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英文的程序随之浮现!

  王艺凯在看到密密麻麻的英文时,神色愣了下,刘勋见状,皱眉问道:“上面写着什么?”

  刘勋虽然能听懂英文,也会说英文,但他却不认识英文这就跟个会说华夏话,却不识字的人个性质。当然,些日常用语的英文他还是认识的!

  “这上面说根本不需要火箭发射器,只要将程序加载完毕,锁定攻击范围之后,便可以自体发动攻击!”王艺凯眸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话语落下,刘勋以及房间内的所有人都脸色变,自体发动攻击?难道说氢弹也有智能识别?

  “两千年前的文明真是可怕!竟然研制出了这种逆天杀器!难怪最后它们没有被投入战场,这种核弹的威力太大了,如果当时投入战场的话怕是地球都会因此而毁灭!”

  王艺凯轻声自语,要知道当时华夏俄罗斯美国等大国都研制出了氢弹号,整个世界不下二十颗这样的核弹!但最后他们达成了协议,将这些核弹销毁了

  然而万事没有绝对,它的研制方法被留了下来,并被后期的联合国掌握,用它来震慑世界各国!

  “不需要火箭发射器?这是不是说只要现在我想击沉东瀛岛,便可以做到?”刘勋眸中闪过道精光,沉声说道。

  王艺凯点了点头,但又紧接着摇了摇头,说道:“击沉不了,顶多可以让整个东瀛岛上再无个活物!”

  氢弹是核武器的种,比如原子弹,它是利用爆炸的能量点燃氢的同位素氘氚等质量较轻的原子的原子核发生核聚变反应热核反应瞬时释放出巨大能量的核武器。

  氢弹的杀伤破坏因素与原子弹相同,但威力比原子弹大得多。原子弹的威力通常为几百至几万吨级当量,氢弹的威力则可大至几千万吨级当量!而氢弹号,则是几亿吨的当量!

  除此之外,氢弹号还可通过设计增强或减弱其某些杀伤破坏因素,其战术技术性能比其他核弹更好,用途也更广泛,其爆炸达到的温度约为30。5亿度,远远高于太阳中心温度约2000万度。

  说白了核武器就是种辐射以及依靠极高的热量而产生的破坏!在如此高的温度之下,没有哪种生物可以存活,所以才说只要发射之后那么东瀛岛上就不会再有任何的活物!

  “这样就足够了!核弹又不是巨型炸弹,不可能击沉个岛屿,但我想做的也不是击沉东瀛岛,而是将这个民族抹杀!”刘勋嘴角泛起抹冷意,轻声说道。

  “要做的话也不是现在,因为前几日的些小摩擦,华夏海军就在这里,如果我们现在发射氢弹的话会被发觉的!”虽然说他们发射之后,也会被发觉,但是这前后所造成的影响是不同的!

  “海军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对于钓|鱼岛目前的情况,王艺凯等人肯定比自己知道的要详细,所以刘勋询问了起来。

  “大约得半个月之后吧!这还是双方不再产生摩擦的情况下。”王艺凯思索了番,保守的说道。

  第405章吃屎的东瀛人

  “这样啊”刘勋沉默了下来,望向帝说道:“帝,咱们去东瀛逛圈怎么样?他们的忍者来咱们这里走了下,你们也得去他们那走趟啊!这才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嘛”

  “不去,你想去的话就自己去,但不要拉上我!”帝连连摇头,他国的食物他实在吃不惯。

  “我请你吃东瀛最贵的东西,怎么样?”既然明着来不行,那就的诱惑着来,帝对女人不敢兴趣,刘勋只能从食物上下手了。

  “东瀛最贵的东西是什么?”帝愣了下,好奇的问道,话语落下,王艺凯等人的神色微变,不怎么正常了起来。

  “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刘勋笑了笑,不把话点破。

  “那你光请我吃,不给他们带份吗?过几天东瀛就要被炸掉了,想吃也吃不到了。”帝轻声说道。

  “好,我给他们也带点儿。”刘勋微笑着说道,话语落下,王艺凯尴尬的笑了笑,开口说道:“算了,我就不吃了,我对那玩意儿没什么兴趣。”

  “我也不吃了,你光请帝自己吃就可以了,不然的话浪费钱”云中笑显然知道那种最贵的食物是什么。

  “”帝表情上全是不解,他对钱没什么概念,所以认为价钱高的东西,自然也就好吃,但他们每个人为什么都是副怪怪的样子?

  “你别听刘勋忽悠你了,东瀛人最贵的食物,你知道是什么吗?”木非烟看不下去了,对着帝说道。

  “不知道。”帝如实说道,他是真不知道是什么。

  “是金粒餐,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木非烟黛眉微皱,委婉的说道。话语落下,王艺凯等人笑了起来。

  “金粒餐?难道说他们的米饭是金色的吗?定很好吃吧!”帝眉头挑起,遐想了起来。

  “”木非烟愣了下来,最终无奈的说道:“金粒餐就是大便,我这么说你可以明白?”

  话语响起,帝脸色变,望向刘勋,不满的说道:“你他妈的耍我!”

  “我没耍你啊,金粒餐就是东瀛价格最高的菜肴了,你想吃的话还得提前预约呢!个人就是五十万的价钱,对了你想吃什么味的?”刘勋笑着说道。

  据说,在东瀛的首都东京有家顶级的会员制俱乐部,里面的人都是那些怀有强烈的少女崇拜心理的男人们!俱乐部为会员们提供种价格超高的食物也就是‘金粒餐’。

  这个‘食物’的制作有些复杂,开始的时候,是选定些少女每天严格按照俱乐部详细制定的要求运动喝水吃饭起居。

  个星期以后,餐厅就派人再选取她们中最符合要求的排泄物作为食物原料。

  金粒餐对东瀛料理,经过‘女|体|盛’的闹剧之后,人们的印象就不只是贵,而且还有‘邪性’两个字了。

  其实‘女|体|盛’并不是日式料理中最邪性的东西,据说还有种叫‘金粒餐’的,更加邪性得登峰造极。

  在某些东瀛餐馆中经常‘豢养’着些十二三岁的女孩子,让她们好吃好喝,精心调理!每天取其新鲜大便,放入各种调料腌|制,油煎炸后蘸着特制的酱料食用。

  正如先前所说,金粒餐的制作过程复杂的很,俱乐部餐厅先要在众多的侯选美少女当然必须是处|女中选出在未来的十天内没有流红的十五岁少女!

  然后,让这些选定的少女每天严格按照俱乐部详细制定的要求运动喝水吃饭起居!

  个星期以后,餐厅就派人再选取她们中最符合要求的排泄物作为原料,再佐以各种名贵的调料锅蒸油炸,之后按照严格的工艺标准进行造型,做成中药丸子那样粒粒的形状和大小,表面要看起来极其光滑。

  也有些则需要按照客人的指定做成大便的形状,最后再裹上食用金粉,金粒餐就大功告成了。

  另外,据说因为想尝试金粒餐的客人不少,而制作周期偏长,所以要想品尝到金粒餐的美味的话,即使是俱乐部的会员也需要提前很长时间预约。

  不得不说的是,在东瀛这还是道很昂贵菜,据说很‘好吃’!就跟狗为什么要吃屎,咬人样!东瀛人为什么吃屎?狗改不了吃屎指的是哪种人?

  但是哪怕是狗,它也不吃自己的屎吧?显然东瀛这个民族,连狗都不如,说他们是狗,实在是在侮辱狗这种忠诚的动物!

  “滚蛋!你自己去吧,我不去了!这他妈什么民族,狗还不吃自己的屎呢!”帝作出副恶心的样子,刚吃饱的胃里突然觉得翻江倒海。

  “行了,说点儿正事儿吧!”突然,木非烟的声音响起,随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刘勋,你光想过怎样发射这枚氢弹,有没有想到你发射之后你会面临怎样的后果?联合国不会放过你,华夏因为世界各国的压力,也不会放过你,更别说其他的瞎起哄国家了!”

  木非烟句句的说着,使得本来欢快的气氛,凝重了下来,她说的很对,氢弹发射之后该怎么办?这可不是击沉几艘东瀛军舰的事情,而是直接将个国家给除名了!

  刘勋沉默了下来,这个问题他不可能没有想过,他有想过办法,比如易容!将个死去的人易容成自己的模样,然后自己再易容成别人的模样,但是根本不可行!

  相貌是可以易容的,但是呢?这个是无法改变的,刘勋的在联合国都有备份,甚至连华夏都有着刘勋入伍前的血样,所以易容这种办法根本就行不通!

  还有其他的办法吗?刘勋虽然可以将这件事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但他脱身的办法是真想不出来!

  难道自己只有死路条?想到这里,刘勋的双眼微眯了下来,没有人愿意死,他也不例外!虽然他明明知道毁灭东瀛之后他会进退两难,但他并不后悔!

  第406章五行之火!

  “其实我有可以帮你的办法,但前提是需要你自己去把握。”木非烟望着刘勋,断断续续的说道。

  “什么办法?”刘勋轻声问道,话语落下,木非烟瞥了眼大鹏等人,刘勋明白她的意思,便开口说道:“大鹏你们先出去,我跟木姑娘谈点儿事情。”

  “哦。”大鹏等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儿,但也不好过问,没会儿,整个房间便只剩下了刘勋帝司徒颖云中笑以及木非烟五人。

  “如果你有办法就明说吧。”刘勋给自己倒上杯茶水,随口说道。

  木非烟沉默了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约五秒钟后,她开口说道:“只有五行之火可以帮你,他可以利用他的能力,制造出具跟你模样的替身!这具替身,哪怕是鉴定都鉴定不出来,完全可以代替你去死!”

  说到这里,木非烟黛眉深皱,继续说道:“但这任的五行之火,我听说他的脾气太过古怪!性格与为人也是亦正亦邪,而制造替身,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要说你跟他形同陌路,就算你认识他,跟他很熟,他也不见得会帮你!”

  “那你说这些干嘛?熟人他都不帮,我跟他是陌生人,难道他就会帮?”刘勋双眼微眯,轻声说道。

  “万事没有绝对,还没有开始去做,就扬言放弃,是不是太早了些?就算你想死,但你想过颖姐姐她们没有,想过跟着你的这些兄弟们没有?你死了是什么事儿都不知道了,但他们呢?颖姐姐是古武者,倒是可以逃过劫,但王艺凯他们上面会放过他们吗?”木非烟针见血的说道。

  “如果你出什么意外,我也不会独活。”司徒颖望着刘勋莞尔笑,她说的很轻松,很随意,却很认真。

  “五行之火在哪儿?”刘勋没有回应司徒颖,只是望向木非烟的眼神中多了抹坚决之意!

  无论怎样,自己都不能死!无论是为了司徒颖,还是王艺凯跟大鹏他们,亦或是为了自己,刘勋都不能死!

  很多人或许都会问,为什么刘勋明知道这么做不会有好结果,却依然这么做?

  其实理由很简单,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相同,刘勋看到的世界,跟每个人看到的都不同!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国家的领导人,而是为了他的国家以及他的同胞!

  他爱这个国家,他可以感觉到跟华夏同胞们那血浓于水的共鸣!东瀛这个国家,无论是从历史来说,还是从现在来看,他都是华夏的心腹大患,日不除,来日战局开启,必将酿成大祸!

  古语说得好,正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刘勋不是个好人,但他却是个真真正正的华夏人!他的体内流着华夏先人们的热血,他的精神中有着身为炎黄子孙的骄傲!

  所以他才决定将氢弹扔到东瀛岛去,宁愿背负着后世的骂名,世界的舆论谴责,以及那手造成几千万人死亡的罪名!

  这些他都无所谓!男儿生于世间,自当带三尺剑,做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刘家的家训有曰:刘家之人,不可做不忠不义之事!上要保国家兴亡,下要护黎民安康!危害国家之事不可做,祸国殃民之行不可为,背信弃义之心不可有!

  这句话里所说的上保国家兴亡,并不是指的国家领导人,而是这整个华夏的传承以及炎黄的血脉!

  “海军离开的这半个月,你不要去东瀛岛了,免的发生什么意外!你跟帝去南京寻找五行之火吧,等会儿我把他的地址给你们!”就在这时,木非烟的话语响起。

  “你认识他?”刘勋轻声问道。

  “不认识,这是师父临终前给我的地址,五行每个人的地址我都有,为的便是战局开始的时候可以联合在起!”木非烟如实说道。

  与此同时,华夏南京,片荒凉的山地中,屹立着间普通的平房。

  平房简朴无比,屋顶都已经出现了几个窟窿,阳光从窟窿中照射到屋内,最后落在个黑影的身上。

  黑影从远处看,仿佛是座石雕,但在近里看,却是个人!这个人看不出年纪,因为他带着个面具,面具由青铜打造而成,上面刻画着诡异的符号,只留出了两个眼孔。

  这是双怎样的眼睛?漆黑无比,却像是漫天的群星在闪烁,精光四溢!

  他穿着身黑衣,唯露在空气中的左手手掌上,有道火焰刺青,火焰刺青并不是火红的颜色,而是漆黑无比,令人看眼,就觉得倒吸口凉气的黑炎刺青!

  虽然只是朵刺青,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真实的火焰,透露出股浓重的压迫力。

  黑炎,即是太阳精火!传言中,太阳中心的火焰,便是黑色的!这种火焰的温度最高,足以融化世间的万物。

  “十年了我在这里待了整整十年时间!可惜什么都没能改变!”

  平房中传出道声音,正是这个黑影发出的声音,他的声音沙哑无比,但却不是那种难听渗人的沙哑,而是令人听后,感觉很舒服的沙哑!声音中听不出年龄,但却可以听出那抹对人生的沧桑之意!

  如果刘勋等人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察觉,这个人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

  刘勋最终还是没有去东瀛岛走上圈,他跟帝回到钓|鱼岛不久,便重新踏上了返回大陆的军舰,他们要去寻找五行之火,然后让他帮自己。

  木非烟司徒颖以及云中笑三人留在了岛上,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东瀛的忍者是不是会卷土重来,他们留在这里,对刘家军的安全也是个保障。

  两个半小时之后,刘勋跟帝抵达了温州市,不过他们并没有多做停留,订上机票之后,便登上了前往南京的航班!

  第407章偶遇杨洪!

  从温州到南京,加上登机等程序,总共才用了个小时的时间。

  这次刘勋跟帝没有易容,因为他觉得,既然是去求人,那就得有点儿诚意!如果易容去见名古武者的话,这实在是在变相的屈辱人家。

  抵达南京之后,刘勋拿出木非烟给他的地址,随即皱了皱眉,按照这个地址来看,应该是处于南京的郊区。

  “他在东西方向的荒芜郊区中。”这片荒芜的郊区,老人们都说是两千年前那场核战造成的,经过了两千年的沧海桑田,那里还没有长出植物或者草被。

  “好,那我们赶紧走吧!”刘勋的话语刚落下,帝便朝着前方走去,看他的样子好像比刘勋还要着急。

  “喂!”刘勋眉头微挑,喊住了帝。

  “怎么了?”帝停下,转身不解的问道。

  “那是西南方向,这边才是东西方向”刘勋无奈的叹出口气,你说你个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的人,还主动带路?装什么积极啊!

  “呃”帝脸红了下,随口说道:“我就是想考考你,知不知道东西方向在哪儿。”

  “”刘勋无言了下来,更懒得搭理帝。掩饰什么啊?你分不清东西南北这件事儿,哪个人不知道?

  “咱们怎么去啊?打计程车?”为了避免尴尬,帝主动转移话题问道。

  “难不成还走着去啊?这里是南京的机场,离东西方向的郊区远着呢”刘勋说完便朝着前方走去,拦下了辆计程车。

  但就在两人准备上车的时候,辆黑色的限量版宾利,停在了刘勋的面前。

  刘勋愣了下,继而朝着车主望去,当他看到车主的时候,先是觉得眼熟,再仔细看,他便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好久不见。”车主是杨洪,正是杨子瞳的亲弟弟,总体来说刘勋跟杨洪没怎么打交道,见得面也不多,就那么两次,所以他才没有立即认出他来。

  “你怎么在南京呢?”刘勋感觉世界说大真的很大,说小也真的很小,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他实在没想到,会在南京碰到杨洪。

  “我跟我太太就是在南京认识的,对了,你来南京干什么?有需要我帮忙的吗?”杨洪回答了刘勋的问题,旋即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来南京办点儿事儿。”刘勋瞥了眼车内副驾驶的位置,那里坐着个女人,女人说不上倾国倾城,但却温文尔雅,有种清灵脱俗的气息,给人种知书达理的感觉。

  “哦。”杨洪点了点头,他曾经是世家的嫡系,自然知道能被刘勋所说为事儿的事情,肯定不简单!而他现在跟世家没了干系,自然不会继续过问。

  “你哥呢?明天你结婚,难道你哥不来啊?”刘勋随口问了句。

  “他来不了,世家那边儿的事儿太多,而且我已经被杨家剔除了,他想来也不能来,毕竟他的身份对杨家来说太重要了!”杨洪笑了笑,旋即叹出口气。

  刘勋点了点头,刚想再敷衍几句便离开,但就在这时,杨洪却开口说道:“刘勋,帮我个忙!我哥虽然来不了,但既然碰到了你,就由你来给我们证婚吧。”

  “”刘勋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了,不答应吧,太难看!怎么说两人也算是认识

章节目录