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女佣说完这句话,便没了声音,话语落下,沐轻尘脸色变,沐家是个传统保守的家族,如果这件事儿被她家里知道那岂不是说?

  “你赶紧起开!”沐轻尘轻喝道,刘勋也听到了女佣的话语,知道这女人不可能继续胡闹了,便松开了她的身体,只不过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

  裹上浴巾,沐轻尘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羞愤,望向刘勋说道:“你是那个来应聘的保镖?”

  “对。”刘勋表情有些尴尬,这女人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准上司,竟然来就发生了这种事儿。

  “对不起,你被解雇了。”沐轻尘厌恶的瞥了刘勋眼,亲自走到浴池门前,拉开门,对着外面看了眼,继续说道:“你可以立即滚蛋了!”

  “”刘勋心中叹出口气,正所谓时也命也,看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当保镖的命啊!不过仔细想想也对,如果被世界各国知道刘勋当个保镖的话怕是会惊掉大牙吧?

  “这个真的是个误会!”刘勋走到浴池门前,转身解释道。

  沐轻尘深吸了口气,绝世的容颜上夹杂着寒霜,她快要忍不住了,但为了大局着想,依然轻声说道:“现在我权当它是个误会,但如果你不赶紧滚的话,那就不是误会了!”

  “其实你我有缘,你命中缺我!”刘勋眉头微皱,望向沐轻尘,轻声说道。

  “抱歉,我从来不信命。”沐轻尘双手握拳,表情极为的愤怒,但却强忍着,这种表情落在男人的眼中,无疑是致命的!就比如那第次的女人,在强忍着疼痛般。

  刘勋耸了耸肩,叹出口气,便准备离开这里,但就在这时,沐轻尘的话语响了起来:“从后门走!”

  “”刘勋愣了下,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你们这到底几个后门啊?”

  “走廊外左拐,百米处有个电梯,立马给我滚!”沐轻尘次又次深呼吸,高耸的胸部都在上下起伏着,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刘勋太可恨了!

  由于沐家的保守,所以沐轻尘从小到大从没有跟男人发生过关系,不仅没有发生过关系,哪怕被男人触碰下身体都没有!

  每个女人都有个白马王子的梦,沐轻尘也不例外!她总是幻象着自己未来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那时候她可以将完整的自己给他。

  但是现在身体竟然被个形同陌路的男人给碰了!这对思想保守的她,无疑是个打击!

  刘勋离开后,她再也保持不了那种强势的态度,泪水涌出了眼角,双臂抱肩,蹲下身,轻声抽搐起来。

  个小时之后,刘勋走在人海茫茫的大街上,花了十几块钱喝了碗全羊汤,无奈的说道:“我见青山多妩媚,岂料青山见我不如是啊!”

  说完之后,刘勋叹出口气,摸了摸口袋中那不足两百块钱的零钱,嘴角浮笑,自语道:“罢了,能逍遥时且逍遥,今晚吃烧烤!”

  第426章天之骄子林世宸!

  就在刘勋话语落下,准备回到自己租房的时候,句话语随之响起:“个人吃烧烤多没劲,能请我起吗?”

  “”刘勋停下脚步,好奇的朝着身后望去,旋即双眼微眯了下来。

  这是个很普通,却又不普通的青年,大约二十三四的年纪,身笔直的西装,打着发胶,类似赌神般,向后倒疏的长发,双眼睛宛如鹰隼般犀利。

  “抱歉,我的钱只够我自己吃的!而且你我素不相识,我为何请你吃饭?”刘勋耸了耸肩,如实说道。

  “相逢何必曾相识?既然你没钱,那我请你也是样!吃饭是为了讲求温饱,而非是钱财。”青年打着发胶的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耀眼。

  “你认识我?”刘勋眉头挑,询问道。

  “不认识。”青年淡然笑,如实说道。

  “那你为何请我吃饭?”刘勋本来还以为青年知道自己的身份,但现在看来他的确不知道。

  “我已经说过了,相逢何必曾相识!顿饭而已,我还是请的起的。”青年给刘勋的感觉很诡异,比如个身穿西装,明显副有钱人模样的人,却在小摊上喝着全羊汤,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奇葩。

  “嘿,有点儿意思!有便宜不赚王八|蛋,既然你想请,那我吃顿又如何?”刘勋越来越感觉青年不简单了,这是心底的种直觉,就仿佛真龙遇到凤凰般,那种身为至高存在之间的共鸣!

  与此同时,沐轻尘的父亲沐星辰来到了那座高达百米的大楼中,当他看到沐轻尘那微红的眼角时,浓眉皱,沉声问道:“你怎么了?哭过?”

  “没有,就是刚才沐浴的时候,眼睛中不小心进水了。”沐轻尘肯定不能说出刘勋那件事儿,便随口敷衍道。

  “我听他们说,这次来应聘保镖的人中有位身居家传秘术的青年,那个人呢?你见过没有。”

  沐星辰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停留,说白了他便是为了这件事儿而来的!沐家虽然不是九大世家,也比不了九大世家,但其中的底蕴也不小!

  他们知道未来的战局,所以想要拉拢些奇人异士,来做到自保!而刘勋随意编造的谎言,却被那个黑衣人告诉了沐星辰,所以沐星辰决定来看下刘勋,如果可以的话他会直接拉拢刘勋!

  “不知道啊,我直没看到。”沐轻尘闻听此言,便回忆起了浴池中的事情,脸颊浮现抹羞红。

  沐星辰的双眼微眯了起来,知子莫若父,沐轻尘表情的变化,并没有逃过沐星辰的双眼,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肯定跟那个人见过面!而且很有可能沐轻尘流泪,也是因为那个男人。

  自小沐轻尘便是个很坚强的女人,无论碰到什么事儿她都不会流出眼泪!但这次为何会流泪呢?浴池?沐浴?

  想到这里,沐星辰几乎可以猜测到全部的事情了,沐家家规保守,这丫头肯定是怕让自己知道这件事,所以才将那个人给赶走了吧?

  “爸,您找那个人干嘛啊?不就是个保镖吗?没了再找就是了。”沐轻尘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转移话题说道。

  “他不是普通的保镖,拳可以打出五百斤的重量,能是普通人吗?”沐星辰的话语落下,沐轻尘脸色微变,家族中的事情,她也知晓,所以

  “不过没事儿的,我已经让人去调取监控了,这里的监控除了你沐浴的浴池之外,都没有死角!肯定会找到那个人的。”沐星辰注视着沐轻尘的表情,轻声说道。

  话语落下,沐轻尘脸色难看了下来,调取监控?那岂不是说可以看到刘勋进入浴池,然后从浴池中走出?虽然看不到浴池中发生的事情,但任谁也可以猜想到吧?

  刘勋进入浴池到出来的时间足足有着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足以让人幻想翩翩了。

  “果然他进入过浴池吗?”沐星辰已经可以确定了,沐轻尘的眼泪,绝对跟刘勋有关。

  “”沐轻尘没有说话,保持着沉默,但沉默有时候就相当于是默认!沐星辰还没有看过监控,但他能站在这个位置上,肯定不简单,可以推测出些事情。

  沐星辰已经做好了决定,如果刘勋这个人没有达到被家族重视的地步,那他便会杀掉刘勋,保住沐轻尘的清白!但相反如果他达到了,那就不是沐星辰可以决定的事情了!

  “刘浮尘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沐星辰回忆着黑衣人跟自己说的刘勋资料,皱起了眉头。

  时间过的很快,几乎是眨眼间便到了傍晚,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天空中的点点繁星跟那弯弯的月亮,露出了头,为漆黑的星空中添增了抹光亮。

  “其实星空中的夜色很美,就好比这个世界,总会有黑暗的面,但总有些人‘不自量力’的想要在黑暗中争取抹光明!就好比这漫天的繁星,飘渺而又虚幻,但却又不可缺少!”

  台北的家烧烤店中,青年跟刘勋相对而坐,此时他正在望着漆黑的星空,独自感叹。

  刘勋闻言,笑了笑,打开瓶啤酒喝了起来,喝完之后,开口说道:“有些人注定属于黑暗,但却不定是黑暗!就如你方才所言,深夜之后,群星发出了璀璨的亮光!但是在白昼中没有人会注意到它们!”

  “是啊,所以我才说它们跟这个世界很像!”青年说到这里,望向刘勋,紧接着说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问别人名字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报姓名?这可是为人处事的基本原则。”刘勋眉头挑,轻声说道。

  “林世宸!”青年说完,打开瓶啤酒之后,又打了瓶,紧接着又瓶,足足打开了箱啤酒,而后说道:“你说的不错,在问你名字之前,我的确应该自报姓名,这次是我不对,自罚箱。”

  “”刘勋诧异的望了林世宸眼,他诧异的原因有二,是此人的酒量以及气魄,二是他的名字!

  第427章无相宿命的相遇!

  宸字的含义,在古时候那可是对君王的称呼!

  世宸,那岂不是说是全世界的君王?仅仅这个名字,便如此不般,这个青年,绝对不简单!

  个人的名字在奇门遁甲中很有讲究,它跟自身的命格有关!如果你自身的气运压不住你的名字,那么你就会被你自己的名字给压垮!

  就比如王子青生子的时候,刘勋为其子取了个名字,之后才知道生辰,但那时候为时已晚,婴儿的气运根本就压不住那个名字,所以才会有了全家惨死的幕!

  其实当时也怪刘勋,如果刘勋坚持的话,肯定不会出现这幕!但是那时候的他也不相信这点儿,以致于王子青家惨死,入修罗道!

  修罗道的意思不是指死后,而是死的时候!全家惨死,而且还是受尽屈辱而死,这不是修罗道是什么?

  说到这里,肯定很多人好奇帝的名字,这是目前最有气魄的个名字!帝,第,不仅仅是如此。

  而且以帝为姓氏,怕是在华夏七千年的历史中,都没有几个人!之后再加个,那就不仅仅是气魄的关系了,更多了抹不屑于天下的不羁,自认无人可敌的桀骜!

  当然,林世宸!刘勋不会认为这个青年压不住这个名字,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不般!而且不知为何刘勋总觉的自己跟他很像,有那么丁点儿的相似度,但又说不出是哪里。

  就在刘勋想事情的时候,林世宸面前的箱啤酒已经喝光,脸不红气不喘,神色自若的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刘浮尘。”刘勋不可能说出自己的真名,因为现在他可谓是被世界周知,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

  “好名字。”林世宸点头笑道,刘勋笑了笑,开口说道:“没林兄的名字气魄,世宸?想必林兄定是做大事的人,不然你的长辈也不会给你取这个名字。”

  “呵呵,我们不在这个话题上闲扯了,个名字而已!”林世宸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便转移话题说道。

  烤肉已经摆满了桌面,足够两人食用,但林世宸还是客套的问了句:“够吃吗?如果不够,或者你自己想吃什么的话,自己点就是了,不用拘束。”

  “你吃不吃羊|鞭?”刘勋可不是个拘束的人,向着林世宸随口问道。

  “”林世宸闻言,楞了下,表情有些儿尴尬,开口说道:“我对那东西没食欲,如果刘兄想吃的话随意点。”

  “哦,我以为你想吃呢,我对那玩意儿也没食欲。”开玩笑,现在刘勋已经禁|欲月了,如果再吃这东西那他不得爆体而亡?

  无论羊|鞭还是什么鞭,这都是好东西,但这是对‘精力’消耗过度的人来讲的,如果个人本来就没有‘性’生活,再吃这玩意儿那恭喜你,你中奖了,会很‘幸福’的!

  林世宸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望着刘勋说道:“对了刘兄,你有没有什么理想或者梦想?”

  “理想?梦想?”刘勋反问,林世宸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你知道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什么吗?”刘勋吃了口烤肉,询问道。

  “是什么?”林世宸眸中精光闪,好奇的问道。

  刘勋呼出口气,喝了口啤酒,开口说道:“差距就是,实现了的叫现实,实现不了的就叫理想!还有吹牛逼跟我们目前的现状也是样,实现了叫现状,实现不了的叫吹牛逼!”

  “时间是世界上最吝啬的资产家,它是世界上最公平的东西,只要把握住时间,你才可以留住‘现实’跟‘现状’,远离‘理想’或者‘吹牛逼’所以我对什么理想以及梦想,根本就从不奢望。”

  刘勋的话语落下,林世宸点了点头,他点头并不是因为他赞同刘勋的说法,而是欣赏。

  “刘兄的见解,果然独道!想必刘兄也不是个泛泛之辈,日后定可成番大事!”林世宸正色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刘勋淡然笑,并不否认林世宸的话语,但也不承认,转移话题说道:“林兄呢,林兄的理想跟梦想是什么?”

  随着刘勋的话语落下,林世宸陷入了沉默,沉默持续了有分钟的时间左右,他才开口说道:“其实我从小就有个梦想,那个梦想很简单!便是想让这个世界没有战火,全球的人民都可以安居乐业!”

  “”刘勋闻言神色楞,这家伙果然不是普通人,仅仅是这个梦想,便足以称之为人上人!

  林世宸说到这里,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知道世家的战争即将开始,甚至可能会引发新的世界大战!而我想要做的便是成立个类似于联合国的组织,让全球各国的人民都可以享受同样的法律跟待遇,这个组织就叫做世界政府!”

  “”刘勋彻底呆滞了,世界政府?全球人民安居乐业?全球各国共同的法律跟待遇?这些事儿怎么可能办得到?而且这家伙竟然知道未来的战局!

  “是不是感觉我很异想天开?也感觉我很好笑?”林世宸微笑着望向刘勋说道。

  “呃”刘勋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思索了会儿,开口说道:“如果是别人的话,我真不会相信,但不知道为何,你说出这句话我却感觉可信。”

  刘勋说的是他心中的感觉,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的话,他肯定会不屑顾,但说出这句话的人是林世宸!

  “我总感觉我们以后会有所交集,这便是我第次见到你,便主动跟你说话的原因。”林世宸没有在‘梦想’话题上停留,转移了话题说道。

  刘勋皱了皱眉,没有回话,他也有这样的感觉,开始见到林世宸,就感觉到很熟悉,仿佛两个很久没见过面的老朋友般,莫名的熟悉。

  这种感觉林世宸也有,但两人都知道,他们根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但为何会产生这种共鸣呢?

  刘勋对林世宸的兴趣越来越大了,已经足以达到令他使用秘术预测的地步!

  不知不觉间,刘勋铺开了天地共鸣,但就在他刚准备查看林世宸的记忆,对其预测番的时候,林世宸剑眉皱,望了刘勋眼,显然他察觉到了。

  “无相之人!这怎么可能!”无所获,刘勋倒吸了口凉气,现在他知道自己为何感觉林世宸熟悉了,因为他们两人都是无相之人,而无相之人根本无法预测命格!

  “你刚才窥测过我?”林世宸表情恢复了常色,向着刘勋轻声问道,心中更加确定了刘勋的不简单。

  刘勋点了点头,没有言语,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下来!这是林世宸跟刘勋的第次见面,如此的滑稽跟无言,但这次见面,却为历史留下了笔浓重的水墨!

  两个无相之人的相遇,是偶然还是因果?这点儿无论是刘勋,还是林世宸,两人都不知道!

  但这两个人,无疑是未来世界战局中,可以占据席之地的人!其实两人在第次见面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不会成为朋友,但心中的那抹共鸣感,以及因果的知己情,却让两人不想为敌。

  “刘兄,不如你我起努力,创建世界政府,至于主席谁来当都无所谓,我想做的是让整个世界的战火平息,想必刘兄应该是同道中人。”林世宸向着刘勋发出了邀请。

  刘勋笑了笑,连吃了三串烤肉之后,方才说道:“林兄,你太高看我了,我没有你那么大的梦想,也没有那么伟大的目标!而且你也看错我了,你跟我绝对不是同道中人。”

  林世宸闻言,眸中闪过抹失落,刘勋可以看出,这是林世宸的真实情感,他心中有着遗憾,因为没有邀请到刘勋而遗憾。

  “我想我知道刘兄的真实姓名了!不过刘兄放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世宸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林世宸微笑着望向刘勋。

  闻听此言,刘勋双眼微眯了下来,果然如此吗?这家伙看出了自己的身份!弥天阵的阵纹对他来说毫无用处,能做到这些的也只有无相之人了。

  “说实话,我对刘兄是很钦佩的,只不过没想到会在台北跟刘兄碰面,这的确是种缘分,也或许是某些因果使然。”

  林世宸说到这里,将饭钱放在桌面上,起身继续说道:“不管如何,我都不希望未来我们会成为敌人!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

  “林兄保重!”刘勋话语落下的时候,林世宸已经走出了几十米远。

  古语有云: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是被后世称之为最有意义的次会话,虽然这次会话的内容有些荒诞。

  英雄林世宸,枭雄刘勋,雄!谁也不会想到,未来的世界格局,会呈现出副三足鼎立的局面!

  第428章被劫持的沐轻尘

  刘勋将桌面上的烤肉扫而光,便准备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租住屋里睡个好觉,实在不行的话明天就继续搬砖!男子汉嘛,大丈夫!得能屈能伸,古时还有韩信胯下之辱呢,自己这点儿事算什么?

  “轰隆隆!”刘勋刚走出不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