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走。

  “诗梦拜托了!”刘勋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承认他很自私,为了华夏的苍生而让这个女人去承担切!但他没有办法,面对洪水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刘勋低着头,他不敢跟诗梦对视,他亏欠这个女人已经够多了,换句话说自己的命都是她救回来的!

  “这么多年,我只沉睡过三次,第次是我忍受不了寂寞,令自己强制沉睡!第二次是为你耗费了滴精血而沉睡,第三次便是这次!”

  说到这里,诗梦笑了起来,笑容中有些伤感,也有些失落。世界上所有人的生死都跟她没有关系,她只是想要个人陪自己,但是现在正如刘勋所言,她被牵扯到了凡世。

  “再见了,刘勋。”话语落下,诗梦的身影从刘勋身边消失,再次出现便是在大坝的绝提口处。

  百米之巨的绝提口,奔涌着宛如巨龙般的水流,但是竟然在诗梦出现的刹那,水流消失的干二净!

  然而大坝中的存水实在太多了,紧接着又是新的水源奔涌而出。诗梦闭起双眸,再次睁开的时候,本来黑色的瞳孔成为了金色,此时她全身都泛着股金色的涟漪。

  “嗡!”声轻轻的颤音响起,大坝中的积水顿时少了半之余!诗梦的瞳孔恢复成为了黑色,眸中闪过抹倦意,黑色的发丝在刹那间变的雪白雪白。

  光滑如玉的肌肤,此时也萎缩了起来,首先是布满了皱纹,紧接着便枯燥了起来,宛如个老人的皮肤般,失去了光泽。

  大坝的水流被控制了下来,虽然还有水源流出,但已经造不成伤亡,顶多可以造成不小的涝灾。

  诗梦显然不想让刘勋看到自己这副样子,在做完这件事之后,她便消失不见!刘勋望着诗梦消失的地方,沉默不语,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双拳紧握了起来,眸中抹晶莹的液体在闪烁。

  再见?到底是再相见还是再也不见?刘勋深吸了口气,继而叹出,他知道后者居多。

  此时直升机上的帝四人以及两名东瀛忍者都看呆了,这还是人力可以办到的事情吗?这种大自然的力量,竟然有人可以抗衡?那个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还有跟白衣女子在起的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又是什么人?

  华夏的古武者吗?不可能,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古武者气息!而且两名东瀛忍者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有着可以跟古武者以及异能者战的实力!

  “这个戴着血色面具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我都看不透他!”云中笑望着下方站在高处的刘勋,皱眉说道。

  “别说你看不透他,连我也看不透他,真是奇怪!”帝望向刘勋的眼神很凝重。

  “不可能吧?你的重瞳不是可以看破世间切虚妄吗?”木非烟不解的问道。

  “没错,但是我真的看不透他!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他戴的那个面具!这个面具太诡异了,上面的古怪符文年代太久了!”

  帝虽然看不透刘勋的身份,但却可以感觉到血色面具的诡异,以及面具上那古怪符文的久远年代。

  “方才那个女子,你有没有看出是什么人?”突然,司徒颖朝着帝询问道。

  “呃刚才被大坝绝提的水流给震撼住了,没仔细观看那个女子!不过那个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人。”帝眉头深皱,轻声说道。

  “肯定不是人,人力怎么可能做到这点?但她究竟是什么东西?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其实不用帝说,云中笑等人也知道诗梦肯定不是人,这已经超出了人力可以办到的范围。

  “先别说这些了,你看那个戴面具的男人”云中笑望着刘勋说道,话语落下,帝等人的目光也锁定在了刘勋身上。

  此时刘勋的杀意已经锁定了那两名幸存的东瀛忍者,诗梦的离开虽然令他心中有些忧伤跟自责,但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解决后患!

  “八嘎!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恶的混蛋!”男忍者寒声大骂道,因为诗梦的原因,他们所做的切都白费了,而且这个机会不可能再有了。

  刘勋跟两名东瀛忍者的距离并不远,只有千米的距离而已,从背后抽出麒麟刺,他便朝着两名东瀛忍者跑去。

  两名东瀛忍者感觉到了刘勋的杀意,但他们却不想跟刘勋浪费时间,这并不是他们畏惧刘勋,而是事情已经失败,他们必须要速度离开。

  “帝,看到那把武器没有,那便是麒麟刺!”龙吟剑的声音在帝心中响起。

  “这么说这个男人是麒麟刺的主人?”帝望着正在朝着东瀛忍者疾奔的刘勋,心中自语道。

  “没错,现在我总算知道麒麟刺为何认他为主了,这个男人跟那个人实在太像了!”龙吟剑仿佛想起了什么,沉声说道。

  “那个人?是谁?”帝随口问道。

  “麒麟刺的第任主人,也是它的原主人,唯个得到那家伙认可的逆天之人!”龙吟剑话语越来越凝重,帝沉默了下来,能让龙吟剑称之为逆天的人物,会是怎样强大的人?

  “对了,方才那个白衣女子,你有没有印象,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帝当时没有注意诗梦,但龙吟剑可能注意了。

  “正如你所说的般她不是人,但她却是凤鸣衣的主人。”龙吟剑委婉的说道,并没有表露出诗梦的身份,至于原因怕是只有它自己知道了。

  “算了,先不考虑这些事情了!”帝心中说道,说完之后,他便对着驾驶员喝道:“找个地方降落,绝对不能让这两名东瀛忍者活着离开华夏!”

  第472章修罗再现!

  “你不是很怀念人血的味道吗?今天我拿东瀛的忍者来为你洗礼!”刘勋的爆发力太强了,加上龙脉洗身之后,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个恐怖的地步!

  “这个家伙好快的速度!”无论是那两名东瀛忍者,还是帝等人,都被刘勋的速度给震撼了,虽然刘勋目前的速度比不了帝,但帝是特殊情况,不能以常人来看待。

  “不行,他的速度太快了,必须要杀死他,不然我们都走不了!”两名东瀛忍者相视眼,便达成了共识,两人抽出武士刀,准备将刘勋击斩杀。

  刹那间,刘勋跟东瀛忍者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十米,双方都做好了交战的准备!可以说无论是刘勋,还是两名东瀛忍者,都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信心。

  刘勋有把握可以将其斩杀,而两名东瀛忍者也有把握可以在瞬间将刘勋给反杀,这是场针锋相对的战斗!

  “无知的支那人,不是古武者,竟然敢只身跟我们对战,真当自己是修罗王不成?”男忍者不屑的笑,手中的武士刀闪烁着寒芒。

  “东瀛残留之辈而已,杀你如同宰鸡屠狗!”刘勋右手举起麒麟刺,对着男忍者劈了下去,男忍者冷笑了起来,举起武士刀准备抵挡。

  而女忍者则是出现在了刘勋身后,武士刀对着刘勋的后脑砍去,很明显男忍者是想吸引刘勋的注意力,而女忍者是偷袭,从而做到击必杀!

  刘勋眸中闪过抹厉芒,直接无视身后的女忍者,加大了力度朝着男忍者砍去,尽管他已经看到了男忍者做出了格挡的姿势。

  “啪!”麒麟刺跟武士刀对碰到了起,声金属的碎裂声传出,武士刀轰然碎裂,男忍者脸色变,他没有想到这把奇怪的武器竟然如此锋利!

  不过他并没有惊慌,因为他有着秘术,就算刘勋可以砍中他,他也可以做到毫发无伤!

  果不其然,麒麟刺劈下了男忍者的左臂,男忍者冷笑了起来,丝毫没有畏惧!而这时候女忍者的武士刀,已经接近了刘勋的后脑。

  但是刘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足以立于不败之地!麒麟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刘勋的左手,他左手中的麒麟刺摆在自己后脑处,将女忍者的攻击格挡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迅速的转身,脚踢在了女忍者的胸口上,女忍者闷哼声,被踢飞了出去。

  这切只不过是刹那间发生的事情,刘勋虽然对这股力量没有彻底适应,但作战经验他丝毫不缺少,生死之战更不缺少!他可以随时随地的适应每场战斗。

  “好强!华夏什么时候出了这号人物?不是古武者,却可以同时跟两名东瀛忍者交战而不落下风!”云中笑倒吸了口凉气。

  将女忍者踢开之后,刘勋嘲讽般的望向男忍者,男忍者先是愣了下神,继而脸色大变,大喝道:“不可能,为何我的手臂没有复原!”

  此时男忍者被麒麟刺砍下的手臂非但没有复原,而且断臂已经枯萎了下来,手臂中的鲜血早已经被麒麟刺给吸干了!

  剧烈的疼痛使得男忍者脸色抽搐,他立即跟刘勋拉开了距离,忌惮的望着刘勋手中这把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奇怪武器!

  “这究竟是什么武器!”麒麟刺太古怪了,无比锋利不说,竟然还可以无视东瀛的秘术,这样也就算了,更令人头皮发麻的是它竟然可以自主吸血!

  麒麟刺本身就是通体血红,现在吸取了男忍者条手臂的血液,更加鲜红了起来,闪烁着妖异的血芒。

  “太少了,不够塞牙缝的,把我他的头颅或者心脏,我要将他全身的血液跟精华都吸干!”麒麟刺嘿嘿笑了起来,话语的声音有些狰狞,可惜男忍者听不到,不然光这声音,就足以令他失去斗志。

  被刘勋踢在旁的女忍者,也发现了麒麟刺的诡异之处,她知道自己小看这个男人了,她想起身去帮忙,可是刘勋的力道太大了,脚将她的肋骨踢断了四根,现在的她连气都喘不过来。

  虽然她可以用秘术恢复,但这得需要时间,然而男忍者还可以支撑到那时候吗?

  “无知之辈,我方才已经说过了,杀你们两个东瀛残留,如同宰鸡屠狗!”刘勋眸中闪过抹戾气,他想起诗梦离开时那失落的笑容,心中便充满了杀意。

  漆黑如墨的瞳孔,猛然变成了血红色的瞳孔,心中的杀意令他体内的修罗煞再度觉醒,男忍者跟刘勋对视了眼,脸色在刹那间苍白了起来。他从刘勋的瞳孔中看到了无尽的尸骨,以及副血流成河的场面!

  “哈哈六道修罗觉醒了吗?虽然只是初步,但也足够了,放手大杀番吧!初步的觉醒,足以使你的实力翻上倍!”麒麟刺感觉到了刘勋体内的暴躁气息,大笑了起来。

  它本来就是把邪兵,它渴望杀戮,渴望鲜血,然而这些都得需要在战争的前提下,所以这个世界越是混乱,麒麟刺越是兴奋!

  “邪气戾气煞气杀气!个人的身上怎么可能同时存在这么多种气息?”直升机还没有落脚,帝望着刘勋的背后,皱眉说道。

  “龙吟,难道麒麟刺真的是把邪兵?”慢慢的帝发现了点,刘勋身上只有戾气跟杀气,而邪气跟煞气是从麒麟刺中散发出来的。

  “我可从没有说它是神兵!”龙吟剑随口说道。

  话语落下,帝眉头挑,望向刘勋的眼神中浮现抹战意,现在他对刘勋的兴趣,比那两名东瀛忍者更大了!

  只不过当帝知道这个男人是刘勋的时候,会是种怎么样的表情?

  下方的战斗触即发,刘勋朝着男忍者冲了过去,而那名男忍者脸色变,他现在没有任何的战意,因为刘勋的强大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第473章斩杀忍者!

  “速度比方才更快,气息比方才更强,这个家伙真的不是古武者?”帝眉头深锁,沉声自语道。

  由于刘勋体内修罗煞的再度觉醒,他的实力提升了很多,第次觉醒修罗煞的时候,是在生死擂上,那时候虽然实力也提升了不少,但在古武者眼中跟没提升差不多!

  但是现在不同,经过龙脉洗礼,他已经有着可以跟古武者战的实力,所以现在提升的力量,是很可观的!

  “不可思议,难道真是乱世将至,人才辈出?”云中笑轻声自语,不是古武者却可以跟古武者战,这句话说着容易,做起来却非常的艰难!

  几百年中,能够做到这点的,貌似也只有刘玄宗人而已!但刘玄宗是何许人也?千年难遇的奇才,世界上有几个刘玄宗?又有几人可以被整个世界的古武者以及异能者称之为修罗王?

  但眼下却有个人,明明不是古武者,但却可以跟两名东瀛忍者相战,且不落于下风,这代表了什么?是不是说华夏会再次出现个媲美修罗王的人物?

  此时男忍者的表情中尽是恐惧,刘勋实在太诡异了,诡异的面具,诡异的武器,而且还有诡异的双血瞳!

  “八嘎!”刘勋距离男忍者越来越近,手中的麒麟刺闪烁着妖异的血芒,这道血芒仿佛代表了死亡,男忍者现在根本没有武器,就算他拥有武器也格挡不了麒麟刺!

  “八嘎这种语言,没必要存在这个世界上,跟随着你那已经消失的国度,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话语还未落下,刘勋便出现在了男忍者的身后,而男忍者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

  刘勋的速度太快了,本来修罗煞没有觉醒的时候,东瀛忍者应付刘勋就很吃力,现在随着修罗煞的觉醒,刘勋实力翻倍,男忍者根本就无力应战。

  脚踢在男忍者的后膝盖处,‘咔吧’声,骨裂的声音传出,男忍者随之跪倒在地,而此时麒麟刺自男忍者的头颅上方插|入,整体没入了男忍者的身体之中。

  插|入之后,刘勋紧接着将麒麟刺从男忍者头颅抽出,随着麒麟刺的抽出,男忍者体内的鲜血被吸出!

  这是幅无比诡异的画面,麒麟刺停留在男忍者的头颅上方,而鲜血以及白色的脑浆‘哗哗’的融入麒麟刺之中,不出三秒钟的时间,男忍者便成为了具干瘪,没有任何水份的尸体!

  “这是什么武器?”除了帝之外,云中笑木非烟以及司徒颖三人脸色齐变,就连旁的那名女忍者,也是倒吸了口凉气,脸色苍白下来。

  “邪兵,麒麟刺!”帝为众人解答了疑惑,虽然他们不知道麒麟刺是什么,但前面的邪兵两个字,足以让众人了解到这是什么兵器!

  此时女忍者将断裂的肋骨接上,她知道自己跟刘勋的差距很大,想也不想便准备施展血遁离开这里,但就在这时本来应该站在男忍者尸体前的刘勋,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究竟是什么人?”女忍者感觉自己被锁定了,这是八卦阴阳中的种秘术,可以克制东瀛的血遁术。

  说到底东瀛的忍术是从华夏的奇门遁甲以及八卦阴阳演化而来的,说白了就是盗版!盗版再强,还能强的过本源体吗?

  刘勋的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虽然没有大成,但也相差无多,起码克制东瀛的忍术是绰绰有余!

  “杀你的人!”刘勋血色的瞳孔逐渐恢复清明,望向女忍者的眼神中,不夹杂任何的感情。

  “为何你会刘家的八卦阴阳秘术?你跟修罗王是什么关系?”女忍者如果连八卦阴阳中的秘术再分不清,那她真是枉为个忍者了。

  但可以察觉到这种秘术的,也只有这名被锁定的女忍者自己了,帝对八卦阴阳的造诣不深,查看不出这种高深的秘术!不然他也不能让东瀛忍者从他手中溜走数次了。

  “你很想知道我是谁吗?那好你告诉我是谁将三峡大坝的致命点透露给你的,我就告诉你我是谁!”刘勋本来是想将女忍者直接杀死的,但他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东瀛忍者不可能知道三峡大坝的致命点,不然他们也不会等待到现在才动手,而且他们身上有着可以遮掩住刘勋推测的力量,这也就是说有幕后黑手!

  “哼,告诉你又如何?就是你们华夏的古武者告诉我们的三峡大坝致命点!”女忍者冷哼了声,寒声说道。

  话语落下,刘勋的眸光阴寒了下来,把掐住她的脖颈,冷声说道:“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想挑拨我们华夏之间发生内战?古武者?你当我是傻子吗?”

  刘勋是真不相信会是华夏人告诉的他们,古武者他更加没有想到,因为古武者都是因为战局才现身的,怎么可能会祸害自己的国家呢?

  “哈哈你不相信是吗?可惜啊,事实就是如此!不过你信也不好,不信也罢,认为我是在挑拨离间也好,摆弄是非也罢,依然改变不了事实的!”女忍者虽然看不到刘勋面具下的表情,但她也可以猜想到。

  “那你告诉我那个古武者是谁!”刘勋深吸了口气,轻声问道。

  “四象古武者青龙!”女忍者眸中闪过抹记恨,将祸端嫁祸在了帝身上,她认为刘勋很强,而且肯定不认识帝,如果可以让这两人大战场

  “派胡言!”刘勋冷哼声,帝?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自己还会相信,也会犹豫,但是帝的话根本不可能!

  “随便你相信还是不相信,不过你是不是该实现你的诺言,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女忍者就是想把水给搅浑,让刘勋多疑。

  “我?”刘勋眸中闪过抹嘲讽之意,开口说道:“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谁吗?我怕你的心理承受不住!”

  第474章形同陌路!

  “死亡我都不怕,还怕承受不住你的身份?”女忍者冷哼声,望着刘勋面部的血色面具,继续说道:“果然你跟修罗王有关系,但是这点儿,我自己就可以猜到!”

  刘勋嘴角泛起抹轻笑,只不过被面具遮掩着,女忍者看不到!此时他手中的麒麟刺举起,停落在女忍者的头颅顶上,开口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是谁,那么告诉你又何妨?”

  说到这里,刘勋眸中闪过嘲讽之意,继续说道:“我既然可以将你们东瀛岛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