缺少奇葩!显然他们将刘勋当成了个奇葩!

  “也不知道市怎么样了。”刘勋坐在处偏僻的地方,他摘下了面具,不然的话根本无法吃饭。

  吃完之后,重新将面具戴上,到路边买了份华夏周刊以及环球日刊,便靠椅在旁看了起来。

  “市也受到了影响吗?看来除了首都是暂时安全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充满了危险!”刘勋望着华夏周刊,轻声自语。

  说到这里,他继续望向环球日刊,紧接着说道:“按照这种发展趋势,不出半个月,怕是欧洲也会发生战局,个月的时间,亚洲各国也会被战火蔓延!”

  刘勋眸中闪过道阴冷,他知道自己必须组建属于自己的力量,但是组建自己力量之前他要找出那个害自己的人,只有找出那个人他才可以放手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但是他真的想不出那个人是谁,起码现在刘勋想不出,因为自己的敌人实在太多了,然而敌人虽多,却没有哪个人拥有足以看透弥天阵阵纹的本事。

  “先去世家吧,在这个关头,世家的力量以及古武者应该都聚集在杨家!”刘勋想要去世家,这是他参加战局的唯途径,而且他要寻出东瀛女忍者所说的那个古武者!

  或许女忍者所说的话是虚假的,为了挑拨自己跟古武者的关系,但凡是人必会多疑,起码刘勋是个多疑的人!从心里讲他不相信任何人,可以从内心相信的只有他自己!

  “从美国的黄石火山,以及印度的河流,还有华夏的三峡大坝来看这明显是有人在幕后捣乱!”刘勋朝着前方走去,心中自语。

  他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个人,而是群人暂时达成了种协议,他们想让世界陷入乱世,让整个世界都如同水火,而乱世是没有规则的,虽然充满了血腥,但也充满了机遇!

  这个世界上,有野心的人不在少数,有能力做出这些事情的人却没有几个!华夏的三峡水坝致命点被泄露出了出去,军方的话不可能,但古武者从军方偷取出来,却是有可能的!

  这也就是说女忍者所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无理,但正因为这句话,刘勋多疑的性格才会被其利用!如果说刘勋怀疑是谁的话他认为是五行之金。

  至于理由为何?可以说是借公徇私!刘勋的父母以及爷爷是死在上任五行之金的手中,所以他对五行之金没有好印象,也说过迟早会杀死这任的五行之金。

  他不是个好人,做不到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放下仇恨,网开面!’的傻光头境界!他对五行之金怀有敌意,自己怀疑的目标也就锁定了他!

  这是人之常情,就比如个学校之中,个普通的学生对另个学生很不看好!突然有天,他没了东西之后,这个学生肯定会首先怀疑自己不看好的那个学生!

  这便是人性的卑微,但卑微既然存在,那便是有理!比如这次起码瞎猫碰上死耗子,蒙对了!

  第476章抵达杨家!

  与此同时,个新势力正在以种迅猛的速度在南非崛起,它的名字是世界政府!世界政府出现,立即将南非的百支起义军收拢了起来,成为了南非支不可小觑的力量,仅凭南非地的人数便达到了数百万!

  这几百万人可不是基层的群众,而是手中有着枪支,可以随时作战的战斗人员!虽然他们的实力或许不如军队,但南非的人实在太多了,目前世界政府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南非,而南非的国家政权已经衰败,暇以时日之后南非会被世界政府所控制。

  世界政府所持的想法跟联合国大同小异,但却比联合国更加完善,这个组织出现,联合国持冷眼相观,各大国以及其他国家也是带着种漠视的想法。

  任谁都不会想到,也不会认为这种势力可以崛起,因为世界政府所宣传的思想实在太超前了,不被各大国认可!

  想要让整个世界和平共处,每个国家都执行种法律,平等的对待全球每个基层的群众,这种想法也只有南非那种充满战火的人们才能奢望!

  他们没有享受过和平,所以可以以这种观念为念想,但九大国以及其他州的各大国家却不同,他们享受了和平的日子很长久,这种观念对他们来说影响很小。

  “林世宸这家伙终于行动了吗?”刘勋皱眉自语,说实话就算是刘勋,也没有想到林世宸的能力这么强,竟然可以渗透到南非,这家伙难道自出生以来,甚至他的先辈们,便直在暗中做这种事情吗?

  林世宸这个人,给刘勋种宿命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而是种共鸣般的知己!

  要知道个先天无相之人便千年难遇,现在竟然出现了两个先天无相之人!想必刘勋跟林世宸相见的那刹那,便有预感这是个乱世即将到来的征兆!

  与此同时,市,陈梦溪王艺凯刘章等人接受杨子瞳的邀请来到了首都,说好听了是邀请,但说白了就是杨子瞳看在刘勋跟帝的面子上变相的保护他们。

  跟刘勋有关的人,全被帝点名,然后带到了首都,当然李梦瑶除外!虽然帝也邀请了她,但她并没有跟来,因为军区中就很安全,如果连军区都不安全的话那只有国与国之间交战了。

  这些天中,刘勋从湖北走到首都,亲眼见证了各国世家经济断掉联系的危害,到处都是失业的人群!现在加上三峡大坝的涝灾,更是片凄凉之象。

  三个小时之后,刘勋来到了杨家大门外,前方九大世家的旁系,神色凝重的不知道在聊些什么。随着刘勋的到来,他们止住了闲聊,诧异的望着刘勋。

  刘勋本来是个很普通的人,但是戴上血色面具之后,想要普通也普通不了,走在人群中都会很显眼!

  “你是?”名杨家的旁系皱眉问道,从刘勋的装扮以及流露的气息来看,杨家旁系可不认为这是个普通人。

  “我来参加战局。”刘勋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漆黑如墨的瞳孔,打量着这座熟悉的古院。

  “您是古武者还是?”杨家旁系谨慎的问道,话语落下,刘勋瞥了他眼,开口说道:“不是古武者,但是我想参加战局。”

  “您是刘家的人,还是诸葛家的人?”杨家旁系继续问道,刘勋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道:“难道我不是古武者,或者诸葛家以及刘家的人,就不能参加战局吗?”

  “这倒不是,而是诸葛家以及刘家的人可以预测战局,九大世家的人本身就处于战局之中,而古武者整个华夏只有九个人而已,所以上面有规定,想要参加战局以以上几者优先。”杨家旁系开口解释道。

  刘勋点了点头,他知道九大世家高层规定这点的初衷并没有恶意,因为世家的战局是高手之间的对决,古武者跟异能者之间的对决更是惊天动地,常人加入只是送死而已。

  刘勋刚想说话,表示自己足以有着参战的实力,但就在这时候旁却走过群人,开口说道:“刘家?刘家嫡系本来就短缺,现在?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