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能干什么!大鹏当时说了句很搞笑的话,他说他会打架!然后我继续问他敢杀人吗?他竟然丝毫没犹豫的说敢,我当时正想杀那个知道我身份的人,所以便让大鹏去杀他。”

  “那晚我跟在大鹏的身后,出乎我的意料,大鹏做的很干净,而我也是遵守了我的诺言,把那人送到了加拿大,虽然只是具尸体这也就是我跟大鹏认识的所有经过。”

  刘章说完,便不再言语,大鹏眼角溢出了泪水,显然是回忆起了两年前的幕,刘勋点了点头,拍了拍大鹏的肩膀,道:“大鹏,你母亲肯定也希望你有出息吧?但你现在看看你这鸟样,跟条狗有什么区别?你想让别人说你是狗娘养的么?”

  话语落下,大鹏的眼神中顿时暴虐起来,向着刘勋的脑门便是拳打出,刘勋神色愣,因为大鹏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不过好在刘勋也不是常人,就在大鹏拳头刚要打在刘勋太阳|岤的时候,刘勋的手掌也是将其拳头握住,但掌心传来的那阵疼痛,却使得刘勋暗自皱眉。

  好大的力气!

  刘章此时眉头皱起,眼神中涌现出股杀意,向着大鹏喝道;“你干什么?反了你了不成?”

  刘章的话,也是使得大鹏冷静了下来,但他望向刘勋的眼神却变了,不再是以前的轻视,而是凝重,这两年里,大鹏前前后后为刘章也杀了不下十多人,其中也有高手,但都接不住他的拳,但刘勋却接住了,而且还是他暴怒状态下的拳。

  “你闭嘴。”刘勋向着刘章喝,而后继续望向大鹏说道:“没有人生下来便是权贵的,但每个人却要向着权贵努力,知道为什么么?你可以想下,如果你是权贵,你母亲会落到那种地步么?你用得着跪在地上,看别人鄙夷的眼神吗?”

  说到这里,刘勋淡然笑,继续说道:“当然,这些已经过去了,你也许认为不重要了,但是你的孩子呢?你也想你的孩子抱着你的尸体,在大街上看别人的眼神?不要告诉我你不想娶妻生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刘勋跟大鹏对视着,大鹏避开刘勋的眼神,不敢与其直视,刘勋用手将大鹏的头扭过来,低声喝道:“我知道你没读过书,但我还是要跟你说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说完,刘勋便向着前方走去,刘章也是随之跟上,大鹏深吸了口气,眼神也是越来越坚定,望着刘勋的背影,大声喝道:“勋哥,章哥,我要做王侯!”

  话语落下,刘勋跟刘章相视而笑,也是停下了脚步,向着大鹏走去。

  “大鹏,竹笼里还有方才拜祭剩下的香火,你拿过来,刘章,你拿酒水跟三个杯子,今日,我们三人在爷爷坟前,义结金兰。”刘勋说完便向着大葱地的土坟走去。

  大鹏听到这句话,顿时神色呆滞下来,刘章拿起瓶茅台,又拿出三个杯子,拍了下大鹏的后背,道:“发什么呆呢?想要别人把你当人,你得先自己把自己当人看。”

  刘章说完,便向前走去,大鹏眼角流下滴泪水,也是拿起香火,跟了上去。

  土坟前,刘勋刘章大鹏三人依次而跪,坟头有把军刺,三人先后刺破手指,溶于酒水之中,对着土坟便是拜。

  “爷爷,您老在上,今日我刘章大鹏三人结为异姓兄弟,虽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若日后谁做出背信弃义之事,天打雷劈,永不超生!”

  刘勋说完,便对着土坟再拜了礼,刘章跟大鹏也是先后说完,而后对着土坟跪拜了下去。

  当上完香,喝完血酒,三人也是先后站起,大鹏此时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以及钦佩。

  他知道刘勋方才说那些刺激自己话的原因,也知道刘勋结拜是为了自己,因为刘勋跟刘章本就是兄弟,但大鹏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他只会把自己的想法,用行动来表明。

  今天四章,大家不用等了。

  第33章第计划

  刘勋望了眼西下的太阳,此时已经是傍晚四五点钟了,但夏天天长,得要等到七八点才会黑天。

  “都是自家人,有些话我就明说了。”刘勋扫了刘章跟大鹏眼,大鹏跟刘章也是点了点头,等待着刘勋的下文。

  刘勋双眼微眯,轻声说道:“现在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如果想要找出那个人,需要各层的关系以及人力物力,总之充足的资金是必须的,这点刘章你应该有了计划,现在把你的计划说遍。”

  刘章点了点头,归拢了下思绪,说道:“其实无论二爷爷是否告诉我们那人的身份,充足的资金,这点是必须要具备的,换句话说,资金只是第步,根据我初步推测,那人不定是古武者,古武者整个华夏大地也不过掌之数,而且古武者历来都是圣贤之辈,所以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杀爷爷,更别说是下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

  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下毒这种手段,身为古武者应该不会动用,毕竟他们的武力便足以斩碎切。

  刘章捡起条树枝,在地面上画了个圈,继续说道:“正如方才所说,资金只是第步,当资金充足之后,也就是说将司徒集团掌握,甚至是将整个市的所有企业归拢!”

  说到这里,刘章将圈分裂成了三份,份写上了个‘利’字,份写上了个‘名’字,然后指着‘名’字,继续说道:“金钱够了,再之后便是名了!个人有了名利,怕是国家要动你也得三思番,毕竟敌人在暗!我们虽然不在明,但估计迟早也会暴露,这样也算是给自己多加层保护膜。”

  “继续说。”刘勋微笑着望向刘章,他知道,自己这弟弟,是真正的长大了。

  刘章在圈中的第三份里,写上了个‘权’字,最后指着‘权’字,说道:“名利双收之后,我们就该低调了,但低调只是表面低调,暗地里我们需要疏通各层关系,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相信,只要有着足够的资金,权利不是问题!到了那时候,我相信就算二爷爷不告诉我们这人是谁,我们也有能力自己查出来了。”

  当刘章说完,刘勋眼神中露出抹赞赏之意,点头道:“很好,跟我想的样,名利权这三样东西,样都不能少,在这个社会里,这三样少了哪样都不行。”

  大鹏望着刘勋跟刘章,听两人说话,他虽然听明白了,但也知道计划这事,他出不了什么力,便开口说道:“勋哥跟章哥安排计划,让人在世界上消失这种事,就交给大鹏吧,大鹏保证做的干净利落。”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轻笑声,望着刘章说道:“先说说这第步吧,在这个‘利’上,你这两年做到什么程度了?”

  “只掌握了司徒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司徒明浩太多疑了,现在他都不相信我,所以我也是没办法,只能盼他出意外,或者暴毙而亡吧。”刘章眉头皱起,轻声说道。

  刘勋闻言,嘴角浮现抹轻笑,冷声道:“那就让他出个意外吧。”

  “没用的,司徒明浩防人之心太重,就连每天的饭菜他都会用银针亲自验毒。而且他身边的保镖是二十四小时接替换班的,我也让大鹏试过,但是根本接近不了他。”

  刘章的话语落下,刘勋轻笑不语,就算刘章不说,他也可以猜到司徒明浩的人身安全措施,肯定做得很到位,但无奈的是,这个想要他死的人,是刘勋。

  “大鹏近不了他的身,可不代表我近不了,别忘记我退役前是做什么的。”刘勋微笑着望向刘章跟大鹏,但眼神中却闪过道杀意。

  刘章望向刘勋的眼神中,浮现出抹担忧之意,继而说道:“哥,不怕万,就怕万,他的保镖,基本都是退伍军人,还有几个退役的特种兵,以前也有过刺杀他的人,但都失败了。”

  刘勋闻言,轻笑着说道:“特种兵也是有差距的,兵种之中分兵王,兵王之中,还有兵神呢!”

  “那这件事,哥你有几分把握?”刘章知道凡是刘勋决定的事,他改变不了,便问起此事的成功几率。

  刘勋思索了片刻,说道:“大约有五成吧。”

  刘勋从不会将件事说满,因为天有不测风云,在没成功之前,谁也说不清此事会发生什么变故,但刘勋说的这五成,足以相当于常人的八成。

  当刘勋的话语落下,大鹏顿时说道:“不行,勋哥,五成实在太低了,要不我去吧,大不了我跟他同归于尽。”

  刘勋听到这句话,脸色变,向着大鹏低喝道:“你胡说什么?什么同归于尽!这只是第个计划中的第步而已,而且,就算要同归于尽,也是我这个当哥的,而不是你。”

  “勋哥”这还是大鹏第次看到刘勋如此生气,而且还是因为自己,所以他心中也是升起阵阵暖流。

  “别说了,此事就这么定了。”刘勋说完便起身向着前方走去,但刘章跟大鹏却依然蹲坐在那里,刘勋见状无奈的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年前参加过世界特种兵大赛,论单人作战能力,我是第二名。”

  “第二那第呢?”刘章虽然知道自己的哥哥是特种兵中的特殊兵种,但也没想到竟然是单人作战能力第二名。

  刘勋眼神中浮现抹回忆,轻声说道:“第是个代号‘天狐’的家伙!”

  说到这里,刘勋叹出口气,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便紧接着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傻到近身去杀他,我会远距离暗杀他。”

  特种兵虽然是特种兵,但也不是神,就算刘勋可以将司徒明浩近身杀死,但肯定也出不来了,他不会做这种傻事,暗杀,直是刘勋的拿手绝技。

  其实在那场大赛上,前面比的所有项目,刘勋跟天狐势均力敌,但就是这最后项‘斩首’暗杀上,他输了。

  但刘勋却知道自己不是输在技术上,而是阵风,说来也巧,就在刘勋瞄准目标,扣动扳机的瞬间,阵大风突然吹了过来。

  要知道这比的可是千五百米远程‘斩首’,而且目标周围还有着很多保镖,阵风,足以改变子弹的轨迹。

  子弹射出的刹那,突如其来的阵风,这已经不是刘勋可以控制的了的了,因为这并不是他的错,他扣动扳机时,感应的风频是正确的,怪就怪这阵风来的实在太巧了。

  虽然只有这零零几秒的影响,但刘勋那枪,却打在了目标身边的保镖身上,这阵风,不仅改变了子弹的轨迹,更是将第的荣誉给吹走了。

  那时刘勋有种想骂娘的冲动,他不得不承认,运气也是自身实力的部分,如果这是实战的话,他这枪非但没完成任务,而且暴露了自己的目标,等待他的,将是被打成筛子的结局。

  第34章致命的病根

  直等到太阳落山,天色逐渐漆黑下来,刘章也是提着皮箱走进了大虎家,大约半小时之后,刘章出来,而后向着村头的7走去。

  刘勋跟李梦瑶坐在后座,大鹏坐在驾驶位,刘章拉开车门,而后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轻声说道:“哥,现在去哪?”

  刘勋透过车窗,最后望了眼安静的村庄,叹出口气,向着李梦瑶问道:“饿了吗?去吃点东西?”

  “好。”李梦瑶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话语落下,大鹏也是将车发动,而后向着市区行驶而去,当来到市区,四人到酒店随便吃了些东西,便开好了房间。

  刘勋来到房间之后,李梦瑶在床上看着电视,刘勋轻笑声,便准备洗澡,毕竟已经颠簸了天了。

  但就在这时,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刘勋将门打开,门外正是刘章。

  “怎么了?”刘勋向着刘章问道,刘章摇头笑,轻声说道:“哥,今天也算是咱们结拜之日,大鹏这家伙还是个雏呢,要不要”

  刘勋闻言,顿时失笑,点了点头,故装严肃的说道:“必须要破啊,大鹏这不是给组织抹黑么?拉群众的大腿啊。”

  “那今晚我安排,就苏荷吧。”刘章说到这里,瞥了李梦瑶眼,对着刘勋轻声说道:“给嫂子做好思想工作,不然被抓个现成,很没面子”

  刘勋笑着拍了下刘章的胳膊,道:“瞎说什么呢,今晚主要为大鹏,我就算了,好了,你先去跟大鹏说声,我这就过去。”

  待到刘章离开,刘勋也是走到床前,李梦瑶望向刘勋,倾国倾城的脸蛋上浮现抹笑意,轻声说道:“早点回来。”

  刘勋笑着点了点头,对着李梦瑶的额头吻,轻声喃喃道:“有你真好。”

  李梦瑶莞尔笑,抱住刘勋的脖子,以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所以你得好好的珍惜我,像我这么好的女人,你再也碰不到了。”

  “当然,你是这个世界上独无二的。”刘勋凝视着李梦瑶的眼眸,而后向着那对薄唇吻了上去。

  本来刘勋是准备碰即离的,但就在他准备移开的时候,李梦瑶的话语却是传来。

  “我不想我的初吻就这么简单的没了。”

  话语落下,刘勋也是把将李梦瑶推倒在床上,两人相拥而吻。

  当个男人的欲火被点燃,再想熄灭就不是件简单的事,刘勋无疑也是个男人。

  “我去洗澡。”刘勋望着李梦瑶修长的身躯,便准备向着洗手间走去,但就在他刚转身的刹那,却被李梦瑶拉住。

  “我不嫌弃你。”李梦瑶望着刘勋,抱住其脖颈,两人便再次拥吻到起。

  就在刘勋准备脱衣,进行下步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道话语也是响起:“哥,就等你了,你快点。”

  “”刘勋咬了咬牙,他有种想骂娘的冲动,李梦瑶整理了下凌乱的发丝,对着刘勋脸颊吻,柔声说道:“你先去忙吧,我所有的切,都是属于你的。”

  “早些休息。”刘勋深吸了口气,便向着门外走去。

  7离开酒店,向着苏荷行驶而去,大鹏开着车,但依然可以看出他紧张的表情,刘章哼着小曲,转头向着刘勋说道:“哥,这路上大鹏不说话也就罢了,你怎么也不说话啊?”

  刘勋狠狠的瞪了刘章眼,有些怨气的说道:“我说你妹啊我,你说你早不敲门,晚不敲门,非要等到干茶烈火,马上燃烧的时候,你他妈的放了颗手榴弹。”

  “”刘章耸了耸肩,跟大鹏相视眼,而后极其委屈的说道:“我哪知道你们会上,而且弟弟先前也跟你打好招呼了,你说的也是马上到”

  “行了行了,你也别说没用的了,弄的我身火没地放。”刘勋闭起双眼,便不再言语。

  刘章对着大鹏使了个眼神,大鹏便神色极其为难的说道:“到了那花的海洋,还愁火没地放么?就算哥你的火是三昧真火,那九阴真水也能给你灭喽!”

  话语落下,刘勋睁开了双眼,以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大鹏,说道:“大鹏,你跟着刘章真是没学点好啊。”

  大鹏听到这句话,回头笑着说道:“就算当弟弟的想学好,那章哥身上得有好处让弟弟学啊。”

  刘章闻言,连忙点头,赞同道:“没错,我身上没好处,所以大鹏也变坏了,但天地良心啊,我这还不都是跟哥你学的么?是谁当年,直接跟林梦儿在村头草堆里上演春|宫|图的?是谁当年偷看李妍上厕所,还拿条死蛇吓唬人家,就为了看她还是不是女?”

  “”7依然在夜色下行驶,但车内却传出阵阵的笑骂声

  苏荷酒吧,位于济南市区中心,是家全国性质的连锁酒吧,几乎在每个城市,都有着这么家连锁酒吧。

  酒吧,顾名思义就是个发泄的场合,说的更明确点,便是白天那些穿着西装扎着领带,表面上是君子,乍眼看是淑女的人来释放本性的地方。

  这里没有烦恼,白天的切虚伪做作掩饰,全部抛开!有人说,这是个还原自我的地方,但更多的人说,这是个寻求刺激的地方。

  当然,每个地方都少不了衣冠禽兽跟人渣,他们相信真爱,真爱是什么?真爱便是建立在身材相貌以及金钱的基础上,没有这些,根本就不是真爱,当然,他们追求的只是夜的‘真爱’。

  刚进门,便传来了劲爆的音乐,眼望去,到处都是跟随着音乐的旋律而摇摆的人群,这些人中有所谓的成功人士,也有奋斗的蚁族,还有着很多学生。

  刘勋皱起眉头,因为这些混杂的声音,使得他有种眩晕感,劲爆的音乐,也令他产生了种恶心,想要呕吐的冲动。

  “哥你怎么了?”刘章发现了刘勋表情的不对,便开口问道。

  “给我找个耳塞。”刘勋感觉自己眼前天旋地转,就犹如世界末日般。

  三十秒后,刘章拿了包医用棉棒过来,刘勋也是将上面的棉花弄下,而后赛到耳朵之中,虽然作用不大,但眩晕的感觉也是稍轻。

  “没事了,你们俩先去玩,这是我受伤之后的个后遗症,旦碰到喧闹的场合,就会这样,适应会就好了。”刘勋轻声说道。

  人体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但刘勋这种情况,只能短暂的适应,就比如飞机场那次,他便是用疼痛来转移目标,方才慢慢的适应下来。

  虽然短暂的适应了,但下次遇到喧闹的场合,依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刘勋眸中闪过抹烦躁,他知道这病根必须要消除,不然以后遇到枪战,自己的小命,就彻底玩完了。

  第35章再遇李妍

  刘章跟大鹏混迹到下面,在为大鹏寻找目标,刘勋自己开了瓶啤酒,站在门口处轻笑,就在这时,个开着宝马车的青年人走了进来。

  青年看到刘勋,便向着刘勋仔细打量了番,而后快步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刘勋,你怎么在这?退伍了?”

  刘勋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也是转头望了过去,当看到青年的相貌时,他皱眉思索了片刻,而后眼前亮,笑着说道:“张晓磊!”

  青年米七五的身高,相貌般,是刘勋以前的同学,跟刘勋的关系,也算是不错,刘勋上学时是学校的霸王,张晓磊也算是当年刘勋的个小跟班。

  “勋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