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勋话语中的意思,刘勋是想为他们争取点儿钱,毕竟钱对刘勋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

  “听到没有?十万已经不少了,但你记住,这十万不是给你的报酬,而是给你离开台北的路费!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省的我恶心!”沐轻尘回想起了那天浴池的事情,气呼呼的说道,胸口都随着话语而剧烈起伏着。

  刘勋听到这句话,心中不怎么高兴了,反驳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空有副倾国倾城的相貌,心却这么黑,传说中的腹黑女应该说的就是你吧?”

  “就是本小姐,怎么着吧?你有脾气?你管我?但你有那个资格吗?”沐轻尘嘴角泛笑,心中默想:那天不是还说我长的难看吗?现在还不是说出实话了,男人都是个样子。

  后车座的两名男子无语了下来,这两人怎么看都像是幅小情侣吵架的样子,但是你们吵架也得分个地点跟气氛啊!

  刘勋随意的笑,懒得跟沐轻尘继续贫下来,开口说道:“我实话跟你说吧,如果我不出现,这两个家伙会将你的钱取光。”

  “取光就取光,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本小姐乐意!而且就算包里的钱被取光,也比给你个流|氓要好的多!你死心吧,我就给你十万,你说什么也没用!”沐轻尘是铁了心要跟刘勋耗上了。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了,我说的不是这点儿,而是钱取光之后,你以为你能全身而退?”刘勋眉头挑起,反问道。

  “你什么意思?我钱都给他们了,我怎么就不能全身而退了?就算他们想杀我,有那个胆子吗?你拿这点儿说事,根本就没用!”沐轻尘咬牙说道。

  她咬牙的原因是因为太恨刘勋了,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股儿恨意,到底从哪儿来的,而且这是恨意吗?如果自己真恨刘勋的话,哪里会跟他说这么多废话,早就报警了!

  想起浴池中发生的事情,她便来气,但沐轻尘就是喜欢看刘勋为难的样子,因为这样让她感觉很爽!

  “胸大无脑就是说的你这种女人,你也不想想,他们两个可是两个大男人,男人旦失去理智,能干出什么事儿?而让男人失去理智的又是什么事儿?”刘勋话说的很明了,沐轻尘跟两名男子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倒在旁的男子刚想解释自己没有那种想法,但还未等他说完,那名被刘勋勒着的男子,便开口说道:“这位大哥说的不错,小姐您长的实在太漂亮了,是个男人看到您都会想那啥的。”

  男子说完,刘勋笑了笑,并不言语,不过他勒着男子脖颈的手臂,却松了不少劲儿!显然男子是被逼着这么说的。

  话语落下,沐轻尘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话了,反驳这句话吧但她觉得这个人说的很对,毕竟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甚至已经到了自恋的地步。但是不反驳吧她又咽不下这口气!

  突然,沐轻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宛如宝石般的眼眸中闪过抹戏谑,刘勋见状眉头微皱了起来,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沐轻尘没安什么好心。

  沐轻尘将的包包拿过,然后从中取出张国际金卡,便将整个包包扔给了倒在后车座上的那名男子,轻声说道:“好了,我不报警,你们赶紧离开吧!里面的每张卡里最少的金额都是十万元,总金额的话我记不清了,好像是六百多万吧!”

  “谢谢,谢谢小姐!”两名男子闻言,立即开口说道,刘勋将被自己勒着脖子的男子松开,同时将自己手中的银行卡扔到了包中。

  这种举动使得沐轻尘有些诧异,虽然这张卡里没钱吧,沐轻尘故意给的刘勋张余额为零的银行卡,想让他取钱的时候难堪,算是报复!

  但这个男人应该不知道啊?十万元对常人来说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这家伙竟然就这么随手送人?

  沐轻尘现在并不了解刘勋,也不知道钱在刘勋的心目中,更没有地位!因为单说刘家,资金就不在少数,更何况还有王家跟张家,以及杨家跟王家,都跟他有密切的关系!

  这四个世家可是掌控着华夏的经济命脉,如果这样刘勋还缺钱的话也太假了!

  不过虽然刘勋不看重钱,但他用钱却是很抠门,当然,这是说的他自己用钱的时候,给别人用钱,或者办事,他从不吝啬!

  他将银行卡给两名渔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比自己更需要用钱,而且他们是受了自己的间接影响,才造成了无经济收入,对于这点儿,刘勋是很自责的。

  “别废话了,我让你们赶紧离开这里,不然等会儿我改主意了,就报警了!”两名淳朴的渔民在说着感谢的话,但沐轻尘却不耐烦的说道。

  沐轻尘的话语落下,不出分钟,两名渔民便不见了踪影!刘勋瞥了沐轻尘眼,摇头笑,看来这女人是嘴硬心软啊,心性并不坏。

  “好了,我也该走了!”刘勋耸了耸肩,便准备下车。

  但就在这时候,沐轻尘的话语再次响起:“等等,他们的事儿我们解决完了,现在是不是该谈下我们的事儿了?”

  第431章腹黑女!

  刘勋神色愣,不解的问道:“我们之间有什么需要解决的事儿吗?”

  “有啊,比如我碎裂的车窗怎么办?这修车费可不是笔小数目啊!”沐轻尘嫣然笑,指着碎裂的车窗说道。

  “”刘勋无言了下来,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这可是为了救你,才造成的,难不成你让我赔?”

  “哇,你好聪明啊,你怎么知道我想让你赔的?”沐轻尘作出副理应如此的表情,轻声说道。

  “可是这是为了救你啊!”刘勋反驳道。

  “我知道啊,但你救我那件事儿跟这件事儿完全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把钱都给他们了,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现在是你欠我的!”沐轻尘将发丝锊到耳后,莞尔笑。

  “”刘勋看出来了,这女人是故意这么做的,几百万都可以随手送人,这修车的几十万她会拿不出?这娘们是故意为难自己呢。

  古语说的好:‘唯小人跟女子难养也!’显然这古人说的话永远是道至理啊!

  “愣着干嘛呀,赶紧给本小姐修车去啊!”沐轻尘看着刘勋无奈的样子,心中感觉很爽,但表情上还是作出副严肃的样子。

  “这么晚了,又下着雨,我去哪儿给你修车啊?”刘勋皱眉说道。

  “算了,那你给我钱,我自己去修!这车是全球限量版,得返回原厂维修,给我个五六十万就可以了!本小姐心善,给个打个八折,五十万!”

  说到这里,沐轻尘对着刘勋伸出了洁白如玉的手掌,紧接着说道:“拿钱吧!”

  “”刘勋脸色难看了下来,这个女人显然已经看出了自己没钱,但她明明知道自己没钱,却这样对自己,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啊!

  刘勋很无奈,现在他总算知道没钱的痛苦了,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臭男人,我看你这次怎么办!本小姐不玩死你,我就不叫沐轻尘!”沐轻尘恶狠狠的望着刘勋,心中想道。

  “我没钱。”刘勋如实说道,索性直接破罐子破摔了,而且沐轻尘的心思他已经发现了,不就是想看自己的糗样吗?好满足下她那小小的报复心理?

  “没钱?没钱的话这事儿不好办啊,欠债还钱,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沐轻尘‘铁面无私’,正色说道。

  刘勋闻言,暗笑声,作出副神色难看的样子,皱眉说道:“但我就是没钱啊,不然我也不会去应聘什么保镖了!”

  “那你说怎么办啊?”沐轻尘看到刘勋难看的样子,心中乐开了花儿,黛眉挑,继续问道。

  “这女人,真心是胸大无脑啊!本来我还不知道怎样找个借口接近她,现在倒好”刘勋心中独语,眸中闪过抹笑意,但表情依然为难的说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沐轻尘想起自己父亲说的那句话,心中便有了打算,开口说道:“我这人比较好说话,这样吧,现在我看你功夫还算不错,就给你个机会,让你当我的保镖吧。”

  “”话语落下,刘勋愣了下,心中暗笑道:“这女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刚将自己解雇,却又出尔反尔。”

  “怎么样?你欠我的钱,就从你以后的工资里扣除!”沐轻尘轻声说道。

  “哎,也只能这样了。”刘勋随口敷衍道,心中却暗笑起来,沐轻尘有这种好心?虽然这个女人心性不坏,但这是对别人,刘勋可不会相信这女人聘自己当保镖,真是为了让自己保护她,更多的还是想借机报复自己吧?

  “那好吧,既然已经谈妥了,明天你就来上班吧!”沐轻尘说完,便打开车门,示意刘勋下车。

  “”刘勋愣了下,旋即暗骂了起来,这他妈的外面下着大雨,这女人就让自己离开?明显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啊!

  “等等,事儿是谈妥了,但是报酬还没说呢。”虽然刘勋不在乎钱,但如果不问的话,这女人现在或许不会怀疑,但以后肯定会怀疑的。

  “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沐轻尘笑了笑,以副上司看待下属的目光望向刘勋,继续说道:“不过算了,本小姐慈悲为怀,就给你天百块钱的工资吧!”

  “”刘勋听到这句话,眼角抽搐起来,反驳道:“我说沐小姐,你也太抠了些吧?天百块?你打发要饭的呢?现在搬砖天都好几百!你给我开这点儿工资,是在变相的贬低你自己的身份吗?要知道保镖的工资可是跟受保护人的身份成对比的!”

  “呃这样啊?”沐轻尘沉默了下来,她感觉刘勋说的也对,如果这家伙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给他开百块的工资,那岂不是连自己的身份也被拉低了?

  “天万,不能再多了!”想到这里,沐轻尘伸出食指,以副坚决的态度说道。

  “”刘勋木讷的点了点头,这个女人果然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啊!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从小生活在衣食无忧的家庭,又是个女子,受点娇宠在所难免。

  “好了,你赶紧下车吧!”沐轻尘不耐烦的说道。

  与此同时,二百米外,三名黑衣人望着停在取款机旁的保时捷。

  “就是那个男人吗?”名黑衣人轻声问道。

  “没错,就是他!”另名黑衣人回应道。

  “试探下吗?如果出什么意外怎么办?”第三名黑衣人冷声问道。

  “试探吧,老板是这么说的!出了意外只能怪这小子命差,如果不出意外就将他带回沐家。”

  “好,瞄准那个男人,记住,不要伤到大小姐。”

  话语落下,名黑衣人的手中拿出把弓弩,弓弩对准了刘勋的后背。

  “唰!”刘勋正准备下车,但就在这时,声微弱的破空声传来,刘勋脸色变,天生具备的危机反应,使得他毫不犹豫的向着车内扑去。

  第432章雨幕中的杀戮!

  此时的沐轻尘刚准备看看刘勋在雨中成为落汤鸡的样子,但刘勋突然向着车内扑了过来,沐轻尘表情滞,便被刘勋反压在了身下。

  “啪!”就在刘勋将沐轻尘扑倒的刹那,支弩箭紧贴着刘勋的后背射了过去,在将驾驶位车窗击破的同时,插在了旁的大树上,竟然将整棵大树都给贯穿了!

  刘勋的胳膊紧紧的压在沐轻尘高耸的双胸上,使的沐轻尘脸色有些发红,她刚想喝斥刘勋,但却发现到嘴边的话语,竟然说不出来。

  因为刘勋此时的脸色太可怕了,眸中流露着无尽的杀意,就宛如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般!

  刘勋的眼神瞥了眼被弩箭射穿的树木,这种力道对方明显是动了杀意!就算是刘勋被射中,身体也会被刺穿!或许不致死,但重伤是肯定的了。

  天地共鸣在瞬间施展开来,五百米内的人或物都清晰的浮现在刘勋的脑海中!天地共鸣是种需要消耗精神力的另类秘术,所以刘勋不可能时刻保持这种状态,所以他事先没有发现那三名黑衣人。

  “沐家的人?”心中默念了声,刘勋便快步跑出车内,然后朝着三名黑衣人跑去。

  刘勋可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对方对他动了杀心,那么他要做的,便是杀了他们!

  刘勋的速度太快了,从离开保时捷到奔跑了五十多米,三名黑衣人都没反应过来!当他们看到刘勋时候,正好跟刘勋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对碰到起。

  “糟了,按照老板所说,他的力道足足有着五百斤,千万不要让他近身!”名黑衣人倒吸了口凉气。

  “难道我们继续攻击?可是老板交代的事情,我们已经完成了!而且他躲了过去,现在我们应该将他带回沐家。”另名黑衣人轻声说道。

  “没时间了,他的速度太快了,你没看到他眼中的杀意吗?如果不把他杀死,我们都会死!”三名黑衣人好歹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可以感觉到刘勋的杀意。

  “妈的,杀了他!”三名黑衣人从腰间掏出手枪,拉开保险,便准备对着刘勋扣动扳机,此时刘勋距离他们只有三十米。

  沐轻尘咳嗽了几声,刚才被刘勋那么撞,她感觉胸口发闷,就在她刚刚起身,准备看看发生什么事儿的时候,不可思议的幕发生了。

  三把带着消声器的手枪齐齐瞄准了刘勋,而后扣动了扳机,子弹划破空气,刺破雨水,但是刘勋却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是诡异的幕,无论是三名黑衣人还是沐轻尘,此时都愣了下来,是幻觉吗?四个人同时如此想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不见了?”名黑衣人颤音说道,握着枪支的手掌,都在颤抖着。

  “鬼知道,我们三人背对背,无论谁先发现他,立即开枪!”另名黑衣人说出了个可行的方法。

  但就在另外两人转身的时候,脸色苍白了起来,因为刘勋就在他们身后!就在他们开枪的刹那,刘勋连续动用了两次瞬移,每次瞬移的最高距离是十五米!

  当然,这只是按照目前来说,以后会随着刘勋的实力增强,而增加!

  “等等等!是沐”两名黑衣人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刚想解释是沐家让他们这么做的,希望可以用沐家压住刘勋。

  可惜先不说沐家能不能把刘勋给压住,就算可以压住,刘勋也不会听!他做事向来都是随心所欲,区区个沐家而已,他还不放在眼里!

  还未等两人说话,刘勋拳对着名黑衣人的心脏打出,同时膝盖朝着另名黑衣人的胸口顶了过去。

  “砰!”两道闷响声传出,两名黑衣人的身体被击飞出去,滑落在十米开外,被打中心脏的那名黑衣人,立即死亡,而被顶中胸口的那个人,肋骨被击断后插入心脏,死亡。

  “不不要!”第三名黑衣人脸色大变,刚转过身来准备求饶,刘勋冷笑声,胳膊肘在他转身的刹那,便打在了黑衣人的太阳|岤上。

  击杀三人耗去的时间,也就区区几秒钟,沐轻尘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刘勋神色冷漠的扫了眼三人的尸体,他并不是个仁慈的人,更不会傻到别人来杀自己,自己还装圣人,饶他们命。

  什么救人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些光头所说的话,刘勋从来不信!因为佛教说到底不是华夏的祖教,是从异域传播过来的,华夏最早的祖教只有道教!

  沐轻尘将车发动,然后开到刘勋身边下车,当她看到死亡三人模样的时候,便单手捂嘴,望向刘勋说道:“他们是我家的人你怎么把他们杀了?”

  “他们是沐家的人?我不知道啊我以为他们想暗杀你,而我身为你的保镖,自然要将他们杀死了!”刘勋作出副浑然不知的表情,装傻道。

  “你”沐轻尘瞬间语塞,她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多了抹复杂,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如果是正常人的话怎么可能在杀了三个人后,依然神色自若?

  刘勋收起天地共鸣,双眼微眯了下来,虽然天地共鸣的距离只有五百米,但他知道如果这三个人是沐家派来的,那么周围肯定还有沐家的人!

  沐家派这些人来干什么?自己跟沐家没有仇恨,毕竟他刚来到台湾,但沐家为什么要暗杀自己?刘勋想不明白,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自己跟沐轻尘的距离很近,不管发生什么意外,他都可以劫持这个女人,从而安然离开这里!

  的确,如刘勋所推测的般,八百米处,辆黑色宾利车内,沐星辰拿着望远镜正在观望着刘勋。

  “家主,这家伙怎么处理?毕竟他将您的三名保镖给杀了。”车内,名中年人轻声说道。

  “三个保镖而已,死就死了!将车发动,然后开到刘浮尘那里,我有话跟他说。”沐星辰随口说道。

  “是。”沐星辰的话语落下,司机便将车发动,而后朝着刘勋的方向行驶了过去,沐星辰的嘴角浮现抹轻笑,能坐到他这个位置,肯定不是什么善辈,知道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道理!

  三个黑衣人死,那是因为他们的实力不如刘勋,刘勋可以将他们杀死,便有了被沐星辰拉拢的资本,以及被利用的价值!只不过沐星辰自己都不知道,他想要利用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他知道的话,怕是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生出这个念头!刘勋或许对沐家不熟悉,但沐家却对华夏的九大世家以及刘家跟诸葛家很熟悉,这便是等级层次之分!

  就比如个皇帝,他可能记不住大臣的名字,但那些大臣怎么敢不记住皇帝的名字?

  “沐小姐,你还是赶紧上车吧,大晚上的,真心不安全!”刘勋感觉到了正在朝自己开来的灯光,便知道自己的推测没错,现在沐家来向自己摊牌了!

  “刘浮尘,你到底是什么人?”沐轻尘望着刘勋,复杂的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现在我是你的保镖!”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