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话岂不是连畜生都不如?而且我撒谎又不是撒了次两次了!整个世界我都可以欺瞒,个女人而已!”

  想到这里,刘勋嘴角浮现抹轻笑,便朝着卧室走去,他动用了奇门遁甲中的步法,就连古武者都难以察觉,更别说正在熟睡的沐轻尘了。

  望着这具诱人的,大约分钟之后,刘勋将衣服褪去,然后压在了她的身上。沐轻尘感觉有人压住了自己,便睁开了双眼,当她看到是刘勋时,脸色变,惊慌的说道:“不不要,你”

  还没等她说完,刘勋便堵住了她的薄唇,对着这诱人的薄唇亲吻了起来。刘勋很温柔,并没有用力,所以沐轻尘将他推开,拉起旁的毛巾被,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你说过的不会碰我的。”沐轻尘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我说过的话很多,你说的是哪句?”刘勋笑了笑,随口说道。

  沐轻尘往后靠了靠身体,透过月光,她看到了刘勋上半身的疤痕,黛眉皱起,轻声说道:“你太神秘了,我对你根本就无所知,所以我没有安全感。”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沐轻尘不否认自己对刘勋有那么丝好感,虽然还不到爱的地步,但并不厌恶!但是近时间发生的事情,却让沐轻尘感觉对刘勋越来越看不透了。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份,但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刘勋展开天地共鸣,发丝又白了根,他在查看沐轻尘的性格,现在他可以确定这个女人不会出卖他。

  沐轻尘点了点头,不过她的身子又往后挪了点儿,刘勋深吸了口气,平静的坐在床头,开口说道:“我不叫刘浮尘,如果你相信的话可以喊我刘勋。”

  “”话语落下,沐轻尘神色愣,遮掩身体的毛巾被也是松,露出了半边。

  “刘勋?哪个刘勋?”沐轻尘作为沐家人,自然听说过刘勋的名字,虽然没见过真人,但东瀛被炸掉的风波实在太大了,没有哪个人不知道。

  “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刘勋?”刘勋的相貌扭曲了起来,恢复了真实的相貌。

  “是你!”沐轻尘眸中掩饰不住震惊,难怪难怪这么多人暗杀他,难怪他的实力这么神秘,原来他是

  “你不是死了吗?”沐轻尘呼吸急促了起来,望着刘勋,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想让我死的人有很多,可惜没几个人能杀死我!”刘勋笑了笑,随口说道。

  他的语气很自信,这是种无视天下的自信,如果是别人说出这句话,沐轻尘或许认为他不自量力,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是刘勋。

  “现在我需要你帮我个忙。”刘勋望着沐轻尘,温柔的说道。

  “什么忙?”沐轻尘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轻声问道。

  “人类历史上,最原始的个忙!”刘勋说完,手掌将沐轻尘身上的毛巾被缓缓拉下,露出了那具诱人的身体。

  月光照在刘勋跟沐轻尘的身体上,为本就充满温馨情调的粉色小屋,添加了抹别样的情趣!

  两具身体缓缓的拥抱在起,进行着那最原始的工作

  第448章春色满园关不住下

  自古以来,人伦之乐便是最原始的事情!凡是生物都必须经历这种事儿,如果这件事儿都算肮脏的话,那好,请那些所谓的道德家以后不要进行这种事儿!早日断子绝孙,还世界个清静,个本质!

  黄帝内经中曾曰:天地间的阴与阳相结合,便是天地间最大的!这是生灵无法抵挡的种欲|望,因为它会激发出生灵欲|望的本性,返璞归真!

  房中,刘勋尽情的享受着沐轻尘为他带来的原始兴奋!双手尽情的抚摸着那柔软的双峰,感受着那动人的弹性,手指轻轻在那光滑的肌肤上滑过,带来阵阵美妙的感觉。

  看着这丰满诱人的肥|臀在手中左右晃动,那神秘美丽的花朵被自己尽情的玩弄,刘勋心中就充满了男人的自豪与豪情。

  看着身下沐轻尘,不停的扭动着迷人的玉体,刘勋眼中浮现抹原始的冲动,沐轻尘眼中闪动着诱人的神采,有期待也有对未知的畏惧。

  在番抚摸之后,终于两人捅破了那层障碍,沐轻尘痛的呻吟了声儿,抱紧了刘勋的身体。

  对于正在努力‘工作’的刘勋,眼神中尽是兴奋,但沐轻尘却有种想死的冲动,下体火辣辣的疼!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胡同口里那个女人的表情会那么兴奋,这么疼还那么兴奋?那女人不会是有病吧?

  许久之后,在刘勋数次奋力的进攻中,沐轻尘终于告别了处|女之身。风雨停息之后,刘勋静静的躺在床上,眼神中还带着丝留恋与痴迷,静静的看着那晃动不息的美丽,还有那令他消魂的神秘之地。

  凌晨五点钟,刘勋依然不知疲倦的跟沐轻尘在进行原始的工作,并不知道危险已经降临在了这座城市!

  不下百架直升机降落在了台北市的边境,上千个真枪实弹,全副武装的联合国维和部队以及联合国特种大队二十个小组齐齐出动。

  同时间出动的还有华夏等大国的军方,不过他们没有执行逮捕刘勋的任务,而是将整个台北市围了个水泄不通,哪怕是神仙也插翅难逃!

  “第七小组跟第十小组,执行计划,逮捕刘勋!其他剩余小组,执行b计划,如果逮捕不成功,立即无条件击毙刘勋!”大队长卫星,沉声喝道。

  “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冰火为首的第七小组以及以天狐为首的第十小组,展开了计划的逮捕任务。

  大约六点钟的时候,所有人都赶到了沐家,这次行动是秘密的,台北被完全封锁!沐星辰接待了他们,并配合他们的计划,将其潜伏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记错,沐家正在举行着场比斗,对不对?”天狐望着沐星辰,轻声喝问道。

  “没错。”沐星辰如实说道。

  “那好,明天早,你将刘勋带到这里,比斗取消!总之不要露出任何的马脚!”天狐说完,不待沐星辰回话,便朝着潜伏地走去。

  别说个小小的沐家,哪怕是个国家的世家,联合国也不放在眼里!而沐星辰也知道这点儿,所以只能配合他们。

  清晨,刘勋跟沐轻尘起床后,再次易容成了刘浮尘的模样,而后准备去参加无聊的比斗,但是当两人到达沐家的大厅,沐星辰却告诉刘勋,比斗取消了。

  这个回答,令刘勋皱了皱眉,心中升起股不好的预感。沐星辰说完之后,便去了书房。

  沐家的家规保守,沐轻尘跟刘勋发生了关系,自然想要找个机会跟沐星辰说下,所以她也跟着进了书房。

  但还没有等她走进,书房内便传出了段对话,对话的内容令沐轻尘当场色变。

  “你确定要配合他们将刘勋逮捕?要知道刘家的实力可不是我们沐家能够比拟的!而且这个刘勋跟九大世家关系不错,如果”

  沐母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沐星辰打断道:“我这是没办法,联合国都来了,我能有什么办法?而且那个人说了,只要刘勋死,便保我们在未来战局之下全身而退!为了全族我不得不答应!”

  沐星辰实在没有想到刘浮尘便是刘勋,当时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着实吓了大跳!这个将全世界闹的混乱的主角,竟然就在自己的家中!

  书房外的沐轻尘咽下口唾沫,自己的父母知道刘勋的身份了?而且他们的对话明显已经有人来到了这里,并且要对刘勋不利。

  想到这里,沐轻尘立即跑回了客厅,此时的刘勋正在闭目养神,表情无比的平静。

  “你赶紧离开这里,外面”沐轻尘轻声对着刘勋说道,还未说完,便被刘勋打断道:“我知道!”

  说到这里,刘勋睁开了双眼,笑了笑,继续说道:“记住,他们询问你的时候,不要说跟我发生过关系,就说我们只认识了几天而已,没有多深的交情。”

  “你为什么不跑?以你的话,肯定可以离开的!”沐轻尘不解的望着刘勋,现在她心中很乱。

  刘勋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离不开的,他们全来了!沐家客厅的外面,潜伏了不下百人!”

  其实就在沐星辰说比斗取消的时候,刘勋就察觉到不对了,当时他便展开了天地共鸣!虽然他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外面的人,但是他知道,在这群联合国特种兵的围堵之下,他自己根本逃不掉!

  他们不是普通的军人,更不是,虽然刘勋有着瞬移,但他目前的实力,只可以使用十次!十次的瞬移,根本就逃不了这个包围圈!

  现在的刘勋无路可退!

  “不,昨夜你说过的,你不会离开我!”沐家的保守家规,也造就了沐轻尘的专情,既然她已经跟刘勋发生了关系,那么她只是刘勋的女人。

  刘勋笑了笑,没说话,沐轻尘深吸了口气,说道:“我这就去求我父亲,他肯定有办法的。”

  第449章从容面对死亡!

  “不必了,没用的!”刘勋拉住沐轻尘,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

  此时别说是个小小的沐家了,就算华夏九大世家亲来,也毫无用处!因为这件事情所造成的舆论实在太大了!

  不过说到底,就算沐家可以帮刘勋,但沐星辰会帮吗?刘勋摇头笑,如果没有沐星辰的同意,这些人怎么会无声无息的进入沐家呢?

  刘勋从座椅上站起,然后朝着门外走去,沐轻尘呆滞的望着刘勋,她有种感觉,那个感觉便是只要刘勋走出这个房间,便永远也回不来了!

  沐轻尘想拦住刘勋,可是被从书房出来的沐星辰给拉住了,刘勋神色淡然的走出大厅,望着蔚蓝的天空,露出了个笑容。

  其实他在炸东瀛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不过那时候他有着可以避免死去的机会,但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

  “唰!”就在刘勋走出大厅的刹那,个黑影突然出现,道刀光朝着刘勋的脸颊劈来,刘勋神色愣,毫不犹豫的使用出了瞬移!

  “噗!”血光溅起,黑影随之消失不见,虽然刘勋使用出了瞬移,但还是被劈中了左眼!左眼处鲜血滴落在地面上,道指长的伤痕浮现,他知道自己的左眼失明了,不过自己也活不了,失明不失明的,还有什么意义吗?

  随着黑影的突然出现,潜伏在周围的联合国特种部队,也都现身,枪口对准了刘勋。

  刘勋望着黑影消失的地方,握了握拳,他知道黑影跟联合国没有关系,因为黑影是东瀛的忍者!

  到底是谁?为了杀自己,竟然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了东瀛忍者?东瀛忍者虽然诡异,但也无法通过弥天阵的阵纹找到自己,幕后的黑手肯定还有他人!

  “毒狼,放弃抵抗!”冰火神色复杂的说道,手中的枪械,缓缓放了下来!随着冰火的举动,整个第七小组的成员,都放下了枪械,让他们对以前的战友开枪?他们办不到。

  “我没想过要抵抗。”刘勋任由左眼流出鲜血,微笑着说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无论是围观的沐家人,还是联合国的特种部队,亦或是沐星辰跟沐轻尘!

  面对死亡,竟然可以坦然的露出微笑!这是放弃了吗?不是刘勋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天!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

  “走吧!”天狐走到刘勋身边,轻声说道,刘勋点了点头,被押上了辆军用吉普车,朝着直升机的方向赶去。

  半个小时之后,刘勋被押上直升机,朝着联合国的方向赶去,联合国肯定要审问刘勋,而且逮捕刘勋的过程,都是卫星全方位录像的,以后会在全世界播放。

  直升机上,卫星沉重的望了刘勋眼,将应急药箱递给刘勋,意思是让他清理下左眼的伤口。

  刘勋随意的处理了下,至少血不流了,但那伤口却格外的渗人!

  “毒狼,等回到联合国,将事情全部说出来吧!男人死也要死的其所!”卫星开口说道。

  刘勋笑了笑,瞥了眼直升机的下方,此时直升机正经过片海域,下面是大海!

  “大队长,你应该知道的,我们训练的时候,面对拷问应该怎么办?我不会说的,什么样的拷问都对我无效!”刘勋轻声说道。

  “你这是在走弯路!”卫星沉声说道。

  “怎么样都是死,弯路跟直路都是个样!大队长,今天我把话放这儿了!不要让我活着回到联合国,也不要妄想让我为联合国清除世界舆论的压力!不然我会乱说通的,比如就是联合国下令让我炸东瀛的!”

  刘勋的话语落下,直升机内的众人脸色齐变,他们不会怀疑刘勋话语的真实性,这家伙说得出,就会办得到的!

  “另外,你们也不要想着给我注射什么化学药物,强制我说出来!我不想跟你们交手,这也是我为何不反抗的原因!所以你们应该给我相应的尊重,现在的我只求死!”刘勋神色无比的平静。

  “死?你意思是让我现在下令将你处决?那责任呢?我们怎么背负这个责任?怎么面对全世界的舆论压力?”卫星说道。

  “你们可以让我逃脱,当然联合国肯定有我的很多资料,比如我的实力!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瞬移我可以用十次,十次是我的极限!等会儿我会跳机,空中瞬移十次,你们开枪打空十次!”

  “这样的事儿,对你们来说不是件难事儿!最后的枪,也就是我乏力的时候天狐,由你来结束我的生命!”刘勋望向天狐说道。

  “你不会是想耍什么花招吧?”组的组长,冷声说道。

  “我只是想从容的面对死亡,死在自己国家的海域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刘勋笑着回应。

  刘勋知道,如果自己回到联合国,那么他的尸体怕是回不到华夏了。

  卫星跟冰火还有天狐相视了眼,天狐跟冰火点了点头,他们同意的原因有两点,是他们曾经是战友,二是刘勋回到联合国,万真的乱说通,对联合国的影响更大。

  如果还有其三的话,那便是他们可以感觉出刘勋说的是实话,而且刘勋跳机的话,根本就是死路条!

  “你准备什么时候跳机?”冰火轻声询问道。

  “现在吧,再飞会儿,可就离开台湾海域了。”刘勋望着下方的海面,随口说道。

  “那好,开始吧!冰火你们给我打副手,最后枪我来!放心吧毒狼,不会让你感觉到痛苦的!”天狐从装备包里取出支狙击枪,沉声说道。

  刘勋深吸了口气,缓缓起身,然后朝着舱门走去,再次望了眼这蔚蓝的天空,他微笑着跳了下去。

  就在刘勋跳下的刹那,冰火等人也子弹上膛,瞄准了刘勋,卫星闭起双眼,冷声说道:“开枪!”

  第450章刘勋死亡?

  “砰!”声枪响打破了天空中的寂静,不少直升机上的人都朝着刘勋跳落的地方望来。

  子弹穿透空气,刘勋的身体突然消失不见,瞬移!空中瞬移可不比在地面上瞬移,因为没有支撑点!

  “耗费的体力是地面上的两倍!”刘勋倒吸了口凉气,不过他很快便从容了下来,反正马上就要死了,耗费的体内多少,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砰!”又是声枪响,刘勋再次使出瞬移,此时他望向直升机,伸出了五根手指。

  “什么意思?”天狐皱了皱眉,轻声问道,冰火眸光闪,开口说道:“肯定是情况有变,他的意思是让我们五枪之后击杀!”

  冰火不愧是刘勋的战友,深知刘勋表达的意思,没错,刘勋无法在空中瞬移十次!最多只可以五次

  “砰!”最后三枪几乎是在瞬间打出的,刘勋也瞬移了三次,额头浮现汗珠,他感觉自己的体力都要没了,身体传来乏力的感觉。

  “天狐!”冰火大喝了声,天狐点了点头,将根长绳绑在自己腰间,而后便跳了下去。

  此时刘勋正在飞速的降落着,风速很大,如果距离太远,天狐枪很难击中!所以他跳了下去。

  “抱歉了毒狼!”天狐的体重比刘勋要高,再加上装备的重量,下降的速度比刘勋快的多。

  “砰!”声枪响传出,天狐的绳索刚刚到头,被挂在直升机上,随着直升机的飞动而摇晃着。

  枪声响起,刘勋瞳孔收缩了下,心脏被枪打穿!

  他的身体在滑落着,空中飘起道道鲜血,口中不停的涌出血液,身体在抽搐着,意识正在慢慢的消失

  没有哪个人的死亡是好看的,刘勋也不例外,意识虽然已经消失了,但身体的肌肉还没死,在抽搐着

  “这便是死亡的感觉吗?”刘勋意识中只剩下这么句话,缓缓闭上了双眼,突然他看到了副画面。那是他小时候,跟刘章起趴在爷爷的身前!

  那是在望无际的田野中,块种满大葱的土地里

  “爷爷,你手里是什么东西?”个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趴在名白发老人的身上,好奇的问道。

  老人穿着身老旧的灰色军装,虽然已经满头白发,但双眼却宛若刀锋,如若仔细观看,那么便会发现,老人的眸中夹杂着抹永远都无法抹除的杀气。

  老人听到男孩的话语,顿时慈祥的笑了笑,神秘的说道:“爷爷手中的东西是勋章。”

  “啊!勋章?”

  七八岁的小男孩脸好奇的样子,紧盯着老人握紧的手掌,显然是很好奇勋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就在这时,名五六岁的小男孩突然从老人身后站了起来,焦急的问道:“爷爷,爷爷,勋章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嘛?”

  “哈哈!我的大孙子二孙子哟,勋章是不可以吃的。”

  老人听到五六岁小男孩的话语,顿时大笑起来,单手抚摸着男孩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