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话凭你自己还不够看的。”就在王希刚踏入他们住处的时候,三名忍者便发现了王希的行踪。

  “我是来送你们份大礼的,就看你们敢不敢收了。”王希闭起双眼,不去看那些干瘪的尸体,冷声说道。

  “大礼?真有趣呢,华夏的古武者来给我们送大礼?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应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东瀛的那名女忍者冷哼道。

  “我已经说过了,信不信随你们,如果你们不信的话,我也没必要在待下去,告辞!”王希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这里。

  “等等,什么大礼?你先说说看。”就在王希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名接受死亡忍者传承的新忍者,开口说道。

  今天三更,现在是剧情铺垫的阶段,很难写,所以实在保持不了先前的五更,望理解!

  第466章骷髅血路!

  当这名东瀛忍者的话语响起,王希停下脚步,未转身,开口说道:“有人托我给你们样礼物,这样礼物便是三峡大坝的致命点!”

  “三峡大坝的致命点?”三名东瀛忍者闻言沉默了下来,他们知道东瀛还未被毁灭的时候,东瀛军方对三峡大坝致命点的资料很有兴趣,可惜没有成功得到。

  这个致命点可以造成不可预计的灾难,正所谓‘万事没有绝对,存在既有缺陷!’虽然三峡大坝是个重力工程,但天下任何事物都有着缺点,三峡大坝也有!

  这个缺陷,仅凭个高伤害的定时炸弹便可以将其击溃,到了那时候便会出现千里之提,溃于蚁|岤的悲剧!

  些战争学家曾经做过假想,如果三峡大坝被击溃,那么大半个华夏会被洪水淹没,所有的军区会失去战斗力!

  为何会失去战斗力?那是因为国家不可能看着受灾的群众不管,军队会被派往救灾之中,那个时候如果他国来犯,华夏是打?还是不打?打呢,群众怎么办?不打呢,国家怎么办?

  总之,三峡大坝是华夏的个战争隐患,可以避免这个隐患的办法不是没有,而是时机不对!

  想要三峡大坝没有威胁,但必须要在战争来临之前将水库的水放到个水平面上,这个水平面不会对大范围的地区形成灾难!

  但是这只是战争来临之前,谁会想到世家之间的争斗,会跟三峡大坝扯上关系?

  “托付你的人是谁?为什么告诉我们这点儿?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你们是不是已经下好了套,让我们去送死?”女忍者冷声问道。

  王希冷笑声,回应道:“三个连国家都已经没有了的人,生或死又有什么区别吗?托付我的人我不方便说,但我却可以明说点,那便是他想让华夏陷入混乱之中,而他又不方便出手,只能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们!”

  说到这里,王希转过了身,继续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不相信我的话,但你们能报仇的机会,就只有这次!不然就凭你们三人,青龙自己个人便可以将你们斩杀!”

  “重瞳者的能力你们应该也清楚了,你们三名忍者的秘术已经被其知晓,在跟他对决的时候想逃都逃不了!还有,你们没有那么多的考虑时间,三秒钟之后你们不答复,我便离开。”

  王希的话使得三名东瀛忍者脸色阴沉了下来,别的话他们没听到心里去,但那句‘国家都没有了的人,生或死有什么区别?’却字字入心!

  三秒钟的时间很快,就在刚到三秒钟的时候,三名东瀛忍者没有经住仇恨的诱惑,开口说道:“好,我们相信你,但你所说的那个礼物呢?”

  王希心中叹出口气,这些话都是五行之金教他说的,而且吴天也说过,只要可以控制住个人的仇恨,那么那个人便会成为自己的棋子!

  是啊,只要控制住了仇恨,自己就变成了棋子!王希叹气的原因正是因为这点,他因为仇恨,当了吴天的棋子,三名东瀛忍者也因为仇恨,当了棋子

  从怀中取出三峡大坝的资料档案,将其扔给东瀛忍者,王希便朝着门外走去。

  当王希走后,三名东瀛忍者打开档案袋取出了资料,当他们看完之后便知道这些资料是真的!

  三峡大坝的致命点有三处,上面都标明了地点以及适合爆破的位置,也就是说三名东瀛忍者只需要做破坏的任务就可以了!

  “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女忍者开口问道。

  “三天后吧,这件事儿不能出任何的意外,必须要做到万无失,这几天,我们去弄些破坏力高的炸弹!”

  与此同时,刘勋跟诗梦再次来到了瀑布下的洞府中,自从进入洞府,麒麟刺的声音不断的在刘勋心中响起,虽然刘勋懒得搭理它,但可以听出它的激动跟兴奋。

  “刘勋,现在你可以做到心如止水吗?”诗梦轻声问道,刘勋将这件事儿跟她说过,所以她知道刘勋想要做什么。

  “只要不是很长时间的话应该可以!”刘勋如实说道,心如止水并不是种心境,而是种可以与万物融合切共鸣的感悟。

  比如古人们所说的穿墙术,就是这么个理儿!只不过穿墙术只需要几秒钟的心境即可,因为穿墙的那个人可以跟墙壁产生共鸣,那几秒钟他自己就仿佛是墙壁,所以他可以穿墙!当然,这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闭上双眼,听我指挥!”突然,麒麟刺的话语在刘勋心中响起,刘勋此时已经走到了山壁前,闭起了双眼。

  “准备好了吗?”麒麟刺谨慎的问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个不小心刘勋会永远出不来的!

  “可以了!”刘勋心中轻声说道,话语落下的刹那,他的身体泛起阵涟漪,就跟那被施了阵法的山壁般,时而扭曲,时而充实。

  “前三步,左三步,后步,右两步,呈九九归腾龙之势!”麒麟刺的话语落下,刘勋便朝着前方迈去,步之后,他的身体就这样穿入了山壁之中,消失不见。

  走完前三步,刘勋再次朝左走了三步,后退了步,右边走了两步!当他做完这些,心中默念九字真言,结合八卦之形,呈现出九九归之势。

  “睁开双眼!”麒麟刺指挥道。

  刘勋睁开双眼,前方竟然看到条血红色的路,路上布满了骷髅,这些骷髅没有个是完整的,不是碎裂便是被劈成了两半!

  说实话,如果现在刘勋不是心如止水的心境,他定不会睁开双眼的!开玩笑这里可是山壁之内,在这里睁开双眼,实在是

  “这是那个大能人布下的阵法,多亏你懂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不然是看不到这条路的!”麒麟刺有些激动的说道。

  昨天我姥姥住院了,所以我请假了天,但是在网站请的假,书城的亲们看不到,很抱歉

  第467章六道血屠!

  “呃”刘勋轻应了声,他可以感觉到,如果不是自己懂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那么他连这个地方都进不来!

  九九归腾龙之势,这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如果腾龙之势呈现不出,这条骷髅血路便不会出现!

  “这些骷髅不是真的吧?”刘勋对着脚下的骷髅骨望了眼,继而又望了眼那看不到尽头的血色长路。

  现在的刘勋已非昔日可比,虽然还比不上刘玄宗全盛的时期,但也可以堪比刘玄宗年少的时候了,所以他看出了这条血路的倪端!

  “没错,这是昔日死在‘他’手下的人!”进入这里之后,麒麟刺的心情很不错,便对着刘勋解释道。

  “这样啊!”刘勋说完,沉默了下来,他知道这个所谓的‘他’是麒麟刺的第任主人,望着这密密麻麻,近乎无数的骷髅骨,就算是刘勋,也倒吸了口凉气,这得杀了多少人?

  “好了,这些事情我们出去之后再谈!现在要紧的是赶紧将面具取出!”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开口问道:“现在我怎么走?”

  “直走,走到这条路的尽头!”麒麟刺轻声说道,刘勋闻言,淡然说道:“开什么玩笑,这么长的路你让我走到什么时候?就算我可以走,但我的心境也坚持不住啊!”

  “笨蛋,千里之行念间!你现在不是在特殊的状态下吗?虽然你可以看到这条血路,但这毕竟是在山壁之中!以后你要记住,听到的虽然不是真的,但有时候看到的也不定是真的!”

  “呃我知道了,只是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刘勋说完,便朝前迈了步,步之下,他竟然出现在了血路可以看到的尽头,但这可以看到的尽头,并不是血路的终点。

  又是步迈出,再次出现在血路可以看到的尽头,不知道迈了多少步,血路的最终尽头依然不显!

  “小子,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你吗?”或许是察觉到刘勋的枯燥无味,麒麟刺开口问道。

  “鬼知道。”刘勋淡然的回应,表情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现在的心境处于特殊的境界,暂时的封锁了人类该有的七情六欲!此时无论刘勋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对他的心境造成影响。

  “你身上有六道之的修罗气运,也就是你们人类所说的修罗煞!然而想要掌控这个面具,必须要拥有六道的力量,虽然你只有六道之,无法发挥它的力量,但也可以将其带走!”

  “而且想要进入这里,你是最佳的人选!因为你身居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总的来说当你第次进入洞府的时候,我便激动的要死,这简直就是老天要将这个面具送给你!”

  麒麟刺的话语落下,刘勋表情淡然,轻声说道:“行了,别油嘴滑舌了!你认我为主的最大原因怕就是为了这个面具吧?你说过,它是你第任主人的东西,而有人却将它封印了起来,为的便是不让它出世!”

  “而你而再再而三的诱惑我来这里,为的便是让它出世!虽然我不知道它出世对你有什么好处,但我却不否认我跟这个东西有缘,既然有缘是福是祸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嘿嘿,又被你看穿了。”麒麟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刘勋这次没有回话,他停了下来,因为血路的尽头已经到了!

  前方有块血色石块,石块之上摆放着个血色面具,面具不知由何种材料打造而成,通体血红,就犹如鲜血般,红的鲜艳,妖异!

  面具上刻着古老的符文,刘勋看不懂这些符文的含义,但却可以感觉到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面具古朴无比,除了它那妖异的颜色之外,再无任何的出众之处。

  刘勋想上前,但是血色石块的后面,却是片漆黑!这并不是般的黑,而是种渗人的黑!这血色石块的后方,仿佛不是空间,而像是另个世界,比如幽冥地府!

  刘勋就望了这么眼,突然觉得自己被无数的洪荒猛兽给盯上了!冷汗毫无任何征兆的浮现在额头上,心如止水的心境在刹那间破碎!

  恐惧,无尽的恐惧!这是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哪怕是刘勋这种心志无比坚定的人,也感觉到了恐惧,而且还是从心底中散发出的恐惧!

  “糟了!”心如止水的心境破,刘勋脸色立即苍白了下来,因为他是在石壁之中!

  周围顿时传来亿万斤的巨力,仿佛泰山从天降落,朝着自己压来般,虽然真空的力道还未至,但这股庞大的压力,也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了的。

  “笨蛋,谁让你看那里的!”麒麟刺察觉到了刘勋心境的变化,也感觉到了周围的压力!它跟刘勋现在有种共鸣,刘勋可以感觉到的东西,它也可以感觉到!

  庞大的压力犹如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如果要是被这股压力压住,或者周围的石壁恢复,那么刘勋必死无疑,就连麒麟刺也会被封在石壁之中。

  就在这股压力将要逼近刘勋的时候,刘勋深吸了口气,表情上的恐惧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种淡然的模样!

  而就在这时,那股压力也是随之消失不见!麒麟刺暗自松了口气,它知道刘勋又恢复了那种心境,不然的话这股压力是不会消失的。

  “赶紧拿上面具,立即离开这里!”麒麟刺焦急的说道,其实不用麒麟刺说,刘勋也已经朝着血色石块跑了过去,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他不想在多待秒钟!

  把抓住那血色的面具,刘勋便想离开这里,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离开,开口问道:“我怎么走?”

  “离开就简单了,前四步,后二步,左步,右三步,呈十方无尽,逆龙之势!”麒麟刺开口说道。

  “”话语落下,刘勋便照做了起来,如果不是时间紧急的话,他很想问句十方无尽逆龙之势,难道比九九归腾龙之势简单吗?

  与此同时,诗梦站在洞府中,表情中浮现抹焦急,但就在这时,突然山壁阵扭曲,道黑色的人影走了出来。人影走出的刹那,深深的吸了口气,眸中尽是后怕之意。

  “没事吧?”诗梦担忧的问道,人影正是刘勋,此时他已经脱离了心如止水的心境,脸色无比的苍白,那股压力实在太可怕了!哪怕以前冒着枪林弹雨,连眼都不眨下的刘勋,都感觉到心慌。

  “没事。”刘勋作出副微笑的样子,不想让诗梦担心,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苍白。

  “你他妈的,你明明知道那里不能看,为啥不早跟我说!”刘勋心中对着麒麟刺大骂道。

  “我太激动了,忘记了。”麒麟刺知道自己理亏,轻声解释道。

  “激动?因为你这下子激动,我差点儿死在里面!”恢复平常心境的刘勋,心中尽是后怕,这死跟死也是有差距的,如果被子弹打死,那顶多就疼下,算是很舒服的种死法。

  但是被真空给压死,而且死后还被困在石壁之中,这他妈算是哪种死法?那股真空的压力足以将任何事物给压成分子形态吧?

  麒麟刺不说话了,刘勋深深的吸气,然后再呼出,这么来回了几十次,他的心情才平复了下来,好奇的问道:“那黑色的空间,到底是什么东西?”

  “现在你知道这些对你没好处,而且那不是空间,总之你要忘记今天看到的东西!”麒麟刺的声音中,有着以往没有的凝重之意,沉声说道。

  刘勋闻言,沉默了下来,脸色有些不好看,麒麟刺感觉到了刘勋的不满,解释道:“我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你记住,我不会害你,但如果你真想知道等你什么时候掌控了六道血屠再说吧。”

  “什么是六道血屠?”刘勋顺口问道,麒麟刺沉默了会儿,方才解释道:“就是你手中的这个面具!”

  话语落下,刘勋拿起手中的血色面具,然后皱了皱眉,说道:“那怎样才能掌控?而且你在里面所说的六道修罗,又是怎么回事?”

  “这类的事情,你还是不要过问太多,总之你先控制住你体内的修罗道,那个时候估计就可以引起六道血屠的共鸣了!”麒麟刺轻声说道。

  “呃这意思就是说,我差点儿丢掉了性命,就拿出了个只能带,却没有任何用处的面具?”刘勋盯着血色面具看了又看,不满的说道。

  “现在的确没用处,而且就算有用处,也用不到!不对,它有种用处,可以遮掩你的身份,现在对你来说,这个用处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麒麟刺说道。

  “话是这么说不错,但是”

  第468章三峡大坝!

  “但是它真的能遮掩住我的身份?万物皆有利弊,不可能有着绝对的吧?”刘勋眉头皱起,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哪怕是再强的人,再逆天的东西,都会有缺点的。

  “你说的很对,而且我说过它的作用是用来遮掩身份的了吗?不过话说回来,它现在就是面普通的面具,但却有着能够遮掩你身份的本能!”

  麒麟刺说到这里,语气有些高傲了起来,继续说道:“更准确的来说便是它跟你们不是个层次的存在,所以尽管它现在很普通,但却也不是你们人类可以看透的。”

  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曝光,起码现在不行!那个害自己的人,到如今刘勋都不知道是谁!

  “现在的我应该可以跟东瀛忍者战吧?”刘勋向着诗梦问道,眸光冷冽了下来,左眼处的伤疤异常的狰狞。

  “可以,但现在你还没有适应你身体的力量,凭借你的肉身以及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的造诣,足以跟东瀛忍者战!而且如果是单独相遇的话,他们不逃跑的前提下,你可以击杀任何人。”

  “这样啊”刘勋轻声自语,关于东瀛忍者的秘术,他见过最多的便是逃跑,比如血遁之类的邪术!不过他们逃跑是因为他们碰到了不可力敌的人。

  刘勋不是帝,自然没有让东瀛忍者逃跑的实力,而且他也没有可以看破切虚妄的重瞳!

  深吸了口气,刘勋将手中的血色面具戴了上去,就在面具接触他面部的刹那,刘勋突然感觉面具跟自己的脸部出现了相吸的力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面具便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脸上。

  “这不会摘不下来了吧?”刘勋心中询问道,这诡异的力量,使得他心中有些不安。

  当刘勋戴上面具之后,诗梦眸中出现了抹诧异,如果不是她亲眼看到刘勋将面具戴上,她都会认不出眼前的这个人是刘勋!

  “可以摘下来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应该换套衣服,这西装跟这个面具实在不搭配。”麒麟刺的话语在刘勋心中响起。

  刘勋没有回应麒麟刺,只身走到瀑布汇聚成的水流前,水流中倒映出了他的样子。

  面具之下,只有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露在外面,经过龙脉洗身之后,刘勋的瞳孔变的漆黑无比!正常人的瞳孔如果仔细观看的话是棕色的,但刘勋却是漆黑漆黑的。

  “那就穿身黑色马褂吧!”刘勋也感觉西装跟休闲服不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